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2章 3对3团战 其2

    跳动的闪电不停地照亮阴暗的洞穴,每一道闪光都会伴随着一阵凄厉的尖叫和哀嚎。

    皮撒休斯在岩石间狂奔。他的速度很快,脚上的一双靴子也附魔了增加移动速度的特效,哪怕是逃窜的过程中也拖着淡绿色的微光尾迹,如同划过天际的彗星一般。

    饶是如此,他依然逃不出雷电的打击。索尼娅的魔咒在洞穴的上方制造了一片旋转的雷云并且加以持续引导,每一秒就对她觉得危险或可疑的位置发动一次攻击。

    她看不清敌人的身形,甚至连眼睛都跟不上敌人的行动。和闪烁疾奔的刺客相比,她就像是狂风中的小花一般孤立无助。但是没关系,索尼娅一点都不在意,她就站在原地,以魔咒引导雷击,以目视和灵感寻找可疑的方位,然后将闪电劈过去。

    第一道雷击投下银色的电弧,把隐匿潜行的精灵刺客从黑暗中揪了出来,堕落的黑精灵仅仅是被电光擦过就发出一阵惨叫。这一击即便没有直接命中也在他身上留下大片的烧伤和灼烧的焦味。

    他急忙遁入黑暗之中,但是第二道雷击接踵而至,皮撒休斯身上“呯”的炸开一个晶莹的护盾将雷电偏转,但是他肩上的一件饰品也在急促的光芒闪烁后彻底黯淡。

    第三道雷击已经避无可避。哪怕皮撒休斯的速度再快,他也躲不过闪电的降临。这一击精准地挥在他的身上,将一件附魔皮甲打得直接爆裂开来。银色的电流如蚀骨之蛆一般撕咬着他的身体,甚至冒出惨烈的黑烟。

    一直在高速机动闪避的精灵刺客当场跪倒。他被闪电之鞭抽打,古铜色的脸都变得苍白,双腿都有些虚浮了。

    在道道闪电的威压下,另一个堕落精灵希芙甚至不敢露面。那些凶残诡异的黑兔试图上来围攻,但是被闪电打碎一部分以后就聚集在远处不动了。

    “投降吧,精灵先生,”索尼娅紧握魔杖,警惕地说道,“现在还来得及。”

    “索尼娅,继续攻击!”在后方观察情况的格里菲斯急忙喊道,挥手给她罩上一层冰盾。

    皮撒休斯被电的呲牙咧嘴。他并不理会,反手拔出一把匕首开始快速吟唱。他的身形瞬间变得虚幻,在第四次雷击降临之前便从原地消失,仿佛从世界上蒸发了一般完全隐匿了气息和痕迹。

    又是隐身吗?索尼娅的目光和灵感匆忙在黑暗中扫过,同时将漫天的冰晶和风雪再次撒开。她什么也没有看到……堕落精灵凭空消失,没有发现一丁点移动的踪迹。

    皮撒休斯突然现身在视线的死角,正处在索尼娅背后不到两米的位置,握持一把血光包裹的匕首向着索尼娅割来。他行走在虚幻与现实的间隙,已经超越了隐匿的概念,似乎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避开了所有的侦察手段。

    索尼娅身边包裹着的冰盾在血色匕首的切割下破碎。但是她的一枚戒指也闪烁起来。冰冻的空气向外涌动,在利刃近身的瞬间已经凝聚成透明而厚重的冰层,将她从四面八方包裹。

    皮撒休斯全力一击发出让人牙痒的摩擦声,在冰层上无法寸进。匕首的握柄上更是传来剧烈的反震,险些让武器脱手而去。

    冰蓝色的坚冰屏障将索尼娅完全护住。她无法移动、说话或者施法,但是也完全免疫了刺客的攻击。

    眼看着猎物就在眼前却不能伤她分毫,好不容易近身的皮撒休斯开始焦急而疯狂地攻击面前的寒冰。

    冰中少女对凌厉的攻击无动于衷,但是她灵动的仿佛能说话的大眼睛正望向精灵刺客的背后,目光中饱含着期待和胜券在握的自信。

    一支犀利的冰枪投射过来,正在忙着攻击冰层的皮撒休斯急忙闪避。他丢下面前的敌人,回身与扑过来的准骑士交战。

    格里菲斯没指望冰枪能打中敏捷的刺客。他全速冲来,向着精灵刺客撞了过去。

    皮撒休斯抽出短剑,挥舞匕首像旋风一般迎了上去。两人在冰雪上战成一团,互不相让。

    精灵刺客凌厉的攻击远远超越了格里菲斯以前遇到的所有刺客途径非凡者,犀利的连招如暴雨般密不透风。他的步伐像舞蹈一般,永远在绕着格里菲斯高速旋转。一连串的攻击像暴风雨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精灵刺客锋利的短剑刺穿了格里菲斯的重甲,正准备在肉骨间剔出一道伤口,突然他的刀尖传来生涩的阻力,短剑竟然被血肉卡住拔不出来。一双大手顺势一握,抓紧了皮撒休斯刺过来的胳膊,将他牢牢锁住。

