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7章 格诺瑞森·贝尔教授的调查笔记

    格里菲斯检查着四周的情况,确认没有危险的迹象。他伸出手去,按住索尼娅腰间的锁扣,开始给她解下安全绳。女孩犹豫了一下,踮起脚尖将双手放在见习骑士的肩上,方便他伸手解开自己背后的吊绳锁扣。

    淡淡的清香钻进格里菲斯的心神,就像是初春的绿草和花园那样沁人心脾。女孩芊芊玉手搭在肩上,比舞会上还要亲昵几分。

    在他们的身边,嘉拉迪雅叮叮当当的摆弄了一会也没有解开绳索,一脸落寞的等着格里菲斯过来帮忙。

    格里菲斯急忙过去帮助她。空气中有一丝微妙的尴尬……

    他看着嘉拉迪雅,心跳的和行军鼓一样,伸向她背后锁扣的手都有些紧张。听说有些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况会问出一个要命的问题,让你怎么回答也不对。

    嘉拉迪雅的右手挡在胸前,被心跳声惊动。她望见那紧张又不安的双眼,微微侧过头,轻轻往搂在腰间的手按了一下。

    “月桂冠,拿不到也挺好的,”她轻声说道,“我听说决赛圈的骑士都很厉害,伤到自己那可不值得。”

    “我也不错的。”格里菲斯急忙说道。

    听了这话,精灵女孩摇了摇头:“那些漂亮的外壳、气派的仪式、堂皇的理由,有时候是很让人开心,但是,也没有必要把它们变成自己的枷锁和镣铐。”

    看到准骑士一时间没有明白,她用修长的手指在银色的胸甲上敲了敲:“格里菲斯,在我的眼里,你是那个为陌生村民挺身而出的小士官,想着晚饭吃什么的见习骑士,舍不得多买一份蜂蜜的坏蛋。

    “你先是你,然后才是那个出现在我的故事里的小骑士,不是么?”

    ……

    遗迹的地面并不崎岖,这里作为古老的祭坛和定居点早已被清理出了通行的道路。从洞口降下之后,几里远的地方便有一个半常设的营地,通往不同的道路。一拨接着一拨的探险队伍在这布置了现成的照明位,采集样本的坑洞,甚至还有留下的详细行程记录。

    “有人说贝洛蒙是一位伟大古神的名号,”本地聘请的向导说道,“在祂陨落以后,遗迹中的动物和植物陷入了疯狂和混乱,直到精灵的净化小队到来。经过多年持续不断的工作,这里的危险和污染已经解除。”

    这座地下遗迹的通风似乎不错,油灯和火炬的火焰甚至会随着不知何处吹来的风左右摇摆。考察小队前进了没有多久,就发现遗迹内部惊人的开阔,银色、蓝色和猩红交织的苔藓和岩石闪烁着微光,仿佛漂浮在天空的星河。寂静的地下并非完全漆黑,层层叠叠的道路和山洞在远处若隐若现,一直延伸到遗迹的深处。

    这里宛若一座被施展了魔法的失落之城。

    “这里是一个地下的峡谷?”索尼娅注视了一会微光和悬崖的轮廓,勉强分辨出地形的曲折,“岩壁明显有着被侵蚀的痕迹”。

    “是的,已探明在我们的脚下有一条地下河,”嘉拉迪雅翻着地图说道,“由于遗迹面积太大,前来这里的净化小队始终没能完成全部的勘探。不过,未探明的部分在我们不会去的深处,不碍事。”

    “在我们之前进入这里是的帕夏大学贝尔教授和他的小组,时间上早我们两周时间,”索尼娅翻看着营地记录并且在那里标注下她们一行人抵达的时间和安排,“这位教授我认识,经常来我家做客,接受妈妈的资助。他们是正规的长期考察队,我们应该碰不上他们的。”

    考察小队继续前进。一路上都可以看到道路两边仔细标记的标识,在需要照明的地方更是抬起手就能发现岩石上已经挖出了可以插入火把的凹槽或是安装了悬挂油灯的钩环。

    大家沉默地走了一会,嘉拉迪雅突然开口说道:“我族人的净化小队一般由五名成员组成,由几十位原住民提供协助。在这样规模的遗迹里,净化小组的成员会分散布置,其中一人必定会留在主营地。

    “营地就在前面几天路程的一个岩石平台上,主管是序列6的超凡巫师贝萨琉斯,他是一位资深的考古学家和强大的巫师,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主持贝洛蒙遗迹的净化和保护工作,我们回头可以咨询他一些学术意见,对报告肯定有帮助。

    “根据迦南方面的说法,如果贝萨琉斯不在主营地,那么便会由净化小组成员希芙和原住民克雷坦驻守。”

    ……

    每走过一段道路,索尼娅她们就要停下来收集一些岩石样本装进小袋,然后临摹墙上的壁画和雕塑,记录下调查过程,用作编写报告的素材。

    索尼娅收集的样本格外多,她把这些东西分别归类,放进不同的袋子里收好,一边分类一边小声嘀咕:“测试用,收藏用,宣传用……”

    三个女孩很认真地做这事,让负责警戒的格里菲斯和拉纳感觉自己像是不学无术的坏学生。

    “我们本来就是坏学生,”拉纳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门道,每块石头在他眼里那都是一个样,“到时候我们直接抄她们的报告就行。”

    “没错,”格里菲斯深表赞同,“把她们的报告都要过来综合一下,分数说不定比她们还高。”

