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0章 未曾见过的军队

    格里菲斯很快被头版的文章吸引,仔细研读起来。

    “……预防工作也很重要,消灭钉螺、管理粪便积肥灭卵、保护用水安全和个人预防感染等方面,都必须进行全面规划,采取综合措施,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启明郡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填旧沟、开新渠、灭钉螺、治病患运动。先后为灭螺填掉旧沟517条,全长31万余米,填土二百多万方,开新沟119条,全长15.6万米,挖土一百万多方。

    “全郡用铲草积肥等多种方法消灭屋基、墙脚、树蔸、石桥缝中的钉螺。经过两年苦战,启明镇人民率先消灭了传染血吸虫病的祸根——钉螺。不久之后,全郡都在灭螺战斗中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这是一场实实在在将公共卫生运动与群众运动相结合的战争,在防治吸血虫的同时,修建了新的水利工程,一举两得。

    “我们由此也可以看出群众的力量,放手发动群众就能战无不胜!

    “卡特先生患血吸虫病后肚大如鼓,家人已为他准备了薄棺匣,但他却被救活了,还当上了镇书记和劳动模范。

    “北仑村本是个有50多户人家、500多人的大村落,可因吸血虫病仅剩下4个孩童和48名寡妇,被称为‘寡妇村’,艾玛女士就是其中的一个寡妇。全村所剩的4个孩童中,有两个是她的孩子,可她自己却是吸血虫病晚期。现在,她不但治好了病,还看着儿女成家立业,阖家重新繁衍成一个12人的大家庭。

    “兴修水利,填平沟壑,根除血吸虫的滋生地。人民委员会派来的医师给公民们诊病,罗兰骑士亲自来到这里指挥战斗。消灭了钉螺,还建立了脉络纵横的水利灌溉系统,扩大耕地面积1500亩,改善灌溉面积超过3000亩;数以千计的患病者全部得到治疗,恢复了健康,那些过去‘拿起锄头就想歇’的人,现在变得‘一天干到晚,越干越起劲’。

    “在罗兰骑士和人民委员会的指导下,启明郡成了沃野万里的大粮仓。缺粮区变成了余粮区,贫困户变成了富裕户……”

    格里菲斯轻叩着报纸。此情此景有些熟悉的感觉。

    在瑞文的战斗中,他曾经想过动员基层民兵、房东、旅店主、商人、主妇和儿童来进行排查,把可能隐藏在街区中的邪教徒揪出来。

    这项工作远远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最后演变成通过谣言对市民进行恐吓,将他们集中起来阻断感染的蔓延。让那些不识几个字,贫穷又胆怯的平民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行动,这样的事情仅仅是想一想就让格里菲斯头晕目眩。

    从结果上看,瑞文下城区的感染确实被控制住了,这也是格里菲斯后来能够依托那里的物资和人力攻击邪教团的巢穴,一锤定音的基础。尽管用到了欺骗的手段,但是换了洛尔德斯或者艾露莎他们来,很可能还没有格里菲斯做的好。

    对于这个结果,他其实是很得意的。直到现在……

    罗兰在启明镇的工作堂堂正正的展开,他调动了领地里的居民,用最简单的填埋和水利工程干掉了一批批超凡者都没有办成的事。那些知道内情的拜耶兰巫师们一定都在心里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以至于吸血虫病明明已经在启明郡被根除,他们也不乐意在报纸和期刊上说两句好话。

    目不识丁的穷人们干成了拥有超凡威力的强者们都做不到的事。

    格里菲斯莫名的有种心潮澎湃的冲动,这荒凉边境的事业触动了他的心弦,让说不清道不明的激情和豪迈翻涌而出。

    他隐隐约约地觉得自己也是这场消灭吸血虫战争的参与者和见证者,是勇敢而不可阻挡的集体中的一员。

    他甚至有种发自内心的奇妙幻觉,一扇尘封已久的大门正在裂开缝隙。

    这个时候,罗兰敲了敲门,走进了会议室。他看见若有所思的格里菲斯,然后瞥了眼他手边报纸上《送瘟神》的标题。

    格里菲斯抬起头去,在那一瞬间,两人的目光交错,他仿佛看到了某种熟悉而让人激动的光景。

    这短短的错觉一闪而过,一个穿着灰色制服的男子紧跟着骑士进来。他举起右手,在耳边向罗兰行了一个奇怪的礼,朗声报告:“人民委员会主席同志,作战部队已经集结完毕,请您指示。”

