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0章 最接近神的超凡者

    洛尔德斯的闪电在城墙上横扫。电流命中了死亡骑士然后弹射开来,在不断爬上城墙的活尸间织起致命的电网。那里仿佛遭到了飓风雷暴的袭击,率先登上城墙的活尸全部被一扫而空。城垛和塔楼在闪电的肆虐下化为粉末,被狂风卷上天空。

    在电闪雷鸣之中,洛尔德斯悍然冲向死亡骑士。他是施法者,却以让所有近战型非凡者都为之侧目的凶悍在战斗。闪电在他的手中凝聚成弯刀一般的光束撕裂了死亡骑士的肩甲,炸裂开一大片黑色的黏稠液体。从伤口的位置看,死亡骑士在重甲之下几乎没有血肉,完全是一团乌黑泥泞的物质。

    亡者的统帅对可怕的伤害无动于衷,他高举骨剑,战马人立而起,向着球状闪电一剑挥下。

    这一剑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剑刃劈砍在炽白的光盾表面,崩裂出一片水晶般的晶莹碎片。浮空的洛尔德斯甚至被这一剑打的往下一沉。

    远远旁观的格里菲斯看的冷汗直冒。他看着城墙上的两个非人的生物在激战,心都悬了起来。

    洛尔德斯是整个防御的核心节点和指挥者,是强大而精准的远程火力,也是意义非凡的战术机动、情报和通信辅助者。一旦他像维茨莱本那样被偷袭杀死,整个防线都会被重创。

    洛尔德斯与死亡骑士的搏斗凶悍惊人,彼此的体型都非常巨大,在城墙上你来我往的互相攻击,完全没有躲闪的空间。

    超凡者的援军正在快速赶来。死亡骑士身为强大的序列5超凡者,再晋级一阶就会迈入半神的领域,拥有触摸神格的可能。但是,遭到围攻腹背受敌依然是有危险的。它也毫无顾忌的发动猛攻,要尽快将超凡巫师杀死在这里。

    洛尔德斯的情况也很危急。在呓语森林的事件中,他带领的小队就在一群会干扰施法的音爆蝙蝠攻击下溃散,自那以后,这位学者想必是总结了经验,对于无法施法或者来不及吟唱的危急情况做了预防性的对策准备。

    敌我双方的战术基本是一致的。

    拜耶兰方面用中下级非凡者和城防军构筑壁垒压住正面,然后伺机以超凡者强大的机动性和战斗力来突袭击杀不死生物的指挥官。对于大部分活尸都没有智力的不死者军队来说,只要消灭高阶不死生物,尸潮也就不足为惧了。

    亡语教团的战术则是采取了针对性的布置。它们先是用大量的骷髅发动攻击,将郊区的居民转化为较强的活尸,然后以巨大的数量优势和少数高阶不死生物攻击正面。在这样的攻击面前,拜耶兰一方如果不想被慢慢消耗就一定会集中超凡者实施斩首战术。

    艾露莎等人的战术并没有错,唯一的疏漏是事先没有人知道教团竟然掌握着一头钻地魔虫。这头超凡生物在被复活以后,无视防线和地形直接切入拜耶兰防线的后方,死亡骑士亲自出手袭杀超凡巫师。

    这是情报和战役准备的差距,不是现场的指挥官能够预防的。

    但是,胜负依然未决。死亡骑士能够用来击杀超凡巫师的时间极其有限。它必须在其他超凡者抵达以前先干掉一个,否则就会陷入包围。

    洛尔德斯事先肯定算不到会出现钻地魔虫,但是他依然对于自己被突袭的可能作了预防。

    强大的魔法盾和近乎元素的形态提供了惊人的防御和抗性。但是,这个过程中洛尔德斯不能吟唱大部分魔咒,移动速度显然也不高,跑是跑不掉的。他独自一人对抗高一个位阶的不死生物,只能全力反击争取时间。

    只要拖延住力保自己不死,不死者布置的大局就破产了。

    尸潮正在全力袭来。它们来自西面的郊野,或者从地下涌出。它们是死亡骑士的触手和力量,是比那把巨大的骨剑更加恐怖的威胁。

    回撤中的荷鲁斯停了下来加入阻击战。他的速度不快,等他赶到城墙上只能来得及给一方收尸。而且,在汹涌的尸潮攻击下,仅有非凡者和城防军得防线是守不住的。因此,荷鲁斯重新带领自己的非凡者在营地间往来支援。这一回没有了相位棱镜的带来的机动力,他们只能抱成团作战,作战效率和控制半径也大幅度降低。

