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8章 灰暗的河岸和辉煌的领地

    在塞瓦斯托休息了一晚上以后,游艇便沿着提尔涅河逆流而上。繁华热闹的城市被抛在身后,河岸也变得色彩斑斓起来。

    起初还有大片的农田和城镇,沿河航行一天以后就已经能看到大片的荒原。在重要的渡口和贸易站之外,只能偶尔遇到往来的货船。

    空中回响着悠长的近似号角的风声,从遥远的群山中呼啸而来,让空寂的大地变得更加单调。不知道是当地的植被生来如此还是天气所致,船舷外的河水和景物在夏日也蒙着灰暗的色调,仿佛它们被什么东西抽取了活力,和一行人即将拜访的遗迹一样古老。

    热热闹闹的旅行小组的气氛也因为环境而变得怪异起来。嘉拉迪雅的脸上藏着隐隐的不安,时不时进行徒劳无用的占卜,索尼娅倒是兴致勃勃,翻阅着书籍想要弄明白附近植被异样的灰暗观感从何而来。

    五人终于抵达了图兰堡。这里的长官早就接到了通知,派了一个中尉前来迎接。

    “我是边防军中尉里昂·纳鲁斯,奉命前来听候差遣,”中尉礼貌地敬礼致敬,“蒂德薇熙女士在城堡东南方靠近沼地的精灵要塞,我会护送各位前往。向导和雇工们已经准备就绪,但是他们不能踏足精灵的领地,稍后会经由启明郡的道路送抵遗迹附近与几位汇合。”

    一行人便跟着里昂中尉穿过,往东门的道路走去。这座要塞的规格极其宏大,以坚固的主堡为核心,周围分布着辅堡、矿场、铁匠铺、农场和街市,俨然已经成为一个繁荣的城镇。

    大量的平民在非核心区域做着自己的事,时不时还有冒险者和佣兵打扮的人形色匆匆地跑来跑去。他们带着杂驳的装备和武器,走下楼梯的时候都是一跃而下,围在军官和民政官身边领受任务的时候都会不耐烦的跳一下,就好像有着用不完的活力和永不熄灭的热情。

    里昂中尉注意到大家的视线,也是笑着解释道:

    “这些冒险者在沼地和图兰堡之间往来。这个城堡本来只是河边的一座要塞,随着局势稳定,王国方面也准备对这里的资源进行开发,减少后勤的压力。迈耶公爵的要塞就在西岸偏北的位置,距离我们有70里。

    “这几年我们建立了市场,开垦了附近的沼泽地,还找到了一片矿场。经费和饮食都改善了不少,但人手却也是开始缺乏了。

    “好在前来这里的商队带来了不少移民和冒险者。清剿矿区的变异蜘蛛还有那些偷南瓜的野猪这些活计现在都是由他们在负责。”

    正说着,两个冒险者已经背着一袋子蜘蛛腿从身边走过,对着一个士官嚷嚷起来:

    “这些腿怎么不对了!?什么?你们要黑腿巨蛛不要变异长腿蛛?这两货有区别吗?”

    ……

    马车已经在图兰堡外等待着他们。除了必要的行李,大部分的探险装备都在本地购置,不需要一行人亲自携带。

    在前往遗迹以前,大家需要拜访精灵的领地帝涅菲斯,取得他们有关探险和科考的许可。贝洛蒙遗迹正在由他们管理和净化。

    那里曾经是阴暗潮湿的沼地,恶毒凶残的蛇虫猛兽是那里的主人。在更古老的时代,巨魔还在那里建立了水上的城邦和祭坛,用一切可以捕获的生灵向他们的神献祭。

    那片沼泽的景象并未与古老岁月有多么不同,虽然面积缩小了一些,但仍然向着东北方广袤的平原延伸,直到山峦和密林阻挡,或是江河将他们引入大海。

    图兰堡和帝涅菲斯之间由平坦的大道连接。沼泽在这里被平整,铺上石砖,建成可以容纳六辆马车并行的大道。由帝涅菲斯向北,在更遥远的北方就是精灵的国度“迦南”。

    从图兰堡出发没有多久便可以望见一座净白的高塔,那是精灵的哨所,矗立在大道旁,启明星一般的水晶被安置在塔顶,向着下方的道路和远处的沼泽放射柔和的波动。

    源源不断的货物就在这里往来,但是大部分商队和人类的终点将止步于此。

    巡查的精灵卫兵客客气气地拦下马车。他们似乎早有准备,对一行人的身份简单核对以后就放行了。

    “他们都是非凡者。”拉纳小声说道。

    以施法者和游侠为主,还有一些猎魔人和刺客,哪怕是最普通的精灵哨兵都是序列9。他们的警戒看似松懈,漫不经心地在附近游走,但是非凡者的气息和灵能波动却若隐若现,一旦有所异常立刻就会迎来注视。

