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4章 死亡骑士降临

    融合了红石之后的米诺斯是一枚外表猎奇的戒指,不知名的骨头制成的咬尾蛇戒环上镶嵌着泪珠般的红色宝石。如果用心聆听,可以隐约听到哀嚎般的呓语在红石中回荡,仿佛不甘的灵魂被囚禁其中。

    与此同时,格里菲斯获得了一些神秘的知识。

    米诺斯可以根据格里菲斯的意志生成和使用鲜血、死灵符文,创造一个傀儡,复生并支配数量不限的亡灵。但是,它与施法者不同,有许多局限,无法使用血蝠风暴这样的魔咒。它更像是一个收集灵能,创造傀儡并加以驱使的媒介。

    米诺斯能够复活和奴役的不死生物的数量没有上限,甚至也没有施法间隔,但是要消耗一种被成为生命能量的物质。

    米诺斯并不能创造生命能量,但是在红石的帮助下,它可以通过溶解和吸收不限种类的序列8以上的非凡特性,进行低效率的充能。

    序列8的非凡特性结晶也有强弱之分,可以转化不少于50单位的生命能量,也就是至少复生并驱使50头弱小的活尸。序列7的非凡特性所拥有的生命能量至少达到200单位。被米诺斯复活的不死生物只能维持不超过一个小时就会瓦解,通过补充血肉、灵能或者其它未知的方式可以延长它们的存在时间,甚至长期维持下去。

    复活和奴役强大的不死生物无疑需要消耗更多的生命能量。

    格里菲斯在接受了这些信息的同时,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是一枚与亡灵生物有关的封印物,拥有罕见的收集各种形态的能量并加以转化的能力,创造亡者的军队是它的主要使用方式之一。

    格里菲斯浅薄的神秘学知识已经让他隐约能够猜测到这枚戒指的本源,它是暗示死亡与复生的“不死者”非凡途径的高序列封印物。只有那些超凡的存在才能拥有这样强大的能力。

    但是,骨戒米诺斯所提供的符文却是闻所未闻,“不死者”途径本身似乎并没有这种能力,甚至任何一个途径都没有。另一方面,戒指本身的力量也非常弱小,与它的能力非常不匹配。

    格里菲斯推测,某个强大的存在制作了这样一批戒指,将他们分散到世界各地。持有者足够强大以后,这枚戒指真正的力量才会展现出来。

    至于为什么米诺斯会被下水道里的堕落法师卡米拉得到?她骂格里菲斯是“贵族的走狗”,在策划推翻“旧世界”。

    格里菲斯联想到了与她相识,并且袭击过自己的艾西斯法师学徒。

    “为了神圣的事业,我会确保毁灭她,不惜代价。”这句话出自艾西斯之口,他随后动用哥布林和活尸,执行了对嘉拉迪雅的袭击活动。

    一头在守望堡参与袭击的哥布林萨满在试图同归于尽的时候甚至说过:“向这虚妄的世界发起叛逆。”

    见鬼了,嘉拉迪雅能有什么威胁,就她那样子根本不会威胁到任何人,神圣的事业管她什么事?

    格里菲斯揉了揉额头,尽量梳理已经掌握的情报。

    制作并且提供戒指的存在和祂的追随者们与现存的秩序敌对,与贵族为敌,想要杀死嘉拉迪雅。祂在扶植自己的力量,希望持戒人成长起来,拥有更强大的力量。但是,祂却没有发来任何信息,难道需要我向米诺斯所说的那样向他祂主动祈祷吗?

    在刚刚得到戒指的时候,格里菲斯听到了一段清晰的话语——

    “恐惧带来欲念,欲念索取力量,力量突破桎梏,我们终将自由。”

    仔细想想,格里菲斯得到和使用骨戒的过程当真是应验了前半句。那么,桎梏和自由又是什么呢?

    格里菲斯收回思索的念头。在不直接呼唤米诺斯的时候,他的意志可以屏蔽戒指,戒指并不知道它在想什么。

    他一直在戒备、提防,以防骨戒对自己不利,从刚入手的那一天起就是如此。但是渐渐的,他发现这个小东西很好用,而且很可能意义非凡。为了嘉拉迪雅,他也要继续持有和增强这枚戒指,想法接触制造戒指的存在和组织,查查他们到底有什么企图。

    ……

    经过床弩和烈火的蹂躏,下城区南面的大墓室已经几乎垮塌成了一片废墟。墓室外倒是还有不少活尸在行动,但是内部满目狼藉。

    在倒塌的废墟中,地面上残留着一处已经启动的魔法阵。在墙角的位置还有一口非常结实的苍白色石棺。

    格里菲斯走过去看了看。从痕迹和周围的环境上看,大墓室内部的结构以木制和砖石为主,这口石棺显然是从别的地方搬入这处墓室的。

    格里菲斯推了推石棺,发现它已经被牢牢锁住,以非凡者的力量都难以推开。石棺上有一行小字:

    “这里长眠着托诺斯,一位孤僻而强大的猎手。”

    石棺纹丝不动,看起来暂时没有危险。

    格里菲斯放弃了对石棺的调查,开始搜寻废墟内有没有敌人的物品、书信或者伤亡的指挥官存在。

    就在他准备深入调查的时候,残破的法阵波动起来,在离地一米高的位置出现了清晰的影像投影。

    从环境、陈设和考究的石材来看,投影中出现的是一处巨大而恢弘的墓室,很可能是瑞文墓园那里规格较高的建筑。

    一头极其巨大的缝合怪正在锁链和魔法禁锢中蠕动,扭曲。无数的灵能气息向水流一样汇聚到它的体内。

    它在吸收四面汇集来的能量,每一秒都变得更加强大。在大厅的四周,许多身穿罩袍的亡语教团信徒正在施法吟唱。

    格里菲斯立刻意识到这是邪教团的指挥中枢的影像!

