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9章 净化者营地的异状

    格里菲斯如遭雷击,大脑短时间陷入一片空白。他急忙绕着岩石检查了一圈,发现附近根本没有索尼娅的踪迹。

    遗落的地图证实索尼娅刚刚确实坐在这里。但是,她本人却在格里菲斯抬头的几秒钟时间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情况!”格里菲斯感觉一股热血涌上大脑,大喊起来。

    附近的同伴立刻赶了过来,却是谁都不知道索尼娅的去向。

    嘉拉迪雅急忙取出一块水晶握在胸前。水晶绽放出洁白的光芒,大幅度增强了她的感知。

    “她在附近,”嘉拉迪雅说道,“就在这没错,也没有处于隐匿的状态。”

    “帮我推开这块岩石!”格里菲斯喊道,“这石头有问题。”

    当即就有四五个人上来帮忙,以格里菲斯和拉纳为核心,全力去推那块巨石。

    岩石的表面凹凸不平,格里菲斯抠了两下,找到一处不大的凹陷发力推动。

    “动了!”

    “再来点人,这么大的石头肯定很沉!”

    “我怎么感觉它已经动了!”

    在两个力量型非凡者和六七人合力之下,巨石发出了隆隆的声响,开始颤抖摇晃起来。

    正在使劲的格里菲斯突然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气息扑面而来,还不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几个帮忙的雇工惊叫起来:“它动了,它在动!”

    冰冷的岩石上竟然裂开了一条缝隙。在这缝隙之中,格里菲斯看到灰白色的硬膜一闪而过。不等他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缝隙中出现一道摄人的红光。

    被这道红光照射的同时,格里菲斯的头皮就像是炸开一样。近在咫尺的大石头像是从冷寂中苏醒,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恐惧和威胁。

    “散开!”

    人群中一个熟悉的声音惊呼道。格里菲斯花了一会才意识到这是嘉拉迪雅的惊叫声。

    与此同时,他面前的岩石剧烈晃动起来,迸发出势不可挡的力量。灰色的尖锐棱角竟然从巨石下方深处,向着格里菲斯张开深渊般的黑洞。

    在昏暗的光线中,格里菲斯看到了索尼娅的脸。女孩的脸上极度痛苦,她看着格里菲斯的方向,说不出话来,而且正在被一点点拖入黑暗中。

    “奥术构型17,僵硬术,束缚。”

    “大气构型6,漂浮术,牵引。”

    身后的空气中传来两声爆鸣,魔咒启动的光芒照亮了前方。位居后方的嘉拉迪雅和菲欧娜已经看清了异常的全貌,快速展开魔咒。

    一张巨大的嘴向着格里菲斯咬来,在这张大嘴的深处,索尼娅已经被吞了进去,正在黑暗中痛苦挣扎。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拔出长剑,插向这张大嘴的下颚,用剑柄顶住上颚,扑向深处想要去拉住索尼娅。

    身边传来了魔法泯灭时的虚幻破碎声,嘉拉迪雅她们释放的魔咒应该至少有一个遭到抵抗而失效。但是,已经被吞入大嘴中的索尼娅被某种力量牵引向外面滑出了一点,正好够到了格里菲斯的手。

    他急忙用全力将女孩向外面拉。耳边是一阵阵吱吱嘎嘎的声响,支撑大嘴的长剑已经在巨大力量的压迫下扭曲弯折。

    格里菲斯急忙启动魔咒。坚冰迅速在附近成型,形成撑住大嘴的结构。他乘机发力,将索尼娅拖了出来。

    “呯!”

    几乎在瞬间,可怕的大嘴闭合,发出骇人的巨响和气浪。刚拿到手的钢剑断成两截飞了出来,在格里菲斯的脸上留下一道伤口,用作支撑的坚冰都破碎成块块碎片。

    营地中的巨岩活动起来,粗大的恐怖利爪已从缝隙中伸出,向四面横扫。它顶着厚重的外壳,四足粗壮而狰狞,看似笨重,但是行动起来的时候却快的惊人。

    这竟然是一头巨龟。它就像滚动的时候一样无声无息地吞下了索尼娅,甚至都没有惊动格里菲斯。它的进食被打断,便愤怒地在惊慌的人群中撕咬起来。

    被拖出来的索尼娅虽然身体完好,但是小腿和脚踝都已经骨折。她脸色苍白,大口喘着气,胸膛剧烈起伏着,显然刚刚脱离窒息的状态。

    “攻击它!”

