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3章 红石与骨戒

    安柏独自走在前面。她的脚步敏捷而轻盈,显然在战斗步伐的训练上投入了不少精力。她是那种注重敏捷和爆发力的非凡者成长路径,和瓦尔基里一样,一旦成长起来就能拥有惊人的杀伤力。再加上猎魔人的专业知识和迅捷的行动、灵巧的身手,安柏即便遭遇伏击也能轻易脱身。

    安柏的金发真漂亮啊,啊这,我都在想什么,这腰臀的弧线真是妙不可言……

    格里菲斯抬起戴着护甲的手,给自己的脸重重的来了两下。

    他带着两个小队的民兵走在安柏后面。尽管他们不用时不时停下来检查陷阱,但还是有些跟不上安柏的步伐。

    用床弩点着了大墓室不久,活尸的进攻就瓦解了。虽然还有一些怪物游荡在远处的墓碑和枯树之间,但是只要不靠近它们就不会被注意到,也不会被攻击。

    跟随格里菲斯的两个小队都是选拔过的志愿者,跟着他一路深入到黑泥沾染的墓穴之间。天空被阴云笼罩,一切欢乐及愉快的情绪都被阴影吞食,整个队伍都陷入了异常的沉默之中。

    格里菲斯拎着一把投枪,左手提着先锋盾,眼看着安柏就要消失在前方的黑暗和阴影之中,急忙快步跟上,同时喊她慢一些。

    安柏听到喊声,这才醒悟过来自己已经和大家拉开了一段距离,急忙收住脚步。这个时候,原本密集的民兵小队已经因为行军速度不同而稀稀拉拉。

    尚未褪去的黑泥下有异常的响动。

    格里菲斯指示民兵竖起盾牌,向外举起长枪:“准备,有敌人。”

    安柏的感知并不敏锐,和格里菲斯属于半斤八两的水平,但是也同时意识到四周环境的变化。她旋转自己金色的护手,形成集攻击和防御于一体的金属拳套。

    紧接着,她全身爆发出电闪雷鸣般的气势,像疾风烈火般发动冲锋。

    她迅捷的步伐完全无视黑泥的阻隔,如履平地般掠过战场,在附近的石碑上接力向天空一跃而起。

    笼罩战场的黑暗突然被强烈的光芒驱散了两秒钟。紧接着,一道电光坠地,狂暴的冲击波横扫开来,在这之后才是让人胆寒的巨大轰鸣。

    “轰!”

    格里菲斯几乎都要被这雷鸣风暴般的力量掀翻在地。一大片黑泥被掀了起来,隐藏在黑泥下几乎和环境融为一体的大群活尸和泥块、碎石、枯木一起爆裂开来。

    冲击波带着璀璨而温暖的金色能量,被这道力量击中的人类突然感觉自己被温暖和喜悦包裹,而活尸却无法承受这股力量,被命中后纷纷碎裂。

    在光芒的核心,安柏正单膝跪地。当她缓缓抬起头来的时候,格里菲斯发现她的双目竟然变化为金色的竖瞳。

    这是魔眼还是非凡特性?格里菲斯大为震惊。

    他在奈奥珀利斯的事件中见识过安柏的实力。这位小姐是风暴和雷霆的神选,可以和徒手打爆序列7施法者的怪物进行惊天动地的对攻,把一栋楼都给拆了。

    现在看来,她的实力变得更强大了。

    金色的光芒和银色的电弧在安柏的身边翻滚萦绕,接着化作一道闪电,向着最密集的活尸冲去。

    “嘭!”

    安柏在冲击下停滞下来,但是遭到她撞击的二十多头活尸就像是被命中的撞球一样倒飞出去,在飞行的过程中就已经粉碎,七零八落地落向地面。

    作为猎魔人中的精英,安柏的特性对黑暗生物拥有强大的克制。

    格里菲斯举起自己的剑向民兵高呼:“跟上,我们去支援调查员!”

    “我们,去支援她?!”

    “她还需要支援?”

    一众民兵都惊诧的看看准骑士,又看看在尸群中呼啸的如同天神下凡一般的金发少女。

    格里菲斯也不做解答,他抓住发愣的士兵们,踢他们的屁股,带着他们冲上去作战。

    安柏的气势确实惊人,但她还是序列8。

    这样强大的冲击力和杀伤力是以透支体力和精神力为代价的,安柏不可能持续多久。这与天赋无关,就是一个单纯的能量供给与输出的问题。而且,安柏还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她的防御力太弱,没有持续的护盾也没有重甲,普通的活尸也有可能伤到她。

    果然,短短几秒的横冲直撞之后,安柏身上的电弧突然开始黯淡,就像即将燃尽的火焰一般闪烁着。

    格里菲斯冲进了骷髅和活尸的浪潮中。他挥舞着佩剑和盾牌,像狂风一样横扫过去。剑刃敲打在骨头上,发出一阵阵悲鸣。

    但是,先锋盾却发挥了很好的效果。坚实的盾牌敲过活尸和骷髅的头颅和躯干,仅仅是撞击就让它们四分五裂。

    在他的战吼之下,一部分城防军逐渐摆脱了迟疑和恐惧,但是仍然不足以有效反击。

    格里菲斯给自己套上了一层坚固的冰盾,然后一把抓住还要冲锋的安柏丢进民兵的队伍里,自己返身杀进活尸之中。那些手无寸铁的尸体们用锋利的爪子和牙齿扑击过来,就算砸碎了外层的坚冰也难以造成实质威胁。

