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1章 新奇的战斗

罗兰发出命令。灰色墙壁缺口处的军队高举的信号旗挥下,伴随着紧张而急促的叫喊声:“火炮齐射,实心弹,距离400。”

  “开火!”

  阵阵巨响如同闷雷一般翻滚而来,在格里菲斯听来犹如攻城投石机石弹落地一般惊天动地。他第一时间以为遭到了大范围攻击魔咒的袭击,差点惊的跳下马来躲避。

  但是,罗兰和他的士兵,甚至胯下的马匹都安静地矗立原地,在绵密的轰鸣中纹丝不动。

  双轮车架上的黑管喷出炙热的火光和烟雾,隐隐可见数个黑沉的铁球向着远处密集的兽潮急速飞去。

  汹涌的兽潮中像是投入石子的水面,好几个可怕的身影被铁球击中噼噼啪啪的爆裂开来,它们庞大的身躯在烟尘中翻倒,血雾和碎肢四溅飞出。

  兽潮明显地减慢了速度,倒下的变异生物一动不动,甚至有些较小的怪物已经减缓了速度。但是,仍然有大群疯狂的变异生物继续向着缺口冲来。

  罗兰微微摇了摇头,对一旁的传令兵说道:“装填霰弹,距离200。”

  刚刚喷吐了火焰和死亡的六门黑管都被巨大的力量向后推了一段距离。在军官的喝令下,附近的士兵一拥而上将它们复位。格里菲斯看着他们手脚麻利地给炮管浇上冷水,用刷子快速擦洗管壁,然后塞入丝绸小包和一袋铅丸,举着火把在一旁等待。

  “开火!”

  信号旗挥下,六门黑管再次倾泻出炙热的火焰和烟雾。从格里菲斯的位置望去,黑管中喷出密密麻麻的鸡蛋大的铅丸,逼近的兽潮立刻陷入了比刚才更可怕的力量撕扯之中。较小的铅丸密集扫过兽群,掀起一片横飞的断肢和头盖骨。

  汹涌而来的兽潮在火焰和金属的锤击下一窒,像是撞上了无法逾越的城墙一般血肉横飞,哀鸣和尖嚎声响彻旷野。

  民兵队伍中又一次竖起的指标旗,士兵们开始再次清洗和装填。

  “小伙子们身上背着的灰黑色细管叫火枪,马车上的粗管子是6磅火炮,我们可靠的同志。还有一些靠谱的同志没有赶上这次战斗,”罗兰侧过头来,说了些格里菲斯不懂的单词,“火枪手稍后也会展开攻击。等我发出最后的信号,长枪兵就会向前攻击,魔兽立刻可能会有厉害的家伙攻破我的军阵,这便要麻烦老弟照顾一二。”

  话音刚落,第三轮炮击轰鸣而来。密集霰弹将逼近到前方的兽潮打成了一面筛子。

  此时,穿过飞舞的碎肢、弥漫的白色和黄色烟雾,格里菲斯已经可以看清来袭怪物的模样。它们是丑陋的巨蜥、全身硬毛的大熊、狰狞而恐怖的魔狼,还有罕见的让人作呕的龙蝇和巨大蝙蝠在滑翔。仅仅是那些魔狼就和曾经在呓语森林撞破修托拉尔防线的怪物不相上下。

  它们的体型混乱而扭曲,顶着阳光出现在平原上,穿过一片片的碎肉血雨,仿佛不知道恐惧为何物。

  “火枪手上前!”

  第三轮火炮射击结束,位居前方的三排手持火枪的士兵向前三步立定。他们的队列并不密集,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单薄。

  “举枪!”

  “瞄准!”

  在急促的鼓点中,手持火枪的第一排士兵们已经对准几十米外的兽群。他们手持的武器有木制的托柄可以抵在肩上,枪管上用金属弯钩夹着燃烧的火绳。

  随着军官一声令下,士兵们按压枪管下的板机,整齐而密集的轰鸣声一触即发,小颗的铅弹自火光和浓烈的烟雾中飞出,射向已经七零八落的兽群。

  格里菲斯望见小小的铅弹以强弓硬弩都难以匹敌的威力凿穿了魔兽的变异生物和硬皮,将它们撂倒在地。

  完成了第一轮射击的士兵看都不看自己的战果,转身就向后排走去。第二排士兵举起火枪,对着前方又是一轮攒射。

  几排单薄的火枪兵有条不紊的齐射,后退,然后用铁条把一个丝绸小包捅进自己的武器,再次射击。强壮无比的变异生物已经冲到了队伍前方不到40米的位置,但是一部分被当场撂倒,一部分转身逃跑,余下的每前进一步都要用大量死尸铺路。

  那些凶悍无比的怪物被疯狂驱使,前赴后继的被小小的铅弹撂倒。尸体甚至在火枪横队前方堆成了矮墙。

  呛人的烟雾在战场上萦绕不去,将悲惨的景象都遮蔽住了。许多士兵看不见几米外的景象,只能听到垂死的魔兽发出阵阵哀鸣。

  “停止射击,长枪兵上前,”罗兰向队伍发出命令,接着对格里菲斯说道,“布兰顿卿,差不多了,请为我的长枪兵掠阵。”

