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1章 我笑那活尸无脑教团少谋

    集合在格里菲斯旗帜下的有216名长矛兵和144名射手,包括弓箭手和投石兵。长矛兵分为12个小队,每个小队18人。射手分为6个小队,每个小队24人。所有人都是志愿参战的民兵。听说骑士大人要主动攻击附近的怪物巢穴保护大家的时候,成群的民兵和市民蜂拥而来,请求格里菲斯带上他们作战。

    考虑到自己身边没有副官和参谋,人多了没法指挥,格里菲斯就只带这些人,但是要求城镇方面提供许多马车和木材给他。

    除此以外,大家还从仓库里找出了城防军留在这里的两台床弩。检查了一番以后发现还能用。

    财务官和镇长们用极快的速度汇总了物资信息。赫洛德治安官会带人在商会的配合下开始收集,运回5个主要的营地里来。他们还在在动员更多的市民,用五花八门的武器武装他们。

    许许多多的民兵和市民用手边能找到的一切材料,挑选区域内最坚固的建筑进行加固,然后在屋顶上建造射击口,囤积火油和弓弩、箭矢。一旦大股活尸出现在附近,民兵们就在箭塔上发动攻击。

    一旦格里菲斯离开,他们就要靠自己守住阵地了。

    集合在格里菲身边的民兵驱赶着马拉的四轮货车,上面装着木板、圆木和空口袋,以及不少的食物、火油和弓箭,浩浩荡荡的集合在城镇中心的广场上,准备向南面开进。

    兰萨达和刚组建的军事委员会,数以千计的市民都来给他们送行。

    格里菲斯手握缰绳,高坐在战马之上,对他们叮嘱道:“我离开以后,必须严格划分隔离区,难民们以百人为单位分开,时刻必须有民兵巡视。记住了么?”

    “记住了,请您放心,骑士大人。”大家一起高声答道。

    格里菲斯接着说:“箭塔必须立刻建立起来,要保障射手的箭矢,多用火箭攻击。箭塔上也必须安置一些应急的战士,用短枪和斧头武装起来,随时掩护射手。”

    “明白,骑士大人!”

    格里菲斯非常不放心,他连着嘱咐了四五个事项。大家用一阵比一阵热烈的欢呼声来回应他。

    “也不知道这伙人听进去没有。”格里菲斯无奈的转身对身边的安柏说道。

    金发女孩微笑了一下,向着人群举起右手:“你们听到格里菲斯的命令了吗!”

    “听到了!”广场上发出潮汐轰鸣一般的欢呼。

    安柏接着高声问道:“你们能守住阵地,守护自己的家人和家园吗?!”

    “能!”愈发洪亮的呼声滚滚而来。

    “在怪物面前,我要你们不惜生命,血战到底!”安柏的呼声伴随着阵阵雷鸣,璀璨的闪电在交织。

    “血战到底!”所有人都高举武器,或者挥舞帽子和手臂,发出山呼海啸的狂呼。

    “看吧,”见习调查员小姐向格里菲斯眨眨眼睛,“大家并不是离开你马上就会完蛋的。”

    ……

    格里菲斯带着他的360名民兵和大队马车离开城镇,向着南面赶去。

    他的人大部分没有盔甲,主要的武器是长枪、木盾和弓弩,甚至还有投石索。虽然刚才的战斗动员大家都很积极,但是离开安全的城镇据点走了没有多久,队伍的士气就开始衰弱了。

    阵阵阴风夹杂着奇怪的气味,将不详的预感带了过来。哪怕是最迟钝的人,在进入南面的旷野,望见笼罩天际的黑云和蔓延的黑泥时,都开始意识到大事不好。

    邪教徒的力量超乎他们的想象,甚至连天空和大地都为之变色。

    “吧唧!”

