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5章 以嘉拉迪雅的名义,进攻!

    今天是第二纪1444年3月30日,格里菲斯抵达瑞文的第一天。

    根据超凡者组成的前敌委员会的命令,瑞文开始全城戒严,所有居民立刻返回家中或者前往指定的地点。

    黄昏时分,来自拜耶兰的超凡者和非凡者已经前往了各自的位置。他们分散在重要的据点,依靠集合起来的军队掌握着以法师塔和瑞文市政厅为核心的很大一片区域。但是,为了不分散手头的机动力量,面积很大的下城区、西郊的农场和墓园都只是派出了一些哨兵巡逻。

    吃过晚饭,格里菲斯来到法师塔下。本地官方和法师学徒蕾拉小姐已经给他准备了战马和一些武器。

    这是一匹强壮的黑色东方战马,比起鹤浦的骏马和拜耶兰冲击老兵用的战马自然是不能比,但是也够得上战马的标准,在不进行冲锋并且控制负重的情况下可以载着一名披挂胸甲的骑兵长距离行进。

    “相当不错。”格里菲斯满意的抚摸着马背和脖颈。他是枪骑兵,哪怕在骑兵部队里也是骑术和枪术最高超的人才能担任的位置,索尼娅多次夸奖他骑术精湛。但是,返回后方以后他也只能在拜耶兰和霍蒙沃茨的马场锻炼锻炼,骑乘军马的作战机会少得可怜。

    每当骑上这种驯服、强壮、灵巧又漂亮的动物,他就特别有安全感,就像是和老朋友相聚一样。

    身材娇小的蕾拉递了几根胡罗卜给他。

    “谢谢,蕾拉小姐,”格里菲斯满意的向法师学徒小姐点点头,开始给自己的战马喂吃的,“你对下城区了解多少?”

    “很乱,人很多,”蕾拉回答道,“我去那里的市场买东西的时候听到街坊间有些不安的传闻,说是地下有神秘的响动,像是几百只鼹鼠一起挖洞。”

    “最近吗?”

    “一个月前就有了,官方进行了调查,但是没有发现什么。那里的下水道很古老,错综复杂,没有人愿意深入。”

    要命啊,一个事先不知道的情报和威胁,临时委派下来的负责人最害怕的事情出现了……

    格里菲斯几乎要两眼一黑,他完全不知道还有下水道这事。瑞文的防御终究还是有巨大的疏漏。如果亡语教团在阴暗的下水道里策划什么,前敌委员会几乎无法阻止。

    哪怕有了超凡者、训练有素的非凡者小队和人数不少的城防军,这些力量依然不足以控制住整个城市。他们可以盯紧最重要的上城区,可是大批平民居住的下城区怎么办呢?

    哪怕当世最强的至尊巫师,伟大的半神们亲临,他们也不可能有那么多使魔和魔力钻下水道和小巷把坏人都揪出来。

    要消灭隐藏在阴影中的邪教团,就必须一个屋子一个屋子的排查,截断他们出入和获取物资的通道,随时对可疑人员和迹象进行上报,唯有如此才能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中。

    这需要动员没有公职编制的基层民兵,需要所有房东、旅店和店铺对客户进行身份核实,需要恪尽职守的警察深入贫民窟,需要警惕的主妇和路边玩耍的儿童……

    一句话,这需要在瑞文生活的全体市民。

    格里菲斯按了按额头。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畴,从来就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过这样大规模的行动。

    他只能接过一把三米骑枪,心情沉重的向下城区奔去,先看看那里的情况再说。

    ……

    天色渐渐变暗。格里菲斯行走在空寂的街道和桥上。戒严令已经颁布,城市开始执行宵禁。

    依然还有些人从身边匆匆走过,他们或是急着回家或者忙着准备食物,格里菲斯没有心思关心他们。他在晚风中疾行,穿过漂亮的街道和城墙,很快就将低矮的下城区的轮廓纳入眼中。

    自东向西流淌的瑞文河将这个城市分割成南北两个部分。较为低矮的下城区没有城墙,在黄昏下呈现出黑黄的轮廓,让人看着心情压抑。

    蝙蝠和黑鸟从夜空中飞过,在尖顶和烟囱间徘徊。匆匆的行人为数不少,他们扛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正在往家中奔去。暗红色的鹅卵石路面向着黑暗延伸,就像是巨兽吐出的舌头。

    晚风中传来低沉而遥远的钟声,仿佛是宣告不详的预言一般。

    格里菲斯贫弱的灵感被触动,在昏暗的光线和幽深的阴影中,他仿佛看到墙壁和地面上出现了荆棘般的触手在蠕动,黯淡的灵能线条在四处蔓延。

    格里菲斯一阵心悸。他立在跨过瑞文河的石拱桥上。沿着桥下的道路向前不远就有一个广场,那里是下城区的行政厅所在地。

    但是,他却一动不动。

    邪教团显然已经在下城区启动了某些布置,格里菲斯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确定一定有。当地为什么没有上报这么明显的迹象?如果不是当地已经被邪教团渗透成了筛子,那就是这触动灵感的异象是刚刚才出现的。

    “艾露莎?法师塔,听到吗?”格里菲斯匆忙通过回音水晶联络后方。但是,通信一直很清晰的灵能回音变得一片嘈杂,就像维罗纳事件时一样无法使用。

    亡语教团开始行动了!超凡突击队刚刚抵达,教团就动手了,这不靠谱的灵能回音又被切断了。

    掉头逃跑吗?先撤退回去找艾露莎来帮忙。但是这一次撤回去就无法掌握下城区的情况。

    格里菲斯立刻就开始犹豫了。危险是显而易见的,暂时撤退无疑是最稳妥的方案。但是下城区没有非凡者的领导,情况正在迅速恶化,随时都可能失控,接着便是不计其数的伤亡。

    他把手伸进领口,紧紧握着嘉拉迪雅的秘银吊坠。

    不是所有时候都可以做到万无一失的,对抗哥布林那次也是,这一次也是。如果我撤退,下城区可能就完了。可是,如果这是陷阱,我直接跳进去,连援兵也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街道传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和呼救声。在寂静的黄昏下,这声音分外恐怖。紧接着,狰狞而疯狂的人影从黑暗和下水道中出现,像疯狂的狼群一样扑向路上的人群。

