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8章 考古学家的理智

    索尼娅开心的简直要拉着格里菲斯跳圈圈舞了。她立刻追上刚刚离开的雇工,要了一块化石回来。她兴高采烈地阅读着笔记,脚尖还时不时点点地面。

    贝尔教授的调查记录是额外的情报,可以作为参考材料让她自己的作业更加出色,更重要的是,这勾起了她的好奇心。能够在遗迹中撞上一个考古大发现可绝对是罕见的奇遇。

    格里菲斯不太懂神秘学,但是他敏锐地注意到贝尔教授写下致辞的时候应该是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以至于逻辑都有些错乱。教授的小组应该是先炸开了石灰岩层,发现了古老森林的残骸化石。在这之后的挖掘中,他们获得了重大成果,某个留下了清晰的条纹状与波浪形印痕不断进化的太古生物的化石被他们发现了。

    这才是笔记致辞部分应有的逻辑顺序。

    由此可见这批化石的发现具有惊人的学术价值,以至于贝尔教授提笔书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太古生物的考古大发现,犯了一年级学生都不会犯的文法错误。而且,直到他向自己的资助人送出这份笔记的时候都没有发现这个明显的错误。他必定三审其稿,却不觉得有问题。

    教授的理智在面对这个惊人发现的同时奇妙地蒸发了。他分出宝贵的人手,护送这本笔记和一批化石离开,就像是一个急着向父母展示刚刚抓住的蝴蝶的孩子一样。

    格里菲斯有些担忧地问道:“罗兰骑士认为沼泽附近出现了变异,是引起之前战斗的原因,时间上和贝尔教授的发掘工作距离不远。这些化石该不会有危险的辐射吧?”

    嘉拉迪雅急忙检测了一下化石,但是并未发现异常。

    大家围在索尼娅身边,一起看教授笔记的后续。上面这样写道:

    “我们在石灰岩和骸骨堆里找到了一些惊人的发现。

    “这是一些巨大而畸形的化石,完全未知的品种;我们一开始认为这可能是某种植物。

    “但是,随着进一步的研究我们发现这是一些附着波浪形条状物的蛹。样本有破损,但是可以看出像是腔体的奇怪构造。

    “它的肢体结构呈现出无规则的放射状和许多难以描述的畸形,比已知的变异生物更加扭曲。围绕躯干的中心,分布着多条脊状物,并且由此分叉肢体干或触手。发现时所有肢体都紧贴在躯干上,我们猜测它可以展开,解刨工作证明了我们的猜想。”

    “看这些条纹,”索尼娅给大家指点着笔记上画出的标本草图,提出一些激进大胆的设想,“这些是大型的古代生物遗留下来的痕迹,像是高度进化的生物。我们也许可以在遗迹中发掘到它们群落的古老化石呢!”

    格里菲斯注视着那些难以描述的构图。如果这是一种生物,那么它的身上想必生长着许多蠕动的触手,或者是被藤蔓包裹。

    “索尼娅,别激动,考古和历史研究过程中要保持冷静,不能因为突然的发现丢失理智,”嘉拉迪雅揉揉同伴的金发,“这个太古生物的发现还需要更多更详细的证据来支持。”

    “嘉拉迪雅你说的好有道理!”索尼娅一把握住精灵的手,双眸闪烁着蓝宝石般的光辉,“如果这不是生物留下的化石,这些鲜明的痕迹又是怎么产生的呢?流水和风化不会早就这样栩栩如生的印记。各位,等我们抵达主营地以后,我们换一条路线好不好,我想去教授那里挖一块板岩带回去分析。好不好,好不好嘛!”

    “……”嘉拉迪雅一时间没想到自己的话被会这样接下去,睁大了眼睛看着同伴。

    自从看到了这些报告,索尼娅就一直处于高度亢奋的状态。她飞快地采取行动,在休息时间草拟了好几封正式信函,准备在结束这次考察以后分别转交帝涅菲斯、图兰堡官方,为后续发掘和保护工作申请许可,并且提意组建一个多方的专门考察站。

    她漂亮的眼眸中闪烁着智慧和专注的光芒,很认真的和大家反复解说笔记上提到的每一个细节,她说完了笔记就开始说别的,甚至连远古贝类的代际特征都不放过。

    等到大家都被烦的受不了了,她就抓住格里菲斯说给他听。

    “家族传统,不要在意,”菲欧娜小声开导担忧的大伙们,“我听爸爸说过,上一任拉莫尔小姐就是热衷学习和探险的考古学者,她拉着那时候还是修托拉尔的现任伯爵跑遍了世界各地的奇观和古迹。后来他们结婚,蜜月旅行去了南方危险的遗迹,伯爵夫人在原始部落的图腾上跳舞,伯爵不得不和勃然大怒的当地人打了一仗才得以脱身。

