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1章 3对3团战 其1

    格里菲斯是首次面对擅长召唤的非凡者敌人。这些跳来跳去的黑色兔子底细不明,但是极可能带有危险的腐蚀和污染。它们数量极多,几乎是将魔偶师四面八方保护起来,想要靠近魔偶师本人绝非易事。

    但是,即将展开的战斗并非仅限于格里菲斯和堕落精灵一对一的决斗。

    他的队友就在附近。虽然大家在坠落过程中失散在黑暗中,地形也很复杂,但是战斗展开以后,巨大的动静、激荡的灵能波纹和光亮必定会吸引队友赶来。嘉拉迪雅应该是来得最快的那一个。

    对方的情况也是如此。双方的战斗会随着时间的延长演变为团战。

    格里菲斯对魔偶师的话无动于衷,给自己罩上一层流光护盾径直向着她冲去。

    他从黑兔中碾过,冰盾转眼间破碎,飞溅的碎冰将怪物们击碎,但是更多的黑兔跳上来盖住他,发出悉悉索索的啃咬声。

    被黑兔淹没的人影像蜡烛般融化了。

    “傀儡!?”希芙突然发觉不对。一股更加强大的气息正从黑暗中向她扑来。

    格里菲斯的真身从另一个方向的隐蔽处现身,借助暗血斗篷,隐匿接近到距离希芙不到二十码的位置。这里已经遍布腐化的深渊魔物,像哨兵一样完成了全角度的警戒。他也难以继续不被察觉地前进,举起的右手虚虚一握,极寒的冰气立刻在手中凝聚成犀利的投枪,以迅雷之势向前掷去。

    这一次投射甚至还有着巨大山怪的气势加持,仿佛将天地都吞噬占据的气势宣泄而出。

    “啊——我完了!”堕落精灵甚至来不及闪避就被这一击刺穿,发出一声绝望的呻吟。但是,这呻吟声尚未落下,一模一样的声音却已经从黑暗中响起:

    “骗你的啦。”

    密密麻麻的黑兔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调转方向朝着已经暴露的格里菲斯涌来。

    不愧是魔偶师,暴露出来的并非本体……格里菲斯毫不犹豫地化成一团蝙蝠向上飞去,掠过黑暗在远处的岩石间落下,与危险的召唤物拉开距离。

    被冰枪贯穿的希芙的幻象也如同蜡像一样在原地瓦解,那个黑暗中的本体隐藏着身形,颇有些好奇地说道:

    “嚯嚯,原来是和我同类型的非凡能力呢!我们不要藏着掖着,站出来正面对打怎么样?”

    双方都在黑暗中隐匿自己。

    那些悉悉索索的黑兔还在到处乱爬。它们一找到可疑的藏身之处就一窝蜂招呼上去,将那里腐蚀成一团蠕动的黑漆。

    格里菲斯的感知一般,只有凡人的水准。但是他依然要设防找出希芙隐藏的位置,对方肯定也在做类似的事情。双方的队友不久之后就会抵达,如果来的是队友,那必须先掌握敌人的位置好避开埋伏;如果来的是敌人,那更要早早地拉开距离避免被夹击。

    格里菲斯调动精神力重新凝聚符文,补充刚才的消耗。与此同时,他从领口取出一个精美的秘银吊坠。

    这是精灵小姐送的礼物,可以提供庇护心智的祝福,在必要的时候还能用来释放占卜术。

    他向银月和星光女神祈求。虽说他并不是这位神灵的信徒,但是女神看在嘉拉迪雅的面子上似乎挺友好的,有事的时候可以麻烦麻烦祂。

    “赐予善意庇护的永恒之光,

    “自然与平衡的守护者,

    “无尽旅途的引路人,

    “请为我指示那些不怀好意的敌人的踪迹。”

    格里菲斯并不会占卜,秘银吊坠运作的原理是吟诵女神的真名,请祂给予提示,与其说是占卜倒是更接近于祈祷。他的吟诵刚刚结束,秘银吊坠便散发出让人安心的柔和波动,引导着他的注意力投向一处普普通通的岩石。