  格里菲斯还处在从未有过的震惊之中。这场战斗超越了他的一切常识和认知。奇怪的武器先是在几百米外挫败了兽潮的锐气,打的它们血肉横飞,接着看起来不怎么样的民兵线硬生生将兽群挡在几十米之外,把它们打的尸横遍野。

  这样惊人的一幕几乎要让人的理智受到创伤,分不清自己是不是身在诡异的梦中。

  但是天下闻名的圣骑士已经提出请求,格里菲斯自然不好拒绝。他纵马来到步兵的队列旁,下马拔剑徒步上前。

  经过几轮齐射拦截的变异生物已经七零八落,但是它们似乎正被某个意志驱使,依然有一部分悍不畏死地继续冲锋上来。

  “长枪,上前!”

  随着一声令下,火枪兵潮水般退下,身穿胸甲的长枪兵放平手中的长枪,以平滑笔直的密集队形向前推进。

  几头巨大的变异生物冲出烟雾,向着人群撞了上来。

  它们全身包裹着坚硬的毛皮,赤红的双眼中奔涌着混乱和残暴的杀意,向着寒光闪闪的密集枪阵迎头撞去。在这样的怪物面前,那些披甲长枪兵都有些胆怯和畏惧的神色。


  格里菲斯直面一头狰狞的魔狼。这头怪物被打烂了半张脸,还断了一条胳膊,以惊人的疯狂扑了过来。格里菲斯以先锋盾顶住,一剑刺进它的咽喉。他正要寻找下一个目标,身边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几头巨大的变异兽冲到了长枪兵面前,一头扎死在破甲长枪上。还有一些停下来用爪子挥打,但是有一头直接撞进了枪阵之中。

  它的身体像城墙一样高大,突进枪林的时候发出密集而沙哑的撕裂声。紧接着是一连串清脆的弯折断裂。满身血洞的怪物连嚎叫都没有发出就咽了气,但是它的尸体顺势扑进了人群,像山顶的滚石一样砸开一条道路。

  单薄的阵型转眼间被撕裂,长枪兵的阵线被滚出一个缺口。好几个士兵被压在下面,附近的人瞪大了眼睛看着血肉模糊的通道,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离开位置上去替补。

  就在他们犹豫的瞬间,一头野牛模样的变异生物向着破口冲了过来,扑进措手不及的士兵中间,开始疯狂撕咬。

  格里菲斯急忙取下背后的投枪,轻轻一掂就奋力掷去。

  扑在最前面的魔兽长着一对牛角,投枪从一旁射来,精准地贯穿了它的眼睛,扎入大脑两寸深。

  “嗷!”

  这头魔兽就像是先前的同类一样,顷刻间滚入烟尘。

  格里菲斯毫不停歇,第二发投枪已经接踵而至。这一次他瞄准了附近的另一处枪阵,又有一头巨熊魔兽已经拍开了密密麻麻的枪头,张口就要咬向一个士兵。

  “呯!”

  投枪从它的右脸插入,贯穿了大脑和头骨,斜斜地破开左额头,炸开一片碎骨和血花。

  第三发投枪没有掷向扑来的魔兽,而是掷向一片碎石。碎石立刻四溅飞起,呈弧形向着一侧扫去。那里正有一头变异兽在和数个枪兵厮杀,飞溅的碎石糊了它一脸。UU看书 www.uukanshu.com就在它惊退的瞬间,五六把长枪就捅穿了它的肚子。

  遭到变异兽冲击的枪阵在短时间内陷入了混乱,但是格里菲斯一出手就阻止了混乱的蔓延。民兵们甚至举起密密麻麻的长枪,向着前方开始推进。

  一头巨大的蝙蝠从空中袭来,利爪如同刀锋般切下了一个士兵的头颅,立刻就要掠过战场逃跑。格里菲斯来不及凝聚冰枪,疾奔了两步抓住它的翅膀翻身而上。

  这头变异生物立刻在空中翻滚起来。骑在它北上的格里菲斯只觉得天旋地转。他抓了先锋盾,对准蝙蝠的脑袋砸了下去。

  “嘭!”

  黑色的液体从碎骨间迸射出来。蝙蝠立刻失去平衡,载着背上的准骑士冲向地面。

  这一撞把格里菲斯摔飞了出去。他掠过一团团模糊的血肉,在烂泥和烂肉间滚了好几圈才站起身来。

  举目四望,他发现自己竟然已经置身于怪物的乱尸之间。零碎的皮毛、鳞片混着黑色的血液,大大小小的铁球铅丸随处可见。

  不远处的战斗仍在继续。大部分变异生物不是被杀死就是逃回了它们的山谷中,极少数稀稀拉拉的分布在民兵的战线前方。

  随着烟雾散开,长枪兵正在用密集的队形逼迫变异生物退却。对于那些不愿意逃跑拼死还击的怪物,还有火枪手从附近赶上来,几乎是贴着脸向它们喷射铅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