    刚刚遭到重击的洛尔德斯在右手凝聚闪电,形成光束一般的利刃。光束的波动发出骇人的嗡嗡声,仿佛只要靠近就会被恐怖的力量所撕裂。哪怕是远远旁观的格里菲斯都能感受到光刃惊人的威能。

    洛尔德斯举起光刃,硬吃了一次骨剑的攻击,反手向着死亡骑士斩去。

    黑马发出剧烈的嘶鸣。光刃斩断了死亡骑士的左腿,将它的战马也一起劈倒。

    死亡骑士像山一样轰然倒下。但是,在跪倒的过程中,它突然抬手一指。

    在它指向的位置,一头肥硕的缝合尸怪刚刚摇晃着爬出钻地魔虫凿开的地穴。

    这头肿胀的怪物立刻剧烈的晃动了一下,接着便像是蜡烛一样迅速融化。它所有的生命力如薄雾蒸腾,向着死亡骑士的方向飞去。

    在薄雾与死亡骑士融合的瞬间,刚刚被斩断的左腿和马身如同液体一般流向创口,晃动凝结起来。

    死亡骑士的伤口正在急速恢复。

    这是不死者途径最擅长的吞噬与治愈。它们在战斗中会毫不犹豫的从同类身体上采集、吞噬,以此补充自己受创的躯体,恢复速度极快而且效率惊人。

    洛尔德斯被闪电环绕的脸模糊的看不出表情,但是可想而知他有多么惊骇。刚刚被击倒的死亡骑士和战马转眼间再次站起,用冰冷的视线俯视着他。

    那股邪恶的力量出现在骨剑之上。黑马扬起前蹄发出龙吟般的嘶鸣。死亡骑士纵马突进,在与光球交错之时猛的一剑斩下。

    剑锋劈下的瞬间,蚀骨的寒意和诡异的寂静突然占据了世界。片刻之后,轰鸣和狂风才爆发开来。

    这一击将空气和烟尘都给打散了。犀利而沉重的巨剑在邪能的加持下再度撕裂光盾。球状闪电形态的洛尔德斯身边赫然出现了一根头骨法杖的幻影,在一阵悉悉索索的摇动中洒下红色的粉尘。

    洛尔德斯被巨大的力量击退,净白的光盾出现了惊人的龟裂痕迹,甚至染上了猩红的粉尘,行动和战斗速度明显慢了下来。饶是如此,他在这样的状态下似乎并不会感觉到疼痛和痛苦,也没有恐惧的意识。即便是被重创也依然双手一握,电流聚集成恐怖的漩涡,接着在左手生成闪电的长枪,向着死亡骑士一枪戳去。

    这一枪的威力远远低于预期,仅仅是击穿了敌人的一处盔甲就无法深入。

    死亡骑士狞笑一声,它握紧骨剑,将包裹在剑柄上方的一块黑布扯去。剑柄和剑刃结合处赫然是一块长着羊角的骷髅头骨,嘴角甚至还呈现出略微的弧度,利齿则是渗人的苍白色。骷髅头骨张开的大嘴里不断涌动翻滚着绿色的邪能。

    死亡骑士向着洛尔德斯一指。一把无形的长刀便浮现在空气中,煌煌刀锋向着超凡巫师一斩,发出让人心惊胆战的轰鸣撕裂声。

    洛尔德斯被这刀锋虚影斩杀的同时停滞了一下,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束缚。紧接着,死亡骑士的骸骨大剑便以雷霆万钧之势斩来。

    “轰!”

    洛尔德斯的光盾如水银泄地般崩摧。包裹在闪电之中的他甚至开始显现出清晰的人类容貌,已经无法再维持刚才的防御姿态了。

    成群的活尸从城墙上掠过,直扑超凡巫师。死亡骑士也再次举起骨剑,准备收割猎物的性命。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突然在昏暗中乍泄。天空中划过一道刺目的强光,接着便是冲击波扩散开来。电光包裹的艾露莎如流星般掠过战场。

