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3章 突围

    格里菲斯话音刚落,便举枪冲向一处包围溃兵的活尸。战马扬起前蹄,在尸群中重重踏下,冰盾从腐肉间碾过,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声。

    在这道坚固的冰霜护盾被摧毁以前可以提供接近重甲的防护效果,而且不会带来额外的负重和限制。护盾被摧毁以后,破碎的冰凌会炸裂开来向四周横扫,形成大范围杀伤和冲击。

    在港口的战斗吃过亏以后,格里菲斯已经思考了如何解决冷却时间内的过渡期,最大程度发挥冰盾的威力。那便是要保持机动性,避免陷入持续的混战,抓住敌人的核心发动突击后立刻脱离。

    缺乏经验和技术的骑兵很容易发动盲目冲锋,短时间内就耗尽战马的体力。但是格里菲斯这样骑术高超、可以担任枪骑兵的骑手却不会这样。

    他不断寻找逼近溃兵的聚团活尸,以冰盾和战马的冲击力碾压它们,撞破尸群之后立刻拉开距离然后减速保持马力,再次观察战场寻找下一个冲击目标。

    活尸虽多,但是它们要绕过大火,在旷野上拉出长长的队形。格里菲斯就像是一把锐利的匕首不断打击它们队伍的中段,或者在它们聚集时发动冲击将它们打散。

    逃散的溃兵一部分在荷鲁斯的带领下直接冲进了城里,看来是要去支援超凡者的战斗。

    剩下的人都注意到一人一骑向着活尸反复冲锋,所到之处恐怖的尸潮无不支离破碎。他们眼看着有些人在格里菲斯的掩护下突出包围往安全的南面跑去,一个个都大喊起来:

    “骑士,救救我们!”

    格里菲斯回头一看,发现还有好几堆人陷在尸潮之中。他们本来是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看到甲骑冲来还自发的抵挡了一会活尸的攻击。一部分人被救出的时候大家都开始逃命,原本就乱七八糟的阵线突然又垮了。

    “救命啊!”好些溃兵发出焦急的呼喊,想要跟上跑出去的士兵。但是一转眼活尸就从两个方向冲了过来,将他们的逃生之路堵住。

    好多人被扑倒在地,剩下的抓着不多的武器,眼巴巴的望着破阵而出的甲骑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你们继续向前!”格里菲斯对身边的人说道,抬手向着南面一指,自己用力一夹坐骑,单枪匹马的转身再次冲进尸群。

    他举起骑枪向着一群活尸戳去。战马疾驰,风声烈烈,骑枪贯穿一个活尸的脑袋,巨大的冲击将它挂在枪头上在尸堆里翻滚。骑枪冲势不减,紧接着刺穿了第二头活尸。

    格里菲斯握紧骑枪一甩,转身向侧面扑来的活尸刺去。这一击从枪杆上传来剧烈的震颤,将好几头活尸击碎,但是巨大的力量反震之下,这把长枪也发出了近乎折断的哀鸣。

    格里菲斯感觉自己的手都要麻木了。刚才的一击陷进了血肉尸骨之间,发出一阵阵颤抖,险些握持不住手中的武器。不等他扔下骑枪,七七八八的怪物已经跳了上来,一个个挂在他的枪杆上。

    血棘,若是血棘在手,只要一扫就能荡平这些杂碎啊!

    格里菲斯不甘的将骑枪一扔,拔了腰间的佩剑向活尸劈下,一边取了先锋盾,用锋利坚固的边缘挥扫。

    他好容易打散这一片活尸,将一群溃兵救出来向外撤,立刻又听到一群溃兵在尸潮中喊叫。士兵们看到连续两拨人逃出生天,都纷纷大叫起来。

    “骑士,救救我们!”

