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5章 真的要这么多人1起吗?

    嘉拉迪雅宣布完自己的决定便离开了,留下心神不宁的格里菲斯紧张的思考。他既兴奋又紧张,还有一点害怕。

    在大脑短暂的一片空白以后,他很快就冷静下来。

    根据西迪厄斯的说法,维兰诺伊一族的精灵曾经试图把格里菲斯害死在任务里,以免他和嘉拉迪雅的关系更加亲密闹出丑闻,或者损害他们的利益。这些精灵的实力很强,甚至可以短时间瞒过拉莫尔伯爵动用拜耶兰官方的力量策划阴谋。为了达成目的,他们不惜得罪伯爵这样的实权人物,可见其意志也很坚决。

    这事,嘉拉迪雅是知道的。但是,她依然试图将格里菲斯带去迦南,摆在族人的面前。

    今天的话题,毫无疑问是之前有关骑士竞技和月桂冠话题的后续。虽然那一天的对话中嘉拉迪雅捂着耳朵不敢接下去,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犹豫,她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在准备着什么。

    格里菲斯捂着胸口坐在病床上,理性和感性在心头交织。

    她是遥远世界美妙的邂逅,旅途的伙伴,亲密的朋友和朝夕相处的同学,但不仅是如此。哪怕是置身于疲惫的行军还是阴谋边缘的犹豫,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她,想起她精致的容颜、欢乐的话语、亲昵的触碰、柔顺的黑发和尖尖的耳朵,想起临行送别时不想离开的依恋和温柔的拥抱。

    彼此之间确实有着千万种的不合适,长生的精灵和短寿的人类,高贵的名门千金和平凡的骑士次子,都不要提在邂逅和过往中察觉的那些暗藏的阴谋气息和致命的危险。

    那一天的相遇不是偶然,哪怕躲进被子里蒙住脑袋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如果再靠近一些,那些高高在上的注视和萦绕的阴谋早晚会来到身边吧,再迟钝的人也该明白这一点。

    那一天的相遇很可能是安排好的,合理的判断难道不应该是早早退出,在霍蒙沃茨闭上眼睛堵住耳朵完成剩下的学业?或者,更稳妥一点,去帕夏找艾露莎和安柏,寻找另一段愉快而充实的人生。这看起来,好像也不错嘛……

    不,我拒绝!我在想什么呢?格里菲斯用力摇了摇头。

    嘉拉迪雅的性格欢乐又跳脱,但是,她是多么冰雪聪明的人儿呐~迄今为止,在她无法答复的时候,她哪一次不是小心翼翼的避开了问题呢?

    身为执政官的千金,难道她会不知道带着一个人类来到族人面前意味着什么吗?她只是没有轻率的写在脸上,也没有早早的说出答案。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嘉拉迪雅已经做了许多。这份邀请意味着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做好了准备,就像是我愿意高呼她的名字而战,将月桂冠献给她一样。其中的意义无需多言。

    现在,是我行动的时候了。

    格里菲斯扬起头,注视着窗外遥远的天空,对新神与旧神,对所有那些在注视他们的存在说道:

    “来吧,骰子已经掷下。”

    ……

    七月将至,酷热的夏天和快乐的暑假来了。

    虽然考试已经结束,但是一部分课程的实验和讲座是不会停的。这天的魔药学课程和实验工作结束以后,格里菲斯飞快地吃了两口晚餐就溜了出来。

    他带上了一点索尼娅做出来的食用芳香剂。女孩只当是课上的试验做了好玩,但是一听说这东西也可以食用格里菲斯就惦记上了,下课就把这东西讨来准备往自己的一个南瓜里加上一点点试试效果。

    马上要放暑假了,他会离开学校很长一段时间。在这以前,他必须把酿私酒的买卖处理妥当才行,存货管理是不能大意的。

    他悄摸摸地穿过无人的长廊,往一间无人知晓的储藏室跑了过去。

    霍蒙沃茨是个大的惊人的城堡,有许许多多神秘又隐蔽的地方。作为魔药学课程的辅助人员,他从许多无人的空屋里找了一间面朝大海通风良好又干爽的隐蔽储藏室来做自己的秘密基地。

    这个小储藏室建在城堡东南角的城墙地基上,海风可以吹进小窗,隐蔽又阴凉,看着像是战争时期挖掘的隐秘哨位。

    格里菲斯走的非常小心,不时故意折返或者在岔路观察下有没有人跟踪。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似乎能感觉到有视线在尾随自己,但是从未有实际的发现。

    “咣!”

