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9章 半神之下最高位

    巨大的缝合怪和成群的活尸如河流的船闸一般合上,阻挡在它们的骷髅首领与致命的敌人之间。

    骷髅指挥官萨卡·亡骨一边急速撤退,一边顺手扯下身边一头活尸的手臂,往自己左手的断骨上一扣。

    在骨肉接触的瞬间,嫁接过来的手臂突然像是沸腾的液体一般剧烈抽搐,生出密密麻麻的黑红色触须在断骨上缠绕。仅仅是一瞬间,断骨的创面就开始与腐肉融化,仿佛是从未分离的肢体。

    萨卡活动手腕,毫不犹豫的取下身后的盾牌向前一挡。

    在它的前方,分明有着层层叠叠的活尸阻隔,它却依然如临大敌般做出了防御的姿态。

    在尸潮的咆哮声中,沙沙的电弧撕裂声由远及近,密密麻麻的尸群突然像是扑向篝火的飞蛾般燃烧起来。

    光束从它们的腐肉和碎骨间穿过,如投枪一般贯穿了萨卡的坚盾,将它刚刚复生的左臂一起撕碎。

    “呯!”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金色的投枪射穿了活尸的阻隔,无视盾牌的防御,摧毁了骷髅首领的半个身体,带着漫天的碎屑在尸潮中卷起凌冽的风暴。

    被这股风暴扫过的活尸发出了一连串的爆裂声,和泥泞的黑泥一起被犁出两米宽,五十米长的血路。破碎的骨骸和腐肉掀起纷飞的血雨,被这一击的气浪撒向半空,这才如暴雨般落下。

    在血雨的沙沙声中,一位身材窈窕高挑的女子不紧不慢的穿过飞溅的碎尸。她的身边旋转着金色和银色的光影,穿行在漫天的黑黄之雨下,却未沾染一丝污水。

    “叮——铛!”

    闪耀的胫甲和长靴发出让人窒息的敲击声,每一步都让人的心脏收紧。火焰般的红发在她的身后飞扬,高傲而美艳的双眸扫过在地上爬行的不死者。

    艾露莎一脚踏在萨卡的肋骨上。坚硬堪比钢铁的骨骸在鞋跟下发出吱吱嘎嘎的哀鸣,仿佛下一秒就会被粉碎一般。

    “你们的头领在哪里?”年轻的光影之锋问道,“回答我,小骨头。”

    萨卡·亡骨拼命挣扎起来,它抽出一把黑色的弯刀,向着踩在自己肋骨上的长腿奋力刺去。

    “呯!”

    在一声清脆的响声中,艾露莎以盾牌一扫,萨卡的右臂和弯刀就一起飞到了十米之外。

    “真是个倔强的小骨头。”超凡者小姐弯下腰,修长的手指轻轻在骸骨的下颚滑过,如同亲昵的挑逗般拍拍它的下巴。接着,她轻轻一捏,抓住头骨向上一抬。

    在一声脆响中,艾露莎将不死生物坚固的脊椎折断,拎着头骨拿了起来,在手中抛了抛,转身向背后问道:

    “荷鲁斯,你能通灵么?”

    “不,吾辈只会净化。”魁梧的圣职者轰鸣着向她走来,沿途不断挥舞战锤拍出漫天碎骨。

    “你呢,莫罗?”

    阴影中的超凡刺客正抓着死灵术士的那颗脑袋,单膝跪在破碎的尸堆上:“不会,就算施法者也不会轻易探寻不死者的记忆,这很危险。”

    超凡者小姐不太满意的摇摇头:“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但是它为什么还没有现身?难道它有其他手段穿过我们的防线吗?”

