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5章 你真是自寻死路

    瑞文墓园突然像沸水般翻滚起来,被黑泥覆盖的土地下,腐烂的尸体撕碎棺木,挣脱泥土,张开腐朽的大嘴向着城区的方向发出凄厉的吼叫声。与此同时,笼罩这片区域的黑泥开始快速瓦解,露出荒芜的贫瘠土地。

    这里一切植物和动物的生机都已被剥夺,只留下沙砾、干硬的泥土和残缺的骸骨。

    目睹这一幕的格里菲斯意识到不死生物彻底放弃了这里,开始将全部能量都转化为亡者的军队,或者向着遥远的方向传输。

    他在黑泥上逃窜着,身边不时爬出刚刚复生的亡者,大部分向着城区冲去,但是时不时也有几头向他扑过来。

    这些脆弱的不死生物很难撕开他坚固的甲胄,也抵挡不住他的重击。但是格里菲斯还是逃的惶惶然如丧家之犬一般。

    在他的背后,一个强大的气息正在快速袭来。很快,他就看见一头比野牛还大的食尸鬼穿过黑暗和废墟,以惊人的速度向自己奔袭而来。

    它的速度比普通活尸和食尸鬼快三倍,利爪和尖牙闪烁着纯黑的光芒,背后的骨刺如同犀利的投枪,仅仅是看一眼那可怕的光泽就知道非同凡响。

    从强大的气势和灵能强度上看,这头怪物很可能是序列7。但这不是关键,如果是面对序列7的施法者,格里菲斯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但是,这头怪物有着强悍的杀伤力,爪子和骨刺一看就是能破甲的利器。它的身形庞大迅捷,生命力的强悍一望便知。

    这真是格里菲斯最不想对付的敌人!

    他是拥有魔法抗性的非凡者,是熟练的指挥官,护甲也很精良。但是他杀伤力严重不足,在面对大型怪物时毫无优势。

    格里菲斯和食尸鬼的距离被迅速拉近。他突然抓住背后的暗血斗篷一闪,短暂摆脱了追踪。

    但是隐匿的持续时间并不长,很快他就再次显出身形。那头不死生物立刻追踪上来。

    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利的呼啸,格里菲斯还来不及转身就飞了出去。他的胸甲被射穿,一支骨刺从后背射入,穿胸而出。

    食尸鬼托诺斯终于追上了格里菲斯。它如同野兽般向前一扑,向着他的后背一爪抓去。但是入手却传来干涩的手感,仿佛不是活人的身体。

    “傀儡?”

    托诺斯的利爪闪烁着黑色的光芒,眨眼间就把傀儡撕成碎片。但是它的智慧也瞬间意识到情况不对。

    与此同时,格里菲斯出现在了食尸鬼的身后,抽出腐化的羽击剑刺进了它的后颈。

    暗影能量立刻炸裂。一块白骨碎片弹到了格里菲斯的脸上。突遭背刺的食尸鬼急速转身,向着身后一爪扫来。

    格里菲斯抽了羽击剑向后一闪。与此同时,冰冷的寒气席卷而来,托诺斯发现自己的手掌已经被冻上了一层冰霜,极寒冻住了它的手脚,它的四肢都被冷气冻伤,移动速度大幅度降低。

    冰霜化作投枪,具象在格里菲斯手边。他伸手一抓,在食尸鬼从冰冻挣脱的瞬间,全力掷出。

    “嘭!”

    食尸鬼在极近距离挨了一发犀利的投枪,左胸被射穿,向后连退几步便跪倒在地。

    “傀儡分身?”跪地的食尸鬼托诺斯用人类的声音问道,“你装备的圣器不错嘛。”

    格里菲斯也不回答,将第二发冰枪掷了过去。

    这头食尸鬼具备普通不死生物所没有的强大身体和智力,怎么能和它废话。

    紧接着第三支冰枪向着食尸鬼呼啸而去。

    三连射!

    格里菲斯在几秒钟里爆发射击,三支冰枪全部正中食尸鬼的躯干,把他射翻在地。黑色和绿色的液体从伤口中喷涌而出。

    “嘶,很不错嘛,先是隐身,再是傀儡,嘶,这个插的好深,最后是冰枪,”食尸鬼立刻翻身而起,转动着黑色的眼球,用利爪抓住冰刺,一根一根的拔出来扔在地上,“你看着像是破法者,怎么有这么多小道具。你该不会傍上了哪个伯爵小姐吧?”

    “……”

    扔完了冰枪的格里菲斯举起先锋盾,警惕的戒备着。

    这头食尸鬼挨了三发冰枪和一下羽击剑,怎么还跟没事一样。

    “啧啧,小哥,你的打法不对,不对呐!贯穿伤对亡灵来说就和刮痧一样,”食尸鬼托诺斯举起剃刀般的食指晃了晃,“你们这些破法者就是不好好读书,不研究属性相克。你怎么不去问伯爵小姐讨要一些光属性的攻击圣器呢?哼哼,那你今天得死在这里了。”

