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5章 《魔药调制笔记》的真相

    看着在地上抽搐的堕落游侠,格里菲斯感觉心情好了一些。当他看到克丽丝塔被用作武器对抗自己的时候,那爆烈的愤怒恨不得把安娜苏撕成碎片。

    现在,他感觉好多了,不再冲动,头脑也变得清明起来,开始意识到异样的存在。

    “格菲,你还好吗?集合号在呼唤我们了!”

    “你说你看到了什么?说清楚一点。”

    “啊呀,艾露莎来了,我先去收拾装备,一会见。”

    如果这番对话真实存在,那便是格里菲斯遗忘的记忆被封印物唤醒。

    【我看到了什么……】

    格里菲斯缺失了相关的记忆,隐约觉得这像是发生在最后那场战斗之前的对话。

    他记得自己当时正处于神志恍惚的状态,艾露莎进来以后拍拍他的脸,让他清醒了一些以后前往和中队汇合。这一幕场景能对得上,姑且就以此为基础推测吧。

    克丽丝塔开始称呼格里菲斯为“格菲”发生在晋升二级小队长的那天晚上。这一天在他自己的人事档案上很清楚地写着是1443年4月1日,距离最后的战斗爆发只有两个多月时间。

    刚才出现的这一幕很可能真的出现在最终战之前,那么,我看到了什么陷入恍惚……大家有关克丽丝塔的记忆都被抹除,只有我还剩下一小部分,这说明记忆抹除很可能发生她牺牲之后,我独自离开前线的时间。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那么,“我看到”的那个“什么”可能并非是抹除大家记忆的封印物或生物,而是某个第四方的存在。观察者之镜最后是被撑爆的,某个未见其真容的存在也许就在那天的现场,封印物试图投影其真容……我独自目睹了它甚至祂,出现混乱,理智和记忆丢失。

    格里菲斯陷入沉思。这个问题短期内很可能不会有答案,却必须引起重视。以奈奥珀利斯为例,袭击当地的邪教徒有两股势力,甚至彼此混战。牵扯到克丽丝塔事件里的高位存在很可能并不止一股。

    “喂,游侠,你的观察者之镜看到的是捏造的还是真实的影像?”格里菲斯望向躺地上的堕落精灵,语气不善地问道。

    她当然说不出话来。刚才的痛击把她打得满脸开花,甚至失禁了。嘉拉迪雅正在给这个危险的族人灌了一点治疗药水,以免她当场死掉。

    “可能并不真实,”索尼娅说道,“我没见过这么大的蜘蛛,但是,做过类似的恶梦。”

    嘉拉迪雅则提供了一段相反的见解:“我那段记忆是真实的,萨洛里安的对话和事件都真实存在……奥术模型最后是哥哥解出来偷偷告诉我的。”

    也就是说,意识中有这样的影像就可能被投影出来。

    格里菲斯把这些疑惑放在一边,开始检查从堕落游侠身上取得的缴获。

    堕落的净化者们应该另有一处营地,日常所需的物资和补给都在那里。手头上搜获的战利品包括一张精良的速射弓,一些附魔箭矢,两把曲刃短刀,许多份魔药、神秘材料,还有一些精美的首饰。神秘的观察着之镜已经破碎,化成了一团粉末状的灰烬。

    最后,大家在安娜苏的贴身口袋里发现了一本陈旧的笔记。

    从外观上看,这是一份霍蒙沃茨校内的常见的笔记本,以光滑的安托利亚牛皮作为封皮,黄铜搭扣,纸页是洁白稠密、纹理纯净的青檀纸和附带少量魔力的羊皮纸,以4:1的比例混合。这是昂贵的特制品,只有教授和少量大贵族的子嗣们习惯使用。

    这是极好的记录载体,耐久防虫蛀和腐蚀,墨韵清晰。书写的体验堪称享受。

    格里菲斯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这本笔记。

    纸业中夹着一张炭笔素描。一群疲惫但是神采奕奕的探险者并肩站立,怀抱着它们手中的化石。最中间的领队大家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是泰伯里恩校长!