    陷阱,这是明显的陷阱啊!这伙邪教徒知道我来了。

    格里菲斯在心里狂叫,邪教团知道戒严启动以后就不再隐蔽了,用未知的手段屏蔽了灵能回音;他们甚至就在眼前大摇大摆的开始袭击市民,摆明了就是要让出现在路口的甲骑无法回头。

    这个时候,一个非凡者出现在昏暗的道路上。他孤身一人,挥舞一根银色的战斗法杖,在人群中左右冲刺,将扑过来的活尸击倒。

    有一些民兵跟随他进行反抗。


    但是,这孤身一人的非凡者看来并不强大,他的民兵也不过如此,黑暗中涌来的疯狂明显更胜一筹。它们筹划已久,早已蓄势待发。黑色和灰色的活尸一个接着一个的从下水道钻出来,四处袭击杀戮。

    一个巨大而蹒跚的黑影在小巷中涌动。由尸体缝合的巨大怪物出现了。

    街道和广场转眼间成了屠宰场。

    恐怖在蔓延,混乱已经不可阻挡。市民们惨叫着四散而逃。

    格里菲斯抓起吊坠,轻轻吻了一下,小心的塞回领口。

    他向着前方举起骑枪,冰寒的流光在他的身边回转,血色的气息向着天空蒸腾而上。

    炙烈的气势和杀意弥散开来,就连那些杀戮中的活尸和拼死反抗的市民都下意识的转过头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石桥上的甲骑。那匹黑色的战马突然人立而起,近乎实质的血气如同翅膀一般出现在它的肋下。战马发出龙吟般的嘶鸣,将混乱的黑暗刺破。

    战马上的骑士以骑枪直指天穹,发出震天动地的狂呼:

    “以嘉拉迪雅的名义,

    “进攻——!”

    格里菲斯纵马持枪,如同闪电一般从桥上冲下。

    正在攻击市民的活尸一时间全部调转方向,丢下嘴边的猎物向着甲骑扑了过来。

    格里菲斯放平骑枪,踏着鹅卵石的大路,向着四面围扑而来的活尸中心直冲过去。

    沉重的马蹄在轰鸣,他的身体、盔甲和骑枪在颤动。冰蓝的光芒和气团在闪烁。

    双方越来越近。格里菲斯已经能够看清张牙舞爪的活尸腐烂的嘴脸和灰白的眼球。他的长枪直指尸潮深处那头巨大的缝合尸怪。

    “呯!”

    甲骑和尸潮发出剧烈撞击。

    骑枪精准的贯穿了一头活尸的咽喉,从它的后脑穿出刺进第二头活尸的咽喉,将他们一起撕碎。

    好几头活尸被沉重的战马撞击,直接碎成几截飞了出去。后续的怪物堆叠在一起,一个踩着一个的肩膀,潮水般压了下来。

    它们紧接着撞上冰盾,在一阵巨响中和漫天的尖利碎冰一起飞了出去。

    冰冷的气浪和冰凌呈环形扩散,将密集的活尸成片击倒。拥堵在格里菲斯面前的尸潮为之一空。

    “饿——吼!”

    巨大的缝合怪高举斧头、柴刀和锁链武器,用破败的喉咙向着甲骑发出恐怖的吼叫声。隐藏在下城区的活尸仿佛都得到了战斗的命令,像小溪汇入大海一般从四方聚集过来。

    “骑士,它是不死生物的头目!”战斗中的修士向着格里菲斯高喊,用法杖指向恐怖的缝合怪。

    他的话音回落,眼前就闪过一道虚影。

    一支冰枪撕裂空气,贯穿了缝合怪的脖颈将它打的连退两步。这头强大的怪物生命力强横,在几乎扯断脖子的打击下依然不倒。

    骇人的恐怖气息突然在空气中弥漫。冲锋中的格里菲斯身后出现了巨大的山怪幻影在咆哮。他举起骑枪,向着被肥厚腐肉包裹的缝合怪的脖子刺去闪电般精准的一击。

    这一击发出撕裂空气的呼啸,让风云色变。UU看书 www.uukanshu.com紧接着,整个下城区都听到了闷雷般的巨响。

    四散奔逃的市民们都呆住了。他们纷纷停下逃亡的脚步。就连那些吓破了胆的居民也从窗户后面和阁楼上探出脑袋,小心翼翼的张望广场的情况。

    在密密麻麻的活尸之中,让人不寒而栗的恐惧巨型怪物像石化了一般僵立在那。沸腾的广场一时间寂静了下来。片刻之后,这头巨大的怪物摇晃了一下身体,轰隆一声跪倒在地。

    骑在黑马上的骑士高举骑枪,像竞技场的冠军一样牵动坐骑迈开优雅的马步绕了一个小圈。他不冲锋,而是踏进广场的水池,在水花和踢踏声中,将骑枪高高举起。

    那头恐怖的缝合尸怪的首级赫然就挂在枪尖上。

    刚刚还在叫喊的修士惊呆了,他身边的市民、民兵和活尸一时间都像冰封般失去了言语和行动的能力。

    甲骑将挂着首级的骑枪高高举起,牵动战马扬起前蹄,向着惊骇的全场发出雷鸣般的高呼:

    “随我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