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4章 屠夫·古拉托尼向你效忠,强大的死亡骑士

    狼人化的米典麦亚突然后腿收缩,以惊雷之势突然爆发,向着手持法杖的缝合怪痴杖扑去。在他的身后,坚硬的地面都被粉碎成碎裂飞溅的碎石,在呼啸的音爆声中肆虐飞溅。

    狼人的身影快的几乎无法捕捉,下一秒已经骑在缝合怪的头顶。锐利的前爪狠狠抓紧缝合怪的大脑,就像是插进豆腐一样毫无阻碍。

    “嘭!”

    随着狼人用力一掏,缝合怪的头颅直接爆裂开来。抽出的利爪上甚至还抓着半腐败的大脑往嘴里送去。

    “吧唧!”

    大脑在利齿间被咀嚼成一团碎末吞咽下去。但是,这头缝合怪在同类中也是罕见的精英,相对于普通的尸怪更加强大,在这样的攻击下依然未死,创口处甚至还在凝聚新的腐肉和器官。

    其他的缝合怪都疯狂咆哮起来,挥舞武器一拥而上。

    狼人的行动快如疾风,转眼间就扑向另一头缝合怪的后背,一爪撕开了后颈,张开大嘴疯狂撕咬。

    被咬到的缝合怪立刻挣扎起来,但是它已经被咬住了要害,狂乱的挣扎只是加剧毁伤的程度。转眼之间,这头疯狂乱舞的肥硕怪物的头颅就被甩了出去,在乱石间滚来滚去。

    敲打战鼓的缝合怪唐卡眼看同类跟不上狼人的行动,伸手抓住自己圆滚滚的肚子,用力向两边撕裂开来。

    腐烂的血肉像雨点般喷溅,恶臭的内脏、肚肠和白骨从撕开的肚皮中流淌出来。紧接着,六条巨大的红色触手钻出缝合怪的身躯,快如闪电般向着狼人包裹过来。

    狼人敏捷地向着旁边一闪,堪堪躲过急速袭来的血色触手。但是,他却没有料到另一头精英缝合怪就在这时出手了。

    缝合怪咕咚扬起手臂,一条白骨制成的粗大锁链激射而出。锁链的尽头还有骇人的弯钩和长钉,只要命中都会造成致命伤势。

    这一钩没有瞄准狼人,反倒是向着无人的空地掷去。但是,狼人躲闪触手却正是向着这边闪开,简直像是自己撞向锁链一般。

    “嘭!”

    锁链上的钩镰贯穿了狼人的大腿,粗大的骨链立刻有若活物一般缠绕上去。一击得手的精英缝合怪嘿嘿怪笑一声,几只大手一起发力把狼人拽了过来。

    这股强大的拉力几乎不可阻挡,狼人转眼间就被拖向缝合怪唐卡的位置。

    那六条飞舞的触手抽打上来,立刻卷住狼人的四肢和身躯,甚至要往他的嘴里钻去。触手上还分泌出腥臭的液体,粘到的毛皮立刻发出焦糊的气味。

    “嗷!”

    狼人咆哮一声,利爪向着缝合怪就是一爪扫去。这一爪掀起了无形的风压,如同镰刀一样切割缝合怪的身躯,犀利的风刃甚至透体而出,连扭曲的触手都切断了两根。

    但是剩下的触手捆的更紧,甚至将狼人拖向缝合怪敞开的腹腔,竟然要用缝合怪大嘴一样裂开的腹部包裹他。

    在战场的另一边,格里菲斯正在与缝合怪吞业交战。这头拥有隐匿能力的尸怪拥有与它的体型和外表格格不入的非凡能力,突然从空气中显出身形,然后用握持的骨刀劈头盖脸的打来。

    骨刀劈开了胸甲,给格里菲斯留下了两条深深的伤口。一击得手的缝合怪立刻卷起雾气,准备要隐匿身形消失不见。

    “你这坨烂肉,还想从我攻击下逃脱么?”

    格里菲斯的伤口如铁钳一般锁住骨刀,轰然转身,双手凝聚出两把冰霜的战斧,向着缝合怪发起清算。

    遭到凌厉反击的缝合怪惨叫一声,几条手臂被斩断了一半,它丢了武器,匆忙的抛弃断肢逃入雾气之中。

    “米诺斯,给我活尸!”

