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6章 瑞文竞速

    活尸再次如潮而动。它们的目标极其明确,并不在乎四处奔逃的市民,而是径直向甲骑发起冲锋。

    有指挥者,而且除了刚才的缝合怪之外还有一个指挥者。

    格里菲斯将枪尖上的脑袋随手一甩,纵马跳下水池,向着尸群直扑过来。

    战马自水池上跃下,砸进密密麻麻的尸群,在冰蓝色的流光闪烁中发出一连串的破碎和噼噼啪啪的爆裂声。破碎的冰盾,碎裂的骑枪在飞溅,断骨和内脏夹着血水横飞。

    格里菲斯抽出马剑,朝着陆续扑来的活尸就砍。这些腐臭的怪物根本没有恐惧的概念,被冰盾击飞一批之后立刻就有另一批一拥而上。

    他用马剑和铁蹄在尸群中肆虐,剑锋向左劈开黑臭的脑壳,掀起一片尸液,接着挥剑右劈,在一阵让人牙痒的撞击声中,剑刃在死灰色的骨头上崩裂开来,反弹到他的头盔上,擦过一道火光。

    格里菲斯扔了马剑抽出鞍边的骑兵盾一扫,甚至没看清打到了什么就掀起骤雨拍打屋顶的密集声响。

    几个呼吸之后他便单骑贯穿尸群,转眼间又重新冲回到跨河的石桥上。银色的胸甲已经涂满了黑红的碎肉,绿色、白色的尸液缓缓滴落。他看看手里只剩半截的断枪,往地上一扔,伸手去抽腰间的佩剑。

    凡铁打造的佩剑出鞘,发出神兵利器般的嗡鸣,牵动全场的目光聚集在剑锋上。阴暗的天幕下,剑锋血光闪闪。他再次举起长剑,发出震颤心灵的呐喊:

    “随我进攻!”

    “进攻!”那个带头的年轻修士和他的民兵一起大吼起来,从四面八方扑向尸潮。

    那些在广场上乱窜的平民竟然也返过身来,拿了铁锹、木棍甚至是砖头向恐怖的尸群扑去。

    密密麻麻的不死生物明显的停滞了一下。它们中有一些转身准备反杀平民,另一些却停在原地没有动作。

    格里菲斯立刻将灵能灌注在吊坠上,以洞察水晶观察附近的灵能波纹。他向银月与星光的女王祈祷,祈求祂为自己的洞察和战斗赐予祝福。

    果然,蛛网一般的黑线向着广场边的一处屋顶延伸。在黑暗的角落里,正有人在注视着这边的战况。

    “找到你了!”

    冰霜铸造成形,将锋锐的冰枪具象在格里菲斯手中。

    他调转马头,向着那处屋顶冲锋,接着疾驰的马速将手中的冰枪如闪电般掷出。

    “呯!”

    尖啸的冰枪击穿了烟囱,躲藏在后面的主使惨叫一声,和一大片碎石、碎冰一起倒飞出去。

    ……

    “放下你的武器!”修士打扮的非凡者举起法杖指着从屋顶跌落下来,倒地不起的主使,大声命令道,“放下武器,向我们投降!”

