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2章 1骑当0

    营地主官开始整理队伍分发武器。他们的脸上也看不出失望和懊恼,只有几分焦急和疲惫。

    如果等到大火熄灭,远离城门的三处营地就要面对几个方向敌人的夹击,到时候再退就来不及了。

    “集合!”

    “排成方阵,小伙子们,盾牌在外,长枪在内。”

    “非凡者请过来集合。”

    惊魂未定的士兵们被一个个从地上拉起来。军官们像驱赶鸡鸭一样把他们推到一起,排成一个乱七八糟的方阵,然后胡乱塞上武器。

    另外一些军官则匆忙带着人开始给同样烧起来的营地后门灭火,准备清理出一条道路给大家撤离用。

    壁垒的东面虽然也有活尸,但是那里的敌人主力正在猛扑城区,是唯一的逃生之路。

    奥菲莉亚收拾了一下箭袋和装备,来到同样整顿装具的米典麦亚身边,拍拍他的肩甲问道:

    “怎么办?这里距离城门有几百米,但是超凡者和死亡骑士的战斗应该还没有分出胜负,城里估计也是人间地狱了。就算突围出去,尸潮扑上来只要一分钟就能要了大家的命!”

    米典麦亚沉默地点点头。

    来这里防守的都是训练不足的城防军和刚刚拿起武器的民兵,之前靠着工事居高临下防守,有着超凡巫师的强大魔咒和城墙后的投石机火力支援也只是勉强守住。一旦离开了工事,他们面对凶残的尸群怎么可能坚持住。

    在城墙下溃散是他们唯一的下场。

    一旦队伍溃散,大家的存活时间就要开始倒数了。更何况,就算不溃散又能如何呢?城区的感染肯定已经蔓延开了。

    强大的非凡者固然不会那么容易送命,但是这些民兵战士该怎么办,他们有多少人能逃出生天……米典麦亚看着身边即将被自己抛弃的战友们,心中内疚的难以开口。

    这些仓促间召集起来的战士脸色一个比一个差,看起来都已经意识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诡异的沙沙低语声一小片一小片的在人群中蔓延。

    “我掩护你,我们沿着城墙往北撤退,远离城市以后撤往北面。”米典麦亚犹豫片刻,最终还是下了决心,在同伴的耳边轻声说道。

    “恩,我知道,”奥菲莉亚神色轻快地应声道,“不就是逃命嘛~这个我熟!而且,我的想法是往南跑。”

    ……

    空气中弥漫着让人作呕的尸臭和血腥,冰冷的阴风在黑暗的天幕下回荡。

    灰褐色的活尸汪洋在礁石般的阵地前咆哮回转,远处城郊的又一波尸潮已经初见雏形。

    在空寂的城郊旷野上,格里菲斯举起骑枪,胸中有股激扬的豪情涌动,回想起置身于甲骑兵坚不可摧的战列之中的美好时光。

    他仔细审视了战场的形势,对于敌人的位置和强弱有了清晰的判断,详细规划了突击和撤退的路线。

    他蓄势待发,接下来便要再次冲进万千敌群之中。

    身披坚甲的骑士和胯下战马仿佛心意相通,刚刚还为尸潮和异变不安的内心已经如同钢铁般冰冷平静。

    格里菲斯深深吸了一口气,双目仿佛凝固了坚定和执着的火焰,哪怕是千山万水也要踏破。他望了同伴一眼,双腿轻夹。战马迈开铁蹄,向着充斥死亡和绝望的战场缓步跑去。

    安柏本想说几句鼓励的话,但是格里菲斯的目光扫来,她发现自己好像又不认识眼前的少年。冷峻的气质、昂扬的身姿、高举的骑枪和雄健的战马是如此陌生,又如此熟悉。

    虽然以前看过很多次骑士大赛,但是眼前近在咫尺的一幕又是如此不同。比起那些盛装精甲的参赛者,这位准骑士一往无前的张扬气息简直让女孩的心脏无法抵抗。

    被格里菲斯锋锐坚定的视线注视的时候,安柏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心跳的就像是赛场上翻滚的万众欢呼一般,呼吸都有些困难了,下意识的避开视线。

    但是下一刻她又觉得特别可惜,目光复杂的望向已经奔赴战场的背影,忍不住抚摸着自己天鹅颈一般的颈项上的围巾,心里默念着……

    “下一次,下一次他出击的时候我一定要把这个缠在他的骑枪上。”

    ……

    火势很快就减弱下来,噼啪作响的燃烧声已经快要被外面活尸的恐怖嚎叫所掩盖。

    军官们终于清理了营地后门的火势,指挥着大家往外撤退。

    每个营地里都有一个非凡者小队协防,这些人也是带头从火焰中冲了出去。

    奥菲莉亚率先从火焰中一跃而过,翻滚的热浪撩过她飞扬的金发,窒息的空气中还有浓烟翻滚。

    视线稍稍拓展,火光和浓烟后面出现了一个个活尸。它们已经聚集在燃烧的工事后面,将人类团团包围。

    后续的非凡者闪电般地钻出火圈,一头撞上外面巡游的活尸。

    “嘶~饿——!!!”