    格里菲斯独自一人在尸潮中左冲右突。他收了长剑,在手里凝聚出一柄寒冰战锤挥舞起来。

    冰盾的防御被一点点瓦解,接着便爆裂开来,将成片的敌人击倒。民兵们立刻跟上来,将活尸干掉。

    但是,越来越多的活尸从附近的黑泥下钻出来。它们盲目的在地上徘徊了一会,便朝着活人袭来。

    一开始还好,但是稍微作战了一会,民兵小队就开始明显动摇了。他们一点点的被压着后退,队伍开始瓦解,甚至连最弱小的骷髅都干不掉。

    格里菲斯一边行动一边作战,努力不让自己被团团围住。但是,涌上来的不死生物实在太多。民兵终究是太弱小了,带着他们很难执行高强度的作战。但是,都到了这里,不去调查一番大墓室里的情况也实在可惜。

    “撤退!”格里菲斯看了一眼就在不远处的大墓室,
向见习调查员小姐高喊道,“安柏,你带着大家撤退回车阵!”

    “那你呢?”

    “我进去侦察一下,我有办法脱身!”格里菲斯向大家举了举拳头,就转身冲了过去。

    ……

    格里菲斯独自冲过活尸的堵截。在护盾和重甲的保护下,他对于不能破防的低级不死生物拥有极强的克制。

    他距离大墓室只有几十米远。回头一看,安柏已经带领大家安然的撤了下去。

    但是,前方的敌人仍然不少。

    格里菲斯开始启动鲜血符文的力量。脚下的黑泥竟然与符文保持着近似的频率激荡凝聚起来,汇成人形傀儡爬出地面。在这一瞬间,格里菲斯突然感觉到了自己与傀儡之间似乎存在着超乎以往的联系,而且傀儡的力量似乎也更加强大,更加耐久。

    怎么回事?是这诡异的环境还是黑泥在强化血肉傀儡?

    格里菲斯极其好奇的看了新生的血肉傀儡一眼。这个魔咒的知识来自于血族的男爵,与鲜血有着紧密的联系,却又和地上的黑泥有所共鸣。

    格里菲斯突然想起,在瑞文港口的时候,他的血蝠风暴也受到了干扰,出现了远超以往的精神力消耗和混乱状态。

    也就是说,鲜血魔咒和这片黑泥,与这异象背后的封印物有关?

    但是,奈奥珀利斯的事件中格里菲斯没有这种感觉。

    另一方面,奈奥珀利斯的封印物呈现出来的外象也和瑞文这一次有很大区别,黑泥这沼泽一样的东西还是头一回看到。

    格里菲斯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在始祖的召唤之外,这一次一定还有别的因素在影响。

    在他思考的短暂间歇,血肉傀儡已经凝聚成了格里菲斯本人的外形轮廓,和活尸搏斗起来。

    格里菲斯捏了捏背上的暗血斗篷,如果事情情况危急,他可以获得短时间的隐形效果。接着他扭头看了眼背后高大而深沉的墓室,这座被笼罩在绿光和低沉的尖嚎中的建筑里反倒没有敌人的身影。

    这样考虑一番之后,格里菲斯立刻行动起来。他弯着腰,借着隐身的效果和此起彼伏的墓碑和枯树、碎石,向着大墓室的方向摸索过去。

    随着他越是靠近这座建筑,越发怪异的感觉涌了上来。等到他进入已经近乎废墟的墓室中,还听到了一阵阵难以描述的呓语。

    “米诺斯,”格里菲斯在心中呼唤,“那里面是什么东西?”

    骨戒米诺斯沉默着,许久方才答道:“有一个强大的意志延伸到了这里。这座墓穴是它存在和意志的分身。

    “米诺斯察觉到你持有的未充能的贤者之石拥有与这处建筑近似的灵能特征,建议你将其安置在米诺斯的戒托上,尝试共鸣。”

    这么危险的事情……

    格里菲斯好不容易摸出了那块自呓语森林遗迹中寻获的红色宝石,犹豫着端详着它。

    红石光滑剔透,如同鲜血凝结。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此处的灵能网络正在为红石缓慢充能,”米诺斯说道,“如果你有所顾虑,建议将其摧毁或丢弃,否则米诺斯将无法屏蔽红石充能后的灵能波纹。”

    “这里在发生什么?”

    “米诺斯无法回答,缺乏足够信息。根据已知的灵能流动信号,特殊的生命物质正在从生物体内吸收生命活力,少部分供给军队,大部分聚集融合形成能量。”

    “聚集的能量去哪里了?”

    “能量正在通过地脉传输,目的地无法查明,”米诺斯回答道,“米诺斯再次建议将红石与米诺斯融合,拥有红石供给能量的米诺斯将可以主动展开符文,无需再消耗你的灵能。”

    格里菲斯思考了一会,还是将小小的红石放在了骨戒上。

    在两件神秘物品融合的瞬间。他有一种奇特的感觉,仿佛自己的意志在延伸,精神领域进入了全新的高度,如神灵般俯视大地。

    但是,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不见,让他怅然若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