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章 她勾我的肩膀,在我的耳边吹气,用脚蹭我的小腿,还威胁要吃掉我

    “这是你要的曼德拉草的汁液,想要什么材料和我说就行,”索尼娅把小瓶子交给格里菲斯,“你怎么会半夜从墙上掉下来的?教务长说要扣你的学分,写检查。还有人说你大晚上不睡觉,思想一定有问题。”

    回到学校的第一天晚上,格里菲斯摔伤了腿,就算他是皮糙肉厚的非凡者,也得在床上躺一天。他沮丧的嘀咕道:“我去搜集月灵精华。”

    一说到这个,索尼娅来劲了。各种各样的危险神秘材料和仪式她最喜欢了。

    “下次我也去!”她满脸期待的说,“这种苔藓和很多神秘植物一样,只有在月圆之夜出现,还需要特别的灵能滋养,很稀少。原来图书室的屋顶就有啊!”

    “别别别!”格里菲斯急忙阻止,“你要是摔下来会摔死的。”

    女孩失望的撇撇嘴:“对了,高年级的学姐我基本都认识,但是没有你说的那样的外貌和气质。女生不能留过腰的头发的。”

    “什么?”

    “就是没有这个人,教师和校工里也没有。”

    “那我看到的是?”

    “臆想?不过我觉得格里菲斯你不是会臆想的人。所以,你看到的可能是鬼魂或者幽灵吧!”索尼娅瞪大了眼睛,“我还没有见过这种灵能生物,下次能不能带我去认识认识。”

    索尼娅你怎么什么都想认识认识,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哎。格里菲斯连连摇头,知道了学姐的神秘,他已经不敢再深入了解了:“你就不怕我们遇到危险的存在,丢失理智,引起疯狂吗?”

    “可是我很好奇啊!”索尼娅用拳头在床边拍了拍,双眼闪闪发光,“我对未知的神秘就是有控制不住的好奇和兴奋,据说是家族气质!”

    “所以拉莫尔家先祖有那么多不幸,我们第一节课就被教授逮着问呢,你忘了么,”格里菲斯神情严肃的说道:“你这样早晚会吃苦头的。”

    索尼娅挥了挥拳头,“拉莫尔家代代都是追寻本源与真理的探险家,也是坚定勇敢的战士,在第一纪之初,我的先祖可是一手魔导书,一手钉锤开辟伟业的!”

    她一边说,一边抬起手,用拳头在格里菲斯的头上拍了一下:“厉害吧!”

    “我让你尝尝什么是真的厉害。”格里菲斯看了看自己结实的大手,握紧,放到索尼娅的头上,也敲了她一样。

    “哇——!”

    这一下差不多把索尼娅打哭了。她捂着头,满眼泪花的疼了好一会。

    “神智遭到创伤比这难受多了,”格里菲斯愧疚的道了歉,“对不起,我下手太重了。”

    “好疼啊呜,不过,偶尔体验下疼痛也很有意思。”索尼娅一边抹眼泪一边说。

    她想了一会,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格里菲斯你知道吗?窥探诡秘也不是那么容易伤害我们的。”

    “噢,怎么说?”

    索尼娅用纤细的手指比划起来:“是这样,一般要分为三步。

    “首先,我们的灵感要通过聆听、注视和感知等方式察觉诡秘存在的线索,我们的灵能才有可能与之交融,刺破表面的伪装触及真相。由此发现的真相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有危险。灵感高、敏锐的人也不一定能确保这一步的成功,是有一定几率的,很可能什么都发现不了。

    “然后,如果我们发现的线索中不幸隐藏了危险而恐怖的存在,那才有可能造成危险。我们的意志会经受考验和检定,如果无法承受,就会进一步伤及理智和精神。像你这样的骑士用自己的意志抵抗危险的概率就很高。

    “最后,即便意志无法承受神秘的冲击,理智损伤的程度也很难预期。可能会把人吓疯,但是很多时候也就是吓一跳的程度啦。只要我们足够乐观、智慧、积极,就算是恐怖的存在吓到了我们,也就那么回事!

    “你看,这三个步骤中每一步有发生几率的判定,还有程度高下之分,遇到真正的危险是很困难的。”

    两人正聊着天,嘉拉迪雅进来了。她的手里抱着一个小小的纸袋,看到索尼娅正坐在病床边兴高采烈的和格里菲斯说话,下意识的就停了一下。然后,她立刻觉得不妥,昂首挺胸的走进病房。

    “日安,索尼娅。”

    “日安,嘉拉迪雅,你现在不是有课吗?”

