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38章 团战(1)

    民兵们趁着战斗的间歇匆忙修补和加固破损的墙壁。根据指导,他们甚至给木墙抹上一层厚厚的湿泥,然后在墙壁外挖掘出一条壕沟。运来的投石机也被堆放在一旁,准备过一会架设。

    危险就在它们几百米外。

    一个个蹒跚的破碎身影离开废墟和岩石的阴影开始聚集。它们呆滞的站立着,用闪烁惨绿色光芒的眼窝注视着生者守卫的壁垒。

    瑞文墓园附近的所有活尸似乎都调动了起来,更远处的平原上只留下零星的几头在漫无目的的行走。至今都没有露面的存在发现仓促的进攻没有用之后,开始集中兵力准备发起吞噬一切的尸潮。

    “和我说说你的计划吧,”奥菲莉亚说道,“这里距离大墓室还有三里远,远远超出了投石机的射程,营地内的兵力和建材也不足以把防线延伸过去。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呢?”

    格里菲斯观察着敌人的行动,指了指远处对同伴们说道:

    “看到那边东北面那座水晶塔吗?

    “正如奥菲莉亚说说,从灵能波纹的流动可以看出这些建筑多半是黑泥向东面和南面延伸并输送能量的中枢。我们就在营地里竖起投石机,远远的打他们。”

    大家一起往那望了望,发现在远远的地方确实有一座绿光萦绕的黑塔。

    “这东西看起来确实是重要的设施,但是距离太远了,有半里地吧?”米典麦亚大略的测算了一下,“这几乎是投石机射程的极限,民兵的射击不可能打中。”

    “打不中才好!”

    格里菲斯笑了起来,他用剑在地上画出草图:

    “要是三两下把它拆了,邪教徒肯定会心痛,但是也就那样。如果我们隔一段时间就来一轮射击,壁垒和炮击的意义便成了悬在邪教徒头上的利剑,它们一定会想方设法消灭这个威胁。

    “我们的物资和时间有限,不会采取缓缓推进的战术,但是,从敌人的视角看并非如此。

    “邪教团那边有熟悉拜耶兰军队战术的首领。我甚至怀疑萨菲里昂已经投到了敌人那边去,他是个老练的骑士,情况不明,联络也断了。

    “我们通过河流运输,突然出现在这里已经大大出乎敌人的意料。从战术的角度来说,这处河岸边的壁垒确实是大墓室的潜在威胁。它们看到我们建立了坚固的阵地以后肯定会防着我们用拜耶兰的传统战术和坚固的壁垒一步步压迫大墓室巢穴,或者掩护投石机缓缓推进。

    “很快,这一带活尸的主力便会集中起来。邪教团曾经在我的打击下丢失了一个巢穴,又有熟悉我军战术的指挥官,不会放任我们这个壁垒存在。”

    “我们要在这里坚守吗?”兰萨达问道。

    “坚守,算是吧。我们要再挫败一次敌人的进攻,杀死几个头领。如此一来,邪教团就会知道我们的厉害,被迫停下来重整军队,等待援军,”格里菲斯说道,“然后,兰萨达你和民兵留下,继续加固阵地拖延时间,时不时进行炮击。

    “在此期间,我们四人会隐蔽起来直扑大墓室方向,那里防备必然空虚,我们突袭不死生物的首领,破坏它们的指挥中枢。

    听了这个计划,大家一时都陷入了沉默。

    “你胆子也太大了,那个墓室里就算防备空虚也可能有一头序列6的怪物镇守,”奥菲莉亚摇摇头,“但是只有我们四个的话,作战不利也能迅速撤退。如果能干掉序列6会是很大一笔收获,我同意。”

    “我也同意,”安柏说道,“我们要尽可能在下一轮战斗中引出不死生物的军官并且消灭它们,减轻民兵的防守压力。”

    米典麦亚思考了一下:“我也没有意见。壁垒存在的意义是牵制和消耗尸潮,我们真正的目标还是敌人的指挥中枢。”

    看到大家都没有意见,格里菲斯便翻身上马,展开流光护盾的防御。

    “第二轮攻击很快就会到来,我去迟滞他们的进攻,引诱邪教徒的头目出现。一旦我摇动长枪或者佩剑就说明时机已到,请大家支援我。”

    格里菲斯放下面甲,向战友们点点头就跃马持枪冲出壁垒。

    他穿过两军之间的空地向着尸群靠近。正在集结中的活尸立刻调转方向,呈环状包抄过来。

    格里菲斯举起三米骑枪向着活尸迎面刺来,一击就从四五具腐烂的身体中贯穿而过。铁骑冲开尸群,在旋转的冰寒光芒中硬生生踏出一条道路。

    扑来的尸潮被铁蹄迎面踏破。格里菲斯不断控制着马速和方向,一边向侧翼拉扯,一边旋转骑枪不断击倒靠近的活尸。

    还在集结中的活尸像雪崩一样动了起来,密密麻麻的从四面合围。

    格里菲斯带着它们绕了几圈便向自己的阵地逃去,还在集结中的不死生物成群结队的在后面追他。好几股强大的气息也露出了踪迹。

    一头酸液怪从侧面包抄过来。它浑身的腐肉都在颤抖,一边奔跑一边喷溅酸液。那团绿色的酸液附着在活尸的身体上,刚一接触身体就冒出嘶嘶的烟雾,疯狂腐蚀。

    但是,这头怪物就算跑断腿也追不上骑兵的行动,很快就被远远的落在后面。

    这酸液怪物的威力不错,但是行动速度太慢,在正规军面前不值一提。格里菲斯在心里点评了一句,丝毫不在意慢速的威胁。

    格里菲斯感准备借着马速飞快拉开了和尸群的距离,准备在靠近壁垒的地方换个角度再次突击。突然,他觉到身边的空气开始涌动阴冷、粘稠的气息,接着,一团墨绿色的雾气逐渐成型,飞快地凝结成水滴漂浮在空中。

