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2章 哼,菜鸡

    以骷髅为主的活尸越来越多的扑到阵地前。民兵们看着近在咫尺的恐怖骸骨,发出一阵阵惊叫,同时把手中的长枪越过栅栏或者从缝隙里向敌人捅去。

    一部分民兵们开始用最快的速度填沙袋,在车阵中地势较高的地方堆出土垒和斜坡。根据格里菲斯的安排,他们会把床弩挪上去。

    这个工作要花费一点时间。在这以前,民兵们必须坚守阵地。

    格里菲斯环视四周。他带领的乌合之众们依托一侧的河流,在不规则的矩形防线上抵挡着活尸的攻击。

    虽然他是正规骑兵出身,受的教育也是正规军事理论,但是如何指挥孱弱胆小的民兵作战也是他学习的一环。霍蒙沃茨的高年级课程甚至会培训他们如何在敌人的后方训练和组织起义军。

    格里菲斯很清楚民兵是不可靠的。别看他们喊的响,真打起来很容易就会四散而逃,给多少赏钱都没用。但是,也有一些办法能够让农夫和普通市民身份的民兵发挥作用。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坚守城墙和堡垒。战斗力再差的守军只要有坚固的工事可以依托,也可能和强大的敌人战斗,甚至可能创造奇迹。守城时什么都可能发生,进攻者如果没有破坏工事的手段,很可能会在攻击中把人力消耗光;守军也会因为置身于坚固的防御中而信心大增,坚持作战。

    构筑工事这种事情格里菲斯很熟悉,土木工程是拜耶兰军队的光荣传统。

    就算是由他这样的精兵和老练的军团兵组成的东方军团,在攻打兽人的时候也是用极快的速度先筑起坚固的墙和阵地来压迫兽人的要塞或者营地正面,然后在第一道墙后面再筑一堵墙来保护第一堵墙。

    哪怕是拥有非凡者勇士、术士、巨兽和狼骑兵的兽人大军,只要一开始没有打跑拜耶兰的军队,等到阵地构造以后也都要吃尽苦头。

    一旦最初的工事完成,拜耶兰的正规军就开始延伸包围线,尝试把敌人整个包围起来。如果敌人不跑,就断绝它们的补给,每天用投石机砸它们。

    哪怕是半神都能闷死在拜耶兰军队的包围圈里。

    最危险的战斗往往发生在防线刚刚开始建筑到建成的一段时间里。意识到威胁的敌人一定会全力猛攻,拜耶兰的大军也会倾尽全力把敌人赶回去。

    格里菲斯在东方的最后一战便是如此。军团只是在做着往兽人的要塞搭防线的日常工作,突然间双方就集结全部主力战了个天昏地暗。

    ……

    眼前的车阵就是格里菲斯给民兵们搭出来的城墙和壁垒。亡语教团显然准备不足,没有及时把格里菲斯的部队阻击在半路,等到发起进攻的时候也没有组织好。

    另一方面,格里菲斯也做了许多准备。他事先就准备了马车、布口袋和木料,在抵达目的地以后立刻构筑阵地。

    这些刚刚离开下城区的防线就开始害怕的市民站在马车的货架上,躲在木栅栏后面,用手里的长枪从缝隙里猛刺扑过来的活尸。

    整个阵地就像是一只趴着不动的刺猬一样。

    活尸固然凶残而恐怖。但是它们短时间内拆不掉木栅栏。民兵在各自的小队长带领下,大吼着用长枪戳,再用斧头砍那些爬上木栅的活尸,或者用锤子敲碎它们。

    这样战斗了一会,民兵竟然无人死亡,失去了指挥官的活尸反倒是在阵地外面倒下了一大片。

    “不错哎,”安柏拍拍格里菲斯的肩膀,表扬了一下,“大家干的很好。”

    “也是有很多缺点的。”格里菲斯谦虚的说。

    车阵固然是防御力大增,但是一旦建立起来,部队也别想施展什么战术动作了。

    格里菲斯本来觉得自己在布洛涅-普拉琴战役时指挥的城防军已经够糟糕了。但是现在想想城防军至少能够跟随他的旗帜和号令旋转和机动,甚至迂回攻击了叛军的后路。

    民兵可做不到这些。如果格里菲斯敢带着他们转向和变换队形,民兵们肯定会当场大乱。

    他在维罗纳敢用城防军的圆阵进行防守,还策划着对敌军的指挥官发动打击,而今天一定要用马车来环绕自己的军队,彻底放弃战场机动反击的能力,全神贯注于如何保证士兵能留在战场上――格里菲斯的工作重心完全在于如何防备民兵一哄而散上,他的部队的军心士气要比维罗纳的时候绝望得多。

    防线把所有人围在中间,不管怪物在哪个方向袭来,立下栅栏后大家就都朝着外面举起武器,守住自己眼前的那道栅栏就行。简直太容易了!

