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7章 旅途

    从霍蒙沃茨外的巴尔的摩港出发跨越宁静海的快船需要三天时间横渡大海。客船一般都会先在繁华的塞瓦斯托靠岸,旅客们在那里换乘逆河而上的帆船或者从陆路前往图兰要塞。

    执政官的千金和伯爵小姐自然不会让旅途如此不便。她们租下了一艘豪华的游艇,将航行时间缩短了三分之一,而且无需在塞瓦斯托换乘便能继续前进。图兰堡当地的向导和运输队已经被召集,他们将会携带照明、攀岩和挖掘工具,还有骡子和狗,等待着与雇主在要塞附近的城镇汇合。

    由于不想带上不熟悉的护卫,沿途的警戒工作就由格里菲斯和拉纳交替进行。除了忙碌的水手以外,这艘游艇上就没有其他人了。

    塞瓦斯托大区的组织结构和维罗纳大区类似,原则上由塞瓦斯托大公和他的封臣们管辖。但实际上公爵和王国的关系非常紧密,人口稠密区的大部分贵族都来自拜耶兰,行政权和财权有限,王国的行政、税务机关和驻军深入到大部分城镇。这里几乎可以看成是王国直辖的行省。

    塞瓦斯托市是这个大区的首府,曾经是一个古老的港口要塞。随着不断的改建和扩建,要塞区只剩下靠港口的一小块,要塞城墙外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和移民修建的错综复杂的街区,占了城市总面积的百分之九十以上。

    在提尔涅河的上游,静谧的森林、险峻山谷和阴湿的沼泽里隐藏着古老的遗迹。市民常常去那里冒险,挖掘古老陵墓里的金银财宝和非凡特性出来贩卖,或者被感染成怪物回到城里。

    游艇抵达塞瓦斯托的时候,小贩的叫卖声和晚饭的香气远远的从港口飘到游艇上。古老的城市和陌生的气息在夏日黄昏下让人萌生出蠢蠢欲动的情绪,忍不住的想要好奇,去探寻一番街巷和城墙下的故事。

    格里菲斯深深的一口气,夏日的热气和舒爽的海风带着让人冲动的魔力拂过面颊。出发前,他和索尼娅一起规划了行程,知道在这个地方有许多好吃好玩的地方。可惜大家的行程匆匆忙忙的,没有时间玩耍。

    这个时候,换上了短裙的嘉拉迪雅从船舷边走来。她不动声色的站到格里菲斯身边,和他一起眺望着远处的城市。海风吹起她的长发和裙摆,让格里菲斯的心思一下躁动起来。

    少女独有的气息在轻抚他的灵魂。望向大海和海港的侧颜真是完美无瑕。她靠在船舷上,修长笔直的双腿延伸向圆润玲珑的曲线,接着便是盈盈一握的纤细,在贴身的衣裙下通往曼妙的曲线。

    不能,不能再看了!格里菲斯感觉血气在鼻腔里涌动。他突然有一个想法,如果成功实现便可以目睹神国一般的景象。但是自己提出来,有一定的几率会被识破,怕是没有好果子吃。得想想办法……

    “等我们回程的时候,可以去城里逛逛。”格里菲斯的心脏咚咚咚的跳了起来,转了一念头,提起别的话题。

    “可是我并不和你们一起回拜耶兰不是么?”嘉拉迪雅说道,“这次考察只有十天左右的时间,然后我回迦南,你回拜耶兰。”

    “所以是我们,你和我,”格里菲斯用手指比划了一下,“我说的是我来迦南,开学前我们一起返程的事情。”

    “你说这个啊,可以哟,”嘉拉迪雅按了按自己的心口,“希望一切顺利。”

    “可能会不顺利?”

    “我的占卜一无所获。”精灵从领口取出占卜吊坠摇晃了一下,“而且,有件反常的事情。”

    “什么事?”

    嘉拉迪雅犹豫着看了看他,好一会才说出话来:“西迪厄斯,他提醒我,保持和你的定时联络。”

    ……

    “我今天带大家吃烤沼地鳄鱼尾、炸迅猛龙和美味风蛇!”一路上都很安分的索尼娅突然来到甲板上,大声宣布了一个决定,表示无论如何也要下船休息一下,大家用过晚饭再出发。她双眼闪闪发光,绘声绘色地描绘了一番当地的美食和景点,反复强调许多许多好吃的错过了就吃不到了,直到所有人都被说服为止。

    游艇立刻在港口停靠。索尼娅用寻路术带着大家在迷宫一样小巷子里转悠,来到一条热热闹闹的夜市上。

    她熟门熟路的找到一家店铺点了菜,脱了外套系在腰间,兴致高昂的给铁网刷上香喷喷的黄油,然后把鳄鱼肉、迅猛龙肉块和风蛇肉块等等大家见都没有见过的肉放在火上烤。

    大家在一旁看着她,一起嚷嚷起来:“鳄鱼也能吃?”

    “风蛇是什么东西,没毒吗?”

