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5章 罗兰的世界(其2)——谜语王国

    罗兰带着他的客人们来到一个搭着顶棚的码头边。在那里,大家看到了一艘丑的惊人的平底船。

    “虽然我们才刚刚认识,但是格里菲斯已经成为了我们启明镇尊贵的客户,”罗兰戳了一下格里菲斯的痛处,“你的口袋里应该还剩下3个还是4个苏来着?”

    “3个苏和2个生丁。”格里菲斯没好气地接了一句。

    大家都用惊诧的目光看了过来。嘉拉迪雅开始活动手腕,准备根据情况替他说话。

    “这充分说明了我们启明镇产品的吸引力!”赶在挨打之前,罗兰急忙指向那艘平底船,“各位尊贵的小姐,这里有你们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的划时代产品。”

    作为话题的焦点,岸边停着的那艘平底船和河上跑的那些差不多,灰蒙蒙的船身应该是用水泥制成,呆板而扁平。格里菲斯看着它,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艘船和之前的一样,没有船帆,没有划桨,更谈不上昂贵的尘晶驱动装置。它顺流而下也许能凑合凑合,但是逆流而上是怎么做到的呢?

    船尾的两侧还各有一个水车般的大轮子,却不清楚是怎么运作的。

    罗兰领着大家登上船尾,请大家围观船舱里一个巨大的金属装置。这物件极其丑陋,没有魔法的纹路也没有灵能波纹的痕迹,正在发出颤抖和低鸣。金属在厚重的大桶中上下运动,如蛇一般的管道呈现出扭曲的形状,纵横交错的曲柄和飞轮相连。装置的管道和金属缸体之间有着明显的烧灼痕迹,金属在那些地方融化成团,然后粘合拼接起来。

    一些水手早已在船舱里准备。他们不断地往一个炉子里填入煤炭。

    “这?”索尼娅好奇地打量着这东西,甚至不嫌脏地凑近看了看结构,“阁下的装置是准备通过烧水产生蒸汽么?”

    “想必是的,密封的结构中留出气体喷口,通过喷气让整个装置转动起来吗?”嘉拉迪雅的目光飞快地扫过复杂的结构,“但是蒸汽喷射对压力要求很高,没有魔法和特殊材料的辅助能做到什么程度呢?”

    罗兰赞赏地叹了口气:“你们可真厉害,拜耶兰的高等教育真是不能小瞧啊。只不过,这不是蒸汽喷射,那对我来说太超前了。沸水产生的气体从管道进入气缸,推动里面的活塞上下运动,能够提供稳定的出力。”

    嘉拉迪雅看着嗡嗡作响的机器,注意到了难点:“那这些结构之间一定很平滑,加工的成本很高吧?”

    格里菲斯摸了摸自己的胸甲,很理解加工的难度。用水力锻床压制的板甲需要加热,然后一锤子一锤子敲打修型,然后用螺栓来连接肩膀等处的构件,接缝处需要打磨加工,有缺陷的工艺和结构就会影响活动甚至给披甲人造成危险。

    在场的人都能明白烧开的蒸汽能够产生推力,但是难点是把金属构件组合起来,让活塞和气缸间能够平滑运作,管道也不会漏气。

    难点不是原理,而是足够的加工技术,罗兰不仅做了出来,而且给数量不少的水泥船都装备上了这东西,这就很厉害了。

    索尼娅感觉想明白了什么,她接着问道:“阁下的船上没有船帆和魔法的驱动,难道都是用这些装置带动货船两边的轮子吗?活塞的往复运动没有位移,该怎么让船动起来?”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容易,”罗兰指着装置的曲轴说道,“这便是我们启明镇的独到之处,曲柄传动,将活塞的直线运动转化为转动运动,这就能让烧水的蒸汽转动轮子,把无帆之船推动起来。”

    这个时候,水手们喊道:“准备就绪,人民委员主席同志!”

    罗兰来了精神,他跳上船头大手一挥,“企业号,前进四!”

    虽然不知道他的前进四是什么意思,但是脚下的水泥船突然行动起来。它没有使用风帆,而是在蒸汽装置的带动下转动船舷两侧的桨轮。

    “噢——!”格里菲斯和大家一起惊叹起来。一扇新的大门已经敞开。无论是霍蒙沃茨的飞叶号还是他们乘坐的游艇都可以依靠尘晶辅助驱动,但是不能完全离开风帆,更别提以煤炭这种便宜的燃料让船动起来。

    “太神奇了!”索尼娅惊叹一声,“这真是能改变世界的发明!”