    拉纳雷鸣般的吼声在洞中炸响,他和菲欧娜一起冲了上去和怪物战作一团。

    身披银色胸甲手持菱形盾牌的菲欧娜被一道道辉煌的光环包裹,随即像圣骑士一样挥剑迎上。她高挑的身形被神圣而光辉的力量充盈,双目闪过愤怒和决意,举起盾牌挡住一只畸形可怕的利爪猛击,手中的银刺剑直击红色的巨眼。

    借着这次格挡的空隙,拉纳的斩马剑已经呼啸而下,斩在覆盖了坚固岩石的利爪上,打得碎石四溅。

    重剑和刺剑的攻击都被岩石龟壳挡住,没有造成实质的伤害,反倒让怪物更加暴躁狂怒。它迈开粗壮的四肢,庞大的身躯竟然以相当快的速度横冲直撞起来,现场顿时乱成一团。

    “格里菲斯,带着索尼娅退到后面来,”嘉拉迪雅收了魔杖,准备用弓箭狙击巨龟的眼睛,“我鉴识了它的身份,这是古岩龙龟,是贝洛蒙遗迹的守护者之一,传奇生物克雷坦。它已经疯狂了!”

    格里菲斯正要后退,胳膊上传来轻微的拉扯。

    “放我下来,格里菲斯,”索尼娅忍着双腿的剧痛说道,“古岩龙龟拥有巨龙的血脉,对各种魔咒都有强大的抗性,它是理智而平和的生物,这里的环境却能让它疯狂,拖延下去是不行的。”

    “明白,我找人来照料你。”格里菲斯立刻答道。

    背龙龟吞进去的短时间里,索尼娅的两条小腿出现了严重肌肉挫伤,脚踝关节也都错位。这样伤到骨头的伤势就算使用治疗神术或者魔药治疗也需要相当的时间才能恢复。

    “不用,一点小伤,”索尼娅银牙紧咬,取出身边携带的一瓶力量增幅药剂一口灌了下去。

    你喝错药了!格里菲斯惊诧地看了一眼药瓶,这个时候应该服用治疗药水才对。

    喝下药剂的索尼娅坐起身子,突然抓过格里菲斯的手背用嘴咬住。还不等他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她已经按住骨折变形的脚踝,双手用力一按。

    “!!!”

    格里菲斯只觉得手上一阵剧痛。索尼娅狠狠咬了他一口的同时竟然自己动手把骨折的脚踝关节复位。

    这一下把两人都痛的冷汗直冒。索尼娅疼的发抖的双眼望了格里菲斯一眼,闪闪的泪光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她伸手又按住了自己的另一只脚踝。

    “慢慢慢!”

    格里菲斯刚刚开口阻止,手背上又是一阵钻心的剧痛。女孩漂亮的小嘴简直要咬穿他的手掌。

    索尼娅已经疼的哭了起来。她双目含泪,松开咬住的手,取出一瓶治疗药水一边哭一边喝。

    格里菲斯在心里惊叹,他揉了揉自己的手,柔声说道:“你可以先喝点麻醉剂,不会那么疼。”

    “
来,呜,来不及了,”索尼娅一边抽泣一边说道,“麻醉剂会麻痹,神经,阻碍施法。我们必须尽快压制这头龙龟,否则不知道会出现什么。”

    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前方的战斗已经到了危急的关头。

    在拉纳呼啸的斩击牵制下,菲欧娜终于用精致的刺剑刺穿了龙龟的左眼,但是疯狂的巨兽就像翻滚的泥石流一样不可阻挡。拉纳不得不放弃了斩杀的计划,改用斩马剑宽厚的剑刃迟滞和防御。

    嘉拉迪雅和拉纳的攻击都能够穿透重甲,但是面对龙龟厚重的岩石却有些无处下手的尴尬。几个回合以后,克雷坦张开大嘴,一股无形的音波立刻炸裂开来。

    正在激战中的众人仿佛大脑被重重敲打一般,伴随着眩晕和恶心,身体摇摇欲坠的就要跌倒在地。那些凡人的向导和雇工已经逃开了一些距离,依然在冲击之下捂着头成片跪倒在地。

    克雷坦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奔过来张口一咬,一个半跪在地的雇工来不及逃脱,当场就被吞吃了进去,连惨叫都没有发出。

    “让大家撤退,放弃这次探索,”从疼痛中缓过来一些的索尼娅拉住格里菲斯的胳膊,“能够成为精灵遗迹守护者的传奇生物都是有着悠长生命和非凡智慧的强大生灵,如果它都会陷入疯狂,这座遗迹一定陷入了严重的危急。”

    格里菲斯点头说道:“那我来牵制它。你有什么对策?”

