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7章 恐怖的代行者

    格里菲斯的言下之意,如果居民被转变为活尸,回头就是他带着军队来剿灭它们。只要他杀的够快,下城区就没有什么问题。

    聪明人立刻就听懂了,不聪明的人也在短暂的迷惑后明白了意思。在场的下城区官员们一个个脸色苍白,不知道刚刚袭击他们的活尸和眼前的骑士哪一个更凶恶。

    格里菲斯看看大家,接着说道:

    “第二个命令,已经集中起来的所有的民兵,我看下,共计370人,以小队为单位,去把我刚才的命令宣布出去,用喊的;治安官,向居民们发布征召更多民兵的命令。”

    “是,骑士阁下,但是居民们可能会很害怕,会躲在家里。”治安官接受了命令但是没有什么把握。

    格里菲斯点了点头:“他们会动起来的,我来处理此事。

    “第三个命令,财务官,你带一队民兵去征集附近商铺、仓库的食品和武器,让他们带着单据来找我,由你核实以后给我,我们先用区里的财政和我带来的资金支付一部分,剩余部分拜耶兰方面会补偿。”

    财务官想了一下说道:“他们可能不会同意,也不会配合。”

    “那是自然的,”格里菲斯说道,“你只需要像正常情况那样去购买即可,不用加价,速度要快,能买到多少是多少。我不在乎。

    “但是,务必记住,向尽可能多的商家购买,报一个正常的价格给他们,多少买一些。

    “治安官,你们带上这个,插在枪尖上举着。”

    格里菲斯一边说,一边把一个布口袋丢了过来。

    站的最近的财务官接住了沉甸甸的口袋,打开一看,当场发出一声惨叫跌坐在地上。

    那颗发黑的缝合怪头颅瞪着灰白色的巨眼,扑通一声落在地板上。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得往后退了半圈。

    ……

    格里菲斯的命令被执行了,至少形式上。下城区的官员们纷纷离开,去按照要求筹备物资和召集居民。

    兰萨达见习修士站在一旁,看了看窗外纷乱的场面,又看看正在书写信件、在地图上绘画的格里菲斯,问道:

    “请问我有什么可以效力的吗?”

    “有,”格里菲斯说道,“给我准备一面旗帜,你跟随我作战,寸步不离。”

    “我可以去法师塔送信的,虽然您派出了信使,但是普通信使可能会被伏击,”兰萨达说道,“我比较厉害,能向上级详细解释这里发生的情况。我们需要更多的非凡者。”

    更多的非凡者?如果来一位超凡分走我的指挥权那岂不是乱套了?而且,分散配置非凡者不符合我们的既定策略。

    格里菲斯抬起头,用不可抗拒的声音说道,“我担心你半路被邪教徒袭击,你的位置在这里,在我身边。”

    青涩的见习修士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他,“我很厉害的。”

    嗯,很厉害的序列9……

    “那很好,那我就有一个很厉害的扛旗人。”格里菲斯完成了手里的绘画,停下笔,将几份草图交给见习修士,“一会民兵和市民聚集过来了,你别让他们闲着,带着我的命令,按照这份部署去路口搭建路障。

    “就在附近,别跑远了让我看不到你。”

    兰萨达立刻接过炭笔草图,仔细的看了看。

    下城区的地图上,广场和公立学校、诸神教会形成了几处分散的据点,彼此间以大路相连。在一些路口和巷口,格里菲斯画出了路障和箭塔的标记,并且标注了宽度、高度。

    “我们没有这么多材料,”见习修士疑惑的问道,“我们上哪里去找修建路障用的木头、泥土和砖石呢?活尸的下一轮袭击可能已经迫在眉睫,我能感觉到邪恶在黑暗中蠢蠢欲动。”

    你的灵感看起来很敏锐啊……我都没有感觉。格里菲斯看了看他,回答道:

    “不需要你们去找,在原有的建筑上加固,封闭门窗,用家具堆在道路上,只留下我标识的出口。务必注意,不能堵塞各路口之间的道路,那里是我们互相支援的通道。”

    “但是~这样简陋的工事,根本不可能抵挡住怪物吧?”兰萨达接着问,“真的,骑士阁下,这些工事挡不住的。只有巨石城墙才行。”

    “我明白,兰萨达,我明白,”格里菲斯微笑着起身,拿起武器开始装备自己,“这些并不是防御的核心。”

    “那么防御核心是什么呢?”见习修士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示意图,想从里面找出线索来。

    格里菲斯不急不缓的披挂长剑和胸甲,将沉重的头盔扣上。

    一瞬间,刚刚还在客客气气说话的准骑士就变成了狰狞的黑色凶兽,血色的目光透过头盔的缝隙,落在兰萨达的脸上。

    发在心底的寒意在滋生,有那么一瞬间,年轻的见习修士甚至怀疑眼前的骑士就是幕后的主使,是恐怖的代行者。

    格里菲斯抬起手,捶了一下坚固的胸甲,金属发出低声轰鸣。

    “我。”