    “是吧!”传奇勇者转过身来,用充满爱慕和热情的双目凝视着蒸汽机,然后望向他的客人们,“各位尊贵的小姐,请允许我向你们介绍,经过多年研发和完善之后终于具现于世的划时代产品——‘罗兰’蒸汽机。

    “为了表达我对迦南、拉莫尔府和夏龙府永恒不变的敬意和友情,我决定向各位分别赠送一台……”

    ……

    当天晚上,罗兰请大家一起吃晚饭。他摆出了有名的涮羊肉火锅招待大家。索尼娅对白天看到的蒸汽机特别着迷,甚至希望能在科考队的小船上也安装一台好让她仔细研究研究。

    看到自己的产品这么受欢迎,罗兰开心地拿出特别难喝的土豆白兰地请大家品尝。

    “那么接下来,就讲一个勇者罗兰的冒险故事吧!”宴会的主人自己多喝了几杯以后就有点醉了,“且说我与黑魔王的战斗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听过了听过了,”菲欧娜开始抗议,“齐佩琳剑士将他的圣剑抛给了你,并且喊道‘收下吧罗兰,这是我最后的灵能波纹!’”

    “嚯嚯,听过了吗?那么,”罗兰的脸上闪过一丝微笑,“今天我来说说你们所不知道的童话。”

    在座的人都纷纷坐端正了,等着听有趣的冒险故事。

    罗兰开始讲述他的童话,故事完全出乎大家意料之外。

    谜语王国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谜语王国。在那里生活的人们见面从来不好好说话,大家都用奇奇怪怪的比喻交流。

    要说为什么,那便是在比很久很久还要久远的过去,有一个魔王来到了那里。它控制着可怕的巨兽,用活人作为祭品,尤其喜欢美丽的少女作为食物。一些勇敢的人试图反抗它,没有成功。即便如此,反抗者们也掌握了一些魔王的弱点。

    反抗者们将这些弱点告诉他们的后人,让他们暗中准备,等待时机成熟的这一天。

    魔王察觉到了大家的意图,它深知只会招来自己的毁灭,便制订了邪恶的律法,禁止大家在交谈中透露引起它怀疑的信息。若是有谁说了这些话,听者所能听到的只有一些凌乱而无法理解的音节;若是有谁写出禁忌的言辞,他的笔迹也无法辨认。

    一代代的勇士们站起来挑战暴虐的魔王,有的人回来了,有的没有回来,魔王和它的律法依然在那里。有的反抗者回到了平凡的生活中留下后代,有的陷入了无法唤醒的沉睡。

    许多许多年以后,王国就变成了这么一个大家见面都不好好说话王国。甚至连反抗者们的后人们都开始渐渐忘记谜语的真实含义。他们继续说着谜语,有时只是觉得好玩,或者说,他们的内心深处对谜语有种无法言明的偏爱。

    有一天,魔王又选中了一位少女,要吃掉她。爱慕少女的勇者站了出来,他决心像先辈们那样前去挑战魔王。临出发以前,他特意找到一位长者,请求他给予预言和帮助。

    长者说:“魔王虽然不是不能战胜,却无法消灭。”

    “请您详细说说。”

    长者便给了勇士一些人生经验,当然,是用暧昧不清的谜语告诉他的。

    魔王的力量来自于一头叫作“利维坦”的巨兽。这头巨兽有一千张嘴,一千个喉咙,一千双眼睛,一千条触手,它的巨吼在脑间回响,仅仅是目睹它庞大躯体的一部分就可以让人在恐惧中战栗。

    它无处不在,无时不在。若你注视一颗小草和一朵鲜花,花蕊和草芯中便可能藏着利维坦的身躯。利维坦也在注视着你,这便是谜语王国大家都不好好说话的原因。

    “
这么可怕,那我怎么对付它呢?”勇士问道。

    长者说道:“让触手来捕捉你,带着它们在一千条触手间奔跑,然后触手就会纠缠在一起,互相成为妨碍。那一千张嘴会来撕咬你,让它们咬住彼此。只要做到了这一步,你便可以捅它一刀,或者让它自己咬死自己。”

    “就这?”

    “就这,前提是你在它们自行纠缠或撕咬以前没有被吃掉,你必须视野开阔,行动敏捷,注意触手的运动轨迹;另外,你可得注意了,触手很多,就算它们彼此缠绕也依然有可能把你卷进去害死。你不能太靠近利维坦。”

    “明白了,长者。您刚才的话不受律法的禁制么?”