    与此同时,恐怖而遥远的声音从法阵中传来。恐怖的气息甚至摄住了的格里菲斯,让他身体僵硬,无法挪开眼睛。

    一个恐怖的意志降临了。格里菲斯看不清它的身影,却能聆听到沉重的马蹄和浠沥沥的嘶鸣,强大的让人无法直视的压迫感让他喘不过气来。

    它从遥远的世界前来,
每一个声音和每一丝气息都暗示灾厄。

    施法的亡语教团信徒纷纷跪倒在地,沉默地等待着命令。

    “报告进展。”

    恐怖的意志发出低沉嘶哑的声音,清晰的就像是在格里菲斯的身边一样。他惊恐的转动眼睛,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强大的腐魂尸,芬杜斯·腐疫已经降临,”在如雷的吼声中,肉山般的缝合尸怪开口说道,“召唤我的就是你这个弱小的死亡骑士吗?”

    死亡骑士?“不死者”途径序列5的死亡骑士?以恐惧和悲鸣为食,奴役亡者的死亡骑士!旁听的格里菲斯惊呆了。

    投影中的大墓室的石墙裂开一道缝隙,从那里升起一座石棺,与格里菲斯身边的石棺非常类似。随着石棺上半部分的滑动,一个披挂铠甲,手持黑剑、盾牌和投枪的骷髅战士爬了出来,来到死亡骑士的面前单膝跪下:

    “骷髅勇士与指挥官,萨卡·亡骨,前来听候差遣。”

    亡语教派的信徒中也有一个恭敬的说道:

    “死灵术士,克劳维斯·灾变,奉命前来听候差遣。高贵而强大的死亡骑士阁下,您所需要的军队已经准备就绪。”

    在黑影和迷雾中,骑乘黑色战马的骑士缓缓现身。他身穿重型板甲,身披黑袍,狰狞而尖锐的头盔下有血光在闪烁。

    马蹄敲打在石板上,发出雷霆般的轰鸣,让格里菲斯产生了发自内心的战栗。仅仅是目睹投影中模糊的影像,听到马蹄和话语声,他就已经惊恐的想要逃跑。

    死亡骑士的目光挨个扫过他的部下,最后停留在腐魂尸芬杜斯身上。后者正用它的小眼睛不怀好意地打量着。

    腐魂尸水桶般粗大的手臂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骨刀、屠夫刀、锁链和镰刀,混乱的杀意在涌动。

    死亡骑士抬起手来,指向腐魂尸:“向永在否定者的骑士献上你的恐惧和哀鸣。”

    一团绿色的,介于淤泥和火焰的形态之间的能量从死亡骑士的手中扑向腐魂尸。这个强大的腐魂尸怪立刻狂叫一声,举起手中的武器抵挡,同时向着对方投出致命的沉重锁链。

    邪绿色的能量穿透了可怕的锁链的阻隔,无视肥厚的腐肉和强大的灵能,在腐魂尸怪体内疯狂撕裂冲撞。

    “嗷——!”

    腐魂尸在被绿色邪能命中的瞬间,就像是被圣光照耀一般惨叫起来。它肥硕的身体挣脱了锁链的束缚,在地上翻滚,发出骇人的惨叫。

    死亡骑士看都不看正在遭受折磨的腐魂尸,向着其他不死生物发出简短的命令:

    “目标瑞文上城区城门,全军总攻。”

    话音刚落,他便转过身来,竟然在凝视无人的虚空。

    他的视线穿过魔法的虚幻,定格在格里菲斯身上: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南面的营地已经被破坏,有一只小虫子溜了进来。食尸鬼托诺斯,用你的利爪和尖牙去撕碎他,把他的头骨挂在你的骨尾上装饰。”

    恐怖的气息突然自废墟中的石棺沸腾出来。刚刚还很平静的大墓室转眼间被沸腾的灵能充斥。

    格里菲斯意识到这就是针对自己的,全力挣脱恐惧带来的僵硬,转身拔腿就跑。

    石棺缓缓开启,其中出现了一个绿色的法阵,随着一阵阵光芒的波动,一头巨大的食尸鬼钻了出来。他的体型像人,比普通的食尸鬼大了整整一倍,如同蛮牛一般健硕,全身没有皮肤,血红色的肌肉和白色的经脉骨骼暴露在空气中,一条长鞭般的骨尾挥动着,发出破空的撕裂声。

    它的背后生长着六支投枪一般的尖利骨刺,森冷的骨面竟然有近乎金属的光泽。

    “食尸鬼首领,托诺斯·鞭尾谨遵您的旨意,强大的死亡骑士阁下。”

    这头与众不同的食尸鬼立刻仰头嗅了一下空气,向着格里菲斯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