    ……

    格里菲斯在矮丘上观察着战斗。三位超凡者以惊人的强大撕开了不死者的阵线,一分钟以前还在指挥作战的军官们转眼间就被摘下首级,成了超凡者的战利品。

    但是,汹涌的尸潮毫无退缩的意思。它们卷起骇人的滔天尸浪,从四面八方扑来。

    尸潮淹没了街道和住宅,只要是没有壁垒的地方都是通行的坦途。它们抓住一些来不及逃跑的难民,瞬间将它们转化成大军的走卒。

    强大的灵能波动在聚集,瑞文城墙上的第四位超凡者,洛尔德斯教授即将带领施法者们发动第二轮惊天动地的打击。

    就在这时,大地突然颤抖起来。整个世界仿佛都在剧烈晃动,比尸潮涌来时更甚一筹。

    但是,遍布郊野的尸潮虽然来势汹汹,却未比之前有所改变。

    这地鸣从何而来?

    某种类似咏唱的声音出现在地鸣声中,将骇人的惊悚向世界传播。

    不等格里菲斯明白这一切,在尸潮中摧枯拉朽的超凡者们竟然齐身向后奔去。他们掠过拒守要地的壁垒,径直奔向瑞文的城墙。

    亡语教团的后手发动了!

    城墙下的大地突然龟裂,一个庞大的无法描述的巨大黑影破土而出。

    先是一堆涌动的触肢,长在那个柔软而滑腻的灰黑色袋状躯体上……除去那堆伸展、卷曲的触肢以外,它没有任何可供识别的明显特征。不,有的——没错,在这东西的前端有一个肿块……那是一个为它的大脑、或是神经中枢、或是别的随便什么支配着这只恐怖、令人作呕的生物的病态器官而准备的容器。

    容器撕裂开来,赫然是张开花瓣一般的口器。在直入心灵的诡异吼声中,向着天空喷洒出铺天盖地的黑黄斑点。

    钻地魔虫!

    它突然从地下现身,直接出现在紧靠城墙的空地上,发出吟唱般绵延不绝的怪音。

    在目睹它恐怖的躯干的一瞬间,城墙上戒备的城防军乱成一团,所有人都在惊叫。

    从那口器中喷出的雨点般的物体是大大小小的活尸。它们跌落在地,有的摔成碎屑,有的立刻弹起,向着城墙蜂拥而来。

    钻地魔虫像喷泉一样不停的喷出活尸。但是,它的身体也在迅速干瘪、瓦解,最后轰然倒地。

    在那龟裂的躯体中,一股惊人的恐怖气息正在缓缓涌出。

    城墙后面聚集着四面八方逃来的难民。他们本以为总算能够休息一会,突然就听到了天崩地裂的巨响。

    在巨响之后,一个蹒跚而破烂的人影走上了远处的城墙。

    在昏暗的光线和迷雾中,它以无法想象的角度张开大嘴,向着活人的城市嚎叫:

    “嗷——!”

    诡异而恐怖的吼叫声在空中回荡,当所有人将惊恐的目光投过去的时候,一个接着一个的骷髅和活尸从它的身边登上城墙,
向着城墙下扑来。

    “活尸!他们越过了城墙!”

    不知道是谁喊出了第一声,紧接着,一阵阵惊恐的叫喊笼罩了城市。城墙下避难的难民们尖叫着四处乱跑,城下的士兵和警卫还不等集中起来就被人潮冲散。

    在活尸的身边和身后,还有全身披挂铁甲的骷髅武士和被黑雾包裹的术士。不死生物潮水般从钻地魔虫的身体里涌出,在城墙下聚集堆叠。

    它们一个踩着一个,哪怕最下面的活尸和骷髅已经被压成碎片也无动于衷。这股尸潮转眼间搭起了直通城墙的坦途,无数的怪物踩着它们向城墙上涌来。

    但是,即便是如此惊人的景象和潮水般的的怪物也不足以让所有人体验到接下来的恐惧的九牛一毛。

    在尸潮的核心,在那幽深的迷雾之中,一个高大狰狞的黑影踏过尸体的大道,缓缓登上城墙。

    在格里菲斯看到这个怪物的同时,心中涌动的战意和理性竟然像冰雪遇见烈火般溃散了。城墙附近士兵、市民的呐喊声也突然戛然而止,仿佛所有人都被恐惧和绝望的实体堵住了喉咙。