    话音刚落,托诺斯脚下的泥土已经炸裂开来,向着格里菲斯弹跳而去。它在空中挥舞利爪,迎面扫来。

    “铛!”格挡的长剑直接被打的脱手,利爪扫过格里菲斯的头盔,在额头上撕裂开两条深深的口子。

    食尸鬼的攻击凌厉的如同疾风骤雨。仅仅是一个转身,它便用骨鞭挥出一道撕裂空气的爆鸣,无形的风压之刃切割过来。

    骨鞭从格里菲斯的胸前扫过,竟然在胸甲上撕开一道口子,穿透了锁甲,在他的胸前留下一条凄厉的伤口。

    格里菲斯不退反进,向着托诺斯的脚下摔出一瓶减速药剂。棕色的迷雾和寒冷弥漫开来,托诺斯发现自己同时被药剂和冰冻效果影响,几乎是寸步难行。

    格里菲斯一把抓住食尸鬼的骨鞭,举起先锋盾迎头砸下。

    “嘭!”在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中,食尸鬼的半个脑袋都被碎成饼状。它像是蜡像一般,突然陷入了呆滞。

    格里菲斯抓住机会,又一次抽出羽击剑向着它的后背捅了进去。暗影能量如同火焰般扩散。托诺斯立刻发出惨叫,鞭尾疯狂地甩动起来,发出阵阵骇人的巨响。


    格里菲斯突然一脚踢在食尸鬼的腰上,接势向后滚去。不等托诺斯追击,地面下突然伸出腐朽恐怖的手臂抓住了它。

    三头活尸正在从黑泥下破土而出,将托诺斯牢牢抓住,张嘴往它的身上就咬。

    冰霜再次在空气中凝结,投枪即将成形。

    这一次我要射爆你的脑袋,我倒要看看脑壳的贯穿伤你怕还是不怕!格里菲斯咬牙切齿的抓过一支冰枪就要掷来。

    “啊!你这年轻人,怎么好的不学偏偏学死亡骑士!?”托诺斯和活尸扭打在一起,它一边打一边喊,“你不是骑士吗?信仰呢?武德呢!?”

    腐烂的黑泥突然如沼泽般涌动起来,在距离格里菲斯不到10米的地方,一群骷髅和活尸突然钻出地面。它们将视线投向了格里菲斯,毫不犹豫地向着他狂奔过去。

    “看到了没!我也有啊,哇——!”食尸鬼喊叫道。

    一发冰枪贴着它的脸擦过,差点切开它腐烂的脑子。

    格里菲斯转眼间被一群活尸围住。他只能弃了冰枪,取了一柄冰锤和它们混战起来。

    双方各自和对方的活尸混战在一起。格里菲斯靠着冰霜魔咒和冰盾,很快将孱弱的活尸扫清,随即将视线向托诺斯投去,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攻击。

    然后,他便看到……

    狰狞恐怖的食尸鬼首领正坐在一头揉成团的活尸上。它的面前摆着另一头折断的活尸,就像是用餐的食客坐在桌椅上一样。

    它的手里拎着从第三头活尸身体上扯下的脑袋,撬开了脑壳,像是吃果冻一样用手指挖了一点腐烂的脑浆和碎肉。

    “哎呦,不好吃啊!”托诺斯嫌弃的把脑袋扔到一边,抓过无头的尸体,像吃烧鸡一样啃咬起来。随着吞吃腐烂的骨肉,食尸鬼身上可怕的伤口竟然都在快速止血愈合。

    “要不我们都歇一歇?”食尸鬼呱唧呱唧的嚼着尸体,碎肉从它腐烂破碎的脸颊里溅出来,“你也可以恢复一下,我以前,刺溜,可是个体面人。”

    它像是吃面条一样把一条黑臭的肠子吸进嘴里。不可名状的黑色物质溅的到处都是。

    恶心的场面让格里菲斯一阵作呕。

    “那边是你的部下吗?”食尸鬼指了指远处的车阵,“等会我吃了你就去吃它们。当然,我也吃不了那么多,有什么话需要我传达给他们吗?”

    格里菲斯抬头看了看,发现在刚才的追击和乱战中,自己已经有点偏离了车阵的方向。金色的折光正在那里闪烁,掀起一团团乌黑的血雨。

    “吃饭的时候说话有失礼数,食尸鬼先生。”格里菲斯看了一会便收回视线,微笑着说道。

    “吃饭不聊天,生活不会甜,”托诺斯掰下一把指头,像吃炒豆一样嚼了起来,“我快吃完了,你可以先给自己念往生咒。”

    “UU看书www.uukanshu.com姑且问一句,食尸鬼先生,”格里菲斯问道,“加入我这边怎么样?我可以提供你充足的新鲜血肉,非凡特性……”

    “不,我拒绝,”食尸鬼把活尸扔开,抹了抹嘴,“我要把你的脑袋拧下来,挖出心脏,让你的部下给伯爵小姐带回去。嘿嘿嘿,只要想想她的哭泣和悲伤,我就特别满足。是不是还有点浪漫?好了,前菜吃完,我要来吃你了。”

    格里菲斯叹了口气。眼前的食尸鬼是他最不擅长对付的类型,不依靠魔力,自身攻击力强大而且生命力、恢复力极其顽强,一旦格里菲斯用完了有限的招数,他就处于劣势了。

    “真是遗憾,”格里菲斯抬了抬手,“食尸鬼,那我要用绝招了,你现在逃跑还来得及。”

    “呵呵呵,”食尸鬼狞笑起来,“你被我全方位压制,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好嘛,我给过你机会了,你真是自寻死路,”格里菲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仰头发出惊人的大喊:

    “安柏,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