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3章 格里菲斯的新武器

    格里菲斯沉默了,他努力消化着传奇英雄的话语。其中有许多意思,他隐约能够明白,却还是不能完全领悟罗兰的意思。

    他策马前行,视线投向启明镇灰色壁垒远处那片荒芜而幽深的沼泽。

    他注视了一会,突然感觉到一些奇怪的、仿佛爬虫的虚幻影像正在从沼泽中爬出,然后消散在空气中。它们既像是幽灵,又像是蒸汽和水雾,飘渺的难以捉摸。

    在带着淡淡臭味和苦涩的空气中,格里菲斯的灵感触及到了一些危险的感知。他似乎看到了某种飘渺而不真实的幻象。在这片沼泽下,莫非定居着某种可怕的邪恶,正在举行某个堕落的仪式?

    一旁的罗兰和民兵一样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他的灵感看着就不是很高。不过,他注意到格里菲斯在眺望沼泽的方向,便解释道:

    “这里原本是植被茂盛的蛮荒沼泽,不适合人类居住,疫病蔓延,却也是个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的地方。近年来,附近的生态和环境慢慢发生了变化。植物开始凋零,有些地方的水变得漆黑,曾经温顺的动物也变成了凶狠的变异怪物。

    “迦南和拜耶兰官方原本都以为这是你我干的。他们纷纷来指责我野蛮粗暴的挖掘和烧荒带来的恶果。我嘛,肯定对这里的变化有些责任,但是事情也不会这样简单。

    “这片沼泽的下面隐藏着一个巨大的上古遗迹,你们将要去探寻的贝洛蒙遗迹可能都只是它的一小部分。

    “我试图进行探索,但是缺乏足够的资金、设备和非凡者,我自己也不是探索遗迹的料。好在官方资助的科考队也并不少见,通过他们的调查,希望能对图兰沼泽的异变取得真实的认知和客观的结论。

    “来自迦南的超凡精灵巫师贝萨琉斯正带领他的净化者小队展开净化和调查。我尝试与他们交流联系,但是,你知道的,精灵就是那脾气。”

    格里菲斯警惕地收回视线,作为一个对神秘学有所了解且多次吃亏的非凡者,他满脑子都是不想去遗迹的念头。

    那漂浮在水面上的虚幻影像仿佛游走于现实与梦境之间,越是了解越觉得其中有危险的隐情。

    他不愿意触及其中的隐秘,策马加速离开了。

    ……

    启明镇的民兵回到镇上。格里菲斯也留在那里等待队友的消息。嘉拉迪雅她们应该会从帝涅菲斯乘船前来,留在镇上会方便大家联系汇合。

    此外,他也需要检查一下战斗中遗留下来的大量变异生物的残骸。

    数量空前的碎肢、皮肉、断骨被士兵们收集起来堆满了库房。看得出来,它们是本地野兽的变异体,但是在神秘的力量扭曲下变得奇形怪状,体型和力量也被成倍放大。

    仅仅是目睹这些变异的怪物,格里菲斯就开始担忧接下来的贝洛蒙遗迹之旅。根据女孩们的说法,那地方在精灵净化小组的努力下已经是一个经常有探险队出没的安全的遗迹,那么为什么沼地附近的山谷中会出现大群的变异生物呢?

    说到变异,腐化,扭曲……格里菲斯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他立刻起身,前往不远处镇上行政厅的罗兰办公室。

    启明镇的领导者正在和官员、军人,还有一群商人模样的人讨论怎么处理战斗中收集的皮骨和血肉。变异生物虽然危险,但是经过处理的部分皮肉、脊髓液、胆汁也是非常有用的神秘材料。

    罗兰看到准骑士前来,立刻丢下了参会人员让他们继续讨论,独自引着格里菲斯来到一件书房。

    “请问我有什么事可以帮助你吗?”

    格里菲斯取出了自己收藏的腐化的羽击剑放在书桌上。他原本是想要交给传奇游侠小姐,但是对方不待见他。转念一想,他觉得将这把剑拿出来交给罗兰也是个不错的想法。

    “噢,是这个,竟然到了你的手里,”罗兰惊诧地看了看面前的武器,“我所知道的这把武器最后的下落是被一个血族持有。”

    “安瑟姆男爵?”

    “你遇到他了?”