    一个身披坚甲的黑骑士骑着比马车还大的黑马,正如同视察自己领地的君王般闲庭信步地登上城墙。

    它的马鞍上挂着骨质巨剑,散佚着万年冰川下的寒冰都望尘莫及的冰冷气息。如同蚊蝇般的黑云在它的身边聚而不散,仅仅是投去视线就让人感受到瘟疫的气息。

    所有人,无论是否接受过神秘学的教育,在这一瞬间都感受到了剧烈的眩晕,同时,他们也知晓了一个存在,一个知识和一个现实。

    半神之下最高位的非凡者,死亡骑士,亲自驾临。

    一群试图反击,封堵城墙破口的城防军目睹这个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怪物,顿时陷入了无法挽救的疯狂。他们失去了全部战意,惨叫着从城墙上跳下,或是举着无用的长枪僵硬地站在那里。

    死亡骑士对民兵们视若无睹,黑色浓雾和铁甲包裹的手向城墙的一端举起。

    它的目标,它的猎物,正是孤身站立在战线后方,可以带来大范围杀伤和高效辅助的超凡巫师洛尔德斯。

    虽然超凡者们撕裂了不死生物的核心,杀死了军官。但是这一切尽在死亡骑士的算计之中。它的目标,从一开始就锁定了强大的施法者。

    “你无路可逃,巫师。你的性命,到此为止,”死亡骑士策马而来,湮灭的气息在马蹄边萦绕,“受死吧。”

    恐怖的绿光在它冰冷的手甲上旋转,介于淤泥和火焰之间的物质涌动。

    洛尔德斯身边的两位低阶施法者惨叫着跳下了城墙。那团邪绿色的物质呼啸而出,向着洛尔德斯飞去。

    惊天动地的撞击发生了,超凡巫师被正面击中。在那一瞬间,甚至连格里菲斯都能感觉到有无数破碎的冤魂在呼号。疾奔向城墙的三位超凡者都惊呆了。

    在散佚的黑烟和绿雾之中,突然闪烁出一阵阵晶莹的光芒。

    接着,狂风大作,将烟雾和散乱的活尸从城墙上扫了下去。在疾风的核心,洛尔德斯教授正被粒子状的光芒包裹。他的面前是接连闪烁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七层七色魔法盾,毫发无损的挡住了邪恶的全力一击。

    死亡骑士举起骨剑一指,不计其数的活尸如潮水般蜂拥而上。

    洛尔德斯冷漠的注视着近在咫尺的怪物,面前的魔法盾继而相互融合,形成炽白的坚固光盾将他包裹。

    片刻之后,光芒中的窥秘人已经难以辨认人的形态。

    他被炽白的光芒包裹,成了一个球状的闪电在半空中悬浮,UU看书www.uukanshu.com发出威严的嗡鸣,向着死亡骑士迫近。他挥舞双手,将所到之处的不死生物如蝼蚁般成片焚烧,尽数泯灭。

    光芒包裹下的超凡巫师已经转变成了人类之外的某种存在,他不吟唱,不闪避,不后退,直扑死亡骑士,向着它挥出闪电之鞭。

    死亡骑士策动黑马,举剑扑来。

    两个恐怖生物在城墙上撞击,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死亡骑士一剑劈开了闪电的光弧,裹挟着邪恶的能量深入其中。洛尔德斯抓住它的骨剑,向着它的手臂劈下一道闪电。

    恐怖的生物在互相肉搏,电流和死气在激荡。它们在城墙上旋转角力,互不相让。激战撕碎了石墙,掀起飞沙走石,把活尸和塔楼点燃成熊熊燃烧的火炬。甚至连死亡骑士都被烈焰笼罩,发出噼啪的声响。

    如球状闪电的洛尔德斯发出非人的恐怖回响,它向着天穹举起双手,致密的电网立刻将天际笼罩。

    “湮没,如你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