    “我说的是谜语,没有关系。”

    “那请您接着说吧。”

    长者思考了一会,接着说道:“利维坦的巢穴非常隐蔽,凡人是找不到的。你需要一位公主。”

    “我要公主作什么呢?”

    “利维坦喜欢美丽聪慧的少女,吞噬她不仅能免除饥饿,还能让它的一千个心脏得到由衷的满足。你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少女才去挑战魔王,那只能把公主献祭了不是么?如此一来利维坦便会显出原形。”

    “这可不是勇者的行为啊!”

    “也是,”长者点了点头,“那么你便将自己打扮成公主吧。只要你打扮的够美丽,利维坦就会出现,试图吞噬你。”

    “这主意敢情好!明白了,长者。您刚才的话不受律法的禁制么?”

    “我说的是谜语,没有关系。”

    勇者点点头,他明白了一些事情,但还有一些不太明白。他向长者询问:“为什么魔王可以被战胜,却无法消灭?”

    “这便是我要告诉你的谜语的关键所在,”长者说道,“在利维坦被击败的短暂时间里,魔王会很虚弱,你可以杀死他,囚禁他,让他穿女装,怎么都行。”

    “怎么都行?”

    “怎么都行。他甚至会乞求将宝座让给你,你可千万别答应了。”

    “那是自然。”

    长者的目光望向远方,仿佛在看遥远的过去和不可触及的未来一般深邃:“魔王死去的时光会让我们的王国得到短暂的安宁,你也能保护你的少女。

    “但是,即便杀死了利维坦,它也会在不久之后开始再生,以新的形态呈现于世间。以凡人的视角来看,它是不死不灭的。

    “在你获得胜利不久以后,利维坦便会复生。只要它存在,魔王就会复活或者挣脱禁锢。你可以尝试再次杀死利维坦。

    “如果你厌倦了,便回到这里来。将你的谜语讲给后来者?”

    这个答案让勇者不太满意。他忧愁地问道:“那事情不就没完没了么?长者,我认为关键还是要阻止利维坦,让它不再复活,有没有办法呢?”

    “有,又没有。”

    “怎么说?”

    “你需要一千人不停斩断它的触手,一千人执着戳瞎它的眼睛,一千人封堵它的嘴,制止那引人堕落的低语。”

    “这可真是浩大的战斗啊!”勇者惊叫道,“我上哪里去找这三千勇士呢?”

    “我还没说完呢,蠢货,听我说完,”长者骂道,“你需要另外三千人去监督动手的三千人,然后还要三千人去监督那些监督者,不可以让他们乱了手脚或者与利维坦成为盟友。”

    “这……”勇者愣了一愣,“这如何做得到?”

    长者对他的疑惑嗤之以鼻:“这怎么做不到,无非是你愿不愿意做罢了。”

    “明白了,长者。您刚才的话不受律法的禁制么?”

    “我说的是谜语,没有关系。”

    勇者照着长者的话去做了,击败了魔王,让自己的人不断杀死利维坦。这样一来,魔王和利维坦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危机之中,真的要毁灭了。

    绝望的魔王对勇者说道:

    “不要得意,这是我的终结,也是新的开始,

    “当你和你的朋友们老去,我的徒子徒孙便会混入你的圣殿,穿上你的甲胄,破坏你的信条。他们曲解你的法典,破坏你的传承,我的利维坦便会复活!我现在所不能达到的目的终将实现。”

    勇者问道“这是你的预言吗,魔王?”

    魔王说道:“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不,不是预言,不是这么暧昧的东西。”

    ……

    罗兰讲完了他的童话,看着大家微笑。

    格里菲斯正色望去,发现在座的所有人原本随意的表情都变得凝重。大家都觉得罗兰在用童话隐喻他的遭遇。

    “故事里的坏人都这么说,”菲欧娜嘀咕了一句,“无穷无尽的真是烦人?骑士您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不做勇者了么?”

    “嘿嘿。”

    索尼娅想了一会:“会有新的勇者站出来,罗兰阁下,会有无数的后人继承你的意志。”

    不,不是,罗兰并非这个意思。格里菲斯察觉到了某种并未言明的意思,他抬起头来,正好对上罗兰的视线。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留给各位思考,”罗兰微笑道,“等大家从遗迹返回的时候,我们再来继续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