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3章 沃尔夫冈·米典麦亚加入狩猎

    “奥菲莉亚,停下来!”米典麦亚对着身边的同伴大喊,“要让她停下来!”

    “怎么停?!”格里菲斯和安柏惊呼道,“我们不懂咒术的关闭!”

    腐魂尸在这股来自其他位面的骇人力量蹂躏下惨叫。附近的所有活尸无论大小都被一扫而空,只有它靠着惊人的强悍肉体悬挂在毁灭之崖的边缘。

    但是,引导恐怖漩涡的奥菲莉亚的气息开始变得愈发异常。她的左眼流出泉水般的血泪,身形被黑暗的气息笼罩。萦绕的黑气如同触手一般将她包裹拖向不可视的深渊,同时又以她为锚点拉扯着什么。

    某个极其不详的存在正在她的身边涌动,逐渐具象成形。它伸出恍若虚无的触手,向着这个世界悄悄试探。它一边靠近,一边发出无法辨识的呓语。

    “奥菲莉亚!”米典麦亚从隐蔽处跳出来,举起碗大的拳头,对着好朋友的后脑勺一拳捶了过去。

    修托拉尔小姐扑通一声倒在黑泥上。她诡异的咒术突然停了下来,那个刚刚触及世界的存在瞬间消弭于无形。

    在地面和天空回荡的呼啸声戛然而止,笼罩于天际之间的漩涡和闪电就像被关进了盒子一样烟消云散,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不留一点残迹。

    惊人的异象就这么停下来了。

    厚厚的黑泥被这股风暴席卷一空,只留下深深的陷坑。裸露的泥土和岩石再次出现的时候,黑泥所特有的有如生命般的悸动和气息也随着黑泥一起消散而去。

    重新出现的地表上只有沙砾和尚未被消融的骸骨,如同巨兽被破开肚肠淌出食物的残渣一般。

    芬杜斯·腐疫如同烂泥般瘫软在地上。它背后那条肿胀的肉块已经完全断裂,和墓室断绝了联系。

    “我们上去结果它!”格里菲斯示意大家退后,自己拿着武器靠了上去。

    米典麦亚把满脸是血的同伴翻过身来,匆忙的给她灌下药水。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了山呼海啸般的尖嚎。那些聚集在岸边壁垒正面的尸群像是割倒的麦田一般成片倒下。它们腐烂的骨肉与黑泥迅速融合,然后以惊人的速度退潮般消退下去。

    “发生了什么?!”安柏惊呼道,“看那边!”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大家望见大墓室与城区之间密布的绿色水晶塔正在轰鸣中倾倒。它们就像是被一脚踢烂的蛋糕一样化成粉末洒向大地。笼罩世界的灰暗天幕也一并退去。

    在淡淡的光线中,所有人都看到了无穷无尽的恍若海中游鱼一般的气团和气旋出现在远处的天空。它们数量极多,形体虚幻,在一阵悠长的笛音声中从四面八方向着大墓室飞来。

    这些气团,隐隐有着人影般的轮廓……

    “不可以,注视……”奥菲莉亚虚弱的说了一句,便失去了知觉。

    隐约意识到这是什么的格里菲斯惊恐的低下头去,竭力屏蔽自己的感知不去探究这惊人的异象的本质。即便如此,知悉了一点点隐秘的他依然头晕目眩。

    他聆听到一连串的虚幻的骰子落地声。他的意志防线被突破,下意识的抓紧了嘉拉迪雅送给他的秘银吊坠。

    他感觉自己意外的交了好运,在意识被撕裂的痛苦之后,他只是有点头晕和害怕。

    就在这时,他的身边发出了一声惨叫。

    “啊——!!!”

    安柏仿佛目睹了某种异常恐怖的存在。她蓬松微卷的长发在风中凌乱,双眼睁大到了骇人的程度。活力转眼间从她的脸颊上消失。她发出一声惊恐的惨叫便扑倒在地,剧烈的抽搐起来,唾液和眼泪不可遏制的从她的嘴角和眼角流出。

    “快跑,格里菲斯!”米典麦亚从头到尾的注意力都在奥菲莉亚身上。他背起同伴,低头起身。

    一团明亮如旭日的光亮突然从大墓室中绽放,耀眼的仿佛初升的旭日。

    它极度光辉而圣洁,却又让人感觉到发自内心的极度寒冷和恐怖。这是未知的恐惧,凡人无法想象光辉背后存在的真正面目。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绝非人类可以触碰和了解的。

    光芒甚至还带着极度的阴冷,将热量、生机和勇气从身边剥离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转眼之间,光团开始上升。虽然它的速度很慢,但是仅仅是余光就让格里菲斯心生忌惮,自知只要靠近就会有生命危险。

    当这亮光上升到百米的高度以后,立刻开始闪烁收缩,紧接着膨胀,再次收缩。往复三次以后,这个光球炸裂成彗星泯灭一般的巨型光团。

    “隐蔽!”