    格里菲斯推开储藏室的门,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

    他的大南瓜和木桶整整齐齐的排列在结实的架子上,足有二十个。这可都是他找机会从克罗格和巴尔的摩镇那里搞来的,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规模。

    虽然最近的任务让他赚了不少钱,准骑士的津贴和薪金也很丰厚。但是,他花钱也和流水一样,所有的积蓄都在提升魔咒等级和维修装备、制造药剂的过程中用完了。

    更何况,私酒买卖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就是让人欲罢不能啊!一想到这是违法乱纪的勾当,那感觉就嗨到不行啊!

    香甜醉人的酒香已经弥漫开来,整个小屋里都是让人迷醉的味道。又有一批私酿已经到时候了!

    格里菲斯小心地揭开一个盖子。清甜的香气撩拨心弦,没有喝过南瓜酿的葡萄酒的人生一定是不完整的!

    整整一房间的私酒,很快,格里菲斯就会成为霍蒙沃茨酒业大亨。等他升入二年级,拥有贵族或者军官头衔,他的买卖就将称霸霍蒙沃茨的地下交易!

    “许多年之后,我的儿子会问我:‘爸爸,你真的曾经和那些伟大的英雄并肩作战吗?’

    “‘不,我的孩子,我执掌他们的欢愉,他们奉我为主。’”

    啊哈哈哈哈!格里菲斯越想越得意。他的喉咙蠕动了一下,迫不及待的找来早就准备好的水晶杯。

    看着鲜红的液体流入晶莹的器皿,在窗口透进的黄昏余晖中闪耀着圣洁的光辉。格里菲斯感觉自己的心都醉了,完全沉浸在收获的喜悦和幸福之中。

    他轻轻地摇晃着酒杯,看着深红的液珠挂在杯壁上,忍不住闭上眼睛,轻嗅醉人的香气。

    就在这时,一双冰凉的手突然盖住了他的眼睛,充满诱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等——你——好——久——啦!”

    格里菲斯吓得浑身一颤,手里的酒杯也掉了下来。但是遮住眼睛的手迅捷无比,一下就接住了下坠的水晶杯,一滴酒都没有洒出来。

    “你不喝我也可以帮你的!”

    这是嘉拉迪雅那熟悉的跳脱又欢乐的声线。精灵女孩一手搭在见习骑士的肩膀上,一边优雅地举起酒杯,小小地抿了一口。

    “嚯嚯!不错哎,干得好!”嘉拉迪雅拍拍格里菲斯的肩膀,对门口喊了声,“快来快来,更加香醇了!”

    谁快来?为什么是“更加”?格里菲斯脸都白了,扭头看见菲欧娜第一个冲进自己的秘密基地。

    接着是拉纳。奥菲莉亚也在门口探头探脑,然后和米典麦亚一起溜了进来,打开一个个南瓜往里面张望。

    最后,索尼娅满脸好奇地走进储藏室。她很想也凑上去看看南瓜里装的是什么,又有点不好意思。

    “这一只和这一只可以喝了,”嘉拉迪雅熟门熟路地指了指两个大南瓜,“其他的再放放。”

    听了这话,冲进储藏室的强盗们立刻放好别的南瓜,把最好的两只搬了下来。

    精灵小姐像在自家客厅一样翻出格里菲斯的酒杯,给每个人都倒上一点,还很体贴地给格里菲斯也倒上半杯,然后优雅地举杯致意:“请大家品尝并发表意见。”

    “……”

    “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只喝一点。”

    “谢谢款待!”

    格里菲斯就像是在做梦一样,看着没有付钱的朋友们用自己的酒杯盛上自己苦心准备的私酿,然后在自己的面前,一饮而尽。

    “呼~!”