    画上的他还只是人到中年,没有蓬松气派的白色大胡子,也不是大家所熟悉的睡眼惺忪的模样。他的身边有一个年轻人格外眼熟,但是一时间大家都说不出来是谁。

    素描的右下角是潦草而有个性的签名,经过仔细辨认……

    “萨洛里安!”嘉拉迪雅突然惊呼道,“原来他比校长年轻这么多,两人差了二十岁吧。”

    这个名字提示了大家。这个眼熟的年轻人的确就是年轻时的至尊法师。他把自己画了进去。那是的他留着干练的短发,棱角分明,深陷的眼窝和犀利的眼神给人留下热情而执着的印象,是个非常英俊的年轻人,和现在的神秘老巫师差别非常大。

    素描的时间是第二纪1407年4月1日。

    那时的萨洛里安看起来只有20岁上下,也就是说他现在的年龄可能还不到60岁,这真是大家之前不知道的事情。但是大家知道泰伯里恩校长刚过完81岁的生日。

    两人平时都是一副白衣白袍的体面打扮,留着漂亮的白发和白胡子,看起来都是高深莫测的样子,原来是两代人啊……

    笔记的部分是一份调查记录,署名者是泰伯里恩教授。

    “贝洛蒙遗迹的调查记录(一)

    “我们的钻探打开了石灰岩岩脉,期望在岩层下得到了更多的发现。岩石和土壤为我们保存了古老的演变和地质变化,许多标本是第一次见到。在古老的头足类、贝类和植物化石之外还发现了脊椎动物化石;不久之后,我们惊奇地发现在下方还有另一个空洞,这让所有队员兴奋起来。年轻的萨洛里安,像往常那样活力无限,做足防护措施第一个冲了进去,为我们带来了震惊的消息。

    “丰富的样本数量多得让人难以置信,即便集合霍蒙沃茨所有的学者花上一年时间可能都无法完全清点和归类。我准备致信校长,请他在这里建立一处长期考察站。”

    泰伯里恩校长当年的发现与格诺瑞森·贝尔教授的不久前的成果相差不多。他们很可能发现了同一处沉积大量贝类、骸骨和化石的洞穴。

    但是,他没有公之于众!

    格里菲斯一下就警惕起来。校长没有公布当年的发现,图兰沼泽附近出现了变异的生物,贝尔教授挖掘出了巨大而畸形的化石,迦南的净化者皈依了从未听闻的梦境之神。

    他“啪”的一下合上笔记本,不准备再看下去了。当务之急是和拉纳他们汇合逃离这里,上报遗迹里的情况,然后让罗兰带着炮兵来把遗迹入口拆掉!

    格里菲斯越想越觉得有道理。突然,一种饱满而极富弹性的压迫感出现在他的胳膊上。

    索尼娅抓着他喊道:“格里菲斯,把这本记录给我吧!”

    “不,这是我的缴获,”准骑士急忙拒绝道。麻烦了,就不应该让索尼娅看到这东西。

    “我和你交换!”女孩用力摇晃着他的胳膊。

    “交换什么呢?不对,这太危险了,不行。”格里菲斯把笔记本高高举起。索尼娅在他身边踮着脚尖怎么也够不着。

    “求你了——!”

    女孩用软软糯糯的声音请求,闪闪发光的眼睛仰望着他,看起来真的是为了这本笔记什么都能做的样子。那美妙的触感沉甸甸地压在心头……这谁顶得住啊!

    嘉拉迪雅一把夺过格里菲斯手里的笔记,交到索尼娅手里。后者激动地亲了她一下。

    “嘉拉迪雅你最好了!”

    精灵小姐用锐利的目光看了格里菲斯一眼,然后柔声对索尼娅说道:“我们时间紧迫,看一下最后的部分就离开。”

    在大量的地质和考古调查过程和报告之后,笔记结尾的几处记录震惊了他们。


    “贝洛蒙遗迹的调查记录(十二)。

    “我尝试对这种奇怪生物进行归类,但是没有成功,仅仅加深了我的困惑。

    “外露器官的特征可以将它归类为动物;但是,内部构造的检查却发现了许多植物才有的特征。它具有消化和循环系统,并且能够通过包裹着粘稠体液的软管排泄废物。

    “它拥有多个储藏空气的气室,并且可以在两套发育完全的呼吸系统——我暂且称之为鳃和毛孔——之间进行切换。

    “它是两栖的,想必可以在在没有空气的环境下进行长时间的休眠。

    “如果说它的神经系统极其复杂且高度发达,肌肉组织则是过度的发达。根据我的推测,它的完全体呈现于世界想必是一团惊悚的血肉组织和触手。

    “解刨发现,它能够在广泛的音域间发声或鸣叫,模仿人类和动物的声音想必不是难事。

    “来自泰伯里恩的调查记录(十三)。

    “有关这个奇怪生物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它竟然还活着!其中一份化石中竟然发现了活着的样本!