    “……”这话听着让大家听了更不放心了。

    “伯爵夫人现在还挺稳重的,”好容易休息一下准备喝点橙汁的格里菲斯说道。他在晚宴上多次见到伯爵夫人,她有着无可挑剔的优雅和礼仪,比索尼娅稳重多了。

    菲欧娜嘿嘿地摇摇头:“你见过索尼娅的神秘学小仓库吧?”

    “见过,”格里菲斯给大家比划了一下,“比她的卧室还大。”

    还不等嘉拉迪雅和拉纳露出惊讶的表情,菲欧娜就竖起食指晃了晃:“那你没有见过伯爵夫人的小仓库吗?她在伯爵府的地下有一个教室那么大的房间,里面堆满了……恩,不可名状的收藏品。”

    嘉拉迪雅捂了捂脸,她望望不远处坐着的索尼娅,就像是在看一块随时会被丢进水里的钠金属块一样。

    “我和你们说,你们可不要告诉别人哟~”菲欧娜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悄悄告诉大家,“我爸说,伯爵夫妇俩有了长子诺兰以后都没有把这个爱好放下,索尼娅就是他们在某个西境遗迹的石碑上怀上的。”

    “夏龙伯爵怎么知道的?(为什么是石碑上?)”

    格里菲斯和拉纳异口同声地问道,然后一起长长的“噢”了一声。

    嘉拉迪雅掏出笔记本打他们。

    ……

    考察是一件非常幸苦的事,撇开随时可能遇到的大大小小的危险不说,考察期间的饮食、洗漱和休息都要从简。

    对吃饭很上心的嘉拉迪雅给大家提前准备了许多食物,有饼干、面包、巧克力、肉和干菜罐头、蜂蜜和咖啡,还有大包的葡萄干、坚果和一些橙汁来补充营养。这些食物吃多了以后不算很好吃,但是胜在方便携带,劳累的运动之后大家都没什么可挑剔的。

    但是,索尼娅几乎不吃东西。在所有人都疲惫地停下休息的时候,她一个人神采奕奕的阅读着教授的笔记,比对地图和标本,还轻轻低语。

    到了当天夜晚,她的情况变得更加奇怪,甚至开始前所未有的咬自己的手指和头发。她蹦蹦跳跳地把那块古老生物的化石拿去给队伍里的狗闻,想让它们找找看附近有没有类似的踪迹好让她也挖出几块。这些可怜的动物都是用来休息时放哨用的。它们被未知的气息吓得魂飞魄散,蜷缩着发出呜咽声。

    美丽的少女做些怪事常常会被人额外宽容,甚至还会多几分可爱的味道。她们沉浸于学习和研究的时候,那专注的气质更是风味绝佳。但是,索尼娅的行动还是吓到了所有人,甚至在吓到菲欧娜以前就吓到了雇工们。

    这下就不好办了……

    嘉拉迪雅看着不吃饭不睡觉的索尼娅,沏了一杯加料的宁神花茶,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格里菲斯。

    “索尼娅,休息一下吧。
”格里菲斯带着茶水来到女孩身边。

    索尼娅的精神好的让人担心,就好像她的生命之火随时会因为过度燃烧而熄灭一样。她看到格里菲斯过来,兴高采烈地翻开笔记本,给他指点其中一处记录:

    “贝尔教授发现的骨骼化石不同于现有的陆生生物标本和记载。

    “这是一种奇特的,未经过打磨的骸骨和组织结构,非常规则和光滑,形状呈椭圆,有点像是乌贼的大脑,中空,想必是用来包裹重要的身体组织,承受海底的可怕压力。

    看她那兴奋样,好好说话让她喝了茶休息是不可能的……格里菲斯默默地听着,右手悄悄地搂住了索尼娅的肩膀。

    “但是,贝洛蒙遗迹并没有曾经存在海洋的迹象和证据。教授猜测,这些奇怪的生物是从河流逆流而上,进入这片沼泽。但是,其他部位的构造与现有的海洋生物和传奇生物又有着显著的不同。啊你干什么,呜,呜——”