    光团窜上天空,划出一条弧线向着瑞文上城区的方向飞去。冲击波和摇动大地的震撼随之而来,带着摧枯拉朽的强横威力将大地扫荡。

    这股力量带着飓风呼啸,地面上的四人像草球一样滚了出去。

    飓风、地鸣和巨响持续了整整半分钟才消散而去。光芒和狂风之后的地面就像是被剥了皮一样,废墟、墓碑、泥泞都消失不见,只剩光秃秃的一片。

    四人小队被狂风吹着滚出了半里地。格里菲斯和米典麦亚用自己作为肉垫保护着失去意识的两个女孩,把自己滚的满脸是血。

    过了一会,他们才缓过气来。这么滚了一路以后,两个女孩的情况更加不好了。

    “结束了么?”格里菲斯问道。

    “不清楚,”米典麦亚摇摇头,“我们暂时撤退,回头再来调查。”

    不等他们行动起来,一股强大而分裂的气息突然降临,空气和风仿佛都被遮断了一般让人窒息。两人抬头望去,只见已经成为废墟的大墓室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紫色的双层法阵光芒。

    繁复的魔纹急速旋转,上下两层的法阵迅速重合靠近。


    芬杜斯·腐疫已经支离破碎的躯体竟然出现在法阵中。它注视着这边的人类,发出狞笑。

    “呜嘿呜嘿!

    “我的形体,在瓦解,但是,你们也休想逃走。永在否定的精灵赐予我的力量,定将吞噬你们!”

    它的话音刚落,便伸手抓住自己的肚皮,用尽全力撕扯起来。

    在绽裂的腐肉中,竟然没有流出肚肠和黑血,而是出现了极其深邃的黑暗。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正在从那里蠕动。

    五个扭曲而狰狞的巨大怪物从撕开的肚皮中钻出……

    它们有着缝合怪的庞大体型,但是手中的武器轮廓已经暴露出它们的与众不同,肥硕的身躯上甚至还有盔甲和触手一般的黑色波纹。仅仅是降临前的虚影就已经让人感觉到巨大的压迫感。

    序列6的不死生物芬杜斯·腐疫彻底毁灭,但是,它也亮出了手中的底牌。它以自己为代价,将五头非同寻常的缝合怪召唤了过来。

    它们分别装备着不同的武器,向着人类报出名号:

    “我是瘟疫的鼓手,唐卡。”

    “我是死亡的铰链,咕咚。”

    “我是焚尸的刀刃,枯火。”

    “我是死灵的牧法,痴杖。”

    “我是暗影的脾胃,吞业。”

    “以芬杜斯·腐疫的存在为代价,我们杀戮,我们吞食!”

    五头缝合怪刚一降临,便以极快的速度冲来。它们每一个都有序列7的灵能气息,身躯庞大,却速度惊人。缝合怪之一的痴杖举起手中的巨木法杖向前一指,格里菲斯的背后竟然掀起了飞沙走石的狂风,挡住退路。

    吞业的速度极快。它在地上滚动,突然消失不见,赫然是拥有隐匿的特性。

    咕咚挥舞锁链,枯火被火焰包裹手持巨大柴刀。它们背后的唐卡敲响隆隆的战鼓,将恐怖的惧意传播。

    “格里菲斯,不用跑了,这群怪物很强,配置很好,”米典麦亚摘下头盔随手一扔,他一向镇定温和的脸已经爬满狰狞和扭曲,抽动的嘴角在低吟,“我要全力一战,她们俩交给你。”

    格里菲斯点点头,他还留着手牌足以一战,正要提出协同战术。突然,一股凶残而熟悉的气息扼住了他的咽喉。

    “我要让这些恶臭的烂肉在恐怖中粉碎,让它们懊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话音刚落,米典麦亚便开始一块块地撕扯自己的甲胄扔在地上。异样而诡异的气息突然有若实质般蒸腾而出。他全身的骨头都在发出异常的剧烈震颤。

    格里菲斯的瞳孔都放大了。在这一瞬间,同伴身上正在产生非人的恶意和暴虐。仿佛来自洪荒的怪兽正在一点点撕裂禁锢的障壁,缓慢而恐怖地向着这个世界爬来。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它们的非凡特性是我,沃尔夫冈·米典麦亚的獠牙和利爪的贡品。

    “退下保护奥菲莉亚,不要,靠近,我。”

    米典麦亚结实、魁梧的肌肉开始颤抖,就像是血肉下潜伏了某种不可描述的邪物一般,每块血肉、每个细胞仿佛都在变异。

    米典麦亚的身上长出黑色的坚硬鬃毛,身形扭曲拉长,指甲如同闪烁漆黑光芒的刀刃,原本英俊的面容彻底扭曲,最后竟然如同豺狼一样狰狞恐怖,粘稠的唾液自苍白的獠牙滴下。

    “嗷呜呜呜——!”米典麦亚四肢着地,仰头发出恐怖的狼啸。

    它的一举一动中充斥着力量、暴虐、恐怖,甚至还有强大的掠食者的优雅。它在大地上徘徊,扫视逼近的缝合怪,仿佛在视察领地、挑选猎物的君王。

    非人的狼脸发出低吟:

    “异变——完成。

    “人狼(沃尔夫冈)·米典麦亚,加入狩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