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4章 3对3团战(情人节特别篇)

    冲上去压住机动空间就赢了!格里菲斯是这么想的。

    然而,并不是所有游侠都是嘉拉迪雅……

    安娜苏的动作极快,如同幻影一般飘逸闪烁,刚一露面就向着格里菲斯这边发动攻击。她面对突进的重甲准骑士没有后退,而是疾速奔跑绕着他旋转起来。

    格里菲斯冲到一半突然发现不对。精灵游侠窈窕的身形近在咫尺却又遥若天涯。对面使用的是快速射击的软弓,连绵箭矢像夏日骤雨,发出撕裂亚麻布一般让人牙痒的颤音。

    安娜苏面对格里菲斯的迎面突击先是跳上岩石,沿着边缘在不可思议的路线疾走,又在低矮的断崖尽头一跃而下,始终保持着和格里菲斯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却是像空气般无法触及。她的射速极快,而且异常精准。

    格里菲斯就像是被无法触及的旋风包裹一样,根本追不到上蹿下跳的游侠。他转眼间被射得像头豪猪一样,胸甲上插满了羽箭,甚至破甲射进了锁甲。他悔得肠子都青了,他原以为能迅速接敌近战,没想到短短的距离竟然如天涯一般,被卡着上下坡的地形牵制。

    他原本还能靠着重甲坚持,但是一支利箭突然击穿了胫甲,射中了他的膝盖……格里菲斯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

    索尼娅从障碍物后面露出头来想要支援他,但是闪电般的狙击把她又赶了回去。

    “呼~呵~总算,看起来又大又硬,挺吓人的,其实,呼,”安娜苏摇曳着自己的银白色的长发,一边喘气一边说,“其实不怎么样嘛!~”

    未等银发黑肤的精灵感叹完,一道流光已经从黑暗中绽放,向着她激射而去。安娜苏敏捷地身形一闪,但是胳膊上还是被划开了一道血口。

    嘉拉迪雅从后面追到,加入战斗。她望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格里菲斯,恼火地向堕落游侠喊道:

    “投降吧,安娜苏,我们三对一!”

    她一边喊,一边毫不客气地箭矢连发,换作泛泛之辈哪有投降的空隙。曾经的净化者举重若轻地避开致命的箭雨,闪身躲进附近的拐角处。

    “伤得怎么样?”嘉拉迪雅压制住净化者,向着格里菲斯靠了过来。

    准骑士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大碍。他拔出膝盖上的箭头,半跪在地,喝下治疗药水恢复。

    就在这时,已经陷入绝境的安娜苏在黑暗中幽幽地说道:

    “终于凑足人数了,真是开心。嘉拉迪雅,一对一的战斗你靠装备欺负人,但是带上其他人可不是这么回事。

    “新来的小哥好有意思的样子,大姐姐来和你玩玩吧!”

    格里菲斯立刻警惕起来,掩护索尼娅藏进可以隐蔽的拐角后,嘉拉迪雅下意识地就加速占据了一处制高点,然后看看格里菲斯和索尼娅,神情多了几分复杂。

    “来吧,安娜苏小姐。”格里菲斯忍着膝盖上的痛,举起盾牌向着她隐藏的位置移动,“如果你不过来,我便来了。”

    索尼娅也在隐蔽处小心观察着情况,准备随时加入战斗。

    话音刚落,堕落游侠隐藏的位置突然飞出了一面闪闪发光的镜子。在它出现的瞬间,嘉拉迪雅立刻射出一箭。

    锐利的箭矢准确命中,却被镜面弹开。异样的灵能波动和嗡鸣声随之扩散开来。

    索尼娅下意识地向着镜面投入视线。她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比野牛还要巨大的黑色蜘蛛,八条腿和巨钳上生长着黑漆漆的硬毛。它转动复眼,向着女孩靠近过来。

    “啊——!!!”

    一向胆子很大的索尼娅被突然出现的怪物吓的惨叫起来。她急忙抽出魔杖想要攻击,但是一大团蛛丝喷到了她的身上,把身体都定住了。

    嘉拉迪雅想要援助她。但是,她不远处的空气撕开了一道缝隙。一个白发白袍的伟岸身影从光芒中走出。

    强大的至尊法师萨洛里安阁下走出撕裂的虚空,正以蔑视的眼神注视着她。

    “虚妄浅薄的生物,空洞的皮囊,”至尊法师呵斥道,“你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繁衍的工具,快给我醒来,蠢丫头!”