    “西迪厄斯的课,不重要,”精灵小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坐好,看看格里菲斯又看看索尼娅,“索尼娅,你不去上高等数论和魔咒建模课真的不要紧吗?菲欧娜的笔记可是靠不住的。”

    一听到这个课程名,索尼娅脸都白了。她匆匆忙忙道了别,抱着课本往教室奔去。

    大大的可以躺几十号人的病房现在只剩下格里菲斯和嘉拉迪雅两个了。

    “你在瑞文,怎么又去冲阵了?”精灵轻轻的抱怨着,从纸袋里摸出一个黄桃罐头,“然后刚回来第一天,还没和我打招呼就摔伤了腿,你这个冒失鬼。”

    “那不叫冲阵,我在一片混乱中动员了民兵和一整个城区,效率惊人,”格里菲斯的视线跟着黄桃罐头在移动,“当地人都乱套了,被我一个准骑士玩弄于鼓掌之中。哼哼,然后,我用精妙的战术调动、打垮了敌人,宰了它们的首领,还给友军解围呢!”

    “你也就骗骗我,谁知道你在现场有多惨呢~”嘉拉迪雅在腿上铺上一条毯子,罐头小心的放在毯子上打开,伸手取来桌上的刀叉叉住一块黄桃,从罐头里挖了出来。

    丝丝凉意和白雾在弥漫,淡淡的甜香勾起味蕾。

    这个罐头在冰水里冰镇过!
格里菲斯目不转睛的看着黄桃。

    “想吃吗?”女孩带着甜甜的笑容问他。

    “那自然是想极了!”格里菲斯老老实实的说。

    “那你先交代问题吧。”

    “我,有什么问题?啊,别啊!”

    就在格里菲斯的面前,嘉拉迪雅狠狠的咬了黄桃一大口。她吞下香甜的桃肉,还当着格里菲斯的面伸出小巧的香舌,舔了舔叉子上只剩下一半的冰镇黄桃,用最残忍的方式进行亵渎。

    她一边吃可怜的黄桃,一边用挑衅的眼神看着苦主。

    陷阱,阴谋!嘉拉迪雅你算计我!就等着我跳进来呢!但是,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抛下我的黄桃啊!

    格里菲斯激动的要跳起来,但是摔断的腿让他动弹不得,只能眼看着自己的宝贝黄桃被霸占,被吞噬。

    “我坏事做多了,要我交代什么,给个提示啊!”准骑士大喊一声。

    “艾——露——莎。”精灵一字一顿的说道。

    “啊,她啊,”格里菲斯想了想,“她勾我的肩膀,在我的耳边吹气,用脚蹭我的小腿,还威胁要吃掉我。”

    “……”

    这个回答太惊人了,以至于嘉拉迪雅听着都有些不真实。她愣在那里,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床上的准骑士。

    她那表情,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小兔子被脏兮兮的野猫按住了一样。

    “我对此无动于衷,”格里菲斯摆手说道,“一起作战的还有奥菲莉亚和来自南境信标的见习调查员安柏。她们都是出众的美人,我没有一点动摇。”

    “……”嘉拉迪雅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个叫作兰萨达·修斯顿的巡礼中的年轻见习修士,我准备安排给拉莫尔家。”

    “也没有必要说的这么细……”嘉拉迪雅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她是个女扮男装的妹子,有一双很漂亮的紫罗兰色的眼睛,但是瞒不住我,”格里菲斯继续说道。

    “什么!?”嘉拉迪雅大吃一惊。

    “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隐瞒身份,这个事情以后再做调查,”格里菲斯用毫不停顿的语气说道,“她晕倒的时候我不小心触碰了一下。当然啦,我波澜不惊。”

    “……”

    超量的信息让嘉拉迪雅有些过载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她揉着自己的发梢,一时不知道如何把话题接下去,只能磕磕巴巴的说道:“我也不是想要问你这些事,你可以和我说说事件的经过,聊聊天就可以了。”

    说到这个,格里菲斯来了精神:“尸潮袭击瑞文的一个城区的时候,我正好路过,本来是打算逃跑的,但是,不能丢下几万市民不管。

    “我便高举骑枪,欢呼你的名字,冲了进去。”

    “啊——!别说了,你吃吧!”嘉拉迪雅把一块黄桃塞进格里菲斯的嘴里,捂着发烫的脸,“你,你喊我的名字干什么,万一传出去怎么和别人解释啊!”

    “已经传出去了。”格里菲斯咕咕囔囔的说道。

    “什么?!”

    “大家都称呼我是拜耶兰的白鹰骑士,是夏洛特公主派来拯救大家的,”格里菲斯从女孩的腿上把罐头捧过来抱怀里,把第二块黄桃塞进嘴,像仓鼠一样嘟着嘴说道,“我也不知道嘉拉迪雅怎么就传着传着变成了夏洛特,可能是因为发音像吧。总而言之我不认识什么夏洛特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