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9章 封印物启动

    艾露莎和安柏都在用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格里菲斯……

    “嘿,你们,不得对骑士阁下无,咕……”兰萨达大喊一声。艾露莎双眸中的精芒朝他一扫,见习修士的发言立刻变成了一阵咕咕声。

    安柏想了想,对格里菲斯说道:“这样不行的,死去的民兵会被转化为活尸。”

    “没关系,有防御工事和医护人员在,我们尽量救治,只要活下来就不会转化。对于不幸的死者,我们进行火化等处理,”格里菲斯说道,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的民兵没有野战能力,这我知道的。”

    安柏接着说:“人类的勇气是有极限的,长时间目睹身边的伤亡,他们坚持不了多久。”

    “所以我搭建了防御工事,很快会竖起箭塔,和活尸保持非接触作战,尽量减低伤亡。”

    安柏提出第三个问题:“武装民兵需要不少钱吧,武器会折断,盾牌会破损,而且你派他们上阵总免不了给一些酒和赏钱,是么?”

    这话说到重点了。

    格里菲斯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所以我还是要尽量降低伤亡。另外我也需要财政和物资的支援,上城区得给我留出物资运输的通道。”

    艾露莎抬了抬手,把对话的两人停了下来:“格里菲斯,如果你想留在下城区的话指挥作战,这确实很好,但是,大战在即,我不能长时间停留在这里,前敌委员会暂时也很难派出足够的非凡者来支援你,顶多两到三人。你们将以很少的力量来负责下城区,我们称之为南线吧。”

    “没关系,”格里菲斯答道,“如果下城区都被转化为活尸,那就是遮天蔽日的尸潮了,我躲回上城区也未必安全,哎,不对,有你们在应该没事。”

    艾露莎轻笑了一下:“我们的敌人不会只有活尸的。他们的封印物尚未施展全力,而且这么大规模的事件,必定会有强大的高序列怪物来指挥。”

    “那我就更不能放弃南线,”格里菲斯下定决心,捶着桌子说道,“请让安柏来支援我。有她在,我这边的战力将会倍增。”

    这话把安柏听的心花怒放。她立刻说道:“就让我留下吧,队长!”

    “可以。”艾露莎点点头。

    格里菲斯接着想了想:“我知道预备队要强大,要集中,要留着对付高序列敌人和指挥中枢。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再给我一些弩炮和非凡者。洛尔德斯的非凡者小队里有我的熟人,奥菲莉亚和米典麦亚,如果能够得到他们的支援,南线就会形成完整的战斗体系。”

    “弩炮和两个非凡者,我会争取的,”艾露莎点点头,站起身来,“那么,这里暂时交给你们。如果事不可为,你们就撤到河对岸来,与我汇合。”

    她一边说,一边收拾装备。

    突然,一阵异常的灵能波动降临了。

    起初,这只是灵能的纷扰和回响。但是,转眼间在场的非凡者就仿佛在直面恐怖的幻象。

    那是格里菲斯熟悉的,曾经出现在鹤浦镇的灾厄的气息。

    恐怖而尖利的号声在遥远的空中回荡。普通人却对此毫无察觉。

    格里菲斯等人立刻来到楼顶,向远处张望。

    在瑞文的西北方,一团极其巨大而不详的阴云出现了,并且向着城市的方向蔓延。灰暗的天幕下,邪恶的绿光在闪烁,将阴云映照成恐怖的颜色。隐隐可以聆听到可怕的非人的恐怖回响。

    艾露莎取出一块镶嵌宝石的圆盘,握在手中,向其灌注灵能。

    “这是序列7施法者和序列6以上的其他途径超凡者才能驱动的圣器,可以共享视野和声音,”艾露莎说道,“洛尔德斯一定察觉到了远处的异象,他很快会动用侦察手段,与我们共享情报。”

    果然,圆盘上很快就出现了清晰的影像。

    那是瑞文西北的墓园。

    在空寂的道路尽头,荒凉的山岗被淡紫色的阴云笼罩,伴随着异样的绿光时隐时现。一座巨大的黑色建筑正矗立在那里。那应当是墓园的大墓室,屋顶的四角和尖顶上本应是石雕的位置仿佛有什么扭曲的东西在爬行、蠕动。

    能够为瑞文这样的大城市提供安宁之地的墓园自然是占地面积广阔。从无处不在的枯萎的树干可以看出这里曾经是宁静的翠绿森林,石碑矗立其间,让人沉浸于无限的怀念与幽静。

    但是此时此刻,墓园中心高达三层的大墓室已经被某种奇特的仿佛植物和触手般的物质所腐蚀,犹如黑色的宫殿一般,向四周放射出异样的绿光。

    林木、草地甚至石碑都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层粘稠的黑泥覆盖大地。黑泥仿佛拥有生命一般,正向着四周伸出触须,所到之处,墓碑下的泥土竟然开始蠕动膨胀,好像有什么东西正要破土而出。