    “等着!”格里菲斯高呼一声,毫不停留的策马而动。他一边作战一边寻找奥菲莉亚和米典麦亚的踪影。他们既是朋友也是可靠的战友,是营救的主要目标,接下来的行动不能没有他们的支援。

    但是,他却没有找到这两人的身影。倒是有一百多溃兵聚集在一起,被数以百计的活尸围着,形成了一个大包围圈。

    黑压压的尸潮正从北面、东面和南面压过来,很快就会形成密不透风的尸墙。

    一个活尸跳了过来,像蟑螂一扬差点扑到格里菲斯的脸上。他和战马都不由得后退了半步,一剑把那头活尸劈死。

    “骑士,救救我们!”包围圈里的溃兵眼看着救星距离他们拉开了一点距离,呼救声都变得更加绝望了。

    格里菲斯咬紧牙齿,将佩剑插回剑鞘,右手向上一扬,一把寒冰的长戟立刻出现在他手中。

    血棘,若是有血棘在手,我怎么会被这些玩意阻挡!

    格里菲斯举起长戟,发出震天动地的呼啸:

    “拜耶兰——

    “万胜!”

    在狂呼声中,格里菲斯向着尸群冲去。冰封的长戟挥舞得有如风车一般,无数的利爪从四面八方向他抓来。

    冰凌四溅。格里菲斯的长戟刚在碎骨间龟裂破碎,立刻就有一把冰霜制成的长刀在他手中具形。

    格里菲斯举刀向着尸群一斩,掀起一片破碎的脑袋。他随即丢了钝口的冰刀,取了一把冰制骑枪来战。

    他先是冲翻了一片活尸,将一群人救了出去。但是转眼之间就有另一群溃兵向他高声呼救。

    随着战斗的进行,格里菲斯已经有些辨认不清方向了。

    在快速的冲击中,只有偶尔从头盔缝隙闪过的城墙的阴影能够让他辨认方向。其他大多数时候他只能看到黑压压的尸群和飞溅的冰凌、雪片交替从眼前闪过。

    时不时还有一两头强壮的活尸能够顶着飞溅的冰暴冲到他的身边,全身上下插满了尖锐的碎冰凶狠无比的扑上来!

    格里菲斯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疯狂而扭曲的不死生物,甚至随便一剑扫过都能斩下四五个腐烂的头颅。

    冰霜符文正在快速消耗,骑鹰勋章的护盾也用掉了。体力的消耗开始带来一阵阵的眩晕,汗水几乎要遮住他的眼睛。头盔的面甲上也涂满了恶心的东西,不断滴落下来。

    更麻烦的是,他不知道胯下的战马现在的情况如何。虽然有冰盾断断续续的提供防御,但是战马没有披甲,在这样密集的尸群里横冲直撞肯定会累计不少伤害,一旦战马坚持不住倒下,格里菲斯就陷在尸潮中了。

    突然间,他的视野一清,刚刚还铺天盖地的活尸竟然消失了。

    格里菲斯定神一看,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凿穿了上千活尸的包围,从另一侧破阵而出。

    那股恐怖的尸潮竟然是被冲出一个缺口,所到之处七零八落地撒了一地断肢和肚肠。那些被围的溃兵应该是跑出了重围,要不就是已经被活尸消灭。

    融化的冰凌在尸体间流淌出一条墨绿色的小溪,上面还漂浮着不可名状的器官组织,只是看一眼就让人作呕。

    城墙下的尸潮被这一击穿透以后,纷纷向着格里菲斯的方向疯狂扑来。密密麻麻的活尸一转眼就填补了刚刚被凿穿的空隙,像弯曲的长鞭一样向格里菲斯卷来。

    符文只剩下一小半。格里菲斯扭动身体,没有一处不是酸麻,胯下的军马也是颤巍巍的,随时都要倒下的样子。

    他果断的调转马头,朝着城南方向放马奔去。

    靠着战马的速度,格里菲斯还是很快甩开了活尸的追击。虽然他并没有怎么受伤,但是遮天蔽日杀之不尽的敌人还是让他从心底里萌生了恐惧和疲惫。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稍有疏忽或者一个意外,格里菲斯就有可能连人带马的被淹没在尸潮里。

    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气息突然出现。金色的风暴团划过天空,在格里菲斯面前的尸潮中砸开一个缺口。

    浓稠的腥臭血雨噼噼啪啪的迎面拍打在冰盾和盔甲上,安柏灿烂的金发出现在风暴之中。

    她的身后还跟着好几个非凡者,对堵截的活尸发起攻击。

    “安柏救我!”