    他接着向窗外慌乱的市民伸手一指:

    “他们。”

    ……

    格里菲斯离开会议室,跳上战马开始巡视广场和附近的建筑。他虽然有地图,但是地图失真是常有的事情,只要条件许可就不能代替现场侦察。

    他在鹅卵石的路面上策马而行,不时将视线投向往来的民兵和平民。
大家向他脱帽致意,或者向他挥手。

    他的命令已经被扩散开来,命令很简单,召集大家前往广场接受拜耶兰派来的骑士保护,有吃的,有武器。民兵们正在治安官的带领下用铁皮喇叭放开嗓子大喊,让人不安的警钟每隔几分钟就敲响一次。

    格里菲斯又看看兰萨达。这个年轻人正带着一群民兵冲进街口的屋子,把家具从窗户和阳台扔到地上。他还很年轻,也不厉害,却很有行动力,而且又一种能够把别人团结在身边的勇气和感召力。

    勇气啊……

    格里菲斯望了望通往上城区的石桥。

    他其实怕的要命。亡语教团竟然不知不觉的布置了这么多活尸,而且还能从官方得到消息,尝试埋伏围杀自己。

    和法师塔的灵能通讯也被掐断了,只能靠人跑往来送信。

    如果,邪教团在下城区有更多的力量。恩,不对,不是如果,邪教团在下城区一定还有许多力量。他们等一会发动进攻,我一个人,外加战斗力可以忽略的兰萨达和数量有限的民兵,怎么挡得住呢?

    格里菲斯对活尸发动三次冲锋的狂热劲头已经散去了。那股让人心潮澎湃的战意和热血消失不见,他开始患得患失的担心起来,甚至后怕刚才下令的时候自己用匕首扔老鼠,如果一刀没有扔到,他该怎么糊弄过去。

    格里菲斯的脑中闪电般的闪过一个又一个念头。他变得特别冷静,已经意识到教团会来攻打自己,特别想现在就逃回法师塔去,请艾露莎保护自己,或者,谁保护都行!

    可是,一想到自己逃走,本地的防御组织工作顷刻间就会瓦解,兰萨达和许许多多的陌生人必死无疑,他又无法接受。

    下城区的防御工作已经到了和死亡赛跑的程度,每一秒钟都是宝贵的。

    “好嘛,我要是逃走了,刚才高喊嘉拉迪雅的名字冲锋传出去不就成了笑话了吗!”格里菲斯恶狠狠的说道,“我失节事小,嘉拉迪雅的名誉岂容玷污。”

    “那么,便来吧!”格里菲斯抚摸着骨戒,开始动着一个又一个的邪恶念头,“虽然我没有经验,但是,这里也没人比我有经验。来吧,邪教徒,我让你们见识下我真正的力量!”

    ……

    3月31日清晨。

    得到消息的艾露莎和安柏一起赶到了下城区。

    她们骑着快马疾奔,盔甲上都是血迹和战斗的痕迹。从昨晚开始,上城区就出现了好几轮袭击,活尸从下水道里钻出来,让她们应接不暇。

    瑞文的形势变得极其危急。

    好在上城区那里的非凡者和驻军足够多,一晚上就压制住了局势。一些信使报来了下城区危急的状况。根据信使的说法,下城区的活尸多的不计其数,甚至还有恐怖的缝合怪和死灵法师。

    人人都在说,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下城区已经是地狱一般的景象。一个接着一个的恐怖故事从那里传来。活尸从下水道里钻出来,出现在烟囱里,躲在衣柜后面,见人就吃。被感染的死者转眼间就成了怪物的同类。

    不死生物的瘟疫在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好几个版本的离谱的恐怖故事比瘟疫传播的还要快,甚至有人说那里已经出现了毫无怜悯的死亡骑士。

    得到这个消息以后,洛尔德斯命令城防军封闭通往下城区的道路。艾露莎和安柏立刻就赶来支援,看看格里菲斯的情况。

    “如果格里菲斯遭到围攻,我们就解救他,”艾露莎再次重复了一下任务,“如果敌人太多,我们就掩护他撤退到上城区,然后封闭桥梁。我们不可能守住整个城市。”

    “明白了队长!”安柏立刻答道,“墓园那边的情况据说也很危急。乌洛斯他们已经过去查看了。”

    “暂时顾不上他们了,”艾露莎摇摇头,“没想到爆发来的这么快,昨天白天还只是港口那里,到了晚上竟然出现了上百起袭击,回音水晶的联络也断了。大战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