    女孩一开始对他放肆的动作视若无睹,非常专心的继续讲解,直到格里菲斯突然抓住了她的下巴,掰开她的嘴,把宁神花茶硬灌了下去。

    索尼娅拼命挣扎了一会,花茶就开始发挥作用。她扑通一声摔进格里菲斯的胳膊里,以惊人的速度睡着了……

    第三天早上,索尼娅昏昏沉沉的从睡梦中醒来。大家都关切地看着她。

    经过强制休息,她的状态好了很多,吃了很多早饭,漂亮的双眸也正常了许多。

    探险队得以重新出发。

    眼前的洞穴空旷辽阔的出乎想象,仿佛这里的泥土和岩石被整个挖掘,在别的地方堆积起一座高耸的山峰。

    地形的轮廓也很奇怪,层层叠叠的悬崖和峭壁像是一层层融化的巧克力一样。

    这螺旋般的神秘之地倾斜向下,一直通往未知而幽暗的地底。发光晶体、苔藓在头顶和悬崖上构成银河一般璀璨的光带,风呼啸着从峭壁和隧道间穿过,在岩洞间进进出出,发出哨音和笛声一般的鸣响。

    净化者的主营地就设在这里。根据详细的地图标识,临近下午茶时间,大家在一处突起的岩石上边找到了营地。

    营地面朝前方黑暗的螺旋般的深渊,背后是来时的道路。防虫的蚊帐、烧尽的篝火和遗留的炊具显示这里有人来过,但是现场空无一人。

    负责安全的修托拉尔们立刻分散开来检查营地,搬运物资的雇工也纷纷放下行李休息。

    索尼娅拿着地图,颠过来转过去的看了看:“不太对啊~”

    这处平坦的岩石大约宽百步左右,勉强可以作为营地使用。一块比房子还大的巨石突兀地横在营地中心,让视野和行动都变得非常局促。

    拉纳很快就完成了搜索从附近返回,对大家说道:“附近发现了一些战斗的痕迹,还有折断的弓箭和刀枪,这里发生过小规模的战斗,但是没有尸体和血迹残留。”

    菲欧娜捋了捋柔顺的长发,神情变得凝重起来:“难道这里遭到了袭击?我们需要尽快把这个情况报告给游侠和驻军方面。”

    “希芙小姐是老练的游侠,也是序列7的非凡者,净化者主官贝萨琉斯更是强大的超凡者,”嘉拉迪雅首先说出自己的想法,“和希芙小姐一起担任营地守卫的应该还有本地的非凡者克雷坦,我们在这里等一下,也许没多久她们就会返回,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

    贝洛蒙遗迹虽然还有许多的隐秘等待发掘,但是这里毕竟位于人类和精灵势力范围之内,经过长期的巡视和净化,就算有危险存在也都被压制到了可控的范围内。

    在场的人也都同意了精灵的看法,觉得没有必要这点事就打道回府,便开始建立外围防线进行警戒和休息。

    索尼娅觉得自己始终有什么地方想不清楚,拿着地图坐到大石头的旁边去,注视着前方的悬崖继续思考。格里菲斯则往嘉拉迪雅身边走去。

    精灵女孩正在警惕地查看着四周。她看到准骑士走过来,神情很严肃地说道:“这种时候你应该留在索尼娅身边,保护她的安全。”

    “嗯,不过……”格里菲斯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专业一点啦!UU看书 www.uukanshu.com”精灵有点生气的把他转了个圈,推向索尼娅的方向,“我批准你在考察期间优先照顾索尼娅。”

    格里菲斯顺从地执行了精灵的意志。对于一个修托拉尔来说,在这样可疑的环境里保护主君的安全是应尽的义务。虽说索尼娅一向很好说话,但是格里菲斯自己并不应该为别的事情放弃自己的岗位。

    话说回来,这块大石头真是规整……格里菲斯打量着索尼娅背靠的巨石想着。这块岩石,底部呈椭圆形,轮廓较为圆润,上半部分虽然有着嶙峋的凸起和尖刺,但是总体上也呈现出半圆的弧形,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从什么地方脱落下来的。

    格里菲斯来到索尼娅的身边。女孩正专注地看着地图在思考什么。他便自己抬头望去,岩壁向着头顶的黑暗延伸,像穹顶般逐渐收拢,越靠近地面越狭窄。在穹顶上还有星星点点的光芒闪烁,宛若星空一般。

    “这石头该不会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吧……索尼娅,我们是不是应该提防一下塌方?”格里菲斯低头对索尼娅说道。

    无人回答他。一卷摊开的地图落在地上,岩石边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