    萨洛里安阁下步步逼近:

    “不要偷偷摸摸的看别人,看你自己!

    “认识你自己,探寻你的本源,追寻你存在的意义。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难道你想做一辈子花瓶吗?快把这个奥术模型解出来。”

    嘉拉迪雅脸上瞬间涌出惊恐的神色。她意识到这是幻象,转身就要攻击堕落精灵。就在她准备动手的瞬间,至尊法师萨洛里安阁下挥动魔杖,一个定身咒轻而易举地控制了她,定在原地。

    “解出这个奥术模型以前不许吃饭,哪都不能去,给你快点动手。”

    “哎哟,竟然是萨洛里安,吓我一跳,他的功课简直就是找茬嘛~”堕落精灵露出脑袋看看外面的情况,转身对格里菲斯说道,“我的封印物捕捉的观测者越多就越厉害。怕蜘蛛怕老师什么的,真是单纯又可爱呐。”

    原来这是一件封印物。

    格里菲斯隐约明白了镜子的性质。这是一面可以投射潜意识或记忆的镜子。投影出来的存在并没有攻击嘉拉迪雅和索尼娅,却让她们陷入了难以反抗的控制之中。

    糟糕的是,他刚才也下意识地看了镜子一眼。

    “那么,小男孩,让姐姐看看你的恐怖吧!有了她们的铺垫,你肯定会看到不得了的东西。”

    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前置的吟唱和灵能波动。格里菲斯突然被奇异的感觉包裹,仿佛自己的灵魂深处某个珍贵的记忆被挖掘出来。

    “格里菲斯。”

    洞穴中出现了第五个人的声音。

    她的声音如此熟悉,又如此遥远,宛若梦境……

    格里菲斯突然感觉到一股无比熟悉,无法忘却的气息。

    一个女孩虚幻而美好的倩影正缓缓呈现于他的面前,柔顺的金发披在肩头,湛蓝色的眼睛正仰望着他。

    “格菲,你还好吗?集合号在呼唤我们了!”

    “你说你看到了什么?说清楚一点。”

    “啊呀,艾露莎来了,我先去收拾装备,一会见。”

    熟悉而又陌生的话语仿佛烙印在心底,却又恍若虚幻。

    安娜苏歪歪头:“哎哟哟,我们看到了什么?观察者之镜会将你一段只属于你无法忘却的恐惧具象在世界上。

    “你知道吗?我的能力是可以作用在你们三个人身上的,女孩们看到了恐惧,而你呢,我不明白,这算哪门子恐惧呢?

    “不过呐,这也是你强烈的意念将她带回……啊,怎么回事?”

    出现在格里菲斯面前的虚幻影子突然被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笼罩。
一开始只是怪异而遥远,转眼间就充斥着扭曲、瓦解、粉碎的气势。正在荡漾着奇异光彩的观察者之镜中仿佛出现了一个模糊而恐怖的影子,正在试图从那里出来。

    “啊,这!怎么回事?”安娜苏惊叫道。她的封印物突然被无法抗拒的力量拉扯,“呯”的炸裂开来。魔化巨蛛和萨洛里安阁下的幻象瞬间消失。那熟悉的倩影也变得单薄而透明。她摇着头,抗拒着消失的命运,但仍然不可避免的泯灭不见。

    幽暗的地穴中寂静无声。

    安娜苏的脸被惊骇充斥,悄悄地向旁边的通道摸去,想要找机会逃跑。

    暴烈的血气如绞索般突然勒住了她的咽喉。黑暗精灵瞬间一个哆嗦。威风凛凛的准骑士已经逼近到了她的面前。

    “在那一天,我亲眼见证了你的死亡。

    “克丽丝塔,

    “我不会忘记这一天,那可不是可以作伪的暧昧记忆。”

    他的言辞掷地有声,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坚决的意志所慑。

    “颤抖吧,蠢货!”格里菲斯抬手一指,一道恐惧术命中了安娜苏,引起一阵震耳欲聋的惨叫。

    格里菲斯越过同伴,伸手掐住安娜苏的脖颈将她按在地上。

    “格里菲斯,我们需要盘问和情报!”索尼娅急忙喊道。她有种预感,如果现在不加以阻止,狂怒的准骑士会把这个堕落精灵撕成碎片。

    “没错,情报!优待俘虏!”从恐惧和混乱中返回的安娜苏拼命挣扎,一边喊叫着自己的价值,“我是女性!”