    “向预定位置运动并展开,”罗兰站起身,对格里菲斯说道,“来吧。”

    “什么?”格里菲斯急忙站起身来。

    “收拾你的武器,快,抓紧时间的话我们还能赶上叹息之墙的开门事件。”

    叹息之墙?这是什么?格里菲斯被这个流淌着忧伤和孤傲的强大名字吸引了,恍惚觉得这就像是某种神力在世间的具象。在这堵叹息之墙边竟然还有事件发生,难道和某种强大的神秘力量有关?

    战斗,一定有危险的战斗在威胁这里!

    神秘学通识课说过,在边境地区偏远的森林中,居住着大量的奇特生物。它们也许千百年都平静无事,但是突然有一天某个诡秘的存在便会污染水源和草地,将居住在土地上的生物引向疯狂和变异。

    ……

    格里菲斯跟随着罗兰骑士离开行政中心,往东北方赶去,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山谷前。

    这里的方位很好辨认,只要越过这片谷地,便是广袤的图兰沼地的南岸。在那阴暗的灌木和森林中隐藏着古老的废墟和诸多遗迹,在精灵哨兵和游侠的反复搜索后已经驱逐了大部分威胁,留下大量的遗迹建筑和文字尚待深入,是一个理想的神秘学研究地。

    来到这里以后,格里菲斯基本能够确认罗兰骑士确实是在帮助他了。如果他没有被从精灵殖民地中被驱逐出来的话,接下来几天里他就会和同伴们一起在这附近的渡口与向导和雇工汇合前往贝洛蒙遗迹展开考察。

    这里矗立着一座墙壁,和小镇一样呈现出灰色。巨大的岩石堆叠在一起用灰色的材料紧紧黏合,高三米,宽一米,长度超过一公里。

    城墙一直延伸到东面山坡,将农田、矿场和城镇守护在身后。但是,在靠近沼泽的方向还留着一段明显的缺口尚未完工。

    “我们曾经建成了完整的围墙,嗯,有那么一段时间,”罗兰骑士有些遗憾地说道,“可惜靠近沼泽的地基不太稳定,叹息之墙的西端坍塌了一些。”

    有了叹息之墙这么强大的命名也还是塌了吗……格里菲斯在心里腹诽道。

    但是,他的嘀咕很快就被眼前的景象驱赶的烟消云散。

    一群没有军服的武装群众从远处走来,渐渐出现在两人的面前。这些看起来像是士兵的人排成整齐的横队,就像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一样。队伍里的人都没有头盔,有一半身穿胸甲肩扛三米的长枪,另一部分人则背着漆黑的管子。

    从他们的神情和队列来看,这些黑管子应该是某种铁制的武器,至少从含铁量来看不应该比长枪要弱才对。

    这支队伍足有八百多人,
领头的大个子高举着拳头直指星辰的旗帜,竟然是身边这位罗兰骑士的部下。

    在这样贫瘠的沼泽地附近,一个边境骑士竟然能够养得起这样规模的武装着实是让格里菲斯有些惊讶。

    这些民兵分成四列纵队,沿着各自的道路前进。队列的间隙还有几个小队推着未曾见过的双轮马车,马车的巨大车轮间有一根漆黑深沉的铁管,与民兵肩上扛着的铁棍有些相似,尺寸却是放大了十几倍。

    虽然他们的步伐不快,但是行动非常流畅,在崎岖的土丘和沟壑间穿行竟然纹丝不乱,彼此间没有一丝阻滞。看起来就很沉重的马车在人流中畅通无阻,遇到洼地水塘便有人立刻铺上木板倒上沙石,竟然也跟上了步行的队列。

    等到队伍靠近,格里菲斯已经能看清其中的细节。这支军队从田野的方向滚滚而来,他们衣着朴素,但是浆洗的非常整洁,行进中的民兵神情虽然大都紧张不安,但是没有一人喧哗,如同精密的钟表般安静、协调。

    罗兰勒马驻足,安静地欣赏这支军队,眼神中流淌出赞赏和自得。接着,他举起马鞭遥指远处灰墙的缺口,向格里菲斯问道:

    “听说布兰顿卿西退叛军、东阻尸潮,今日一观我们启明镇的队伍,意下如何?”