    格里菲斯没有追杀它,而是呼唤自己的骨戒。一队活尸立刻从附近跑来。它们遵照格里菲斯的命令,抬起倒地的安柏和奥菲莉亚,扛着她们飞快的逃离战场。

    他自己则全力冲向米典麦亚激战的地方,从触手缝合怪唐卡的背后掠过,抽出腐化的羽击剑,向着正在奋力吞食狼人的缝合怪后颈斩去。山怪的巨大虚影咆哮着出现在在他的身后,将滔天的气势加持在他身上。

    必然命中,致命一击。

    羽击剑势不可挡地贯穿了缝合怪的脑壳,带着肆虐的暗影力量狂暴侵袭。

    这一击直接是破开了缝合怪的后脑。不死生物肥大的后脑像是烈火下的脂肪一样融化,坚硬的脑壳片片破碎。

    “呯!”

    剑锋从缝合怪的眼球里爆出,车轮一样的大脑袋像个烂西瓜一样爆裂开来。

    缝合怪的头颅刚刚碎裂,格里菲斯的视野中突然出现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黑色的皮毛被污血浸染,寒光闪闪的爪牙正在撕扯碎肉和断骨。

    哪怕是格里菲斯那点粗浅的神秘学通识和薄弱的灵感都立刻让他意识到大事不好,再结合队友之前的话语,他确定狼人化的米典麦亚很可能没有识别敌我的能力。

    米典麦亚因为未知的原因已经是介于人类和其他物种之间的半人生物,就和威斯帝洛特种战技部队的少年兵一样,变异时的力量和速度成倍提升,在耗尽体力和能量以前化身不可阻挡的杀戮怪物。随着他逐渐觉醒神秘的力量,非人的部分可能会进一步增强并且吞噬心智。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失去理性的非凡者随时可能变成屠杀队友的疯子。

    格里菲斯在倒下的缝合怪上用力一蹬,接着力量就向后翻出去。一股犀利的风压紧随而至,粉碎了缝合怪的身体,也险些就撕开他的胸膛。狼人化的米典麦亚正在疯狂攻击,像一阵狂风在缝合怪中疯狂穿行撕扯,杀的血肉横飞。

    就在这时,精英缝合怪咕咚已经咆哮着用锁链砸来。

    格里菲斯架起盾牌迎头一挡,巨大的回响差点震碎他的耳膜。紧接着,被挡下这一击的缝合怪怒吼着迎头撞来。

    双方战斗的位置是一处倾斜山坡。格里菲斯被这一扑便站立不住,和巨大的怪物一起朝着山坡下滚去。

    他们像是一颗小土豆和一个大南瓜一样在斜坡上滚个不停。一直滚落到山脚,格里菲斯才终于收住脚步。

    ……

    缝合怪吞业已经赶到。它和咕咚一前一后的夹住格里菲斯。它们收拾着沉重的锁链和骨刀,抖动着全身腐烂的臭肉,肉缝间血红色的小眼睛恶毒地注视过来。

    “呼,呵——是想要前后夹击我么?”

    格里菲斯收敛气息,转身凝视会隐匿身形的缝合怪,首先向它发起冲锋。

    看到人类朝自己冲过来,吞业立刻消失于空气之中,显然是打着先藏匿,再和同伴配合进攻的主意。

    “愚蠢愚蠢,身为缝合怪竟然去学刺客的能力?”

    格里菲斯抬手一握。
早已布置下来的自爆球已经从隐蔽处冲出,从山坡上滚了下来。他先后复活了十几具尸体待命,被安柏打坏了两个,剩下的都已经转化成拥有酸液爆炸能力的自爆尸体。

    自爆球滚滚而来,在他的身边聚集,然后立时分散,如同象棋的棋子般占据阵位。

    “烂肉,你这能力最没用了!”

    格里菲斯锋锐的目光扫过缝合怪刚刚消失的空地,右手向下一压。所有的自爆球在那片区域接连爆裂。漫天的酸液四处飞溅,形成连绵的酸液之雨。

    “呜嘎——!”