    饮下美酒的大家一起发出欢愉的赞叹。储存在地下带来的冰凉口感无可挑剔。

    索尼娅捧着酒杯,在香甜的红色液体滚入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以后,原本有些拘束的容颜绽放开来,阴凉的储藏室仿佛升起了美丽的晨曦,变得分外明亮。

    “真好喝!”索尼娅有些不可思议地轻抚着嘴唇,“和我以前喝过的红酒有完全不同的口感。格里菲斯你真厉害。”

    “是,是吗?嘿嘿。”格里菲斯有些呆滞地看着女孩在红晕中绽放的笑容。

    嘉拉迪雅挑了挑眉毛,又给索尼娅倒了一杯:“别客气,再来一杯。”

    “我也再来一杯!”菲欧娜拉了拉衣领,就像是乡村溪边玩耍的女孩一样拉起自己的长裙系在腰间,露出修长圆润的双腿,用手敲敲拉纳的肩膀,“拉纳,别站着啊!下酒菜带了吗?”

    身材魁梧的拉纳点点头,
从包裹里掏出两只烤的金黄的羊腿和一把小刀说道:“这里坐着太憋闷,我们到城墙外面的葡萄园去。现在没人。”

    ……

    格里菲斯和他的朋友们围坐在夕阳、城墙下的葡萄园凉亭里。葡萄酒口感柔和又香甜,在舒爽的海风下喝入口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畅和惬意。

    初入口时是不可抗拒的纯净口感,等大家一杯接着一杯喝完一个大南瓜,悠远的醉意便浮现上来。奥菲莉亚已经喝嗨了,挽着米典麦亚和拉纳的胳膊跳草原踢踏舞。菲欧娜摇晃着长发,掰扯着凉亭的柱子要把它拆了点一堆篝火。

    嘉拉迪雅就像是招待客人的太太一样给大家满上一杯又一杯,格里菲斯在一边默默地坐着,看着自己精心储藏的私酿飞快地少了下去,一开始有些悲伤,渐渐的开始喜欢上这种感觉。

    索尼娅捧着酒杯来到格里菲斯的身边,坐在凉亭的长椅上微微靠着他的肩膀。少女白皙的脸颊已经比天边的晚霞还要红晕,有些迷醉的双眸中荡漾着一波秋水。

    这真是格里菲斯从未见到的景象。拉莫尔家的千金总是带着无可挑剔的精致笑容,在宴会上还能隐约看到淡淡的厌倦和疲惫。不过此时她就像几步之遥的菲欧娜一样,敞开着衣领将长裙挽起系在腰间,轻声哼唱什么。

    这是一首歌,无比熟悉,却难以言喻。

    “这是我写的新歌,说起来有些奇怪,但是它就像‘一束光(one light)’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等到了今年寒霜节晚会我会和嘉拉迪雅、菲欧娜一起唱,”索尼娅突然转过头来,扬起的下巴几乎是靠在格里菲斯的肩上,“不错吧!”

    已经有点晕乎乎的格里菲斯连忙大着舌头说道:“妙不可言,仿佛勾起了我的某种回忆,但是,又不真实。”

    “是呢~遥远的不真实,仿佛很久以前,在别的世界我们早已相识一样,”少女在长椅上摇晃着身子,“和大家一起真开心!格里菲斯你们以前的生活都是这样的吗?”

    那当然不是~格里菲斯转过头来看了女孩一眼。

    在那短短的瞬间,索尼娅的精致的容颜和淡金的长发让他想起记忆深处克丽丝塔的容貌。两人的气质似乎短暂地重合了。

    索尼娅用湛蓝色的双眸仰望着格里菲斯,晶莹红润的嘴唇如此之近……

    “听我说!听我说!”

    嘉拉迪雅突然敲了敲杯子,打断了迷茫中的格里菲斯。

    精灵举起只剩下小半酒的南瓜,神情很严肃地对大家说道:“我们不能喝完了格里菲斯的酒就这么算了。”

    见习骑士立刻握紧了拳头。没错,你们得付钱!

