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章 序列六“战争骑士”

    嘉拉迪雅睁大了眼睛看着格里菲斯。她的脸上转过震惊、羞涩、开心、无奈又担忧的神色:“格里菲斯,你,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

    “不对么……”格里菲斯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但是很快下定了决心,“上次你和我说校方在策划秋季年级大比让施法者的同学也对殴来着,这事提醒了我。”

    “别转移话题,大坏蛋。”

    “我没有转移话题,”格里菲斯说道,“今年秋天将会举办两年一次的校内竞技。这可是好几天的舞会和盛大节庆,霍蒙沃茨的破法者、圣骑士们都会参加。我是枪骑兵,而且是准骑士,可以参加压轴的骑士决斗。”

    嘉拉迪雅飞快的想象了一下重甲大马的骑士手握四米骑枪全速朝着格里菲斯冲过来的可怕场面,脸都白了,“举着骑枪高速对冲那个,你疯了吗?这太野蛮了啊!我不同意!”

    格里菲斯吃完了黄桃,特别的心满意足而坦然。他认真说道:“我会赢得胜利,将月桂冠献给你。以前我说不清楚,但是瑞文的冲锋让我想明白了。”

    “啊——!”精灵女孩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格里菲斯你想什么呢!”

    格里菲斯的态度很坚决,“按惯例,月桂冠可以由胜利者献给霍蒙沃茨最美丽的女性。既然大家都要出手分个高下,我作为骑士可不能在原则问题和真理上谦让。月桂冠只有你戴上才是实至名归。所以……”

    这惊人的发言和展开完全出乎嘉拉迪雅的意料之外,她只是来送黄桃罐头慰问一下,哪想到格里菲斯会挑这时候说这个。她大惊失色的捂住耳朵,把长长的尖耳朵都对折了,摇着头大叫:“我不听我不听!”

    不等格里菲斯接话,一个虚幻的人影出现在病房里。他在床边具象成形,把大吵大闹的两人吓了一跳。

    “西迪厄斯教授!”

    “哥哥?”

    强大的灵能和灼目的法球在超凡精灵巫师的身边旋转,他看了妹妹一眼:“你为什么逃课?”

    “啊,这。”嘉拉迪雅呆呆的看了看哥哥,不知道如何回答。

    西迪厄斯没有等她的答案,目光回转,威风凛凛的扫了格里菲斯一眼:“喂,没用的饭桶,你在瑞文丢了几万人的性命,还没有查清敌人的意图,怎么有脸活着回来。”

    这……

    这确实戳中了格里菲斯的软肋,他惭愧的低下头,不知道如何回答。

    嘉拉迪雅飞快的看了看格里菲斯和眼神不善的哥哥,站到他们中间,严肃的对哥哥说道:“西迪厄斯你不能这么说,要不是他组织小队攻击了邪教团的基地,瑞文的死伤肯定更加惨重。”

    “你还真是维护他,”西迪厄斯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满,“嘉拉迪雅,需要我提醒你他是人类,甚至在他的族人中也地位低下吗?”

    “人类怎么了?地位怎么了?”精灵女孩不满的反驳道,“他为了素昧平生的平民而战,面对危险坚守自己的信念和底线,有独立的思想和丰富的情感。为什么你会把他和卑微联系在一起?”

    西迪厄斯看着她,不满的眼神渐渐转变为平静。他微微动了动嘴角:“那么,这便是你的回答是么?”

    不等妹妹回答,他便一把按住嘉拉迪雅的肩膀。微风将他俩包裹,身形渐渐变得虚幻。

    西迪厄斯挥动魔杖:“你有思想和选择的自由。但是,这不是你逃课的理由。”

    他的话音刚落,两人便在格里菲斯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

    养好了伤的格里菲斯终于凑齐了材料。他把骨戒脱下来,打量了一番丢进由各种神秘材料调配的药剂里。

    失去了能量的红石被镶嵌到了骨戒上。瑞文少量的充能它稍微有了点功能,赋予了让格里菲斯了新的作战能力,这让他对于自己的接下来的收获非常期待。

    米诺斯浸泡在液体中,缓缓的吸收了材料,开始绽放出让人炫目的光彩和阵阵波动。

    “米诺斯侦测到你出现了向更高序列晋升的迹象。米诺斯掌握着有关这个非凡途径晋升的情报,你需要吗?”

    “当然,说来听听。”格里菲斯说道。瑞文的战斗让他感觉突破了某种桎梏,随时可能向着更高位晋升。

    “作为已知的破法者途径的最高序列,序列7‘破法者’将会赋予你抵抗直接作用魔法的强大抗性,极少有魔法可以突破抗性的防御来攻击、束缚或者影响你的心智。你将会获得对近距离的施法活动干扰的能力,甚至在一定时间内创伤施法者心智造成沉默。

    “注意,破法者无法对抗已经成形的间接施法的效果,例如已经凝结的冰枪,塑造成墙壁的泥土等等,如果它们不是靠魔法维持形态,你就不能通过非凡能力直接瓦解它们。

    “在晋升过程种可能掌握一到二种强大的非凡能力,对于所有依靠灵能作战的单位都有实质威胁。”

    格里菲斯打断了它:“这些我知道,告诉我晋升序列7破法者需要何种仪式和材料。”

    米诺斯回答道:

    “晋升序列7‘破法者’所需的仪式并不复杂。当你感觉到自己即将突破当前序列达成晋升,或者主动服用魔药以后,你必须在24小时内与强大的施法者交战,对手的等级不得低于序列7。战斗越是激烈而残酷,你的能力就越稳固,实力也会更加强大。

    “战斗中如果有其他途径非凡者与你对抗,将会更加有助于你的成长。”

    好,明白了。格里菲斯立刻想好了对策。

    总而言之就是要晋升的时候找嘉拉迪雅打一架!她一直说自己是双属性的非凡者战斗力超强,我要打哭她!