    她越过一片活尸的阻隔,在堆成阶梯的堆尸一跃而起,向着死亡骑士掷去电闪雷鸣的一击。

    像蚁群一样的活尸立刻放弃了前方的猎物,抱成一团扑了出来,正好撞上飞来的圣枪然后被撕的粉碎,支离破碎的断肢和肚肠一团团爆裂开来。

    虽然它们挡不住圣枪的威能,但是这仓促的阻挡给了死亡骑士一丝闪避的机会,侧身用剑一挡。圣枪在骨剑上撞歪偏斜,洞穿了它胯下的战马。

    死亡骑士被甩了出去。它刚刚收住身形,就抬手一举。血红色的光环扩散开来,将恐惧和异常的刺激传播。

    城墙下,已经死去的钻地魔虫破土而出的位置再一次震动起来。大批的活尸嚎叫着穿过地下的坑道,从洞口向外爬出。它们在血色光环的影响下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停滞,以同类的身体搭成向上攀登的阶梯,兵分几路向城墙上的超凡巫师扑去,快的如同一阵烟雾。

    “巫师,退后!”艾露莎抓住短暂的空隙截住死亡骑士的进攻,“把大家召唤过来保护你。”

    包裹着洛尔德斯的光芒立刻消散,显出他原本的人类模样。他的黑发已经湿透,满脸尽是疲惫至极的神色。

    眼看着那团烟雾般涌来的活尸已经逼近到了眼前,洛尔德斯飞快地给自己施加了一个滑翔和加速的魔咒,如同飞鸟般跳出城墙跃下,向着几十米开外的一个屋顶飞去。

    死亡骑士以骨剑和巨力与艾露莎相持,在尚未落尽的碎肢暴雨中抬手一指。那一团介于淤泥和火焰之间的绿色光球再次飞出,向着洛尔德斯撞去。

    洛尔德斯立刻注意到这团向自己扑来的魔法,他的法袍上涌现出一团淡蓝色的光晕,魔法护盾已经被启动了。

    他已经多次抵挡这团邪意的魔能,
仅仅从威力上看并不强大,护盾足以防护。

    果然,绿色邪能再次被护盾抵挡,没有任何实质的伤害。但是,强大的超凡巫师却在滑翔中惨叫起来,就像是被丢进了滚水里的兔子一样凄惨,直接摔落砸到地面上。在他着地的瞬间,那层魔法护盾依然在闪烁光影。

    邪能被护盾阻挡,但是恐惧却渗透了防御。洛尔德斯此前处于近乎元素生物的状态而对恐惧熟视无睹,但是他重返人类的形态以后立刻在精神上遭到重创。

    一击得手的死亡骑士突然被迷雾卷起。迷雾掠过尸潮、城墙和建筑,在巫师的前方几米处翻滚落地。紧接着,四只被蛆虫包裹的骸骨马蹄重重地敲打在地面上。

    骸骨的马身,沉重的黑色马甲,充斥死亡气息的马首以及红色的双目自浓雾中涌现。刚刚被杀死的军马再度复活,甚至显出了骸骨军马的形态。死亡骑士高坐在可怖的骸骨军马之上,直取超凡巫师。

    洛尔德斯在令人癫狂的恐惧和战栗中撕开了一个卷轴,极寒和刀锋般犀利的狂风从卷轴中涌出,向着死亡骑士迎面打去。

    风锥术!

    死亡骑士的头颅被预制的魔咒命中,头盔上被撕开了深深的裂痕,露出死灰色的骨肉。这股强大的风暴魔咒甚至在撕开头盔后徘徊不去,继续撕裂它的肉体。

    死亡骑士似乎正在对魔咒和痛苦毫不在意,他抬起骨剑一指。骸骨军马就如同惊雷般跃出,瞬息之间就出现在洛尔德斯头顶。

    一队沉重的马蹄高高抬起,向着匍匐在地的超凡巫师踏了下去。

    “轰!”

    砖石飞溅,鹅卵石的街道仿佛被攻城投石机轰炸一般炸裂开一个大坑。

    但是洛尔德斯已经被一道金光裹挟,直接闪现到了附近的屋顶上。

    金光散尽,红发飞扬的艾露莎拎起还在颤抖中的超凡巫师往远处丢了过去,举起手中的长枪向死亡骑士一指。

    空气中出现了无形的黑洞,声音和意志仿佛都被这把金色的长枪吸引束缚。

    这骸骨军马立刻发出一阵浠沥沥的鸣叫声,载着御者消失在迷雾之中。

    仅仅片刻之后,高达四米的巨影就在瓦尔基里的背后出现。死亡骑士抬起手中的骨剑,朝着艾露莎就是一剑劈去。

    “呯!”

    骨剑敲打在金色的圆盾上。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几乎把脚下和附近的屋顶碾成一片瓦砾。

    艾露莎挡住这一剑,立刻化作虚影向后跳开。她的身手无比矫健敏捷,在空中已经调整摆出投射的姿态,将圣枪指向死亡骑士。

    “贯穿它,瓦伦琪努斯!”