    一阵难以描述的惊悚喊叫立刻响彻天地,紧跟着是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这个时候,近两百人的长枪兵也纷纷刚刚钻出火场。被熏的满脸焦黑的士兵们迎头就遇上了奔跑而来的活尸。

    “列队!”

    带队的军官刚刚喊了一句,他身边的人就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统一喊叫。

    “快跑啊!”

    勉强组织成一个长方形队列的民兵们就像是遇到了开水的蚂蚁堆一样,眨眼间就四散而逃。

    奥菲莉亚和米典麦亚眼看着一伙民兵像兔子一样从他们身边跑过,
用快的惊人的速度一溜烟的朝着城北的方向逃窜过去。

    三个营地的守军同时撤离,同时瓦解。五百多守卫者像遇见豺狼的羊群一样四散奔逃,除了少数往城南或城北逃去以外,大部分向着城门蜂拥而去。

    这个时候,上千绕过工事的活尸正在两翼包围过来,而更远处灰褐色的线条已经翻涌骚动。

    尸潮近在眼前。

    瑞文城墙下的惨叫声越来越凄厉,溃兵们裹挟着一些非凡者和军官退到城门外,好些人还丢了武器。

    他们刚刚跑到那里就看到了三条直通城墙顶端的大道。密密麻麻的活尸站在上面,纷纷转过头来看着跑到嘴边的活人……

    壁垒下面的活尸也纷纷绕过渐渐熄灭的火焰,两股巨大的尸潮正一南一北向着这群活人聚拢而来。

    乱成一团的数百溃兵聚成几团,在城墙下发出哭天抢地的哀嚎声。

    就在这个时候,竟然有人指着南面大声喊道:

    “快看,援兵!”

    在昏暗的天幕下,一人一骑正从向着潮水般的活尸前进。他身披闪闪发光的银色胸甲,手中三米骑枪高高举起,如同竞技场的冠军一般威风凛凛的策马而进。

    六条银色的冰环如同流星般在骑士和战马身边旋转;冰蓝色的薄雾将他包裹。沉重的铁蹄敲打大地,激起白霜一般的雾气和刺骨的寒意。

    在满是黑黄色狼藉的战场上,银色流光环绕的甲骑兵放下骑枪直指前方。风压在锐利的枪头聚集,形成尖锥一般无法直视的犀利气势。

    甲骑纵马加速,向着狰狞的尸潮拦腰刺去,一头撞进厚重的尸潮中心。

    “轰!”

    一片活尸的残骸如同撞上礁石的潮水,在轰鸣中飞剑出去。甲骑凿进尸潮,发出惊涛拍岸一般的巨响。

    格里菲斯右手持枪突击,左手以盾横扫,在密密麻麻的活尸中掀起漫天碎肉和黑液。

    直扑城下的活尸立刻骚动起来。它们原本密集的簇拥在一起冲击就已经互相拖累了速度,突然发现有一团鲜活的血肉冲到身边,顿时就有十几头活尸调转方向朝甲骑扑来。

    它们尖锐的利爪和牙齿撕咬在旋转的冰环护盾上,立刻就咬开一条条骇人的裂缝。

    “呯!”

    冰寒的流光骤然炸裂,尖锐的冰块向着四面八方放射。十几头活尸被直接撕裂,本来就破碎的身体被凿穿、敲碎,向后倒飞出去。

    这一轮冰环的伤害虽然不足以杀死全部活尸,却能重创并且击退它们。

    格里菲斯调动符文的力量,在横飞的冰凌中心,六道银色流光再次包裹住了他和坐骑。

    又是一批活尸猛扑上来。

    格里菲斯看都不看,UU看书 www.uukanshu.com只是盯着前方的目标剑劈枪挑。等到冰盾被攻击破碎以后,又是一阵如同风暴般的打击向四面降临。

    满目的乌黑活尸突然一清,密密麻麻的尸潮硬生生被一人一骑撕开一个缺口。

    溃兵们看得惊呆了。他们的喉咙里还堵着“只有一人不是来送死么”如此这般的话语,却是一个个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在黑压压的尸潮中,银色的锋芒以一往无前的气概骇然直入茫茫尸潮中,自漫天碎肉断肢中破阵而出。所到之处风行草伏,恐怖的活尸被这寒光一切为二,竟然成了半截流的状态。

    尽管城下的溃兵已经吓破了胆,但是眼前的形势太过惊人,大部分人都看到了即将扑上来的南路尸潮被拦腰而断,那一人一骑如同风暴般碾过,所到之处血肉横飞。已经绝望了的士兵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绝境中的希望,眼巴巴的看着甲骑逼近。

    甲骑策马冲到一路溃兵面前,将满身的烂肉一甩,向他们喝道:

    “结阵向南,我为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