    “如果我们每次喝完了抹抹嘴就走,用不了多久整个储藏室的酒就会被喝光的!”嘉拉迪雅气势逼人地右手一挥,“我们每喝完一个南瓜,就要再储藏一个南瓜的酒!”

    “没错!”格里菲斯的朋友们一起嚷嚷起来,“我们这就去采葡萄让他酿新的!”

    ……

    葡萄园里刚长出来没多久的好葡萄被收集了起来,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强盗们把它们简单清洗。

    拉纳和米典麦亚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了一个洗的闪闪发光的石槽,把葡萄都倒了进去。

    不等格里菲斯问他们这是要做什么。几个女孩子已经撩起裙摆,露出一双双白皙的长腿。

    索尼娅的脸上荡漾着一阵阵红晕,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格里菲斯的眼睛又急忙低下头去:“我是第一次,做这个,不太熟练。”

    你要做什么!格里菲斯大吃一惊。

    “我也不太知道这方面的技巧,”嘉拉迪雅的裙摆已经撩到了极限的高度,“我和索尼娅一起,可以坚持的久一点。”

    什么!所以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菲欧娜的手指在白皙的腿上轻轻滑过:“真的要这么多人一起吗?会不会弄的全身都是。”

    何等虎狼之言!

    奥菲莉亚挽起垂下的金发:“轻一点,别弄到脸和头发上。”

    四个女孩子挽着裙摆,走进装满了葡萄的石槽里。

    “啊~这,”索尼娅掩着嘴惊呼道,“怎么,这么深!”

    晶莹饱满的果实瞒过女孩们精致的脚踝,在一阵阵轻微的声响中喷溅出红色的液体。

    “感觉好奇怪!”

    “怪怪的,但是很舒服!”

    在落日的余晖中,汁液的不断涌出,喷溅到四个女孩白皙的长腿上。红色的葡萄汁就像是夏日的焰火,在一阵阵欢笑和惊叫中跳跃。

    刚刚都有些喝醉的格里菲斯、拉纳、米典麦亚都沉默地站在一边。

    等到女孩们玩累了,石槽中的葡萄已经变成了佳酿的原料。

    嘉拉迪雅稍稍擦了下腿间的鲜红,小心地放下裙摆:“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如果校裙沾上会很难洗的。”

    “可不能让教授他们看到,”索尼娅想了想,“我们从后门的楼梯溜回去。”

    “那就拜托你们啦!”女孩们朝着沉默的男生招招手,“一定要珍惜我们的劳动成果呀!”

    格里菲斯三人一起点点头,微笑着目送女孩们往回走。

    当飘逸的长发消失在城墙的拐角时,夏日的凉亭边只剩下三个痛饮了一晚的突击骑兵。

    这样和战友畅饮已经是不知道多久以前,久远的就像是一个纪元一样。但是,今晚大家又重新拾回了宝贵的回忆,让他们想起那熟悉快乐的日子。

    大家安静地坐着,仿佛刚才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大家还在梦中不愿醒来。彼此间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就是战友与挚友之间的默契和真正的友谊。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有个问题,那个,嗯~”拉纳还在香醇的迷醉之中,慢慢低语道,“菲欧娜的那部分应该能分出来吧,毕竟葡萄都是一颗一颗的。”

    米典麦亚摇晃着酒杯点头道:“奥菲莉亚站在最右边。”

    格里菲斯左看看右看看,警惕的站起身走到一边:“既然你们这么坚持,那葡萄你们分一分,留下的汁是我的。”

    从东方归来的战友们一起抬头往石槽里望去。那是女孩们欢愉的痕迹,流淌的鲜红和一块块被汁液浸泡的果肉。

    舒爽的凉风吹来,凉亭下的醉意都已经消失不见,只余道道剑戟相交的精芒和杀意。

    寒气在萦绕,气势在勃发,野性在张狂。

    拉纳站起身来,从披风下取出短剑:“我的态度你们应该是知道的。”

    米典麦亚将制服扔下,如同蓄势待发的猛兽般俯下身体。

    “亮出你的小牙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