    黑泥在脚下发出奇怪的声响。这种诡异的物质像是腐植土和脓液的混合物,在表面上有一层浅浅的液体。

    人和马走在上面虽然不至于陷下去,却有种说不出的阻滞和不安,甚至还有一丝怪异的,仿佛黑泥下隐藏着黑暗的深渊一般的怪异感觉。

    若是从天空俯瞰下去,格里菲斯和他的军队仿佛行走在黑色的海洋上。在恍若水面的黑泥之下,有无法描述的模糊的影子正在蠕动、肿胀,仿佛恐怖巨兽正栖息在地下,窥伺着生者的世界。

    格里菲斯也察觉到了黑泥的异样。他仔细眺望了一番前方的区域。

    他需要对南面的墓园和邪教徒巢穴发动一次试探性攻击,查清敌人的规模和构成,看看它们在做什么。亡语教团可能在墓园里聚集尸骸成为军队,或者策划更加惊人的阴谋和魔咒,如果格里菲斯一无所知的躲在防线后面,那将是极其危险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出现一次鹤浦镇的感染,然后再来一位伊洛蒂那样的感染者。如果被那样恐怖的存在骑到脸上才发觉,那真是万事休矣。

    侦察,不停歇的侦察,尽一切可能掌握战场的态势是取胜的先决条件。

    南面的墓园已经成了邪教徒的巢穴,那里正在不停地向着外围扩散怪异的绿色光芒和黑泥,但是尚未出现成群的怪物扑向城镇。

    敌人正在部署,兵力尚未集结。如果有可能,格里菲斯就带着自己的军队抢占附近的地势来夺取主动权,这可能是一个打乱邪教徒部署的好时机。

    遗憾的是,他身边的部队比维罗纳战斗时还要差。那一次跟随他的好歹是有过一点训练的城防军,协助指挥部队的是拉萨尔、米约这样的精干的见习骑士。这一次的部队虽然平日里多少练过刺杀和射箭,但是和城防军相比都算得上是毫无组织了。

    民兵们赶着马车、背着长枪和弓箭,拖着床弩,在黑泥上缓缓而行。

    等到他们的一腔热血凉下来,再被可怕的怪物冲上几次,这些武装平民肯定会一哄而散。

    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连安柏也注意到了队伍的不稳,小声的提醒了一下格里菲斯。

    “嗯,我明白了,”格里菲斯神情严肃的观察了一番战场,抬手一挥,“加速前进,占领河边的那个空地!”

    大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在靠近墓园的河边有一块隆起的平地,上面还有一些残垣断壁,看着像是某个废弃大屋的地基。

    下城区墓园建立在一处平坦的空地上,距离河边的这片空地只有不到两百米远。这里已经被黑泥覆盖,原本洁白的墓碑也被腐蚀的狰狞而险恶。

    “快!加速前进!”格里菲斯再次喊道,“全速占领那块空地!”

    民兵们盲目的跟随着格里菲斯奔向河边的废墟和空地。

    “卸下马车,在我们的外侧连接起来,”格里菲斯高呼,“取下车上的圆木和模板,竖在马车外面作为栅栏。

    “在木栅内部掘土,装进口袋,填在内侧空隙。对,不要在外面挖掘。”

    数百个民兵立刻动起手来。他们把马车连成一个不规则的矩形,用木头在外侧竖起栅栏和木墙。

    周围的环境安静的吓人。腐蚀的石碑和干枯的老树就像是一幅黑暗风格的画卷,在视线不清的阴影中,隐隐有些晃动的影子。

    所有人都在紧张的工作着,每隔一会就不安的抬起头来,向着黑暗而诡异的远处张望。也只有紧张的工作能分散他们的恐惧和不安。

    格里菲斯环视四周,严肃的表情渐渐松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突然狂笑起来。

    这声大笑把民兵们都惊的抬起头来。

    “笑什么呢?”安柏小声问道,“我察觉到敌人的气息,数量很多,它们潜伏在黑泥下等着我们”。

    “我笑那活尸无脑教团少谋,哈哈哈哈!”格里菲斯扬着马鞭向墓园一指,“若是它们派出一路军队半路阻击,我还真不好办呢!”