    “呯!”

    格里菲斯给了她左脸一拳。拳风裹着惊心动魄的回响把刚刚脱离束缚的嘉拉迪雅和索尼娅都吓得退了一步。

    安娜苏繁复精致的耳坠、头环夹着几颗牙齿飞了出去。半张漂亮的脸都被扭曲,眼角、嘴角血水横流。

    “你这个下贱的虫子!”被这一拳打的快要散架的安娜苏嘴里含着血叫骂起来。

    她刚喊出半句。格里菲斯一把拎起她的脑袋,照着正脸一拳抡去。

    安娜苏只觉得陨石般的拳头突破大气和云层向她砸下来。鼻梁眼角和门牙摧枯拉朽的碎成一片,像节庆一样噼噼啪啪乱响。她容姿秀美的脸嘭的一声砸在地面上,喷出口水。

    嘉拉迪雅捂着眼睛,这一拳让她看着都痛彻心扉。

    “饶,饶命啊……”

    邪神的信徒已经被打没了半条命。修长的双腿被压在身下,已经连踢打的力气都没有了,像条死鱼一样瘫软在地。

    “格里菲斯,住手!”

    眼看着俘虏快要被两拳打死了,索尼娅急忙上来阻止。

    还不等她赶到,格里菲斯拎起半死的堕落精灵,对着右脸一拳挥去。

    “乓!”

    安娜苏像块石头一样被砸在地上。红红绿绿白白的液体像染坊一样喷溅而出。本来已经晕眩的她抽搐起来,双眼翻白,嘴角的口水和血水流个不停。

    黑暗的洞穴里,气氛一时安静的有些诡异。

    索尼娅向嘉拉迪雅抛去一个眼色。精灵小姐立刻以灵动的眼神回应她。两人在无声而默契的交流——

    “你快问啊!”

    “你怎么不问呢!”

    索尼娅在心里叹了口气,转着抱怨的念头。

    格里菲斯的情况明显不对,他已经是在虐俘了!身为骑士不能这样。我们应该赶快问问发生了什么,了解一下安娜苏有哪些情报对我们有用。而且,刚才出现的那个女孩的幻影是什么情况,嘉拉迪雅你作为他的好朋友,不应该关心一下么?

    好吧,还是我来问吧,我对自己的骑士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哼,关键时刻要展示一下拉莫尔家族严谨而体贴的家风。索尼娅深吸了一口气,挺胸抬头,严肃地看着她的修托拉尔。

    格里菲斯从僵直的黑暗精灵身上起身,拍拍尘土转身问身后的索尼娅:“怎么,有什么事吗?”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没有,格里菲斯真棒!我们终于击败了这个的敌人,她奇怪的封印物也没有效果了!”索尼娅语气轻快笑容甜美地说道。她和爸爸撒娇都没这么可爱。

    想不到索尼娅你竟然这样……嘉拉迪雅捂了捂脸。有些事我不方便问,你难道不应该关心一下吗?刚才那个女孩是不是叫克丽丝塔,你只需要开个头,我就能深入了解格里菲斯的过去的。

    哼,果然这种事情只能靠聪明又机灵的我。要仔细问问是怎么回事!

    嘉拉迪雅握了握拳头,把情绪和勇气调动起来。

    “嘉拉迪雅,还有什么问题吗?”格里菲斯转过头来问她。

    “没有!”精灵小姐嘴角流淌着灿烂的笑容,眼眸里是满满的从危险和孤独中解脱出来的快乐和欣慰。幽暗的地下遗迹都被这明亮的容颜照亮。

    她用最温柔亲昵的语气对格里菲斯说道,

    “我们能汇合在一起,真的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