    隐匿的形体的缝合怪被酸液覆盖,发出仓惶的惨叫。它虽然隐匿自己,却躲不过附近爆炸带来的伤害,一时间遭到了重创。

    缝合怪咕咚急忙向格里菲斯掷来锁链。但是,一头活尸突然冲了过来,正好挡在锁链飞行的路线上。

    “嘭!”活尸被锁链打成一片血雨。血花尚未落下,格里菲斯已经从一侧冲了出来,向着缝合怪掷出冰枪。

    就在缝合怪举起手臂抵挡之际,它视线的余光却看到几个圆球状的东西朝着自己急速滚来。

    “轰!”自爆球炸出一片酸雾,将缝合怪撂倒在地。

    ……

    两头缝合怪被接连重创倒地。格里菲斯遥望山顶,发现以一敌三的米典麦亚也逐渐占据了主动。他在手中凝聚出一把寒冰的大斧,一击劈碎了缝合怪吞业。

    接下来,便是要斩碎用锁链的家伙。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了一个怪异的意志。

    这个意志微弱而渺小,正在小心翼翼的触碰他。

    他持有的那枚通灵者非凡特性曾经吸收了黑域内部的屠夫幻象,现在正在剧烈拨动。他甚至感觉到,这块特性正在自主的向着封印物转变。

    “我要复仇……”

    “我要生存……”

    “我渴望载体……”

    特性结晶发出低微的声音。格里菲斯感觉到它向着自己献出忠诚。

    “屠夫·古拉托尼,向你诚服,强大的死亡骑士大人,请求你奴役眼前这头缝合怪的身体,与结晶融合,为古拉托尼塑造形体。古拉托尼将会寄宿在结晶中,响应你的召唤,为你征战。”

    死亡骑士,这是在称呼我?

    格里菲斯取出通灵者结晶,发现它已经转变为一枚瑰丽的水晶。水晶在嗡鸣,将一些神秘学知识传入他的脑海。

    这枚水晶是新生的封印物,可以吸收缝合怪的生命源质和力量,在必要的时候只要得到格里菲斯的灵能补充,便能以尸体重构特定的缝合怪“屠夫·古拉托尼”的形体为他作战。

    格里菲斯向着倒在地上的缝合怪看去。它破碎的身体正不断地掉出碎裂的骨肉和污浊体液,给人一种不知道何时就会自行瓦解的感觉。

    一个有名有姓的不死生物效忠于我,甚至可能还掌握着图杨谷水库的秘密……

    格里菲斯的嘴角勾了一丝微笑,手握水晶向着缝合怪举起右手。

    “亡灵奴役术。

    “下贱的怪物,臣服于我!”

    一股黑色的迷雾若有实质般迅速在格里菲斯的手边成形,迷雾中生成一条条触手般蠕动的黑紫色锁链,将缝合怪牢牢锁住锁住,勒住腐肉之中。

    格里菲斯右手一握,锁链立刻以无法阻挡的压力绞紧。本应是无所畏惧的尸体的缝合怪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在地上乱颤起来。精英缝合怪陷入了最后的疯狂,开始不顾身体的损伤,甚至咬碎撕扯自己的肢体,哪怕自己被粉碎也要从黑紫色锁链的束缚中挣脱出来。

    这股力量并非单纯的恐惧,而是某种直达生命本源毁灭一切的力量。这样的力量,即便是已经死亡的生物也无法抗拒啊!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强大的快意和满足感涌上格里菲斯的心头,同时带来的还有与他联系的缝合怪的震惊、惧怕和痛苦。这头强悍的不死生物疯狂拉扯着纠缠在身上的黑雾,但是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这就是黑魔法的力量!直抵本源的禁咒!

    在这股强大的邪恶魔咒压迫下,精英缝合怪像个烂番茄一样被压得汁液四溅,几乎要爆裂开来。它的身体会为飞灰,被水晶吸收消散而去。

    奴役术的持续时间只嫌太短!当黑雾散去,哀嚎消失的时候,格里菲斯凝视着空荡荡的地面,竟然生出了怅然若失的遗憾,恨不得立刻再来一次。

    一个低沉的声音紧接着传入格里菲斯的意识之中。

    “屠夫·古拉托尼向你效忠,随时聆听你的召唤,强大的死亡骑士。”

    从此刻起,缝合怪的力量和非凡特性将被禁锢在水晶之中,只有得到格里菲斯的许可和召唤才能通过血肉和其他材料作为媒介,凝聚出形体出现在这个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