    索尼娅信心满满地说道:“当然,鳄鱼的尾巴可是美味,水獭还会袭击它们,把尾巴咬下来带回去吃掉。至于别的嘛,清洗干净的肌肉是不会有毒的。”

    火苗把奇怪的肉烤的滋滋冒油,诱人的香气竟然让人无法抵挡。

    格里菲斯看了看可疑的肉,又看看索尼娅,想起她泡的占卜茶,飞快地吃了点餐前面包就起身二楼的露台警戒了。

    “北境自古以来就被提尔涅河分割为东西两岸,东岸受到银月与星光女神的眷顾,西岸为日落与祭奠之地,被圣光庇护。

    “晚上我们可以住在星光女神的圣殿,明天一早可以看到太阳从东方的海面升起,大海和城市会像星河一般绚烂,那可是人间奇景,绝对不能错过。”

    “索尼娅,我们说好的只是来吃晚饭,不过夜。”菲欧娜提醒她。

    “可是你们不好奇么?这里和拜耶兰和霍蒙沃茨是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哎,纷乱又遥远,你们不觉得特别有异域的风味吗?”索尼娅在桌上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给大家展示接下来从哪里路过,一路上有什么好吃的。

    离开了校风严谨的霍蒙沃茨,女孩们都开始放飞自我了。她们穿着短裙,敞开的领口露出白嫩的肌肤和起伏的弧线,在往来的游人目光中开心地围坐在火炉边,就着冰镇的雪莉酒吃塞瓦斯托特色的烧烤。

    “这是旅行攻略吗?”嘉拉迪雅吞下一块鳄鱼肉问道,“我见格里菲斯做过类似的。”

    “是的,我从旅行手册上收集来的。格里菲斯做这个特别擅长,他帮我一起准备的。”

    正准备去夹鳄鱼肉的嘉拉迪雅不由得扬了扬眉毛。

    菲欧娜低头看着冒油的烤肉,在桌子下面踢了张嘴想要赞叹的拉纳一脚。

    这是厚厚一大叠攻略,印刷精美的手册和报纸被剪下来,整齐折好贴在笔记本上。空白处用隽秀的字迹写上了详细的批注,还在地图上画出了路线和图示。

    这样详细的攻略,
没有好几个小时是做不完的。

    考试结束以前自然是没空做这些的。考试结束以后大家不是在上课,就是喝着葡萄酒讨论课题,把吃饭时间节省下来聚在一起玩自走棋和神秘之王到天黑……这攻略只能是天黑以后做的了。

    嘉拉迪雅忍不住扬起头,严肃地望向二楼露台上的格里菲斯……

    街市上人来人往,环境非常复杂。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格里菲斯没有加入晚饭的行列,而是在较高的位置戒备着往来的行人。其他人有说有笑的先是吃烤肉,然后大吃冰淇淋,一副不得肠胃炎誓不罢休的样子。

    过了一会,拉纳过来替换他。格里菲斯开始复核明天行程的时候,这家伙就站在一旁,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语起来。

    “拉纳,你在嘀咕什么呢?好好警戒。”格里菲斯批评道,“就算是安全区也不能大意。”

    “恩,是啊,你说得对,”骠骑兵点点头,收回视线向四处环顾,过了没几分钟,他突然问道:“听说茜茜小姐邀请你一起进行暑期考察?”

    “并没有,只是走廊上遇到,随便聊了两句暑假的安排。她邀请我回到拜耶兰以后去做客。”

    “恩~”拉纳又把视线投了回去,突然问了一句,“她和索尼娅谁大?”

    “应该是茜茜小姐。”

    “是么?果然你更喜欢腿。”

    格里菲斯茫然的抬起头,感觉自己是不是在对话中遗漏了什么关键信息。

    拉纳望着四周,开始神神叨叨的嘀咕起来,“我觉得你的数据有偏差,正确的排序是索尼娅,茜茜,菲欧娜,嘉拉迪雅,奥菲莉亚,库拉拉,恩,米拉和诺娜不分先后。”

    “……”听明白在说啥的格里菲斯捂了捂头,“拉纳,你说的排名肯定不是年龄吧?”

    “当然不是,我有这么无聊么?”拉纳严肃的说道。

    “如果让菲欧娜听到你在做这种排名一定会被打死。”

    “她没有听到不就没事嘛!”

    格里菲斯放下手中的笔,认真说道:“虽然你是我的朋友,但是在真理之前,友情也要让位。嘉拉迪雅的排名在菲欧娜之前,她是因为腿长身材更加高挑,才不显得那么突出。顺带一提,奥菲莉亚的情况也是如此,菲欧娜要再退两位。”

    “啧,米典麦亚也是这套说法,你们都被蒙蔽了双眼,失去了公允的判断,”拉纳愤慨地说道,“你们的观点毫无根据!我作为一名绅士,为了真理和你们只有决斗一条路好走。”

    “你近距离观测过吗?”

    “额,这……”

    “有数据吗?”

    “还能,有数据?”拉纳惊呼道。

    “拉纳拉纳,你们这样可不行,”格里菲斯摇了摇手指,“鬼鬼祟祟的偷看,粗略简陋的猜测,毫无根据的发言,虚假的绅士?”

    “……”拉纳愣了愣。

    “而我不同,”格里菲斯说道,“堂堂正正的品鉴,精准细致的对照,暗藏于心的信仰,真正的绅士。”

    “你,难道,啊!”拉纳大惊失色,“堂堂正正的品鉴,你是怎么做到的?她们,怎么可能?”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她们自然会同意的,”格里菲斯正色说道,“明年夏天去海边吧。”

    “啥?!”

    “去南方大陆如何?我的家人在卡洛伦。到了那个时候,南方应该已经是治安区,我们也拥有序列7的实力,探索那里也在能力范围之内,”格里菲斯说道,“去海边旅行吧!那里的泳装据说格外简约。”

    拉纳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然后!”

    “近距离观测和数据的缺失问题就解决了。我们便能打开真理之门,甚至真理会主动来寻找我们。”

    “噢——!不愧是你!”拉纳搓着手,激动地站起身来,“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我现在就去和她们说,趁现在把这事定下来。”

    快去吧快去吧!我就等着你去做这事呢。格里菲斯用鼓励的笑容看着他。

    至于怎么才能说服她们,或者真实目的被识破的下场,哎呀,反正挨打的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