    皮撒休斯心中一惊,当他抬头望去,发现被自己的敏捷和速度压制的格里菲斯眼中正放射出摄人的锋芒——那是猎人注视猎物时的眼神。

    他的心中大喊不妙,用尽全力想要挣脱,却不能撼动分毫。

    与此同时,一片雷云在它们的头顶聚集,准备将孕育的雷光掷下。索尼娅已经脱离了寒冰屏障的保护,将魔杖指向他们。

    精灵刺客惊恐地大喊起来:“放手,你这疯子,这雷击会把我们都杀死!”

    准骑士却是摇了摇头,甚至带着笑意凑近他的耳边说道:

    “你,刺客,不行;

    “我,破法,可以!”

    话音刚落,雷击降下,恐怖的电弧把两人都打的惨叫起来。闪烁的光芒甚至把他们的眼睛点亮,紧紧抱在一起剧烈颤抖起来。

    贝洛蒙遗迹仿佛一个沉睡的巨人,突然,有人拿着一面大鼓在他耳边重重敲打起来。古老遗迹在银白的雷电轰鸣下发出惊悚的回响,无数鬼魅魍魉被这一击惊吓。它们跳出寄居的洞穴,亡命逃走。

    甚至,某种更加遥远深邃的存在也被这道雷霆唤醒。

    这道落雷甚至打穿了格里菲斯蓬勃血气附带的魔法抗性。索尼娅眼看着自己的准骑士在雷光中噼咔作响,然后扑倒在地冒起烟来……

    但是,皮撒休斯的情况要惨烈的多。他全身上下都被严重烧伤,像块焦炭一样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堕落精灵魔偶师萨拉萨·希芙看呆了,她瞅瞅地上两个抽搐冒烟的人影,又看看远处的索尼娅,甚至没有把召唤物派上来。

    索尼娅心虚地捂了捂嘴。好在她的准骑士没有被一击劈死,正在蠕动着身体,揉着发黑的脸颊,缓缓站起身来。他向着一侧移动,应该是在做与剩下的堕落精灵交战的准备。

    好,很好,恩,他没事!索尼娅欣慰地喘了口气,转身面对隐藏在黑暗中的魔偶师:“希芙小姐,我能侦测到你的位置。请投降吧,你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保证给予你应有的保护和待遇。

    “否则……我们就用凶残的手段对付你!”

    黑暗中无人应答。但是过了没有多久,那群黑兔又一次行动起来。它们如蝗虫一般,发出沙沙的声响聚集过来。堕落的魔偶师显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全力战斗。

    “格里菲斯,她隐藏在那一片石柱后。”

    索尼娅给同伴标出敌人的位置,同时再次召来暴风雪,以汹涌的冰雹阻挡这些怪物。密密麻麻的黑兔像是蚁群扑向洪水,完全不计伤亡地向前推进。它们的数量极多,甚至连暴风雪都不能完全杀伤,
被一点点地从边缘突破进来。

    就在这时,刚刚倒下的巨大犀牛的尸骸突然行动起来。它从死亡中复苏,摇晃了一下破损的头颅便调转方向,朝着曾经的主人不顾一切地撞了过来。

    负责掩护的黑兔立刻包围上来。它们成片地跳到巨兽身上,将它的身体腐蚀溶解成破碎的大洞。但是,这头死亡的巨兽对损伤毫不在乎,硬顶着滚出一条通往魔偶师的黑液涂抹的通途,朝着石柱一头撞去。

    希芙急忙从隐蔽处闪了出来,躲开势大力沉的撞击。犀牛的形体被怪物和冲撞撕扯下破碎,破烂的躯干却突然由内向外地爆裂开来,从中间跳出一个人影。

    格里菲斯隐藏在这头巨兽的身体中,借助这一跃跳到了希芙的前方。在堕落精灵惊骇的目光中,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银光闪闪的火枪,黑沉的枪口已将她锁定。