    “坚守岗位!”格里菲斯在防线里四处巡视,同时对正在堆土垒的民兵说,“再快一点。”

    ……

    活尸开始撕扯碍着它们的木头。双方在混乱和叫喊中战斗。由于栅栏的格挡,双方始终无法短兵相接,还常常因为障碍的存在而影响击攻击的准头和速度。在漫长的攻击过程中,有不少木栅被破坏了,有些民兵被拖出去杀死,还有一些及时被同伴救出来。

    其他人手忙脚乱的用斧头和锤子把钻进来的骷髅敲碎,然后往缺口处堵上新的木料,换上来一个人,继续用长矛捅栅栏外面的怪物的脑袋。

    长枪兵在攻击的时候,射手们也没有闲着。

    他们用点燃的箭矢射几米开外的怪物,或者干脆用点燃的火把去烧它们。

    枯朽的骸骨并不容易点燃,但是偶尔也有一些被火油浇在身上,带着其他的活尸烧成一团火球。

    期间格里菲斯和安柏进行了数次支援,把几乎要冲进来的活尸消灭掉,堵住缺口。

    民兵们渐渐发现他们有很大优势,士气也高涨起来,毫不畏缩的攻击木栅外面的怪物。他们觉得自己的战线坚不可摧,所有人肩并肩的站着特别有安全感,特别有气势。他们的激情虽然散去了大半,不再发出呐喊声,但是依旧执行攻击的命令。

    刚刚复活的不死生物不畏死亡,利爪和牙齿也非常骇人,根本没有士气这个说法。没有进一步命令的情况下,它们就这样前赴后继的进攻,直到把人类全部杀死或者自己被全部消灭为止。


    战斗就这样进行了半个多小时,期间源源不断的有活尸扑来攻击车阵。民兵们也分批撤退下来,轮换着休息。

    终于,阵地的中心有人高喊一声:

    “骑士大人,准备好了!”

    战阵中心的土垒终于被堆起来了。两架床弩被布置在上面,指向大墓室的方向。

    格里菲斯立刻离开前线,来到床弩边亲自瞄准墓园大墓室。

    那座看着像是被腐蚀、寄生的建筑物正如同心脏一般发出诡异的震颤和脉动,黑泥也不断渗出,向外扩散。从隐约的灵能波动、外形和位置来看,这座大墓室毫无疑问是这个区域的邪教徒中枢。

    如果亡语教团在策划,隐藏什么,这一轮攻击都会把它们逼出来。否则,一旦作为灵能中枢的大墓室被摧毁,它们在这一带的阴谋也破产了。来吧,让我看看你们的底细。

    “弩枪,点火!”

    格里菲斯下令道。就算他不是专业炮兵,这个距离的测距和瞄准他还是懂的。

    目标曾经是下城区墓园中的大墓室,是以木头和砖石为主的建筑物,孤零零的矗立在平地上。包裹在外面的黑色物质看着也不是很坚固,是绝佳的靶子。

    民兵们立刻将弩枪装好,枪头上涂上火油点燃。

    “嘭!”

    弩枪呼啸而出,第一发经过不长的飞行就扎穿了大墓室的墙壁,破开一个大洞,发出沉闷的声响。枪头上的火焰把破损处都给点燃了。

    “装填!”格里菲斯大喊道,然后跳到了另一台床弩边。

    第二发点燃的弩枪激射而出。这一次击穿了墓室的屋顶,在飞溅的碎片和烟雾中甚至可以看到屋顶垮塌了下去。

    一股惊人的波动以大墓室为中心扩散开来。正在围攻车阵的活尸突然间变得加倍疯狂,开始不顾一切的猛攻车阵。它们一个叠着一个,疯狂的要翻越木栅跳进来。远处的黑泥中钻出了更多的骷髅行尸,向着这边猛扑过来。

    安柏看到乌泱泱的活尸突然从远处的地下钻出来,急忙大喊道:“格里菲斯,再快一点!”

    “在射了,在射了!”格里菲斯一边喊,一边和民兵急急忙忙的给自己的巨弩上弦。

    床弩距离大墓室只有两百米。对于攻城器来说,这个位置几乎就是骑在脸上射。

    又一轮火弩射了出去。

    “轰!”在一声巨响之后,黑色的建筑像个干瘪的发霉橘子一样冒起一团烟雾,半边墙都垮塌下来,剩下一半燃起熊熊烈焰。

    正在从四面赶来的活尸突然停滞了下来。除了已经在近处围攻车阵的那些,更远处的墓园中的活尸都像丢失了目标一样,陷入了迷茫和徘徊。

    周遭的黑泥突然失去了活力,停止了蔓延。

    果然,UU看书www.uukanshu.com这些不死生物确实是极其凶残,但它们大多数不具备自我意识,需要指挥者,只要打碎它们的中枢就能瓦解它们。

    它们的组织结构就像是工蜂和蚁群……

    格里菲斯放下床弩,眺望着燃烧中的大墓室和周遭的环境,飞快的思考,同时警惕异常的出现。

    几分钟后,什么也没有发生。混乱在不死生物中蔓延,黑泥开始像退潮的海水一样缓缓褪去。

    很快,格里菲斯就明白了眼前的局势。

    哼,我还以为有什么呢,竟然被我的侦察部队打崩……邪教团竟然在没有足够兵力和指挥官的情况下冒险建立前进基地,多半是准备趁着下城区的混乱和恐惧在墓园方向偷偷摸摸的集结兵力。

    从结果上看,邪教团在这里的企图失败了。这一处巢穴尚未发挥足够的作用就被破坏。

    接下来,等格里菲斯清理了阵地外围的敌人,他就去大墓室那里深入调查一下其中的构造和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