    格里菲斯大呼一声。

    见习女猎手小姐朝她一挥手:“格里菲斯保持机动,直接向城南去,我们会清理它们。”

    格里菲斯自然是不敢勒马停下,继续沿着城墙一路小跑。

    原本乱作一团的士兵已经开始恢复组织。米典麦亚出现在人群中,用非凡的气势和感召力组织他们排成多个横队,在弓箭手的掩护下交替掩护着向南缓缓撤退。

    奥菲莉亚正射来暴雨般的箭矢,不断击杀强壮迅捷的活尸。
本来就防护不足并且缺乏指挥官和精英战士的尸潮已经冲不动这支组织起来的队伍。

    哎呦,得救了啊!看到这么多熟悉的面孔,格里菲斯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他刚要喘口气,突然身体一轻,连人带马的飞了出去。

    格里菲斯的双手在空中飞舞,想要抓住什么,却是腾云驾雾一般朝着地面砸去。他急忙调整姿势,想要避开以脸着地的结局,然后便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

    “他的脖颈没事。”

    “不是他的血,不用担心。”

    模模糊糊的意识中,格里菲斯抬了抬眼皮。

    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模糊的人影在他眼前晃动。他能听到人的声音,隐约知道是谁在说话,却又分不清楚。

    他动了动手指,发现全身上下像是泡胀了水的棉花一样沉重。他用尽全力抬起右手,看到一副已经被污秽染黑的臂甲。

    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起来。

    格里菲斯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辆马车的货架上。马车外是许许多多灰头土脸的人排着队,不做声的等待着什么。一张张疲惫的脸上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您终于醒了,骑士阁下!”兰萨达见习修士跪在一旁看着他,帮助他坐起来,“我认为你们可能需要后勤上的支援,便带了一些马车和民兵来和你们汇合。安柏大人正在率领大家进行警戒。”

    格里菲斯发现自己的视野慢慢抬高,可以看清自己的胸甲和两条腿。他头脑昏沉沉的左右看看,就好像自己的视野和身体分离了一样不真实。

    “根据军事委员会的意见,在进入城镇以前要对大家进行清洗。我们已经来到了瑞文河的南岸,暂时脱离了危险,准备在河边休整一下再前往城镇中心。”兰萨达接着说,他向一旁招招手,立刻有两个戴着厚厚手套的人过来帮助格里菲斯脱掉了盔甲。

    组织运输和清洗工作,兰萨达做的不错,是个能够查遗补缺,有独立思考和创造性思维的人材。回头引荐给索尼娅,看看拉莫尔伯爵说的那支新部队对圣职者有没有需要。

    格里菲斯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突然,一桶冰凉的水“呼啦”一声朝着他迎头浇了上来。

    格里菲斯差点被一口水呛死,不等他缓过气来,第二桶水又浇了他一脸。

    “喂!你们,对骑士阁下的礼貌和慎重呢!”兰萨达大声质问。两个负责清洗格里菲斯的民兵急忙点头哈腰的把快被呛死的准骑士扶起来,给他小心清洗。

    所有溃兵和难民都被集中到瑞文河边,在那里接受清洗。

    “安柏小姐说有一些被咬伤或者抓伤的普通人也变异成了活尸,我检查以后暂时没有发现这样的案例。我推测,剧烈的感染和伤者变异应该是由死亡骑士的某种特殊能力引发的。为此,我建议先将伤者单独隔离。”兰萨达汇报着自己的发现。

