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6章 贝洛蒙遗迹

    经过罗兰简单而徒劳的劝阻,格里菲斯和考察小组于凌晨时分离开启明镇。虽然准骑士在心里对这次遗迹考察活动抱有犹豫和疑虑,但是他无能为力。

    一方面,同行的女孩们在思想上足够独立,令人毛骨悚然的变异生物的残骸摆在她们面前,也许能吓哭她们,但是又会不可避免地勾起她们的好奇心,想要探究异变的来源;另一方面,霍蒙沃茨是世界上最好的高等魔法学院,在疯狂怪诞的线索中追寻真理是崇高而时髦的行为,仅仅因为担忧和恐惧就不做暑假作业那是万万不能的。

    他们离开城镇,沿着修整过水道和湖泊前进。之前的战斗已经将变异生物驱赶到了遥远的山脉中去,通往遗迹的道路因此轻松而惬意。被沼泽包围的丘陵远远地出现在视野中,一直向着北方绵延,直到冰雪覆盖的雄伟山脉。

    贝洛蒙遗迹临近沼泽之源。数支考察队已经调查过那里,将它的地质特征和文明分类的论文刊登在知名期刊上。索尼娅在出发前汇总了论文,发现众多声名显赫的先驱者都曾经涉足这片遗迹,其中就包括霍蒙沃茨的校长,施法者至尊泰伯里恩,那时他还是一位教授。只不过,校长当年的论文写的实在不怎么样,堆砌了一些标本和数据统计,给出一些没什么意义的分析便草草结束,几个女孩看过以后都觉得如果这不是霍蒙沃茨校方主办的学术期刊,这篇论文是发不出来的。

    遗迹原是沼泽下的一个古老洞窟,巨魔和人类异教曾经在那里定居和祭祀,营建祭坛和圣地,直到地质变迁引起地下河改道彻底瓦解了他们的神庙。

    一行人期待着能发掘到特征鲜明的地质样本来编写报告,如果能够找到一些被古老沼泽的死水和淤泥所掩盖的古老文明的碎片,那便可以称得上是不虚此行了。

    就这样,探险小队渐渐离开了人类居住的世界。太阳缓缓西斜,朦胧的淡红色阳光倾泻在在水面、芦苇、灌木和此起彼伏的矮丘之上,红晕的光辉和远方山巅上的白雪相映成美轮美奂的胜景让人沉醉。

    沼泽的东北面是大家无法抵达的高耸山巅,在一片薄雾中若隐若现。在险恶隆起、呈现锯齿状的山崖之间,是无所阻挡的呼啸旋风,如同嘹亮的呼号声。

    凛风的旋律中隐约夹杂着狂野的音乐,就好像它们来自于一个深居简出的原始部落。

    它勾起了某些潜意识的触动,让格里菲斯的心脏剧烈跳动。他环视身边,发现几个女孩脸上都出现了明显的动摇和不安。但是谁都没有提出现在调头回去的建议。

    “在那里。”

    向导遥指前方。在一片波光粼粼的水泊中,矗立着一座深陷其中的神庙遗迹。

    尽管它已经在岁月中半毁、倾斜,但是水面之上厚重的石材、粗犷的造型和不可辨认的残缺雕像依然给人以不可亵渎的庄严感觉。

    “沉寂的沼泽无边无垠,

    “在荒寂的北地,

    “融雪与枯藤自远山而下,

    “在破碎的遗迹中,

    “潮汐般的呼唤永不停息。”

    索尼娅轻叩手里的笔记,开始说些书上有关贝洛蒙遗迹的探险。神秘的叙事风格让一行人的气氛更凝重了,竟然一时间无人搭理她。

    这就很尴尬了,格里菲斯勉强拼凑了几个词:

    “这是遗迹首次发现时的记载吗?”

    “是,是哟,”有人接话的索尼娅小小的松了口气,“从建筑风格和材质上看,遗迹经历过多次修补和扩建,不同时代的文明都留下了踪迹。”

    黄昏时分,小船在遗迹的边缘停下,放探险小队和物资登上遗迹便缓缓远去,船夫的声音在夕阳下渐渐远去:

    “七天之后的这个时间,我们会来这里接你们。”

    遗迹的入口就在眼前。格里菲斯回望了一眼夕阳下的沼泽,光明正在退下,沉重而压抑的气息已经不知不觉中包裹了他们。

    “来吧,我们出发,”索尼娅缓了口气,轻声说道,“现在是T日,下午6:40。”

    ……

    下船的地方是坚固而宽阔的平台,哪怕是沼泽和岁月的侵蚀都没有能够改变它的稳固。建筑结构展现出了修建者文明高超的技艺,仅仅是这处平台和向内的通道就让人有研究的兴趣。石壁上一定曾经有着丰富的壁画和雕像,可惜都已经泯灭于历史之中。

    平台通往遗迹内部的寂静通道就像是一张大嘴,幽深而黑暗,有奇怪的气味涌动,甚至还有难以言说的哀嚎与悲戚声,在耳边萦绕扭曲,挥之不去。

    来到这处遗迹以后,格里菲斯便感觉到强烈的不安和冲动。变异生物和沼泽中那股无处宣泄的绝望感在遗迹前变得更加清晰。

    “这里残留着许许多多的痕迹和思绪,占卜难以窥探其中的隐秘,”嘉拉迪雅也从聆听和冥想中返回,神情不解地嘀咕了一句,“可能是遗迹太古老的缘故吧。”