    格里菲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虽然他曾在东方的大军中服役,和王国的边防军、贵族私军共同作战,也指挥过城防军和民兵,但是眼前这支队伍却有着从未见过的气质。

    他们看起来没有厮杀的经验,大部分人并不凶悍,身材也不高大强壮,几百人中几乎没有非凡者的灵能气息,与人类、精灵、兽人的精兵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但是,如果说他们是乌合之众又显然不对。从破碎的西境平原到极东的山巅,没有哪支民兵、城防军能够如眼前这支军队这样秩序而严整,沉默中仿佛蕴藏着无法估量的力量。

    “仅仅看他们的行军,就能感觉到与众不同。”格里菲斯答道。

    “不错,很有眼光。”罗兰哈哈一笑,视线便投向灰墙下的缺口。八百人的民兵队伍从他们两人的身边经过,呈纵队缓缓减速。

    这时,远方的山谷中已经腾起漫天烟尘,一股若有实质的杀意和凶残侵袭蚀骨。格里菲斯大吃一惊,急忙举目望去,只见远方沼泽和丘陵已经有成百上千的巨大身影聚集咆哮,向着灰墙的方向袭来。

    兽潮?!怎么会有兽潮。

    “忘了和你说了,最近沼地中出现了不明原因的异常,许多变异兽从森林里钻出,要袭击附近的城镇,”罗兰淡定地说道,“我们要在叹息之墙下拦住它们。”

    这个时候,启明镇民兵刚刚抵达但是尚未展开队形,魔兽的袭击竟然卡在这样关键的时点上!格里菲斯惊诧地望了罗兰骑士一眼,发现他竟然是毫不在意。

    但是,再有不到一刻钟时间,兽潮就要从民兵的脑袋上碾过了啊!这八百多人没有布下阵地,也没有挖掘最基础的壕沟矮墙,如何能抵挡得住!

    “罗兰阁下,兽潮来势汹汹,请收缩部队在灰,叹息之墙后结阵暂避。”格里菲斯犹豫片刻,还是认真建议道。

    “噢,不打紧。”罗兰不在意地摇摇头,“若是这都应付不了,终归是徒劳无用。”

    什么?你在说什么?格里菲斯发现自己再一次无法理解对方的想法。但是,就在他咬着牙准备自己上前牵制时间的时候,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前进到缺口处的四列纵队中突然竖起一面面不同的旗帜,队伍中便立时响起了明快的鼓点。紧接着,旗帜就像是轴承的枢纽一般静止下来,紧跟其后的民兵放慢脚步,纵队中央和末端的民兵同时开始加速前进。

    在沟壑上被分割的支离破碎的纵队转眼间自如地向着左右旋转展开,就像是一头深海章鱼一般向着四处伸展触须。

    神色紧张的民兵跟随着鼓点的节奏,流畅的由纵队转为横队。UU看书www.uukanshu.com其中三排手持黑色铁棍的横队向着前方展开,两排长枪兵则稳稳地跟随在身后,仅仅五分钟之后就形成了五排齐整的战线屹立在灰墙的缺口。

    啊,这!格里菲斯被民兵迅速的机动和流畅的转向震惊了。

    这是民兵?

    队伍中的六辆马车向着战线两侧移动,直到队列的两端方才停下。车夫和辅兵们取出一个个布口袋,用粗大的木棒将黑色的颗粒塞进黑管,接着又填入一颗颗黑色的圆球。

    队伍中有些带着独特徽记的人举起手中的信号旗,转头望向罗兰的方向。

    急促的鼓点戛然而止,灰色的军队再度置于寂静和沉默之中,但是无声的空气中仿佛有某种让人心悸的漩涡在翻涌。

    兽潮已经裹着惊人的烟尘,嚎叫着逼近到四百米的距离。格里菲斯甚至可以隐约看见它们恐怖的红眼和骇人利爪上闪烁的幽光。

    罗兰策马上前,看了自己的部下一眼,扬起马鞭直指前方,“请可靠的同志,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