    一时间疾风烈烈。如开天辟地般的闪电刺破乌云,带来阵阵惊雷翻滚。刚刚还似山峦压顶般的沉闷空气竟然被一扫而空,充斥耳边的近似哭喊的诡异嘶吼戛然而止。

    死亡骑士立刻察觉到强大的灵能在前方聚集。这股力量竟然是无法闪避和摆脱,完全锁死了他的气息。

    它握持骨剑,向着威胁降临的方向一剑劈出。这一剑划出弧形的轨迹,卷起苍白的剑气斩击在飞来的圣枪上。

    “轰!”

    两股能量在空中激荡,把笼罩全城的厮杀和吼叫声都压了下去。

    死亡骑士在这一击之下连连后退。一个虚影突然出现在它的身后,用尖锐的匕首捅穿了死亡骑士的后颈。

    莫罗赶到了。它的一击无声无息,却在一瞬间刺穿了死亡骑士的脖颈。他的匕首上不知涂抹了什么毒药,死亡骑士的伤口处像岩浆一般溃烂起来,将生机和自愈完全遏制。

    即便是死亡骑士这样拥有极强自愈能力的怪物,在这样的攻击下也遭到了重创。它发出一声非人的咆哮,转身一剑挥来。

    锋锐强大的骨剑就像是切入水中的倒影。莫罗的影子一阵摇晃之后便消失不见。但是,他致命的气息仍然就在附近,隐匿在不可捉摸的阴影中等待着发起下一次致命的攻击。

    艾露莎收回圣枪,举起盾牌挡在洛尔德斯的前方。

    超凡者的援军已经赶到。死亡骑士固然强大,但是在三对一的围攻之中,即便是高一个位阶的超凡者也会置身于危险之中。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死亡骑士突然狞笑起来,“你们是不是觉得终于赶上了,又一次占据了主动,这样一来就能对抗不死者之王的斗士,是么?

    “护盾、能量、闪现、隐匿,多么可笑的能力啊。你们对于神秘的理解就只有这点可悲的程度吗?

    “睁开眼睛看好了,在所有的非凡序列中,我们死亡骑士才是最接近神灵的存在。”

    它的右手虚握,仿佛摄住了所有人的心魄。

    一秒,两秒……就在大家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时候。

    “吼——啊!”

    一声极度凄惨而恐怖的嚎叫响起。在这样恐怖血腥的战场上,这本来也是寻常的悲剧。但是,这一声嚎叫却出现在瑞文的城墙内侧。

    城里道路和屋顶已经涂抹了大快大快的黑色血块,时不时还能看见一团被踩扁的内脏。城防军正在指挥民夫搬运黑色的火油,装进木桶中堆放起来备用。

    不少民兵都在紧张地跑来跑去,脸上还带着恶心作呕的表情。

    忽然,城墙内外响起了一阵阵让人惊恐的呼啸,像是沙哑的嗓子在喊叫,又混着一些豺狼那样凄厉的叫声。

    “吼——啊!”

    此起彼伏的嚎叫声出现在城墙内,壁垒上和难民的中间。

    一个受伤的士兵刚刚草草包裹了伤口,正在和其他人一起搬运物资。突然,他发出了狰狞的长啸,转身就向身边的人扑去。那些受了一点伤势,UU看书 www.uukanshu.com正躲藏在安全区域的平民们一个接着一个异变成了恐怖的活尸。在他们的家人惊恐的目光中,它们张开恐怖的大嘴,向着鲜活的生灵一口咬去。

    “哇——!”

    惨叫和混乱立刻淹没了整个城市,就连城外的三处壁垒也乱作一团。刚刚还在勇敢还击的士兵突然扑向并肩作战的战友,向他们的咽喉撕咬。

    死亡骑士志得意满的策马缓缓逼近,它的手轻叩着剑鞘,发出嘲讽的笑声:

    “这才是真正的死亡与瘟疫,这才是感染和变异的力量。我是死亡的代行者,我是恐怖和绝望的化身,半神之下的最强者!”

    在这一刻,活尸仿佛被注入了狂暴和凶残的力量,嚎叫着瞬间淹没触不及防的士兵和居民。

    这些被伤到的人类甚至还没有倒下就已经开始尸化。他们嘶吼着,挣扎扭曲,然后倒地发出剧烈的抽搐,接着便一个个站立而起,加入到了无尽的尸潮之中。

    感染开始无法阻挡的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