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1章 艾露莎的猎魔人小队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刚刚还在惨叫的民众都目瞪口呆。

    超凡者的一击瓦解了尸潮的攻势,甚至将聚集过来的港区大部分活尸消灭。恐怖的混乱在转眼间风烟荡净,四海无尘。

    艾露莎收起武器,低头看看还趴在地上的格里菲斯。

    “已经可以起来了,我的爪牙。”

    “……”

    “驻防骑士一会就到,由他来负责清理和善后。你和他说明下情况,然后跟我去法师塔,我们要尽快搭建前敌指挥部,你来做我的副官。”

    “……”

    “你为什么不说话?好久没看到姐姐兴奋的说不出话了么?”

    格里菲斯用手指了指自己脸颊,圣枪拍脸的那两下把他的脸电的麻痹了。噼噼啪啪的电弧还在那里跳个不停。

    艾露莎吐了吐舌头,装没有看见,迈着优雅的步伐往安柏走去。

    尸潮被大部击退。远远的还有一些疯狂的阴影在港口的建筑后面出没,但是不再集中冲向港区出口。

    很快,一位骑士带着一队非凡者和士兵赶来了。他穿着精良的板甲,身上佩戴着驻防骑士的红黄色肩饰,从容貌上看年纪应该只有三十岁出头。

    他应该就是本地的驻防骑士萨菲里昂。

    驻防骑士抵达的第一时间就开始部署部队建立稳固的封锁,把所有逃出来的人都进行分类和甄别。以城防军为主的部队已经接手了港口的包围圈,把吓破了胆的守备队和平民替换下来。

    跟随而来的本地非凡者们分散开来,带着一部分士兵深入港口开始清理和营救。

    萨菲里昂骑士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但是头发却像是冰霜一样雪白。他仔细地检查了一下格里菲斯,又掰开他的眼睛凝视了一会:“没有大碍,没有感染的征兆,邪恶的气息正在被你的灵能分解。

    “你现在的疲惫是精神力过度消耗的反应,破法者途径的非凡者出现这种情况倒是很少见。你刚才做了什么?预备突击中队长阁下。”

    格里菲斯立刻警惕了起来。符文的存在和使用是他的秘密,透露出去可能会引起官方的怀疑,进而牵扯出他血族的非凡特性和如何获得符文的隐秘,带来无休无止的麻烦和危险。

    “可能是战斗时消耗太大的缘故,活尸太多了,”格里菲斯断断续续地说道,“我的身体有点麻痹了。”

    “你是预备突击中队长了?”瓦尔基里后知后觉的惊讶了一声。然后她才看到格里菲斯胸前的银橡叶骑士鹰帜章和军官徽记:“我的爪牙成长了!”

    在场的幸存者中同样也有不少在刚才的袭击里咬伤。他们被收拢起来分开隔离,焦急而又不安地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一个被感染的幸存者就在大家面前停止了呼吸。他的伤势并非不可挽救,但是在恶化的感染下失去了生命。他的尸体迅速向着不死生物转化,经过极短的时间就再次醒来。他牙齿和指甲以难以置信的速度生长,变得像尖刀一样锐利,皮肤上的血色逐渐消失,转变为死灰色并且开始大块脱落。原本瘦削的身体像充了气一样膨胀起来,力量和速度都成倍提升。

    在场的士兵立刻控制住它,捆住手脚丢进一个木箱里等待调查和发落。

    “太让人惊讶了!是不是?”萨菲里昂骑士毫无畏惧地半跪在刚刚转化的活尸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仔细观察了全部过程,“他的力量在短时间内暴增了数倍,我认为这是透支生命力的结果,能量的转化效率高的惊人。”

    格里菲斯的目光在驻防骑士身上扫了几圈,又看了看诡异的活尸。

    格里菲斯和安柏的身上都有伤势,但是没有丝毫变异的迹象。安柏曾经让他喝下过提升抗性的药剂,但是这似乎不是主要原因。

    在场的普通人有许多伤者,因为重伤而死的也不在少数。但是目前看来,只要没有死亡就不会被转化为活尸。

    格里菲斯思考了一下说道:“看来污染要先杀死宿主才会带来变异和尸化。我们要提供积极的治疗,这样可以有效的减少死伤。”

    他已经从疲惫中恢复了一些,对劫后余生的港口总长说道:

    “总长,带上你的人隔离港口幸存者的同时进行询问,核实身份,记录下他们所看到的事情经过,不要放过细节。记录要提交一份给驻守法师塔。”

    他接着对曾经的中队长说道:“中队,瓦尔基里阁下,如果你带着非凡者小队来了,能否召集他们,我们和驻防骑士阁下一起研究一下接下来的行动方案。”

