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6章 却月

    一队大车拉着满满的军需从城镇中心那边赶来。货架上装着大捆的弓箭和火油,用木板和铁皮临时赶制的盾牌层层叠叠。有些车上还装着刚刚做好的面包和汤。

    米典麦亚打开一个面包罐,发现刚刚烤好的全麦面包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摸上去甚至有些烫手。胡萝卜、土豆的炖汤里飘着大块的牛肉,用面包沾上一点,咬下一口去就会挤出浓香的汤汁。

    格里菲斯请大家各自取用:“一开始,我们都以为战斗会持续很长时间。现在看来,胜负一两天内就会分出,不是邪教团把大部分市民都害死,完成某种献祭,便是我们直捣它们的巢穴连根拔起。

    “所以呢,物资一下子不那么紧张了。我告诉兰萨达和军事委员会,最后的战斗近在眼前,让他们在昨晚全力筹措物资,基本可以满足今天的需要。”

    数百个民兵被集中起来,把大量的武器和物资搬运到河岸边。在那里停放着许多的木筏,物资正被小心的搬运到上面去。

    在大家提问以前,格里菲斯便解释道,“这些木筏本来是准备撤离用的,

    “瑞文河直通大海,平时就有不少人用小船和木筏往来于城区和港口之间。一部分居民发现可能无处可逃就准备了一些木筏,万不得已的时候用这些东西逃到出海口去等待救援,毕竟,活尸不会游泳。很聪明吧,我都没有想到。

    “当然啦,发现有这些东西以后我就把它们扣下了。嘿,兰萨达,准备的怎么样?”

    正在河边忙碌的见习修士立刻跑了过来:“根据您的指示,我们集中了能找到的大部分船只和木筏,运输400民兵绰绰有余,还有很多载重空间可以用来装载材料。”

    格里菲斯说道:“民兵人数可以酌情减少一些,减少一部分长枪兵,但是弓箭和火油要按照计划带足。

    “我们出发以后,军事委员会要全力安排第二轮运输。”

    “明白,骑士阁下!”兰萨达立刻跑开了,去和木筏边忙碌的市民们传达意见。

    “你要运输什么材料?”奥菲莉亚问道。

    “很快你就会看到了,”格里菲斯一边笑一边展开地图,“编组车阵的时候我就在考虑,如何让我的民兵兼具战斗力和机动性。现在,我已经准备好了答案。”

    ……

    从地图上看,瑞文河将城市一分为二,自东向西流入大海。在离开城区进入郊野之后,瑞文河还多出了一些支流。

    格里菲斯带领着大家,从下城区的小港口出发,乘坐大量的木筏和小船,向着瑞文墓园的方向驶去。他们转入一条略微向北偏的小河,在一处比较平坦的河岸边下了船。

    “士兵们,把货物卸下来!”格里菲斯大声吩咐,同时遥指北面说道,“这里,距离瑞文墓园的大墓室还有不到三里地!米典麦亚,让我们来实践拜耶兰军队的光荣传统吧!”

    瑞文墓园此时已经完全被黑暗和惨绿色的光芒笼罩,不可名状的凄厉嚎叫在荒野中回荡。看不到尽头的黑泥上,绿色的液体如同溪流般肆意流淌,所到之处裹挟着难闻的恶臭和腐蚀岩石树木发出的呲呲声响。

    大大小小的活尸分散在黑色的泥土上,用无神的双眼仰望着天空。

    这幅景象真是如同传说中的地狱一般狰狞、诡异。

    在这一片浓稠的黑暗中,大墓室被萦绕的绿光和雾气包裹,竟然如同心脏一般在山坡上抽搐着。

    格里菲斯注视着这个邪恶的建筑,没有一会竟然发现自己的心脏跳动的频率竟然开始与那墓室颤动的频率趋同,一阵阵心绞痛和恐惧感油然而生,急忙移开视线望向别处。

    “你们不要乱看,我的魔眼可以洞察魔法存在的实质,交给我吧。”

    奥菲莉亚的魔眼映射出瑰丽的涟漪和波动。她审视了一番远处的黑暗,面色凝重的说道:

    “这里的建筑已经被未知的有机质占据、融合,具有一半的生物特征。我们可以将大墓室看作心脏,绿色的液体河流当作血管。

    “黑泥在吸收土地的养分,但是也在捕捉亡者散佚的灵魂和掉落的血肉。一部分用来供给不死者的军队,其余的就被集中到这个地方。如果放着不管的话,它会像生物一样生长扩张。”

    米典麦亚脱了盔甲和外衣,赤裸着精壮的上身,帮着民兵们将物资搬运下来,他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黑暗便挪开视线: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瑞文这样人口密集,有着强大守卫的城市被这东西彻底吞噬的话,王国和奥术议会准备怎么收场?”