    赞美女神!格里菲斯大喜。他立刻脱离藏身之处,在冰盾的掩护下迂回过去。

    很快,那块岩石后面便出现了慌乱的灵能波动,隐藏着的堕落精灵通过自己的召唤物眼线发现了来袭的人类,正在急急忙忙地展开防御。

    作为一名魔偶师,她的护盾肯定比不上施法者,力量也完全不能和破法者、猎魔人相提并论。她的黑兔子的确很有威胁,但是一旦被近身自己也是九死一生。

    一团暗红色的魔法光芒乍泄开来。空气中突然跳出一头三米多高的巨型犀牛。它的四蹄如墙柱,犀角堪比攻城槌,双目赤红。

    它被混乱和疯狂驱赶,在地面上发出隆隆巨响,就像是敲打在心头上一样让人惊恐。犀牛发出咆哮,在滚石和碎屑中朝着格里菲斯迎头撞来。

    格里菲斯急忙抓出一支冰枪掷了过去,枪头扎进坚韧的硬甲皮撞得粉碎,却没有对巨兽的行动有丝毫阻滞。

    他迫不得已放弃了包抄魔偶师的计划,在乱石间闪躲。巨兽的速度极快而且声势惊人,所到之处,乱石四溅,地面龟裂,仿佛连这洞穴都要在它的蹂躏下坍塌。

    格里菲斯眼看着甩不开这头猛兽,转身又抓出一支冰枪掷去。这一击钉在它的膝盖上,将它打得身形一颤。

    发现攻击有效之后,格里菲斯立刻掷出第三支投枪。这一掷瞄准了巨兽的面门,却是在坚固的头骨弧线上弹飞了出去。

    三掷之后,犀牛已经冲到他的面前。格里菲斯急忙向着地上一滚,抽出断罪向错身而过的犀牛扣下板机。

    “呯!”

    这一枪在极近距离发射,几乎是贴着犀牛的侧脸。从火焰和烟雾中喷出的铅弹在犀牛的头骨上撞碎,把成片碎骨掀飞到他的脸上。破碎的铅弹一部分钻入犀牛的头骨,在脑浆和血管中拧做一团。

    巨大的犀牛擦身而过,又向前奔跑了几步,发出一声哀鸣轰然扑倒。

    格里菲斯惊叹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燧发枪,这近距离一击的杀伤力已经可以和自己的投枪全力一掷相匹敌,而且没有起手的动作耽搁,也没有体力消耗。

    缺点在于装填太慢。格里菲斯看了看在地上抽搐的巨兽,右手持枪,左手取出腰间的弹药。

    罗兰给他的弹药分为两种,一种是快速装填的纸包火药和铅弹合一的定装弹,另一种是用于精金弹丸的特制火药。

    格里菲斯笔挺地站立在原地,一边警惕审视四周的动静,一边咬开火药包的封口,将少量火药倒进药池,取出一发精金弹用通条塞进枪管。

    他持枪在手,左手凝聚出一把冰封的短矛捅进犀牛破碎的脑壳搅动了两下。眼看着这头巨兽抽搐了两下失去生机,格里菲斯不由得微笑起来。

    呼,装填真慢,若是有敌人刚才来袭击我,肯定能打我一个措手不及。

    他的笑意还没有从嘴角消失,眼角的余光却是瞥见了一个从上到下似乎都是透明的人形。人形透明体的速度极快,从视野中一闪而过,突然有一个身影从他的背后浮现。在格里菲斯反应过来以前,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冰盾被击碎了,紧接着腰部挨了重击,膝盖被踢了一脚直接让他跪倒在地,一把闪闪发光的钉锤朝他后脑勺砸了下来。

    “呯!”这一锤打破了头盔,将他打得眼冒金星,几乎要扑倒在地。

    敌人的增援来了,看这攻击方式,是刺客途径的非凡者皮撒休斯。

    但是,终究是刺客,每一次攻击都要穿透精甲才能造成实质的伤害,而且他从隐匿中显身后的最强第一次攻击还被出乎意料的冰盾抵挡。

    蚀骨的寒意席卷而来,发动攻击的刺客突然就被冻在原地。一个棕色的小药瓶更是向他迎面砸来,
破碎成弥漫的烟雾束缚他的行动。

    格里菲斯抵达住了最有威胁的第一轮连击,并且立刻采用了控制和迟滞的对策。但是他没有乘势反击,而是向着一个方向全速逃跑。

    魔偶师的成群黑兔已经涌了上来,不等它们越过精灵刺客,一道晶莹的绿光已经在他的身边环绕。

    皮撒休斯仅仅是抬手一扬,禁锢他的冰冻和棕色泥潭便如烈焰之下的冰雪般消融了。他转眼间脱出困境,向着格里菲斯疾追过来。

    这是对抗移动控制的对策,迦南的非凡者果然非同凡响!格里菲斯知道魔咒和魔药并非不能克制,但也是头一次遇到如此老练的敌人。

    皮撒休斯极其矫健迅捷,转眼就追了上来,和后面的黑兔形成夹击之势。他刚要挥剑刺去,格里菲斯突然破碎成一团乱飞的蝙蝠四散逃去。皮撒休斯茫然四顾,竟然是一时找不到敌人的踪迹。

    “这是血族的封印物?装备很全面。但是能持续多久呢?”堕落精灵收剑入鞘,身体微微弯曲,如雌伏的猎豹一般蓄势待发,“希芙,散开你的兔子。”