    米诺斯紧接着开始列出晋升所需的材料:

    “米诺斯侦测到你的非凡特性正在快速成熟,即使没有外在辅助,你也会在一年内具备晋升条件。即使晋升仪式所需的战斗失败,你也可以在一段时间后再次挑战。

    “
如果你要尝试调配晋升魔药,主材料为一毫克龙血,辅助材料为10克拍拍熊的熊胆,10克阴影黑豹的纯血,10克暴躁枭兽的脊髓液。上述非凡材料以一单位极效魔法精华融合,摇匀后服用即可。”

    “龙血……”格里菲斯惊叹道,“龙很稀少的,上哪里去找龙血?”

    “拜耶兰官方和各大魔法学院都有大量的龙血保存,”米诺斯似乎对这个问题一点不在意,“魔药替代途径是序列7破法者的非凡特性,以灵能之焰融化后,由施法者提纯,辅以1:15的宁神花和风息草的混合液调制。”

    米诺斯沉默了一会,继续说道:

    “根据米诺斯所掌握的不完整的信息,在破法者的传承尚未断绝的年代,高序列的破法者拥有被称为‘固有领域’的能力,是该途径超凡者对外投射力量的主要方式。遗憾的是,有关该途径高序列的神秘学知识已经大部分遗失,甚至连名称都鲜为人知。”

    “鲜为人知?”格里菲斯眼神微动,“那你知道吗?”

    “米诺斯知晓破法者途径序列6的名号,鉴于你提供了米诺斯急需的神秘学材料,可以向你披露,为你未来的成长提供参考。”

    “参考?一个名字能有什么参考意义?”格里菲斯问道。

    “非凡序列的名号与非凡特性之间存在着神秘学意义上的关联,是非凡者和超凡者晋升和维持特性稳定的线索,”米诺斯说道,“破法者途径的序列6名为——

    “战争骑士。”

    ……

    回到霍蒙沃茨以后,格里菲斯立刻回到了繁忙的课业中去。他和嘉拉迪雅之前的话题被打断以后就没再继续下去,虽然他们每天都能见面,但是看得出来精灵小姐一直在回避这个话题。

    一年级课程还有两个多月就要结束,即将迎来可怕的期末考试。

    除此以外,格里菲斯还有一件大事需要头疼,那就是索尼娅17岁的生日要到了……

    他刚从东方前线回来的时候,索尼娅已经过完了16生日所以没这个问题,而且两人那时候不熟,不知道也没什么。但是这一次不可能糊弄过去的。

    首先,格里菲斯和索尼娅有灵魂契约,两人是关系非凡的封君和骑士,也是同学和好朋友,索尼娅还是16岁的少女,格里菲斯也才18岁,忘记礼物或者搞砸了怕不是要记一辈子。

    其次,格里菲斯已经是银橡叶骑士鹰帜勋章的获得者,是已经迈入门槛的下位骑士,要是对生日这样重要的日子无动于衷,传开了他就离社会性死亡不远了。

    最后,他现在已经不是刚刚从前线撤下来的穷酸小卒,每月有300银郎的收入,要是留下一个吝啬的名声就糟了。

    格里菲斯有非常合理的理由来好好准备索尼娅的礼物,他得赶快考虑起来了!

    但是!还有一个严肃的顾虑……

    嘉拉迪雅的生日在8月22日,没有多久了。上次的生日礼物是花茶,以两人当时的关系来看还算说得过去。但是,今年可不能糊弄,不能比给索尼娅的礼物差,否则精灵小姐肯定会不开心。

    这事还衍生出了一个新的问题,UU看书www.uukanshu.com那就是在两个女孩的生日间有两个月的间隔。如果索尼娅的礼物太好,嘉拉迪雅的期待发酵两个月,那会变成什么样子谁都说不好。

    格里菲斯就像是在指挥战斗的将军,在艰难的战局中跋涉前行。

    他不得不对眼前的一处阵地发起进攻,胜负未果,远远的地平线上,另一支更强大的敌军模糊的影子已经出现了。他必须把两场战斗衔接好,任何一个失败都会遭到灭顶之灾。

    最糟糕的情况是他第一场战斗就没有搞定,吃了一鼻子灰退下来,然后被第二批赶来的敌人夹在中间暴打。

    但是,这么一想,格里菲斯反倒来了精神。他自认为是个好指挥官,面对这种挑战绝对不会退缩!

    “我要集中兵力,先把索尼娅拿下,啊呸,我在说什么,先把索尼娅的生日拿下来。恩,然后再去收拾嘉拉迪雅!”

    话虽如此,具体该怎么做呢……格里菲斯对这种事一点经验也没有,敌情陌生,环境不明。根据参谋课程,遇到这样的战斗应该远远避开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