    隐藏在黑袍下的主使根本不听他的劝降,突然狂叫一声就扑了上来。

    那非凡者竟然是愣了一愣,匆忙将法杖收回身边抵挡。

    一道疾风卷过,非凡者被狠狠撞了一下跌倒在地。他急忙爬起身来,只见一具无头的尸体正压在自己身上,脖颈处是整齐的切口,腐臭的烂肉中正流出绿色的脓液。

    “额!”他急忙推开尸体,双手撑地往后面爬去。这时他才看见威武的甲骑纵马从他的身边掠过,漠然而冰冷的眼神往他的身上一扫。

    非凡者顿时一个激灵,仿佛被死亡和寒冷扼住咽喉一般动弹不得。

    这恐怖的视线一闪而过。甲骑转眼间从他身边经过,重新冲向激战中的广场。

    ……

    失去了指挥者的活尸成了彻底的怪物,它们开始不顾一切的攻击身边的人类。但是格里菲斯加入战斗之后,转眼间就和抵抗者们一起歼灭了这些怪物。

    一堆堆的尸体堆叠在广场上,未死的伤者在哀嚎。格里菲斯观察了一下现场,发现没有逃走的民兵和市民正在救治伤者,给破损而未死的活尸补上一刀。

    他又看了看马蹄边彻底死亡的怪物。

    它们穿着褴褛而破烂的麻布衣服,面貌狰狞而枯朽。在让人作呕的尸臭之外,还有一阵阵下水道的粪便臭味。

    这些被转化为活尸的人想必是曾经寄居在下水道的流浪者。他们是不登记在任何文件上无人关注的贫民,否则无法解释活尸怎么会突然拥有如此规模而当地毫无察觉。若是事先有这么多普通市民被转化杀害,瑞文当地再如何隐瞒也是瞒不住的。

    这个时候,那个非凡者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他抱着那根看着就没什么用的战斗法杖,累的气喘吁吁。

    格里菲斯收剑入鞘,向身边的非凡者问道:“我是格里菲斯·布兰顿,预备突击中队长,拜耶兰的特派调查员。你叫什么名字?修士。”

    “兰萨达·修斯顿,我是见习修士,序列9‘信使’,骑士阁下!”见习修士激动的高声说道。

    原来是你。格里菲斯立刻仔细看了他一眼。

    见习修士金色的短发沾满了血迹和碎肉,紫罗兰色的的眼睛盯着格里菲斯坚固的胸甲和血水溢出的剑鞘,眼神有些畏惧却闪闪发光。从相貌上看,他不到十五岁,和维罗纳的帕休年纪差不多,是个资历浅薄的新人。

    “你不是在瑞文墓园调查吗?”格里菲斯问道。

    “那里是我第一阶段的调查,”见习修士说道,“我发现一开始的活尸可能是通过已经埋在地下的尸体制造的,但是随着调查的深入,我,我发现它们通过杀死活人可以更快的制造同类。”

    他喘的厉害,看起来体质和那些自称圣职者其实壮的可以打死熊的怪物还有很大差距。稍稍平复了一下以后,他终于开始流畅而清晰的说话:

    “我发现,活尸的行动依然会产生消耗,血肉越多体型越强壮,它们就越强大敏捷。坟墓里的尸骸虽然也能自己爬起来变成活尸,但是明显更弱小。

    “我推测,作为活尸材料的人体所含的血肉和能量是它们行动的驱动力;如果要复活枯朽的骸骨,那一定要消耗更多的外部资源,邪教徒的物资不可能是无尽的。他们肯定会尝试在不受关注的下城区制造新的活尸,所以我就过来了。

    “我来这里没两天,就遇到了刚才的情况。”

    不错,是个可靠的有头脑的家伙。格里菲斯点点头,接着问道:“你的上级是谁?”

    “我在瑞文的圣光教团巡礼,目前不直接听命于任何人。”

    “好的,兰萨达,我需要你的帮助,”格里菲斯对这个情况很满意,“你也看到了,非凡者的力量不足,没有办法覆盖下城区。我会留在这里尝试组织一下本地的防御,你能协助我吗?”

    “乐意之至,骑士。”见习修士很激动的说道,“您是唯一一位来这里支援的指挥官。我向法师塔和圣光教团发出了求援,但是他们的回复不是没有时间就是没有人手。”

    “教团也没有人手?”格里菲斯惊疑的问道。

    瑞文是大城市。除了直属于官方和法师塔的非凡者以外,当地各位神祗的教团也会有一些低序列的修士,他们在平时可以不用参与俗务和警戒,但是在遇到危急的时候是重要的力量。
圣光教团是主体信仰,他们的力量是比较强的。

    “是的,”兰萨达遗憾的说道,“听说这里的老主教科莱恩大人被调走以后,本地的教团活动一直都比较混乱,最近还发生过火灾。”

    瑞文的教团,火灾……难道是在清理克丽丝塔有关的线索?不对,这么久了,他们早该清理完了才对。

    “教团的驻地在哪?”格里菲斯问道。

    “离着不远的河对岸,在上城区的城东。”