    “在补充了少量营养液之后,血肉和触手展现出了高度的拟态性。它竟然在模仿我。

    “这太恐怖了,它的每一条触手可以聚合在一起,构造出新的形体。它甚至用一小段肢体模拟出我的研究团队的微缩形象。

    “我的头晕的厉害。这恐怖的发现可能已经创伤了我的理智。这古老生物的拟态也许只是我的幻觉。总而言之,我目前的精神状态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

    “我不能让大家发现,尤其要避开萨洛里安,这个聪明的年轻人太冲动、太有活力,它会被未知吸引而不顾危险。”

    “来自泰伯里恩的调查记录(十四)。

    “我催促考察队返程。这个地方我一刻钟也不愿意呆下去。那个可怕的生物杀死了我的一个学生。我想办法以事故的名义掩盖了过去。

    “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一切,只能掩盖。我不能让这个怪物的存在为世人所知。

    “我准备封闭坑道,祈祷没有人再次把这些怪物发掘出来。”

    在这份调查记录的最后,泰伯里恩用惊恐而慌乱的字迹写道:

    “它怎么出来的?!

    “它就在我的帐篷里,化身成一个年轻美丽的黑发女子和我对话,让我带它到外面的世界去。她完美无瑕的美貌超越了人类的极限。但我知道那并非真实的形体,培养皿里面复苏的肉块和触手在迷惑我。

    “我要拼命了!我设法让萨洛里安带着大家先行离开,遗迹里只有我和这个怪物。作为序列6的超凡者,我准备了最强大的魔咒和最好的魔杖、护符,这将是殊死的搏斗。即便我失败了,预先的布置也会破坏整个遗迹的入口,将怪物禁锢在数百米的地下深坑。

    “作为一名神秘学者,在这最后的光荣时刻应该留下点理智和精准的记录,就像我一直做的那样。可是我做不到,目睹惊人的扭曲和混乱以后,我已经丧失了逻辑思考的能力。混沌的呢喃占据了我的大脑,一切都支离破碎,甚至分不清这黑发女子是实体还是幻觉。

    “我就像是面对毒蛇的青蛙一样窒息,颤抖。这个被封印在地下的怪物难道是毁灭了古老文明的邪恶造物?”

    “没有时间记录了。它正在帐篷外唤我的名字,语气温柔、可爱又礼貌,声音好听极了。但是这只会加剧我的恐惧。我要把这份记录藏起来,不管有用没用。

    “真理万岁!愿想象力改变世界!”

    看起来,本世界最强的至尊法师在完成这份记录后,高喊口号去和那怪物大战了一场。他活了下来,成为了霍蒙沃茨的校长。如果他还是他的话。

    格里菲斯的面色凝重,不能排除一种可能的存在。那就是泰伯里恩被迫带着这个怪物来到了霍蒙沃茨。在那之后,怪物可能以泰伯里恩女儿的身份与萨洛里安相遇,装扮成人类的形象,迷惑了他,留下了《魔药调制笔记》上的故事。

    是的,这是最有可能的真相。

    《魔药调制笔记》的作者很可能就是萨洛里安,而不是某个被抹杀了存在的黑魔法至尊。年轻气盛的他以为伊莱蒂亚是位柔弱的小姐,被暴徒残害。在那之后,他愉快地发现伊莱蒂亚平安无事,两人似乎愉快地生活了一段时间。

    在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呢?萨洛里安在世界各地流浪了一段时间,直到1427年返回拜耶兰参与某个重大事件。在那之前,他已经与伊莱蒂亚分离。

    之后的岁月里,萨洛里安成为了资深的教授和强大的至尊巫师。他在统筹着许多高深的魔法研究,其中一项与古神相关。

    他在维罗纳的图杨谷有一大片领地,依靠水库为自己的魔法工坊提供动力。在淹没图杨谷地的过程中,一个强兽人参与了猎杀当地超凡生物的战斗。类似但是稍有不同的强兽人出现在1443年,在鲁迪亚斯驻守法师的指挥下袭击了我和嘉拉迪雅。UU看书 www.uukanshu.com萨洛里安的副教授维洛诺斯也正好出现在袭击地附近,事后积极邀请我加入了他的魔药课程担任辅助任教。

    一连串的事件飞快的在格里菲斯的脑海闪过。

    几乎可以确定的是,萨洛里安和一个极其可怕的怪物相处了一段时间,他的神智可能已经变得疯狂而扭曲。他甚至在多年后依然想念这个可怕的生物。

    据说,超乎常理的事件会带来疯狂的危险,但是也有获得神秘知识的可能。萨洛里安能够成为当世最强的至尊法师,很可能会这段事件有关,甚至泰伯里恩也是如此。

    那么,他们就算没疯,多半也在疯狂的边缘徘徊。

    萨洛里安在图杨谷的领地策划着什么呢?

    等一下,黑发,美貌惊人的年轻女子,目睹她的时候《魔药调制笔记》有所反应……啊,诸神在上,我在银月塔看到了什么!

    格里菲斯惊恐万分,他意识到这个地下遗迹极其危险,必须迅速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