    在一声凄厉而难以形容的哀鸣声中,一具腐朽的尸体复活了。

    它的眼骨中闪烁着幽幽的绿火,用白骨的手臂挖开地面,张开枯朽的嘴,发出无声的咆哮。

    在它的身边,黑泥如同爆裂的浆液一般炸开一个个气泡,成群的亡者晃动着它们早以腐烂的躯体,向地上爬来。

    腐败的气息和浓稠的悲伤仿佛化作实质,每一个非凡者都能隐约听到无尽的尖嚎声在回荡。

    影像仿佛被一层淡淡的迷雾笼罩。在诡秘的黑暗和阴影中,似乎有一些可怕的东西。

    “不要动用灵感去探究影像的细节,”艾露莎急忙说道,“那里可能隐藏着恐怖的存在。真知圆环会尽量屏蔽它的气息,但是盲目探究可能会让你们看到不可名状的恐怖……”

    她话还没说完,大家就听到一声惨叫。

    兰萨达口吐白沫,扑通一声倒在屋顶上,直接晕了过去。他的灵感似乎不俗,鲁莽的观察让他触及了某种从未目睹过的恐怖画面,瞬间将他击倒。

    在距离大墓室较远的地方,
黑泥剧烈蠕动,仿佛囊肿一般鼓起一座座黑塔。塔的顶端凝结出邪绿色的水晶,在阵阵嗡鸣中快速旋转。

    无穷无尽的活尸破土而出。它们就像是潮水一般从瑞文墓园的山坡上冲下,向着人类的城市扑来。在它们之中,还有一些巨大或敏捷的影子。

    “始祖的召唤”已被启动。

    一支不死生物的大军出现了。

    这一次的异状与鹤浦不同,但是更加让人恐惧和难以理解。

    艾露莎收回投影,对大家说道:“我必须立刻回到法师塔去。格里菲斯,这里交给你了。”

    ……

    艾露莎离开以后,格里菲斯扛着晕过去的兰萨达回到会议室里,向各部门的负责人发出了命令,让他们过来开会。

    晕倒的兰萨达双眼失神的扑倒在沙发上,嘴里流出口水,连动一下都做不到了。

    “呀嘞呀嘞,就他,还有那些民兵,”安柏摇摇头,“不知道我们能守多久。”

    格里菲斯在轻声的笑,他摇摇头:“出现在瑞文墓园的尸潮不是我们。它们会直扑最重要的法师塔和上城区,截断增援。否则超凡者会攻击它们的侧翼并且瓦解它们。

    “在此期间,我们可能会遭到部分尸潮的进攻。它们应该会尝试在附近建立一个基地来攻打我们。”

    “活尸也需要基地?”安柏惊奇的问道。

    “对,”格里菲斯指了指地图,“你看,在下城区的更南面,有一些小规模的墓园和乱葬岗,亡语教团不会放过那里的。”

    “那我们应该立刻摧毁那里!不能让他们把那里的活尸也复活,”安柏说道,“给我一些民兵,我带人去烧了那里。”

    “我也和你一起去,”格里菲斯说道,“但是得等一会的会议结束,本地人可以承担起防御才行。我们先把见习修士叫醒,接下来的工作必须有人参与。”

    可怜的年轻人像条死鱼一样平躺在沙发上。

    “兰萨达,快起来,”格里菲斯给晕倒的见习修士脸上泼了点水。

    “兰萨达·修斯顿见习修士!”

    “嘿,我的朋友,醒醒!”

    格里菲斯提高音量,用力拍了拍见习修士的脸。

    “受到精神冲击以后不能这么唤醒的,”安柏抱着胳膊批评道,“你和队长一个样,就喜欢用物理手段。这个时候应该尝试将灵能灌注给他,充盈他的神智。要像这样!”

    安柏一边说,一边比划了一下戴着精金护手的拳头。结实的小臂上电光缠绕,格里菲斯甚至能感觉到呼呼的风压和气劲,看起来她准备用这个把灵能给兰萨达灌注进去……

    “你别动手,会打死人的!”格里菲斯急忙拦住了她。

    “嗯?UU看书 www.uukanshu.com什么?”兰萨达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微微动了下嘴唇。他有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很漂亮,配上苍白清秀的脸,倒有几分像女孩子。

    “什么?”格里菲斯把他拎起来放到沙发上坐好,“什么什么?为什么什么?”

    不等见习修士回答。格里菲斯抬起右手,对着一脸迷惑,浑身瘫软的见习修士的脸“啪啪”左右各一下。

    挨了打的兰萨达“噌”的一下坐直了,手按着脑袋说:“我有点头晕~”

    “你已经不是头晕的问题啦~!”安柏摇摇头,“有什么地方难受吗?”

    “我,我看到了可怕的东西!”兰萨达瑟瑟发抖的说道,“但是,无法描述,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不管你有没有清醒过来,现在也没时间给你慢慢调整~”格里菲斯给他端来一杯红茶,“准备好自己,我们有活要干。”

    这话刚一出口,格里菲斯就有一种奇怪的既视感。仿佛刚才的一幕,刚才的对话曾经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