    格里菲斯叙述了去年冬天在呓语森林的遭遇和血族男爵的末路,隐去了有关自己的一些细节。

    罗兰仔细地端详着腐化的羽击剑。他的眼眸中闪烁着回忆和感伤。

    “安瑟姆是我们的朋友,一个弱爆了但是很有趣的家伙,”他说道,“他选择了自己的道路,希望通过掌控血族的力量抵达世界的本源,我劝阻过他,哎,早晚的事”。

    罗兰骑士没有多说,格里菲斯没有多问。

    “时间会改变一切的,我的朋友,友情、努力、胜利是故事的元素,不是现实,”罗兰把玩着刺剑,“我已经用不着这件武器了,纪念意义更大一些。对了,作为你今天帮助我战斗的答谢,你有一个选择,

    “我可以请蒂德薇熙把这把刺剑净化以后送给你作为礼物。蒂德薇熙可能不会立刻净化,我们最近的关系不太融洽,但是,妹子嘛,好好哄哄说不定能行。经过她净化之后的武器将不再附带暗影能量,重现精灵武器的神奇特性。我记得,是什么来着,哦对了,强化持有者敏捷和机动性,甚至可以赋予短距离瞬间移动的能力。”

    短距离瞬间移动,这可真是强大的能力,听着像是游侠和刺客非凡者的能力。格里菲斯赞叹道。但是,你刚才还和我说今天要找个水性杨花的小娘皮耍耍,还邀请我一起。这种事蒂德薇熙知道了怕不是要打死你噢!


    “请问另一种选择是?”格里菲斯诚恳地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罗兰很开心地站了起来,去里面的房间取来了一个小小的铅盒。看起来,他对于去找前女友帮忙也不是很有把握和勇气。

    “我想要将这件特殊的武器送给你,希望能在你接下里的冒险中帮上忙。以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这才是真正适合你的武器。

    “这是我们启民镇最精良、复杂的产品,和你刚才看到的量产型装备完全不在一个档次。请看——

    “扳机击发式单管燧发枪,断罪。”

    这是一把可以单手握持的短火枪,用精细加工的核桃木制成枪托,材质硬而坚韧,线条流畅而明亮。以精钢揉入纯银和秘银打造的枪管、板机、击锤如同被冰雪浸润一般赏心悦目,只要伸手握住便能向其传导灵能赋予非凡的特性,枪口和枪管也会涌动让人心悸的银色光芒。

    罗兰举枪演示,他笔挺地侧身站立,装入丝绸的定装火药包,接着用通条塞进弹丸,动作流畅而优雅。

    当他平举右手,将断罪举向前方,气势轩昂,俾睨天下的英雄气质几乎化成实质。

    格里菲斯感觉到犀利的锋芒和杀意。在被枪口所指的瞬间,他一时间竟然生出无法直视的惧意。枪口下充斥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仿佛自己的性命都被它所主宰,下意识地想要交代自己的一切罪行和妄念,请求它公正的裁决和严厉的制裁。

    “这便是断罪,”罗兰将燧发手枪交给准骑士,“切记,持有时不要将枪口指向友军。否则你刚刚感受到的危险预兆便会成为无法逆转的现实。”

    格里菲斯伸出手去触摸这件武器。细腻而冰凉坚硬的触感之下,他仿佛掌握了裁决身死的的权柄。法官的冰冷威权与侩子手的血腥残忍竟然得到了如此完美的统一。

    与此同时,他掌握了一些知识。

    断罪是全新的武器,也是一件封印物。它拥有量产型同类武器所不具有的特殊能力,包括:

    毁伤(破法者途径专属)。非凡者可以将自己的灵能与“断罪”融合,在下一次攻击中给特制弹丸附带上独特的灵能冲击。作为破法者途径的非凡者,格里菲斯执掌这件武器并射击时,攻击将会引爆目标体内的灵能,点燃其精神力并且造成剧烈的伤害。精神力越是强大的敌人遭到的创伤就越是惊人。但是,触发毁伤的特效需要使用特制的精金弹丸,每次射击后需要等待1个小时才能再次发动。

    破甲。在熟练的执掌者手中有一定几率贯穿重甲甚至龙鳞,但是需注意射入角度,否则弹丸可能会被倾斜的坚固护甲弹开。

    重击。UU看书 www.uukanshu.com强韧的材料和稳定的结构可以让“断罪”在战斗中当作短锤用于近身搏斗,尤其在是装弹的间歇被敌人迫近的危急时刻。遭到“断罪”敲打的敌人将会陷入不可避免的眩晕。但是,这毕竟不是一柄战锤。

    负面效果:封印物的持有者会变得冷漠。射杀让你避开了受害者飞溅的鲜血和碎肉,甚至可以将他们的哀鸣隔绝。花费更少的力量杀死更多的人会让你欣喜而骄狂,长期使用这件封印物会让生命在你的眼中变得廉价而卑微。你执掌了裁决身死的力量,杀戮变得如此简单和随意,渐渐地开始无视受害者他们的过往和信仰。力量会成为你的一切。

    备注:只有造价高昂的订制品才有成为封印物的潜质。

    这把精美而罕见的武器上还刻着一行小字,旁边有制造者罗兰的烫银签名。

    “大人,时代变了。”

    ……

    这件精妙而特别的武器让格里菲斯觉得难以承受。他急忙谢绝罗兰的好意,但是后者坚持要他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