    “直接作用的魔咒就算不被免疫,持续时间和效果也会大幅度缩短,就像大家刚才遇到的那样,”索尼娅收敛起往常的笑容,用罕见的严肃表情说道,“但是它的抗性阻止不了外部的环境变化。格里菲斯,想办法在原地牵制他一会就行。”

    她一边说,一边从行囊中取出一本银边的黑色书本。在她触摸封皮的瞬间,一串古老而繁复的文字绽放光芒。

    这个时候,攻击的队伍已经混乱。用尽办法也打不穿克雷坦的岩壁之后,负责主攻和防御的拉纳和菲欧娜已经牵制不住龙龟的注意力。

    克雷坦开始向身边所有攻击者随机撕咬和横扫。发现斩马剑攻击效果不佳的拉纳试着将一把将匕首插进岩石的裂缝,还意犹未尽地扭动了一下刀刃。突然间他就被龙龟狰狞的红眼注视。

    “嘭!”一股狂风扫来,直接将他打飞出去。龙龟冲破了拉纳的阻击,向着嘉拉迪雅扑来

    就在这时,精灵的身影被疾风包裹,闪烁到一侧与疯狂冲撞的龙龟拉开距离。空气开始剧烈涌动,一股强大的灵能波动正在向精灵的身边聚集。

    格里菲斯眼看着嘉拉迪雅的气势越来越盛,连忙冲上前阻挡龙龟的攻击。他们已经多次一起战斗,彼此之间无需多言就已经知晓对方的行动。

    精灵美丽的眼眸精芒四射,强大的气势让人不敢靠近。她张开强弓,长发在狂风中飞扬,任何敢于侵犯亵渎的念头都被扫荡碾碎。

    “让它面对我,”嘉拉迪雅的话语中波澜不惊,“我要给予堕落者彻底的净化!”

    格里菲斯立刻向着追向克雷坦冲击。他取下先锋盾握持在手向着龙龟迎头撞来。根据最近一次的测试,格里菲斯的力量已经高达21点,在这样的力量和稀有金属制成的盾牌加持下,纵然古岩龙龟也是稀有的传奇生物,这一撞依然将它撞得原地一窒。

    “拉纳,菲欧娜,退到后面!”格里菲斯高呼一声,顺势举起盾牌向着龙龟的右眼位置猛砸下去。

    锐利的盾牌边缘甚至将那里覆盖的石块都给削掉了一层。在剧烈的猛击之后,格里菲斯将盾牌一撤,右手中赫然多出了一把银色的燧发火枪。

    断罪已经在昨晚预先装填了定装药包和铅弹。在亮出这把全新的武器的同时,格里菲斯几乎是贴着疯狂生物的面门打开击锤,举枪直指它被岩石保护的右眼。

    在这一瞬间,他的身后竟然出现了未曾见过的异象。巍峨的高塔俯瞰大地,黑沉的大钟在轰鸣巨响,一群头戴乌鸦面具如影如烟的行刑者将它们的视线投向现世。

    他们挥动手中的镰刀,便是要收割罪人的性命。

    击锤落下,燧石与击砧碰撞,飞溅的铁粒被点燃成耀眼的火星,将火药引燃。

    格里菲斯头一次使用燧发枪替代投枪发动攻击。他不是很擅长射击,也没有装填昂贵的精金弹,而是用预制的铅弹近距离射击。这次攻击省略了投枪蓄力投射的过程,仅仅保留了拔枪、瞄准与击发的过程,如同行云流水般迅捷流畅。

    “呯!”

    一声巨响响彻山洞,在腾起的烟雾中,铅弹向着岩龟的右眼击发。

    “嗷——!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这一枪没有命中龙龟的眼睛,却打碎了它的额头。在四溅的碎石和火光中,龙龟坚固的外壳出现了蛛网般碎裂的痕迹。狂躁的巨兽变得更加疯狂,开始疯狂追咬准骑士。

    这时,耳边响起阵阵悠扬的吟唱,索尼娅的魔咒逐渐成形。岩石和大地的元素仿佛拥有了生命,正在聆听她的命令。

    克雷坦已经瞎了一只眼睛,对于刚刚遭到的重击格外恼怒,只顾着攻击眼前的敌人。突然间,它脚下的岩石和泥土化作颗粒般的细沙,像沙漏一样凹陷下去。

    一股强大的魔力粉碎了大片的地面,以至于克雷坦所处的位置全都变成了难以跋涉的流沙陷阱。尽管它有着强大的魔法抗性和难以匹敌的力量,也难以对抗这突如其来的环境变异,一时间被困在原地。

    索尼娅擅长的是水系的魔咒,但是其他各系都有研究,哪怕是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她也可以找到最适合的魔咒。

    “格里菲斯,索尼娅,可以了,”回音水晶中传来嘉拉迪雅的声音,“躲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