    安柏看看他,又看看让人不安的黑泥与墓园,没有理他。

    “大家加把劲,把车阵修起来,”格里菲斯一点都不在乎女孩不给他捧哏,他一边笑一边说,“等敌人出现了再说。它们若是想要埋伏,那就继续趴着吧。”

    话音刚落,黑泥下便冒出一团团的巨大的泥泞气泡,好像出现了漩涡般塌陷下去。接着,一只仅剩骨头的手突然伸出地面。

    接着是两只、三只……

    数以百计的骷髅手臂像花田里的嫩苗般生长出来,疯狂挥舞,要抓住一切活着的生灵拖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接着,这些手臂撑住地面,支撑着它们的身体从地下爬出。

    骷髅和行尸,数以百计的怪物从黑泥下爬出。它们的身上挂着一点点残破的布料,仅有的骨架踩在黑泥上,挥舞着狰狞的双臂和利爪。

    这惊人的疯狂景象让民兵们毛骨悚然。一些人的心智受到了创伤,头脑在剧痛,强烈的恶心让他们干呕起来。

    “活尸!”

    骤然遇敌的民兵立刻就陷入了混乱,开始惊恐的呼叫,有些人还到处乱跑,想要在别人身后找一个安全的位置。

    一个个扭曲而破碎的影子在远处聚集,准备向民兵冲来。在它们中间,还出现了三个特别的身影。

    矫健如同猎豹,
大脑外露,利爪闪烁绿光,没有皮肤的食尸鬼。

    肿胀而庞大,向肉山一样摇晃着成吨腐肉滚滚而来的缝合怪。

    身披黑色罩袍,全身都被死亡的气息和恶臭包裹的邪教寺僧。

    它们与疯狂的骷髅和亡者大军截然不同,身形更加巨大,气息更加恐怖。它们仅仅是站在那里,周遭的不死生物就变得加倍疯狂和敏捷。

    亡语教团的指挥官出现了。

    它们见民兵停在原地,便放弃了伏击的计划,指挥三路活尸汹涌而来。食尸鬼和缝合怪从两路夹击。寺僧更是带着一大群骷髅抄截民兵们的后路。

    用不了多久,民兵就会陷入重重包围之中。

    安柏立刻聚集气势,准备迎战。好些勇敢的民兵也拿起武器,一边发出无法抑制的颤抖,一边睁大眼睛盯着活尸的大军。

    “安柏,你留在这里,监督大家建筑车阵。”格里菲斯用骑枪拍拍女孩的肩膀,策马冲出车阵。

    在众人的注目之下,他高举骑枪,在阵地外二十米的空地上高呼:

    “弓箭手,上马车戒备,长枪兵,继续你们的工作!

    “瑞文的战士们,原地勿动,我来为你们斩杀敌人的主将!”

    话音刚落,民兵们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格里菲斯就一人一骑向着食尸鬼和一群活尸冲去。

    松软的黑泥阻挡不了战马的奔驰。格里菲斯纵马持枪,在冰盾的加持下直扑活尸中心。

    特异的食尸鬼抬手一指,它身边簇拥的活尸便一拥而上,像蚂蚁包裹糖球一样把甲骑团团围住。

    密集的如同夏日骤雨一般的攻击落在格里菲斯的护盾和盔甲上,却不能穿透他的防御,他一手持枪,一手取了马鞍边的钉锤,在密集的尸潮中敲碎活尸和骷髅的身体。

    本来要直扑民兵的不死生物都被这边激烈的战斗吸引了过去大部分都涌到了格里菲斯身边,里三层外三层地把他包围起来,像无数老鼠啃奶酪一样拼命抓咬。

    冰盾突然炸裂,层层叠叠的怪物飞的满地都是。格里菲斯将钉锤向前一掷,砸碎了一个骷髅的脑袋,举起骑枪向食尸鬼迎头刺来。

    这头凶残的怪物挥出利爪,发出疯狂的咆哮。不等它诡异的利爪挥下,骑枪已经精准的捅穿了它喉咙。

    食尸鬼瞬间就哑了下去。格里菲斯策马来到附近,一剑斩下它的首级,拔出骑枪踏过成片的活尸奔回车阵。

    “扑通!”

    从出击到返回,不到一分钟食尸鬼头领的首级便被丢在车阵内圈的地上。那一队活尸失去了指挥,还有一大片被撞翻在地,乱糟糟的缓缓聚集起来。

    “如何?”格里菲斯高声问道。

    “吼啊!”民兵们稍稍安心,一起高喊了一声。

    格里菲斯先指指那队混乱的活尸:“来两个中队,用火箭射它们。其他人继续建筑营地。给布袋装土堵住缝隙,在外面挖掘壕沟!”

