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7章 压制

    壁垒的木墙和箭塔上响起一阵悠长的号角声。随着这声号角,箭塔上的民兵们纷纷点燃箭头。

    活尸们已经抵达五十步之外。它们以食尸鬼为核心,大群小型活尸和骷髅挥舞着手臂,摇晃着破碎的身体,飞快的从黑泥上掠过。

    格里菲斯遥望敌人的编组,举剑高呼:“稳住!”

    直到活尸毕竟到壁垒外十米,他才用力一挥。

    “放箭!”

    密集的弓弦响声像闷雷一样炸开,两百支点燃的火箭向着蜂拥而来的活尸盖去。箭矢所到之处,这股汹涌的怪物浪潮就像是撞上了堤坝一样为之一顿。

    燃烧的箭矢和火油将尸体点燃,然后蔓延开形炙热的火墙。紧跟在后的活尸跃过倒下的同类,张牙舞爪地朝着木墙和箭塔扑来。

    几头食尸鬼从尸群中跃出,如敏捷的猎豹一般急速冲过危险的箭雨。这些从死亡中复苏的精英怪物长着刀刃一般的指甲,牙齿就像是锯齿一样。一旦它们跳跃到墙壁上,立刻就用尖锐的爪子扣进木头的缝隙,一点点的往上爬去。

    就在它们快要爬到墙壁顶部的时候,头顶突然闪出两个人影。格里菲斯和米典麦亚各持犀利的投枪向它们掷去。

    爬在墙上避无可避的食尸鬼“嘭”的一声就被射飞出去。民兵们竞相朝着脚下正在攀爬的活尸射击,密集的射击连成一片,像是呼啸而过的暴雨拍打着尸潮。

    “哇——!”

    一头贴着墙壁的食尸鬼被燃烧的箭矢射穿了脑袋,抓着一个惨叫的民兵直挺挺的翻了下去。干枯的残骸和尸油让火势越烧越大,很快就点燃了附近还在撕咬木墙的同类。

    黑压压的活尸大军像是潮水一样不断涌来。弧形的木墙和六座箭塔则如同礁石一般屹立不倒。在悉悉索索的撕咬和撕扯声中,被困在上面的民兵吓的发了狂,对着脚下的不死怪物全力乱射。

    “火油!用力扔出去。”

    米典麦亚召集士兵,手持火油罐向尸群中掷去,然后再丢过去几支火把。烈焰立刻爆燃开来,将附近的活尸全部吞噬,炙热的火浪甚至让木墙上的人都为之一窒。这样危险的行动只有他亲自指挥才能展开,否则慌乱的民兵用不了多久就能烧了整个阵地。

    “快灭火!”格里菲斯叫来一队人紧跟其后。他们用布袋背着细沙,一旦木墙被烈焰中翻滚的活尸点燃就立刻倒沙子下去。

    却月形的阵地被密密麻麻的活尸包围,在连续的攻击下,最外层的木墙开始破损崩塌,但是攻击的活尸也被大片大片的消灭在火焰中。

    突然,一段木墙发出吱吱嘎嘎的巨响,紧接着便在火光和烟雾中倒了下去。厚重的碎木击倒了一大片活尸,但是缺口也暴露了出来。

    “我来迎敌!你们堵口!”米典麦亚顶盔贯甲跳下破口处,拔出火刃战斧砍翻一片想要乘机冲进来的活尸。

    格里菲斯也跳下木墙,召集了一队人带着搬上岸的木筏,在那些崩塌的缺口后面重新竖起一小段内凹的新墙。

    米典麦亚在缺损的位置上力战不退,民兵们用最快的速度在他身后竖起呈夹角状的木墙,堆上泥土拍紧。

    “可以了!”格里菲斯大喊一声,丢下一条绳索,米典麦亚伸手一抓,立刻就有人把他拉了上来。

    “呜哈,我在尸海中畅游了一番!”米典麦亚已经是全身黑血,盾牌、斧头和头盔上都挂着破碎的肚肠。

    “别站着,那边破口了!”格里菲斯甚至来不及夸奖他,转身就朝着另一处缺口冲去。

    ……

    安柏站在一处箭塔上,不安的看着两个修托拉尔在下面血战。根据作战安排,擅长爆发不擅长持久的她和奥菲莉亚要把力量留给敌军的头领。

    “工事刚竖起来的时候一定会爆发激烈的战斗。”奥菲莉亚悠哉游哉的坐在高高的箭塔上,“这是分秒必争的事情,多耽搁一会,工事就会坚固一分。邪教团显然知晓相关的知识,了解破坏早期工事的紧迫性。这一波攻击它们迫不得已的只派来了快速而脆弱的活尸,如果缝合怪和酸液怪也能赶上攻势,防线上的情况会更加危急。

    “它们的损失差不多到了临界点,应该很快会撤退的。要是再这么消耗下去,即便大型活尸赶到它们也没有力量进攻。”