    格里菲斯将堕落精灵收入断罪的枪口之下。一股如同潮涌般的无形气势正席卷而来。

    糟了,他切到了我的身边!希芙突然反应过来,急忙就要转身逃跑,召唤自己的生物阻挡这次攻击,但是,枪口剧烈涌动的杀意没用给她留下丝毫空隙。

    无形的威压将她摄住,仿佛听候裁决的罪人般无力反抗。

    时间的流速仿佛都被放慢。冥冥之中,希芙甚至来得及回想自己的一生,然后充分地忏悔和祈求宽恕。那把银色的武器就像是至高无上的裁判者,无悲无喜地注视着脚边的罪人,慷慨地给予她最后的安宁,等待着她忏悔一切罪过和堕落,然后在绝望的恐怖中给予她最后的制裁!

    “不要啊!”

    堕落精灵惨叫起来。就像是在水中屏息的人,在毁灭的前夕坚持越久,她的精神就越是濒临崩溃。到了最后,她甚至开始祈求最后的时刻快些到来,快些了结这一切。

    断罪聆听到了她的哀求,对她的恐惧和绝望表示满意。

    银光、火焰和巨响接踵而来。

    “呯——!”

    在震耳欲聋的轰鸣中,喷射的精金弹丸打碎了希芙的肩胛骨,将她的整个右胳膊都撕裂下来甩了出去。

    但是,这并非堕落精灵的痛苦的终结,她的灵能被这一击引爆,变成混乱如刀锋般的漩涡在她的身体中呼啸起来。

    惨遭重创的精灵就被打断了脊梁骨的野狗一样被惊人的恐惧碾压,放声大叫起来。惨叫声响彻洞穴。

    转眼之间,精灵魔偶师的身体就像是钻进了一窝老鼠的地毯一样剧烈晃动,某种物质在她的体内冲撞,正要破体而出。

    这一击的效果远远超出格里菲斯的意料之外。他知道灵能混乱和崩溃会造成剧痛和重创,但是没想到打断了胳膊会引起如此怪异的连锁反应。就连远远站着的索尼娅都受到了惊吓。

    突然,堕落精灵的惨叫声戛然而止,那奇怪的扭曲和变形也收缩回去。她的双眼翻出吓人的眼白,眼球向着外面鼓出,全省都膨胀起来。

    “嘭!”序列7的魔偶师希芙像个撑爆的水袋一般炸来,黑色的血液和碎肉糊得满地都是。她的黑兔也像是退潮一般消泯于无形。

    ……

    格里菲斯踏过满地的黑黄色污秽和白骨,来到堕落精灵的残骸边。这一枪显然超越了断罪应有的威力,希芙体内有某种奇怪的东西被引爆了。这可能就是引起变异兽潮和克雷坦变异的因素。

    某个寄宿在她体内的存在或者物质在宿主被重创后无法继续存活,失衡的力量将她撕碎。

    萨拉萨·希芙析出的非凡特性是一块收藏家途径序列7“魔偶师”的非凡特性,特性表面盘踞着深沉的黑暗,似乎已经被严重污染和腐化。

    格里菲斯在满地的碎肉中搜索,希望找到一些堕落精灵的物品来提供情报。此外,这些曾经的净化者装备不错,如果能有些缴获就更好了。

    很快,他在一片碎肉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小雕像。

    这是一块坚硬而漆黑的石头,流淌着古老而厚重的气息。它可能是某个史前文明为信仰而雕刻的造物,用来膜拜他们伟大的神灵。

    正像是所有的古代雕刻一样,UU看书 www.uukanshu.com这个小雕像也是古老信仰和凡人幻想的结合体。人类渺小的大脑无法想象那些遥远的神灵。祂们的存在太过惊人,超越了一些文字、雕刻和绘画所能表达的极限。朴素的信徒们便揉入了一些自己粗浅的认识,以人体、怪物为模板塑造祂们的雕像,却完全意识不到这是何等的虚假、愚昧和荒唐。

    堕落的精灵净化者在遗迹的某个角落搜寻到了这个物件,也许是出于好奇,也可能是为了膜拜,将它带在身边。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它刻画的是一个怪物,隐约有人的轮廓,却长着一个有众多触手的脑袋,身体像是覆着鳞片的胶状物,长着巨型的脚爪,身后还有一对形似翅膀的扭曲形状……它有着臃肿肥胖的身体,蜷缩在小小的底座上。

    在雕像的底座上还有一行小字,模糊地用精灵语铭刻着:

    “赞颂‘统治一切者’……古老……在永恒的宫殿,长眠……候汝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