    当天晚上的探险没有走太远。向导和帮佣们在一处宽敞的平台上设置了宿营地,开始准备休息。

    宛若银河般的微光在洞穴的穹顶上闪烁,那是缝隙间的水晶、矿石和菌类的光芒,平静而梦幻。

    深邃的遗迹中仿佛有声音在召唤着他们发掘这里的秘密,但是细细聆听却又像是无感情的潮汐和狂风。

    虽然黑暗的地下难以区分白天和黑夜,但是老练的向导们还是规划了第二天出发的时间。

    考察小队沿着长廊般的隧道洞穴向东,遗迹的内部变得越来越开阔,甚至让人感觉正在向着沼泽边缘的丘陵和高山脚下延伸。

    和昨晚一样,每走一段距离索尼娅就停下队伍,对这里的岩壁再做一次采样。

    霍蒙沃茨的暑期调查并不是要同学们取得地理和历史大发现,
而是关注于对神秘学和考古知识的研究以及分析方法。哪怕仅仅是对一路上的化石标本和岩层进行采样和研究,只要足够用心且有天赋,一样可以获得好分数。

    这个时候,隧道里出现了一队行动的人影。格里菲斯和拉纳立刻戒备起来。他们拔出武器,向着过来的人影喊道:“什么人?说明你们的身份。”

    黑暗中走来的队伍显然被吓了一跳。他们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全副武装的战士,慌慌张张地报出了身份。

    他们自称是接受帕夏大学考古系贝尔教授的差遣。贝尔教授正在别的路线进行考察工作。但是,一个重大的发现改变了他的计划,不得不安排人员先行离开。

    “贝尔教授?”索尼娅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来到队伍前方说道,“我是索尼娅·德·拉莫尔,爱莲娜·德·拉莫尔伯爵夫人的女儿,贝尔教授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交给伯爵夫人?”

    在一行人惊诧的目光中,索尼娅转过头来解释道:“贝尔教授的考察得到了我妈妈的资助,如果有重大发现会在第一时间给她送来标本和报告。他的考察队在遗迹比较偏远的位置进行长期挖掘,本来是不会和我们遭遇的。”

    “噢——!”嘉拉迪雅和菲欧娜大喜,“也就是说……”

    根据索尼娅的说法,伯爵夫人也是一位好奇的神秘学者,教授的勘探工作得到了她的资助。教授应该不知道索尼娅她们的行程,但是想要送出物资和报告就必定会路过这里前往出口。

    果然,教授送出的物资中包括各式各样的样品和一本笔记。证明了身份,摆出披坚持锐的格里菲斯和拉纳以后,索尼娅把笔记本给截了下来,准备自己先看!

    由于这里距离出口并不远,运送标本和矿物的雇工很快就离开了,前往那里派出信鸽联系货运船来接他们。

    索尼娅翻开留下的记录,发现这是一本有关发掘和化石研究的记录和图册。

    “致美丽而智慧的神秘学者,爱莲娜·德·拉莫尔伯爵夫人,

    “惊人的发现,真是惊人的发现啊!

    “我们在岩石碎片和断层里找到了最为重要的发现,清晰的条纹状与波浪形的印痕证明,留下这种痕迹的巨大生物是古老的存在,它们存在的时间可以上溯到遥远的太古。

    “不同断层的化石表明,这些太古生物经历了多次进化,不断适应洪水、干旱、高温的新环境。较新的化石又出现了退化,可想而知它们的生存环境已经趋于稳定。”

    “我们借助魔咒的力量进行了数次成功的爆破,打开了通往隐藏在地下的秘密的道路;通过一个可以容纳一个成年男子的四尺宽洞口,我们进入了一条隐蔽的石灰岩通道——这是远古时代,图拦沼泽尚未形成以前地下水脉腐蚀掏空形成的洞穴。

    “这片被掏空的岩层有十几米高,向着各个方向都延伸得极远,超过我们的人力所能探索的极限。洞穴里有流动的新鲜空气,这说明它连接着一个巨大的地下隧道系统,我们将调查工作进行了规划,留待日后安排。

    “这里生长着许多尺寸惊人的钟乳石,其中不少已经上下相连成为石柱。我们在洞穴的地面发现了大量沉积的贝壳和骸骨。UU看书 www.uukanshu.com它们不但没有被曾经泛滥的洪水冲走,甚至还堵塞了许多通道,这给我们的挖掘工作带来了巨大的便利。

    “我们惊喜的发现,这些骸骨全都是第一纪以前,遥远的上古甚至神话时代的古老森林中的残骸——骸骨中夹杂的化石所具有的苏铁、棕榈和原始被子植物的特征清晰可见。

    “我们发现的骸骨包含已知的软体动物、甲壳类外壳,古老的鱼、两栖动物、爬行动物、鸟类和哺乳动物,门类非常齐全,甚至发现了拜耶兰博物馆所未收藏的种类,堪称无所不有。

    “正如我们之前探讨的那样,这个世界有过许许多多不同的生物,虽然它们大都已经消亡,但依然比巨龙更古老。

    “您对于贝洛蒙遗迹的调查工作一直报以最高的热情和慷慨的财政支持。我们带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向您汇报我们的工作,整个考察队都争先恐后地进入地穴中的通道,潮湿、黑暗掩盖不了这里即将成为光辉的神秘学圣殿的事实,我们将在这里开启新的大门,直达遥远的我们尚不能窥探全貌的古代。

    “格诺瑞森·贝尔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