    话音刚落,远处的大墓室发出了一阵异常的波动。猛攻壁垒的尸潮停滞下来。前一秒还在疯狂撕咬的活尸纷纷转身,向着来时的方向奔去。

    活尸的攻击停止了。

    壁垒下面已经堆积了两米高的尸体。它们中的大多数都被火焰焚烧,缩成了焦黑的一小块。劫后余生的民兵恍惚的看着堆积的足有一层楼高的尸体,一个个呕吐起来。

    尸群立刻如同退潮一般撤退到远处。在那里,一些肥硕的巨大不死生物已经赶到,如同礁石一般矗立在一大片矮小的活尸当中。

    格里菲斯握紧秘银吊坠。他能感觉到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强大的灵能波动已经隐藏在尸群中蓄势待发。

    隐藏在墓室中的意志看来也发现仓促发动的袭击攻不下人类的阵地,反倒造成了自己的重大损失,决心集中兵力以后全力一击。

    ……

    一直都没有出手的安柏看到活尸退却,不由得赞叹道,“格里菲斯真是能从垃圾里发现金子呐~两次战斗都让平民组成的民兵守住了阵地。”

    奥菲莉亚清清爽爽的站在一旁,
一点灰尘都没有沾上。她替同学客气了一句:“这是拜耶兰军队的光荣传统。”

    “这具体是什么传统?”

    “嗯,这个嘛,”奥菲莉亚尴尬的笑了笑,“把人当牲口进行土工作业,把工事顶到敌人的脸上,累死自己,烦死对面。”

    遭到第一轮的攻击以后,河边的却月壁垒已经坑坑洼洼的满是破碎和凹陷。外墙在刚才的攻击中多处受损。民兵们在战斗中来不及修补,便直接在内侧再竖起一排木筏进行加固。活尸退却以后,他们便拼命的掘土挖掘壕沟,加固墙壁。

    墙外的地面上,刚刚被杀死的活尸渐渐的陷入黑泥之中。它们大部分已经被烧毁或者敲碎,黑泥如同无尽的沼泽一般缓缓吞噬它们。

    奥菲莉亚警惕的注视了一会黑泥的动静,又望向远处在朦胧的迷雾间闪烁绿光的水晶塔,对同伴们说道:“这层黑泥正在分解覆盖范围内的所有有机物,甚至可以捕捉少量散佚的灵能。它就像是植物的根须一样每时每刻都在吸取养分,通过那些绿色水晶塔作为中枢输送给远处的墓室。”

    米典麦亚一边喝着水一边问:“黑泥是不是也在向活尸提供补给?我隐约感觉到黑泥范围内的活尸会更迅速、强壮一些。而且,这些烂骨头连内脏、肌肉都腐朽了,大部分时间得不到任何食物却还能用一个骨架子奔跑战斗,就算是被邪神的奇迹驱使,这些亡者的活力和力量也要符合魔法的原理,不可能凭空产生。”

    听到他们的对话,格里菲斯也思考了一下。从骨戒米诺斯和死灵魔咒的情况来看,复生的活尸只能维持一个小时的存在,继续存活需要提供额外的能量进行补充。

    这次事件中,邪教徒想要得到什么呢?

    根据已知的情报,它们启动的封印物“始祖的呼唤”会激活沉寂的非凡特性,在那之后便迫切需要补充血肉和灵能来成长。

    这汹涌的尸潮和杀戮显然不是邪教团的目的而是手段。它们先投入一部分资源复活尸体进行感染,然后通过杀戮来让黑泥吸收更多的能量,一部分用来维持活尸的制造和战斗,其余部分传输给大墓室方向的那头腐魂尸。

    虽然形式上有所不同,而且诡异又扭曲,但是其本质与奈奥珀利斯事件中伊洛蒂的情况并没有太大区别。

    瑞文事件是邪教团在奈奥珀利斯之后的又一次尝试。那么,如果不能尽快阻止感染的蔓延,邪教团只要提取到了足够的能量,它们真正的目的就会暴露出来。

    这个时候,又有一批木筏从上游带着补给赶到了。兰萨达负责这次运输。木筏刚一靠岸,他就跳下来,飞快的来到格里菲斯的身边报告:

    “UU看书 www.uukanshu.com骑士大人,按照您的命令,我带来了15条木筏和一些木料、箭矢、火油,还有两台拆散的投石机,需要现场组装。”

    他的脸上和身上都是灰尘和烟熏火燎的痕迹,神情也非常疲惫,看来从下城区赶来的时候没少吃苦。但是,他的双眸神采奕奕,随时可以投入到新的使命中去。

    格里菲斯满脸赞赏的注视着他。这个年轻人和帕休年纪一样大,战斗力平平,但是教育程度和思维的缜密明显更胜一筹。而且,他有着一种特别的执着和冲劲,仿佛他存在的意义就是要为危难中的人们而战一般。

    “谢谢,兰萨达,下城区情况如何?”

    “活尸一直在冲击我们的防线,它们试图从上城区那边跨河过来进攻,但是民兵稳稳的守住了桥梁。骑士阁下您带着人牵制了它们的主力,市民们一定可以守住的。只不过,给您带来更多的支援会很困难。”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虽说民兵守卫自己的家园和妻儿时的战斗力还是可以的,但是要让他们有能力远征,或者把下城区转变成高效的战争机器还需要很多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