    艾露莎安静的看着他,目光中带着审视的笑意。最后,她满意的点点头,和驻防骑士一起把格里菲斯和安柏带进附近的一处建筑里。

    那里是驻防骑士临时安置的指挥部,瑞文港的后续工作都在这里交接。

    ……

    驻防骑士萨菲里昂急着想要去港区清剿不死生物,但是,在格里菲斯的坚持下,他暂时留下来参加会议。

    艾露莎从信标带来的非凡者小队里的另外几个队员这时候也赶来了,填补了战斗力的不足。来的三人是年轻的两男一女,身上穿着轻便的皮甲,肩膀或领口上还有信标学院的启明星与双剑的校徽。

    他们中走在最前面的一人名叫乌洛斯,外号“锉刀”,是刺客途径序列8的非凡者。他的武器是两把散发着淡绿色光芒的锋利匕首,行走间不时留下让人目光错乱的虚影,就好像穿行在物质和灵界的间隙之中一样。

    另外两人就是熟人了。

    “格里菲斯——!呀,长官!”佩拉刚一进门就大声打招呼,一副精力用不完的样子。
她这一次依旧担任猎兵的位置,装备着一张附魔强弓和一把短剑,她与生俱来的魔眼非常擅长识别幻象和拆除陷阱。

    召唤师哈坎也在队伍里,面带微笑的问好并且感谢了格里菲斯上次勇敢的牵制行动。他作为序列8的“召唤师”既能够作战也能够进行侦察,还可以通过使魔和召唤物进行战场监控,提升全队的感知能力,非常适合搜查邪教徒的任务。

    这一次的配置可算比春分号的调查用心了啊!格里菲斯在心里感叹一句。

    这个猎魔人小队火力相当强大。艾露莎已经是序列6的“光影之锋”,拥有强大的突击能力和范围攻击能力,对恶魔和不死生物都有属性压制。她在格里菲斯离开前线的时候还是序列7,没有多久就晋升为序列6,而且强的超乎想象。

    序列8“调查员”安柏和序列8“刺客”乌洛斯也都拥有强大的爆发力。队伍的侦察能力也不弱。

    不过,他们的短板也是相当明显,那便是整个小队都没有圣骑士或者破法者充当肉盾。瓦尔基里随身倒是带着一面金色的合金圆盾,但是她如果停下来防御,无疑也是将她的火力和机动性优势压制下来了。此外,她是超凡者,不可能经常出现在小规模的战斗中。

    披甲持盾的格里菲斯恰到好处的补上了他们的缺陷。只不过他作为非凡者军官和特派调查员,是这次任务的领导者之一,战斗并不是他的主要任务。

    他主动就向新来的三人伸出手去:“你们好,我是格里菲斯·布兰顿,预备突击中队长。”

    乌洛斯露出了一副“噢,原来是你”的表情。他盯着格里菲斯领口的银橡叶骑士鹰帜章看,佩拉更是朝着站在一边的安柏扮鬼脸。

    “听说你在奈奥珀利斯岛上单骑击穿了邪教徒和不死者的防线,击杀瘟疫女王,”乌洛斯走到格里菲斯的面前,像铁钳一样紧紧握住他的右手,“这是真的吗?”

    乌洛斯的双目如利刃般锋芒毕露,竟然让格里菲斯的双眼有些刺痛的感觉。这种感觉不像是杀意,但是却如乌洛斯腰间的匕首一样让人感觉到强烈的威胁。

    “这个说法,和事实有些出入,”格里菲斯虽然不想回忆当日的情景,但还是照实回答,“我得到了当地公民的强大协助,被感染的受害者也在竭力反抗,我只是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

    年轻的猎魔人们看着格里菲斯,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就像要挖掘出什么秘密一样。

    乌洛斯的嘴角微微笑了一下:“真是谦虚。那么,准骑士阁下,等这次的战斗结束以后,我要和你较量一下。”

    “呀嘞呀嘞~”安柏抱着胳膊站在一边,无聊地摇摇头,“既然大家都已经认识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我们还有一伙邪教徒需要消灭呢!”

    这个时候,一个传令兵走进指挥部,把一份简单的报告提交给驻防骑士。萨菲里昂看过以后立刻交给了艾露莎。超凡者小姐简单的看了一眼,轻叩了一下桌面:

    “UU看书 www.uukanshu.com说的没错,伙计们,要比试也先放一下。我们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这里的地形比较封闭,萨菲里昂骑士带来了两个城防军中队和一个小队的军团士兵足以完成封闭。

    “坏消息是港口内又出现了新的活尸,邪教徒感染了几艘进港的船只,上面的乘客都已经成了怪物。港口内还有不少幸存者被困在孤立的避难所里急需救援。”

    “那我们去营救他们,”乌洛斯立刻说道,“我们没有必要聚集在一起。准骑士阁下,我们可以各自选一个方向,看看谁救出的人最多。”

    你怎么就卯上我了?我才认识你。格里菲斯看了年轻的猎魔人一眼,摇了摇头:

    “我不会去营救港口内的幸存者。”

    “为什么?”新来的三个人一起惊讶的问道。

    “又来了,”安柏耸耸肩膀,“是想让城防军代劳探明情况,自己作为预备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