    奥菲莉亚收回视线,问同伴们:“你们见过灭绝令么?”

    “没有。”在场的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异瞳的修托拉尔小姐挑了挑眉毛:“如果我们不阻止这一切的话,说不定就可以见到了。”

    ……

    格里菲斯和米典麦亚动起手来,他们和民兵们一起将木筏停在河边,将武器和木料运上岸。他们接着便开始在岸边掘土。

    不远处的活尸们发现了这些人类,立刻疯狂起来。

    “活尸正在集中!”安柏眺望着远处的景象,“这里和大墓室还有一点距离,但是邪教团肯定会集中力量来攻击我们。”

    “无妨,等到活尸集结完毕再来告诉我。”格里菲斯抓过一把铲子,带领民兵疯狂的掘土。
他们沿着河岸堆起半米高百米长的土堆,便开始把河岸边的船只和木筏都搬上岸来。

    尸潮已经聚集起了上千的数量。邪教团在自己的大后方也留了不少的兵力。虽然它们分散在荒原和废墟间游荡,但是一股难以言喻的意志笼罩在黑泥之上。当它们发现这支三四百人的人类部队以后立刻集中,在远处的斜坡上凝聚成黑压压的一团,发出疯狂而狰狞的嚎叫。

    “它们集合起来了!”安柏喊道,“很快就会攻击我们!”

    “没事,等它们冲到两百米外再通知我!”格里菲斯的动作不停,他和米典麦亚一起,带着民兵们将一个个木筏竖起,两个一起插进刚刚掘起的土堆,然后再填入泥土拍严。眼看着活尸在远方运动,民兵们都发了疯一般拼命工作,渡河的船只转眼间成了三四米高的双层墙壁。

    不到一个小时,一座河岸边的弧形防线已经初具雏形。

    大地在轰鸣,潮水般的尸潮掀起丧心病狂的尖嚎,向着岸边扑来。

    “加速施工!”格里菲斯继续带着人开始用预制的木料搭建箭塔。箭塔的结构也非常简单,没有护板也没有顶棚,只是一座座高出木墙的塔楼。民兵们接着用木板搭出上下箭塔的斜坡,将大桶的火油和成捆的箭矢被搬运上来。

    近四百民兵就在河岸边的开阔地上扎起了一座弧形的壁垒。壁垒以河岸为两端的支点,木栅深入浅滩河水之中。弧形的土垒地基上竖起了三四米高的双层木墙,木墙后是六座简陋的近乎没有防护的箭塔。木墙的中上位置用木板搭出方便通过和站立的通道。在壁垒的内侧还有几条四米宽的斜坡方便上下。

    从空中俯瞰,河边竖起了一座宛如却月的壁垒。

    所有民兵停下施工,把自己武装起来。他们一起据守这条百米长的木制墙壁。一半人担任射手或者投掷火油弹,其余的人手持盾牌和近战武器担任掩护。

    民兵们一开始还有些惊恐,但是等墙壁完工,箭塔初步成型以后都纷纷点头。比起让他们拿着盾牌在开阔的路口上和活尸硬撼,高大的木墙和箭塔明显能给他们强烈的安全感。

    “登上箭塔和墙壁!”格里菲斯高声下令。

    民兵纷纷登上箭塔,或是站在木墙内侧搭起的过道上,手握弓弩和长枪紧盯着涌来的尸潮。

    地面在剧烈颤抖,就连木墙的缝隙都不停的塌落灰尘和碎土。

    北面的荒原上涌动着一条灰褐色的线条,在视野中缓缓放大。翻滚着向着岸边的壁垒袭来。

    “圣光在上,这是有多少怪物?一千?还是两千?”站在木墙后的士兵们看着这股汹涌而来的怪物之浪,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不由得双腿战栗。

    米典麦亚默数了一下,淡淡说道:

    “四千?”

    “什么!四千!?”在场的人一时都惊了。

    刚才还在为了防御工事忙碌的民兵们都像是吞了苦胆一样。他们只觉得寒意在全身弥漫,手脚都有些发麻了,好几个甚至开始偷偷打量背后的河流。但是,所有的船都被格里菲斯搬到岸上填进了防线,现在逃命都来不及了。

    看着他们苦水泛滥的表情,格里菲斯莫名地有种愉悦的快感。

    “哈哈哈,”米典麦亚低声笑道,拍打着满身尘土的格里菲斯的肩膀,“用河流行军,机动的问题解决了,用船和木筏筑城,一小时内防御已经稳固。现在全军退无可退,只有死战到底一条路可走。”

    格里菲斯望着这个仓促搭建的阵地,心满意足的呼了口气:

    “阵地已成,我军此战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