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9章 团战(2)

    漫天的碎屑和浆液中突然闪出一条血色的锁链。锁链上有倒钩和尖锥,向着米典麦亚呼啸而来。这条锁链有着金属的光泽,却有宛若骨肉和触手一般活着的气息,向着前方的活人一把抓来。

    米典麦亚直视来袭的锁链,不闪不避的举起肩盾向前一挡。在一声撞击的巨响之后,锁链被坚固的盾牌上弹开,倒钩却以诡异的角度钩住了盾牌。一股巨大的拉扯力量随之而来,竟然是要将他拖拽过去。

    “哦吼,有趣的战术,这锁链可以用来破坏阵型和防御嘛,”米典麦亚颇有兴趣的笑了一笑,伸手一把抓住粗大的锁链,向着自己这边用力拽来,“但是啊,你的力量在我这里不值一提!”

    他的身后立时浮现出一个狰狞而黑暗的巨大影子,隐约可见苍白的獠牙和凶光流露的血眼。在米典麦亚发力的同时,一头虚幻的凶兽将力量在加持在他的身上。

    锁链发出嗡嗡的轰鸣,漫天飞溅的碎肉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影子向这边靠近。肉山一般的缝合怪竟然被拽了过来!

    缝合怪的一条胳膊上没有手掌,锁链便是从断肢的位置生长出来。在米典麦亚的拉扯下,这头巨大的不死生物无法挣脱,连滚带爬的被拖到面前。

    米典麦亚将锁链一扔,拔出火光流淌的战斧向着缝合怪一斧斩去。

    斧刃尚未挥下,缝合怪肥硕的身体突然由内向外的撕裂开来,一头巨大的食尸鬼从黑血和腐肠中扑出。

    它竟然是躲藏在同伙的体内,刚刚被安柏折断的手臂已经愈合如初,甚至全身在血肉的包裹之下,气势和速度更上一筹。

    米典麦亚措手不及,被这一扑掀翻在地。就在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时候,食尸鬼的瞳孔中开始闪烁黑色的幽光,全身喷溅出浓稠的黑液。这奇怪的液体溅落在米典麦亚的盔甲上,瞬间凝固成形,如蚕茧一般将他包裹起来。

    安柏一步上前,踏着倒地的修托拉尔腾跃而起。她灵巧的身形在黑液中闪烁,毫发无伤的落在食尸鬼的身后,拎住它的后颈向天空一扔。

    食尸鬼还来不及转身便飞了起来。它手舞足蹈的在半空中飞行,突然间脊椎上发出一道亮光,继而是一声巨响。

    安柏抬膝向它凌空撞去。这一击把食尸鬼打得像个锐角一样中间凸起。在它尝试挣脱的一瞬,一连串的打击接踵而至。

    奥菲莉亚安静的注视着前方的战场。七零八落的碎尸正在光芒闪烁中洒落下来。她满意的收起弓箭,红色的眼眸映射出奇异的光芒扫过战场,随即向自己所在的箭塔一侧投去视线。

    那里站着几个民兵,也在紧张的盯着前方的战斗。他们感觉到了射手小姐的视线,都不由自主的转过头来,莫名的看着她。

    一团黑烟就在他们的脚边升起。箭塔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披着罩袍的敌人。死亡的气息在它的身边环绕,把民兵们惊吓得一哄而散。

    “你哪来的勇气噢?”奥菲莉亚丢开弓箭,“是觉得远程好对付么?好好的法师不做,想客串一下刺客?”

    黑烟中现身的邪教徒手握魔杖,向着奥菲莉亚指去:“遵循主人的意志,将你献祭。夺,夺,夺……”

    它腐烂的嘴唇突然僵硬了,无论怎么努力就是发不出致命的咒语。

    “夺什么来着?”奥菲莉亚笑着来到它的身边,挥手折断了它握着魔杖的手腕。

    邪教徒的双目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它无法理解,面前的人类似乎什么都没有做,自己却已经无法言语,身体也动弹不得。

    它仿佛被深渊的巨兽吞食,没有一丝反抗的力量,仅存的意识在一点一点的泯灭、粉碎。

    “都送上门了,那我不客气啦!放心吧,我不挑食,会把你吃干净的。”奥菲莉亚的左眼闪烁着诡异的红光,她抬起手按在邪教徒的脖颈上,双手发力一拧。

    ……

    击退了第二轮攻势以后,格里菲斯和队友们组成的四人小队沿着河岸绕了一个圈,绕过荒瘠的狂野往大墓室靠近。

    在他们后方二里多的位置,大批的不死生物聚集在岸边壁垒的正面。在损失了一批强大的不死生物精英之后,它们不甘心的发动了全力攻击,结果又在壁垒和火箭下碰的头破血流,彻底失去了进攻的能力。现在,它们正被某个意志压制着不敢离开自己的岗位,木桩般矗立在壁垒外几百米的空地上一动不动。