    格里菲斯点了点头。他看了看四周,发现下城区的民兵们已经在河边清理出了一块临时的营地,安排了警戒,对撤退下来的非凡者和城防军进行清洗消毒。

    这样具体的事务能有人来考虑是最好不过的。他接下来就要准备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必须把精力留出来。

    格里菲斯的坐骑也幸运的活了下来。它在撤退的时候被尸体绊倒,把主人摔了出去,自己也扑倒在地。经过刚才的一番厮杀,战马和骑手一样,已经是污秽不堪,正在由一群民兵小心的进行清洗和疗伤。

    格里菲斯让兰萨达不用在意自己,尽管去处理临时营地的工作。他自己换了一身便服四处溜达起来。河边临时营地的人各自忙着手头的事,但是看到他从旁边走过,没有一个不是大声向他问好,望向他的眼神里都带着十分感激和敬意。

    虽说被他冲垮的只是腐烂肮脏的普通活尸,受到拯救的不过是几百个城防军、民兵和少量低阶非凡者,官方在评定战功的时候不一定会给出多高的评价。但是,这份感激却是货真价实的。

    格里菲斯微笑着向大家回礼,内心十分的充实而满足。在城墙下冲击尸潮拯救战友和溃兵的举动是发自内心的行动,如果无动于衷地坐视他们被屠戮,他的信仰和理智估计都会崩溃。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尽可能多的人活了下来,这就是最好的奖赏了。

    奥菲莉亚和米典麦亚也已经完成了清洗,在不远处看着格里菲斯。

    他们俩一看形势不妙就召集了一小队人往城墙撤退,从那里向南移动。在格里菲斯发起攻击以后,他们的压力一下就减轻了,轻松的突出包围圈。等到和安柏汇合的以后,他们还巧妙的袭击了尸潮的侧翼,干掉了一大群活尸,然后掩护着整个队伍撤退了出来。

    奥菲莉亚漂亮的皮甲上连划痕都没有,但是她左眼流下的血泪看起来非常吓人,刚见面的时候把安柏都吓了一跳。

    米典麦亚装备了重甲重盾,在战斗中只有一点轻伤,但是体力消耗巨大。他从后勤兵那里讨了两大块面包,夹着干肉和蔬菜大啃起来。

    奥菲莉亚闪闪发光的异瞳注视着准骑士的身影,低声对同伴说道:

    “我们可要好好谢谢他。刚才的突击,换了你做的到吗?”

    米典麦亚认真的点点头。他大口嚼着肉干,一边撕扯着面包一边嘟嘟囔囔地说道:

    “做不到,我打不穿尸潮,也没法像他那样支撑那么久。他执掌的圣器非常厉害,能够对一定威力的攻击实现长时间连续防御,只有攻破他的冰甲护盾以后才能伤害到盔甲和肉体。”

    “UU看书 www.uukanshu.com那不是比你厉害吗!?”奥菲莉亚挑了挑眉毛。

    “也不是这么说的,”米典麦亚摇摇头道:“我擅长对抗单次高伤害的大型怪物,但是活尸这样密集的攻击却让我防不胜防。何况,我也没有驱散它们的能力,很容易被包围。格里菲斯的情况正好相反,只要他维持着那层冰霜魔咒的效果,他就可以击穿密集的小型生物防线。”

    奥菲莉亚若有所思的看着走来走去的准骑士,妖艳的异瞳和深邃的目光仿佛能看穿他的心灵。她的双手抱在胸前,斜靠在一旁的马车上说道:

    “我明白,重步兵或者变异兽顶住冰甲碎裂时的溅射,带上双手斧或者破甲长枪这样难以防御的武器,具备人数优势就会对他造成威胁!”

    米典麦亚吞下面包:

    “别小瞧他,格里菲斯仅仅是展示在众人面前的能力就已经如此不凡,他一定还有更加强大的底牌。”

    “我知道我知道!”奥菲莉亚晃了晃拳头说道,“谁还没有个奇遇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