    行吧,看来是没时间去看看究竟了。格里菲斯有些遗憾但是又没有办法,他对见习修士说道:“带我去见这里的行政官,我们要动员所有的民兵和武装。”

    下城区的行政厅就在刚刚发生袭击的广场附近。在这个城区,理论上应该有一位区长负责民政事务,一个治安官负责管理民兵。他们似乎已经得到了一些消息,也收到了戒严令,一大群人像鹌鹑一样在会议室里挤成一团,被刚才的袭击吓得半死。

    很快,他们就看到刚刚在尸潮中所向披靡的骑士大人推开大门,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格里菲斯看了满屋子的人一眼,厉声喝道:

    “区长和治安官何在?”

    人群中一个中年武士立刻奔跑了过来禀告:

    “卑职是下城区治安官赫洛德,奉区长的命令正带领民兵在这里加固城防。”

    “区长人呢?”

    “区长,不见了,现在民政方面由两位镇长、区财务官负责。”治安官指了指人群里不知所措的三个人。

    还行,主要的人还在,还有救。

    格里菲斯出示了自己的授权文书道:

    “我是特派调查员格里菲斯,预备突击中队长。根据拜耶兰方面的任命,从现在起下城区的戒严工作由我接手,立刻把你们的地图、编制和装备情况给我,鸣响警钟,召集所有社区的负责人过来见过。”

    治安官和几个官员也只是来得及瞟了一下,听了这话惊诧地问道:

    “不,不修城墙吗?我们接到市政厅的命令是戒严,然后修补城墙,不要让怪物跑进来。”

    “如果你觉得城墙能堵住下水道,那我同意你继续这个工作,”格里菲斯的目光如刀锋般扫过大家,“能堵住吗?”

    “不能,吧。”

    “那就去敲响警钟。更多的活尸肯定会持续袭击这里的居民,直到把所有人都转变为怪物为止。”

    ……

    几个信使被派往法师塔方向求援。格里菲斯直接在会议室中央坐了下来,兰萨达半步不离他的左右。

    在简单的查看了地图和人力情况之后,格里菲斯在地图上标识了一些位置,然后开始发出命令:

    “我的第一道命令,所有平民携带随身的衣服和食物,根据距离远近向我指定的城区广场,市立公学和各教团的礼拜堂或神庙集中。”

    在场的人立刻跳了起来,七嘴八舌的说道:

    “遭到怪物的袭击怎么办?”

    “食物和住宿怎么办?”

    “那里装不下这么多人!”

    “很多人会赖在家里不走。”

    兰萨达用紫罗兰色的眼睛注视着格里菲斯,显然也在好奇这些问题的答案。

    格里菲斯站起身来,对大家说道:

    “首先,防御工事在短时间内不可能覆盖整个城区,活尸会袭击这里的居民,杀死他们以后转变成同样的怪物,把居民集中起来以后我才能保护他们;

    “其次,现在是温暖的春季,冻不死人,食物我会联系拜耶兰方面提供,来这里之前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最后,有人赖在家里就随他去,你们把我的意志宣布出去,拜耶兰来的骑士只保护接受命令的人,只向集中过来的人发放粮食。”

    这个答案听着还行,而且像是早就有所准备的样子。UU看书 www.uukanshu.com虽然所有人都还有所疑虑,但是不安和议论也被压下去了一些。

    格里菲斯看了看大家,突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如果你们有空,可以和你们遇到的人说明我的意图,这应该会有助于你们的工作。

    “那便是——

    “我,作为拜耶兰派来的军官,不是来这里当圣人保护所有市民的。我是来竞速的。”

    在场的人一时间都听的愣住了。

    兰萨达想了想,替大家问道:“请问阁下和什么竞速?”

    格里菲斯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慢慢说道:

    “是我集结部队剿灭活尸的速度快。”

    他话音刚说完,就把匕首朝着会议室角落的一只大老鼠掷了过去,把它钉在地板上,然后接着说道:

    “还是这里的居民被转变为活尸的速度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