    在四人小队的前方不远处,瑞文墓园的大墓室附近已经没有游荡的不死生物了。这个建筑物是一个下宽上窄的梯形建筑,建筑的屋顶已经被触手一般扭曲蠕动的黑色物质覆盖,上面还旋转着一块绿色的晶体。没有被黑泥完全覆盖的墙壁上还能看到这座墓室在岁月的侵蚀下破败坍塌的石墙。

    建筑的四面墙上各有一个大洞,源源不断的黑泥正从洞中流出向远方蔓延,将那里的泥土侵蚀污染,变成同样泥泞粘稠的黑泥大地。

    这座建筑就如同活着的心脏一般不断震颤手缩,邪绿色的光芒像狂风中的火炬一样在旷野中忽明忽暗。

    已经寸草不生的郊外狂风大作,碎石和沙尘被旋风卷起肆意侵袭翻滚,水晶的绿色光芒映照在低垂的黑云之中,天幕中隐隐有绿色的闪电翻滚。

    从这里到东面的城区,广阔的天幕中竟然有十几处这样诡异光芒在天地间遥相呼应。

    仅仅是凝视黑沉沉的天空和墓室,
就让人感觉到说不出的压抑和恐惧。哪怕是不动用灵感都能想象这里潜伏着一头可怕的怪物。

    “准备战斗,”格里菲斯四处看了看,“冲进去不是好办法,我们把里面的怪物引出来。赶在不死生物的援军抵达以前干掉它。”

    奥菲莉亚自信满满的站了出来:“交给我,你们在外面准备好!”

    看到她这么有信心,米典麦亚反倒有点担心的问道:“你该不会是要冲进去给它一箭,然后全力逃跑,在它抓住你之前逃出来吧?”

    这么一说还真是让人不放心,在场的同伴们都犹豫着是不是应该一起进去掩护她。

    “米典麦亚米典麦亚,你真是不了解挑衅这门高深的艺术呐~”奥菲莉亚摇摇手指,“你是不是觉得我要做的是偷偷摸摸的潜行进去,找到怪物头领,给它一箭拔腿就跑,一路上还要时不时再给它来上一发以免它自顾自的回去,不不不,米典麦亚,那太业余了。

    “你们后退,我就在这里,让你们看看专家的风范!”

    这话说完,她便甩了一下金色的长马尾,意气风发的收了弓箭,将一块水晶握在胸前,双目直视前方的大墓室。

    一股强大的灵能波动在她左边的魔眼中绽放。哪怕是站在她身边的队友们都感觉到针刺一般的威胁,仿佛自己的一切隐私和秘密都在这极具穿透力的力量面前无所遁形。

    大墓室立刻发出地动山摇的轰鸣。强大而混乱的气息赫然笼罩在天地之间。它像是无数个扭曲的怪物和哀嚎的生命如同虫卵般恶心的聚集成团,从死亡的深渊向着生者的世界伸出触手。

    墓室外的四人一时间都被震慑了,短时间滋生出了想要转身逃跑的念头。

    这股强大的力量已经超越了序列6的位阶,比艾露莎的灵能还要强大许多,距离可怕的死亡骑士似乎都只有一线之遥。

    一个强大而充满恶意和愤怒的声音在咆哮,用震耳欲聋的巨响敲打大家的耳膜:

    “呵呵,小虫子。

    “强大的腐魂尸芬杜斯·腐疫正在注视你。”

    这突如其来的咆哮近乎巨龙的龙吟和洪荒巨兽的怒吼,卷起滔天的邪恶气势,向着整个世界悍然碾压过来。

    大地开始抖动,UU看书www.uukanshu.com黑泥像是即将喷发的熔岩了过来一样沸腾起来。远在岸边的尸群发出一阵阵凄厉的嚎叫,疯狂骚动起来。

    这惊人的声势把奥菲莉亚都惊的退后了一步。她很快缓过神来,略带尴尬又不失优雅的转身对大家说道:

    “那么,它来了哟~我觉得大家还是拿出全部真本事吧,全!部!真!本!事!”

    她说这话时的表情,就好像是玩火把山点着的小孩在向大人交代错误一样,让人情不自禁的认定情况肯定比她说的还要糟……

    安柏看着她,略带疑惑的问道:“你做了什么,为什么这头怪物的反应这么大。”

    “也没什么啦,我只是用魔眼强化了洞察,仔细观察了它一番,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奥菲莉亚嘿嘿的笑着说道,她担心安柏不理解,又详细解释了一下,“差不多相当于格里菲斯在你洗澡的时候冲进浴室,上上下下看了你几遍,然后对你说快点转个身让我看看后面。你什么想法呢?”

    安柏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坚决的说道:“那肯定是要打死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