    哨站之后便可以望见高大的红色城墙和湛蓝色的湖泊。碧波荡漾的湖面纯净而神圣。之前一直笼罩在河岸边的灰暗景色突然消失不见,不合季节但是异常美丽而茂盛的金红色枫叶林夹住道路和湖岸,让所有人的心情雀跃起来。

    那里坐落着精灵的殖民地——帝涅菲斯。

    白石砌成的街道一尘不染,枫叶随风飘落在碧绿的茵茵绿草上,清澈的溪流沿着道路流淌。

    无人操控的魔法扫帚不懈地清扫着地面,面容秀丽的精灵穿着华丽柔软的丝绸,慵懒地在草地和长椅上休息。当他们渴了或是饿了便站起身来到身边不知名的果树旁轻轻敲击树皮。树枝便会立刻垂下香甜饱满的果实。

    城堡里分散着六个纯红或是净白的巨大水晶,悬空漂浮在金色的圆环中,释放出让人舒适的波动。树梢上的灯无需煤油和蜡烛就能点亮,并随着阳光的角度而调节。

    这里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第一次来到精灵领地的索尼娅和菲欧娜被美轮美奂的奇景吸引。就连拉纳也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这里的生灵恬静而优雅,世间无处不在的痛苦、恐怖和悲伤没有一丝一毫出现在他们的脸上。他们向路过的客人们微笑,带着亲切和自尊,举手投足之间都在宣告——我是一个大人物,我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作为前沿的要塞,帝涅菲斯由游侠总监担任负责人。她的居所外只有寥寥几名神情肃穆的卫兵,却都穿戴者人类将领才能拥有的精甲。银色的板甲和护腿上镶嵌了璀璨的宝石,阵阵炫丽的光芒让人一看便可想象在战斗时能够提供多么强大的攻防增益。

    但是,宫殿内部的侍女却并非精灵,而是两个漂亮的人类女子。她们行了赏心悦目的屈膝礼,便带着大家来到内室,随即退了下去关上大门。

    华丽的卧榻上斜躺着一位异常美丽的女子。她的身材婀娜,纯金般的长发垂在腰间,单薄的衣裙露出白皙紧致的长腿,竟然让格里菲斯想起了很久以前买到的画册。

    你还说不是……见习骑士转过头来看了一样嘉拉迪雅,发现她与卧榻上美艳的金发精灵在容貌上确实有几分相似。

    “神之眷属的国度欢迎各位,”卧榻上的精灵优雅起身走来,“我是高阶游侠总监蒂德薇熙,嘉拉迪雅的表姐。”

    “传奇游侠阁下,请您许可我们通行的便利。”提出申请的是索尼娅。这话由她来说。嘉拉迪雅作为本族人可以前往她想去的任何地方。

    “为什么你们不通过人类的领地直接前往呢?”传奇游侠小姐温和地问道。

    “我们听说那里传播着可怕的瘟疫,”索尼娅回答,“沼泽和溪流里有危害健康的吸血虫。”

    蒂德薇熙的脸上闪过一丝微笑:“你们的罗兰骑士不是把那里清理干净了么?”

    “……”

    在场的人类都是一惊,连嘉拉迪雅都满脸莫名。

    罗兰骑士?那位很多年默默无闻的勇者就在这附近吗?格里菲斯在心里惊呼道。

    “看来你们还真是不知道,可悲的拜耶兰报纸,”蒂德薇熙用细长的手指在扶手上轻轻划过,显得有些烦闷和厌倦,“怀言者和超凡巫师们来了几次,大规模净化和攻击魔咒混着用,除了留下几个大坑一点作用也没有。

    “前些年,你们人类的学者来到这里探索遗迹,没有一个不感叹沼地的可怕,疾病的危险,写两篇文章发在报纸和期刊上就再也不来了。

    “居住在沼泽附近的难道不是你们的同胞吗?这么多年来他们被小小的害虫杀死了成千上万人,拜耶兰并不远,却无动于衷。

    “
现在,罗兰终于把这些小害虫消灭了,拜耶兰的报纸竟然提都不提,你们是不是还在做吸血小虫的噩梦?”

    索尼娅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们的确不知道。”

    “是哟,客厅和舞会上的小姐和骑士们什么都不知道的,你们生活在拜耶兰的府邸和霍蒙沃茨,在那之外的生灵只是蝼蚁。”蒂德薇熙微笑着看着大家。

    格里菲斯一眼不发地听着。他注意到两位精灵最大的区别在于游侠总监的发色是朝阳般璀璨的金色,嘉拉迪雅的眉目更加柔和,多了几分秋水般的细腻和恬静,没有传奇游侠遥不可及的高傲和气势。

    蒂德薇熙把大家讽刺了一番,没有人敢反驳她。最后,她的眼神落在了格里菲斯身上。

    她漂亮的眼眸绽放出摄人的气势,仿佛要穿透格里菲斯的身体灼烧他的内心。

    “很一般呐~”蒂德薇熙评价道,慵懒地望向自己的表妹,“资质普普通通,还有很多坏脑筋,不是一个单纯的年轻人。”