    这个时候,经验丰富的向导和帮手们开始行动。他们共有12人,背着大大小小的背囊,绳索、钉镐、照明燃料和干净饮水都一应俱全。

    遗迹探险当真是耗费极大的活动。这一次的探索预计花费七天时间,再加上沼泽往返的时间,每一日都要三千银郎的费用。这笔钱包括了申请官方的按日计费的探索特许权,向导和雇工的费用,以及设备、燃料和粮食的采购支出。

    这笔钱现在是由嘉拉迪雅、索尼娅和菲欧娜分担。对于她们的家世来说,这倒也不是多么惊人的花费,只是成长阶段必要的教育开支,相对而言,旅途的安全、舒适更加重要。

    换作是那些平民出身的见习施法者,暑期探索课题的性质就变了。他们若是没有钱财雇佣护卫和帮手,就得自己一小队人背着有限的给养深入危险的遗迹,遇到危险时那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许多人就此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一去不回。

    ……

    大家简单确认了一番位置和行程之后,索尼娅就开始督促大家准备深入遗迹。

    格里菲斯跟随在她的身边,看着女孩核对地图,指定锚点和绳索的位置,
安排队伍顺序。

    与舞会和学院里的形象不同,索尼娅穿着干练修身的红色猎装,淡淡的金发盘在脑后,露出衣领间如同天鹅般优雅的脖颈。她不需要做挖掘和铺设绳索的工作,上下悬崖和缓坡的过程中也有人帮忙,不会弄脏衣物。

    索尼娅注视着探险队的工作,时不时提出一些被大家疏忽的事想。她的话语清澈悦耳,但是非常准确简练,清楚地就能指出工作中的疏漏,语气温柔又不失威严。

    这真是理想的未婚妻人选啊……在光线不佳的遗迹里,格里菲斯必须保持警戒,又不能去帮别人做点事,不可避免地胡思乱想起来。

    贝洛蒙遗迹的入口是神庙内部的一个巨大洞穴,四周密布着嶙峋的巨石。沉没在沼泽中的神庙像个盖子一样建造在洞穴之上,从大家下船的位置向前走不了多远就会看到这个幽暗的深坑,向下就能深入遗迹的核心。

    经过其他考察队多次的探索,这里的道路也非常清晰。向导和民夫固定好绳索以后,就依次将先遣队、主顾以及物资吊运下去。

    格里菲斯先是给索尼娅固定好下降的绳索,又望了望不远处的精灵小姐。嘉拉迪雅认真地看了他一眼,指指索尼娅让他注意自己的本职。

    遗迹的入口非常惊人。格里菲斯从未见过这样的情景。阳光穿过岩石的缝隙照入洞穴,留下斑驳的光影。高耸的石壁上雕刻着巨大的人形石像,一个手指的尺寸就已经超过了成年男性。虽然面部已经被破坏,但是厚重、遥远的气息仍然可以震慑人心。

    “这一处遗迹曾经是一个古老教派的圣地,”索尼娅在下降的过程中为身边的格里菲斯轻声解释道,“根据记载,石像是先知的塑像,随着教派势微,王国调查员毁坏了石像的面部,销毁了教徒的文献。”

    索尼娅是个正经的好学生,好奇的神秘学、历史学和考古学学者,而且很热心地想让身边的人也像她一样研究一下。

    她在解说的时候神情专注地望着冰冷的巨大石像,语气也很平缓。但是紧紧抓着绳索的手却在微微颤抖。

    格里菲斯往脚下望了望。首批人员已经抵达了深坑的底部,并且在那里燃起了照明的篝火。渺小的火光在遥远的黑暗中闪烁,反倒让深坑变得更加危险可怕。

    “我们还需要几分钟可以到达底部,”格里菲斯说道,“这里的景象真像是恐怖的油画,附在报告后面一定会让教授们印象深刻!”

    索尼娅立刻就点了点头:“如果是我,我会在调查报告的附图上画蒂德薇熙小姐,她就像朝阳一样明亮而美丽,这算是遗迹周围社会构成的调查,恩,就是这样。”

    “巧了,我已经画了一幅这样的画,”格里菲斯一边说一边从腰间取下笔记本递给索尼娅,“我把这个命名为《传奇游侠蒂德薇熙在帝涅菲斯》!”

    “这名字不错啊,有种社会学事件的感觉!”索尼娅饶有兴致地施展了一个照明法术,“我第一次听说你还会画画。”

    “我可是写实派,”格里菲斯颇有些得意地点点头,“作为参谋军官画图是必备能力。”

    索尼娅翻着笔记本看了一会,有些疑惑地问道:“我只找到一幅画哎~这怎么看起来像是一个骑士庄园的草垛,画面的远方是帝涅菲斯水晶塔的尖顶,是吗?”

    “没错。”

    “UU看书 www.uukanshu.com这,”索尼娅更加困惑了,“这个男人是?”

    “了不起的罗兰骑士。”格里菲斯瞥了眼自己的笔记本,确定没错,认真点点头。

    “呀~那这个明显不是精灵的女孩子是谁?”

    “不知名的庄园小姑娘。”

    “为什么罗兰骑士和这个小姑娘抱在一起!”索尼娅被惊到了,“蒂德薇熙小姐在哪里!?”

    “蒂德薇熙在帝涅菲斯。”

    两人的悄悄话有点大声,不远处的菲欧娜和拉纳已经嘿嘿嘿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索尼娅很快反应了过来,捂着快要翘起的嘴角,用笔记本轻轻拍了拍格里菲斯的脑袋。

    遗迹中沉重的黑暗好像察觉到轻快欢乐的笑声,带着恐怖的氛围躲进了更深处。很快,一行人就抵达了底部的营地,温暖的火光和坚实的地面让人倍感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