    他又举枪指向活尸中如小山般硕大的缝合怪:“我来为诸位先生、小姐取下它的首级。”

    话音刚落,他便再次纵马直扑敌阵。

    看到刚才的活尸被冰盾击飞,缝合怪竟然主动让身边的活尸散开,独自咆哮着迎战格里菲斯。它摇摆着肥硕的身躯,远远的就将一把大锤掷了过来。

    “呯!”

    大锤砸在骑鹰勋章的护盾上弹飞出去。格里菲斯的手中已经凝结出锋锐的冰枪。咆哮的山怪幻影浮现在他的身后,下一击将会附加致命一击和必中的威能。

    “让你见识下真正的投射!”格里菲斯怒吼一声,借着马速将手中的冰枪掷去。冰刺卷起狂风,发出撕裂空气的巨响。

    缝合怪的右肩直接爆裂开来,在这一击之下被撕碎了肩膀,两条胳膊都飞了出去。它急忙举起左手的武器想要抵挡。

    格里菲斯仗着马快,转眼间就扑到他的右侧,向着无从防备的身体一枪捅去。

    “嘭!”

    远在车阵中的民兵都听到了闷雷般的爆裂声。缝合怪的右脸被一枪捅穿。腐尸缝合的身躯根本阻挡不了穿刺的伤害,骑枪在它的身体里折断,从左肋下穿胸而出。

    格里菲斯弃了骑枪,取了先锋盾从马上跃下,两步来到已经跪倒在地的缝合怪身边,照着它的后颈扫去。

    腐肉和尸液四溅,这一击竟然还没有斩断它的脖颈。四面八方的活尸陆续围扑上来,格里菲斯往地上砸了一瓶减速药剂,然后一手挥剑,一手持盾,接连劈倒六七头活尸,然后一剑斩下缝合怪的首级。

    随着这一剑挥下,成片的活尸就像是被捶晕了一般陷入了呆滞之中。格里菲斯趁势冲出,翻身上马冲回车阵。

    “嘭!”

    硕大的腐烂首级掷在大家的脚边。

    “如何?”格里菲斯大喝道。

    “万岁!”民兵们发出一阵欢呼,一个个心情放松的工作起来。

    这个时候,第三波活尸才刚刚在邪教寺僧的带领下堵住民兵的来路。它们看到另外两路转眼间已经丢了首领陷入混乱,竟然是明显的愣了一愣。

    那寺僧犹豫片刻,高举双手,带着它的骷髅和行尸扑了上来,发出狰狞而嘶哑的嚎叫。

    这一次,大家都是不慌不忙,甚至发出轻蔑的笑声。格里菲斯取了一把新的骑枪跳上马,呼喊一声:“我来为诸位破敌!”

    他再次给自己加持冰盾,纵马冲开尸潮,一枪刺死邪教徒的寺僧,砍了它的脑袋带了回来。

    “还怕不怕!?”格里菲斯向着民兵们问道。

    “不怕!”所有人一起欢呼起来。

    于是军心大定,阵地也稳固起来。

    从三面围攻的活尸大部仍在,但是它们一部分陷入了混乱,另一些出于本能开始冲击近处的车阵。

    这已经不需要格里菲斯出手了。他回到阵地中央,UU看书 www.uukanshu.com发现马车已经连成一片,外面也竖起了木栅,长枪兵们就在木栅后面刺杀毫无组织的活尸。

    格里菲斯满意的叹了口气,转身看了看安柏。

    “嘿,该怎么说你呢~”见习调查员小姐微微摇了摇头。

    “当然是表扬我嘛,”格里菲斯指了指四周的战况,“他们是民兵,指望他们冲锋陷阵那是不对的。”

    “但是,壁垒堵口,弩炮封路这种事,大家还是做得到的。

    “邪教团妄自尊大,放我来到近处想要围歼,反倒让我占据了地利。”

    安柏赞许的点了点头:“这倒没错,可是接下来怎么办?活尸会越来越多,我们也停在这里动不了了吧。”

    格里菲斯拍了拍车阵里面的床弩,看着两百多米外的大墓室说道:

    “接下来,

    “有请炮兵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