    “啧,你这不就是把当年长辈们评价罗兰的那套话又说了一遍吗?”嘉拉迪雅毫不客气地说道,“至少他没有像你们一样在遗迹里被小怪物追着跑,遇到稍微厉害点的黑骑士就被按在地上只能靠吼来帮忙。”

    索尼娅和大家都惊呆了,拉纳急忙放下刚刚拿起的饼干。

    “过不了几年,他就会长出啤酒肚,让你觉得有些新鲜的容貌也会变得衰老、庸俗,”蒂德薇熙摇摇头,“到那个时候,甚至他会先一步厌烦了你,随便在自己臭气熏天的庄园找个水性杨花的小娘们来过夜。”

    “切,老女人的抱怨,”嘉拉迪雅小小的翻了个白眼,“格里菲斯是我的同学和朋友,不是你那种动机不纯借着冒险名义找的男朋友。”

    一旁的索尼娅的脸都红透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听到这种事,简直要把脑袋藏进沙发的靠枕里。

    菲欧娜的双眼发光,竖起耳朵巴不得两位精灵再多说点。

    “所以,请回吧,准骑士,”蒂德薇熙理都不理嘉拉迪雅的抗议,抬手摇了一下铃,立刻就有两位高大的精灵卫兵走了进来,“把这个在梦里对我妹妹动歪脑筋的小混蛋扔出去。”

    什么?我没有,没这事,你怎么血口喷人!而且梦里为什么也算!?格里菲斯立刻跳了起来,张着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反驳为好。

    “嘿!”一直没有入座的嘉拉迪雅重重地敲了一下桌子,“你够了!我爸说过要好好招待我的朋友的。”

    “我这不正是要招待吗?对于男人来说,成长和历练才是最好的招待,”蒂德薇熙的笑意突然像盛开的鲜花一样明亮起来,“你们来的太匆忙,连最基本的功课都没有做好。这一带的脏活都是附近的启明郡在做。

    “送准骑士去探路吧,士兵们,扔他出去。”

    卫兵们一把抓住毫无准备的格里菲斯,几乎要折断他的胳膊。

    嘉拉迪雅彻底愤怒了,伸手握向腰间的匕首。

    突然间,在场的人都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嘉拉迪雅已经被美艳的蒂德薇熙揽住纤腰搂在怀里,手指正点在她的唇上。

    嘉拉迪雅的眼中满是惊骇,她挣扎着想要摆脱表姐的拥抱,却完全无法挣脱。被手指轻点的嘴唇传来一种怪怪的酥麻感觉,让她的脸一下就红了。

    卫兵们好像没少干这事,抓着格里菲斯飞快地穿过宫殿的长廊,把他塞进城墙上投石机的吊篮里。

    “我数到3就发射,”一个卫兵面色严肃地对格里菲斯说道,“记住了,着地并不痛苦,坠落的过程才恐怖。”

    什么什么?!

    “数到3我就发射,”另一个卫兵喊道,“准备好了吗?”

    喂喂喂喂!你们在搞笑吗?我得摔成肉泥啊!格里菲斯奋力挣扎,但是又来了两卫兵按住他。

    突然,卫兵们缩回了手,大喊道:

    “3!”

    “嘭!”

    伴随着一声巨响,格里菲斯越过帝涅菲斯的花园和城墙,呼啸着向广阔的沼泽方向飞了过去。

    “啊——!”

    整个帝涅菲斯都听到了格里菲斯的惨叫。他跃过城墙,突然激起了一片魔法的涟漪。紧接着,他改变了飞行的方向,向着东方的沼泽地飞了过去。

    完,完了!格里菲斯惊恐万分,开始向一切神明祈祷能够掉进湖里。但是他根本看不清急速逼近的地面,而且这样砸进湖水和拍在陆地上毫无区别。

    突然,他开始减速了。他的身边开始出现魔法的层层涟漪,将恐怖的坠落速度减缓下来。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扑通!”

    见习骑士掉进了水里。

    救命啊!我要淹死在沼泽里了!身披重甲的格里菲斯根本浮不上来,沉甸甸地往水底沉了下去。

    “咕噜噜噜……”

    就在这时,一只强壮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将他从水里拎了出来丢在地上。

    一位身穿厚实铁甲,穿着马靴,气势非凡的中年男人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湿透的准骑士。他的眼中有一种奇怪的亲切和激动,开口说道:“^&%*#@$”

    啥?格里菲斯感觉自己隐约能听清每个音节,却无法辨认其中的含义。陌生人的话语听起来就像是风声和滚石的沙沙声一般。

    看到格里菲斯毫无反应,陌生人的脸上有几分失落,但是很快被坚定取代,甚至还有一丝好玩的意味。他说道:

    “下午好,格里菲斯·布兰顿准骑士,看来你开不了精灵声望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