    他已经与同伴魔偶师汇合,只要稍等片刻,成群的黑兔就会找到人类战士的踪迹。

    但是,回答他的不是同伴的确认,而是大冰雹坠地的密集破碎声。黑暗的洞中刮起了暴风雪,转眼之间就将眼前变为银白色的世界。

    “啊我的小可爱们!”希芙尖叫起来。那些四散而开的黑兔在肆虐的冰雹和狂风扫过,噼噼啪啪的爆裂开来。哪怕是它们粉碎后的残骸想要重新凝聚,也会立刻被不间断的暴雪击碎。

    格里菲斯重新聚集形体。

    在他的前方,索尼娅已从冰雪和狂风中现身。她披上了一件淡蓝色的法袍,冰蓝的法球正在身边旋转。她甚至无需吟唱魔咒,蚀骨的寒风和冰盾就已经忠诚效力。

    冷静,索尼娅,你能行的!金发女孩举起红纹橡木的魔杖轻轻摇晃,飞扬的雪片和呼啸的冰凌在黑暗中狂舞。

    细密的雪片和雪地上勾勒出一个精灵的身影。他手持尖刀和短锤,正要绕到了索尼娅的身后。但是,他刚刚靠近暴风雪的边缘就已经暴露。

    虽然他的气息和声音被隐匿,行止间也极其小心,但是,他的身形却在飞雪中无所遁形。

    “净化者先生,你的踪迹已经暴露,”索尼娅的魔杖直指堕落精灵,“在半径20米的暴风雪范围内,你是不可能战胜我的。”

    堕落精灵鬼鬼祟祟的身形一窒,缓缓直起身体,渐渐显出原形。他和希芙一样,迦南精灵白皙光洁的皮肤已经转变成略有些黑暗的古铜色,双目中涌动着无法停歇的渴望和疯狂:

    “你有两个错误,可爱的小姐,

    “首先,请不用净化者这个邪恶的名字来玷污我的忠诚,我是皮撒休斯,梦境之主的利刃;

    “其次,你的幼稚浪费了最好的攻击机会,成为我的祭品是你唯一的归宿。”

    皮撒休斯向前袭来。他的步伐不急不缓,却让人感觉空间在他的身边伸缩扭曲,无法锁定他的位置。转眼之间他就到了索尼娅的前方,身形一晃又出现在背后,亮出淡绿色的利刃刺来。

    被绿色光芒包裹的匕首却没能刺穿少女的咽喉,在几寸的距离停了下来。皮撒休斯的全身都感到一阵生涩,竟是不得寸进。

    他的双脚已经被寒冰冻结,冻气如同游蛇离火一般撕咬他堕落的皮肤,迅速出现了大快如同烧灼般的坏死。

    索尼娅全身都包裹在冰气环绕之下,仅仅是靠近她就已经让皮撒休斯遭受重创。

    “冰霜魔咒吗?是有些棘手。”皮撒休斯左手一扬,一柄钉锤已经脱手掷了过去。

    “呯!”

    索尼娅手中的橡木魔杖被击中脱手而去。甚至连魔杖细密的树纹都出现了龟裂的痕迹,哪怕再次修复都难以达到过去的状态。

    “巫师小姐,胜负已定,”皮撒休斯微笑道,“失去了魔杖的你已经不可能阻挡我的刀锋。”

    索尼娅向后退了几步,揉了揉手腕注视着正在从冰冻中解困的堕落精灵,微微摇头。

    “皮撒休斯先生,有两件事需要请您留意。

    “首先,我是索尼娅·德·拉莫尔,拉莫尔伯爵的长女,是神秘优雅不可侵犯的魔法师;

    “其次,我并没有失去魔杖哟~”

    女孩将手伸向猎装长裤的侧口袋,在那里轻轻一拉,一条长长的腰带如游蛇般在她的身前漂浮展开。

    腰带用银质的锁扣分割,层层叠叠地收纳着晶莹的药剂,闪光的尘晶,以及六支不同款式的魔杖……

    索尼娅的手指在腰带上跳动,UU看书www.uukanshu.com魔杖依次点亮不同的光芒,将前方皮撒休斯惊骇的脸照的五颜六色。

    一支电光缠绕的魔杖飞入她的手中。

    “噼——咔!”雷霆迎头砸下,把皮撒休斯打的惨叫一声。他急忙像后面逃去,只见霹雳和电弧正围绕索尼娅的魔杖上下翻滚。它们每翻滚一下,皮撒休斯的眼皮就恐惧地抖动一下。

    “请做好准备,精灵先生,我准备用雷击来克制你的隐匿和步伐,”索尼娅挥舞着新魔杖,“雷击桃木制成的魔杖威力不好控制,我也不太擅长这类魔咒。不过,范围攻击魔咒不讲究这些。

    “展开预制魔咒1,聚能,释放,闪电(lightning)!”

    黑暗的洞穴瞬时被从未有过的雷霆劈开。无数虫蛇异类尖叫着窜出它们的藏身之处,向着更深的黑暗拼命逃去。

    皮撒休斯只看到一条长鞭般的电弧朝着自己迎面扫来,整个世界都被照亮了。

    “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