    这团绿色的雾气中赫然出现了五个身披黑袍的邪教徒的身影。在它们显身的那一刻,格里菲斯全身都感觉到了异常的阻滞和僵硬,仿佛自己和战马都被无形的锁链束缚一般。

    邪教徒中的施法者终于按耐不住,亲自发动攻击。酸液怪趁机拉近距离,眼看着就要在他身边炸裂。

    邪教徒的侍僧,很好,就等你们!格里菲斯立刻摇动骑枪。

    奥菲莉亚在箭塔上挽起强弓,将一道银光射来,贯穿了酸液怪的大腿将它射倒在地。早已蓄势待发的怪物“嘭”的一声炸裂开来。酸液飞溅到后面的骷髅和行尸身上,把它们腐蚀了一大片。

    格里菲斯瞥了眼漫天的酸液,
调动血气,那股阻滞的力量立刻烟消云散。

    一道金色闪光已经是从战场的左侧切入,向着侍僧所在的位置突进。

    安柏刻意绕了一个大圈,用自己的高速机动避开大批的活尸,突然出现在一个侍僧附近。

    眼看着就要遭到攻击的侍僧集体停了下来,魔杖赫然出现在它们枯瘦的手上,罩袍上的腰带和饰品也绽放出阵阵光芒,形成了一个高速吟唱的魔咒。

    安柏立刻就感觉到自己的行动变得生涩无比,就像是陷入了无形的泥沼一样寸步难行。

    但是,这种状态只持续了短短两秒就失去效果。

    米典麦亚快速逼近。他肩扛大盾,每一步都如磐石一般毫无破绽,给人的气势像是步兵大阵层层而进那般森然浩大。

    在他前进的同时,他的盔甲上闪烁着红色的血光。这道光芒和安柏隐隐联系在一起,竟然将困住她的魔咒驱散。

    挣脱控制的安柏挥出攻击,金色的霹雳如长刀般斩下,遭到攻击的侍僧头颅和罩袍一起飞了出去。

    遭到突袭的邪教徒突然在斗篷下扭曲抽动,其中三个从人类的站立姿态匍匐下来,如同野兽般撕四肢着地直扑过去。

    它们隐藏的身影迅速膨胀,一块块畸形的肉块和骨刺向外凸起将长袍撕裂,露出完全扭曲尸化的的面孔。其中一个长着如同豺狼一般三角形的脑袋,双手已经像野兽的四肢一样异化,生长出锋利的爪牙,移动速度一瞬间都加快到非人的地步。

    另外两个邪教徒的身体如注水的气球一样迅速肿胀,一个生长出四条巨大的手臂,另一个从肉缝中喷溅出酸液。

    这四个邪教徒有三个竟然都变异成了食尸鬼、缝合怪和酸液怪!它们的体型远远超过同类,而且灵能气息也更甚一筹。

    仅剩的侍僧挥动魔杖,转眼间消失在烟雾之中。

    那头食尸鬼的速度极快,在一阵沙沙的脚步声,尾随安柏闪烁的身影追击。

    是要分开对付我们么?疾驰中的格里菲斯抬手一扬,向大家呼道:“各自迎击,打碎它们。”

    他话音刚落,安柏便被银白色的冰盾包裹并且停了下来。她刚刚站定,食尸鬼的利爪已经呼啸而至。

    这一击被冰盾挡住。安柏架住食尸鬼的攻击,反手一折就将它的胳膊拧了下来。她正要折断这头怪物的脖子,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将食尸鬼从她的手中扯了出去。

    缝合怪远远的掷出锁链,精准的钩住食尸鬼将它从危险中拉了回去。

    与此同时,酸液怪抱头一蹲,手脚抱住卷曲的驱干,肉球一般向着安柏滚来。它的体型巨大,滚动极其迅速,发出轰隆的巨响,一路洒出绿色的酸液。那些酸液溅落在黑泥和腐烂的尸体上,立刻冒出恶臭而具有刺激性的烟雾。

    格里菲斯正在阻击汹涌而来的尸潮,一时间脱不出手来支援同伴,眼看着这头酸液肉球向着安柏和米典麦亚滚去。

    “安柏,在我身后隐蔽,”米典麦亚低声呼道,举起盾牌迎向滚来的肉球,如山岳般巍然而立,“我数到三,它就会爆炸。”

    “它的酸液可以腐蚀金属。UU看书www.uukanshu.com”安柏惊疑的看了一眼滚来的怪物。

    她的话音未落,空气中响过一声爆鸣的呼啸。一支羽箭从远处的箭塔上离弦而出,直奔酸液怪而去。

    这一支箭矢黯淡无光,初看来速度不快。但是箭杆在飞行中竟然自行化作飞灰和烟雾散尽,只留下狼牙般的黑色箭头不断加速,击穿空气掀起漩涡般的气旋。

    庞大的酸液怪正以填满视野的惊人气势滚来。黑箭突然扎进了它肿胀的腐肉。肿胀的身躯竟然发出波浪般的剧烈波动。

    突然间,酸液怪的躯体塌缩下去,像是被抽空了体液和气体一扬褶皱干瘪。

    “趴下!”米典麦亚大喊一声,双手撑住大盾单膝跪下。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旋即袭来,铺天盖地的酸液向着黑色的大地挥洒。正在附近奔跑的活尸被爆炸卷入,一起化成碎末。

    耳鸣和大地的摇动过了好一会才消停下来。米典麦亚举起盾牌稳稳起身,抖动身体将尘土和碎肢甩下,这才缓缓说道:“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