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0章 风暴与闪电,为她献上雷鸣和欢呼!

    大批活尸中混杂着少量的食尸鬼,向着已经筑起的街垒和躲在后面的防御者冲来。这些怪物已经异化的尖牙和利爪就是它们的武器,腐烂破碎的身体还不惧怕枪刺刀砍,只要不是击中要害和头颅,它们就会不停战斗下去。

    是非常好的炮灰!格里菲斯不由自主地眯起眼睛观察着这些怪物的作战模式。在不久前,它们还是未经过训练的普通人,但是被感染死亡以后立刻成为了悍不畏死的炮灰,没有恐惧和怜悯。

    如果我能拥有一支这样的军队……

    “格里菲斯!”安柏奋力击碎了一头食尸鬼,向着准骑士喊道,“快来帮我们,要顶不住了!”

    这声呼喊把犯着职业病的格里菲斯给唤醒了。

    活尸非常多,而且来的非常快,转眼间就冲上了街垒。仓促集结的防御者们完全不是对手,仅凭安柏一个人是无法守住宽阔的正面的。

    在短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活尸已经要攻破街垒的防御。一开始,防御者们还能居高领下用武器乱刺来阻击它们,但是一旦活尸和他们处于同一高度,防御者的士气立刻就瓦解了。

    “啊!”

    一个港口卫兵被抓住枪杆扔了下去,摔进下方成群的活尸中,瞬间就被撕扯成一块块碎肉。

    格里菲斯急忙拔剑上前,向一个突破口扑去,一剑劈死了一头食尸鬼,接着挥盾将一群活尸从街垒上扫了下去。

    街垒很快就被打开了好几处破口,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突破。

    “守不住了!撤退!”格里菲斯拉住安柏的胳膊,把她从尸潮里拉了回来,“你去后面,点燃这里,我再争取一点时间!”

    安柏的蓝眼睛里闪过一丝担忧和拒绝。

    “执行命令,”格里菲斯厉声说道,“我能脱身。”

    情况已经不容安柏犹豫了。她深深地望了格里菲斯一眼,向着后方急速冲去。

    守卫者们转眼间都撤了下去。格里菲斯在街垒上左右冲撞,攻击涌过来的怪物。

    很快,街垒上除了格里菲斯就没有活人了。他的前后左右都是鲜血淋漓的利爪和尖牙,全靠自己的坚甲和护盾支撑。

    坚固的冰盾覆盖在他的身体上,在一连串的攻击下炸裂,他用银橡叶骑士鹰帜章的护盾填补符文尚未形成新的冰盾防御的间隙。即便如此他也挡不住潮水般的敌人,只能用极冻新星和减速药剂拖延它们的围攻。

    我的打法不对!冰盾虽然能够大范围杀伤和击退它们,但是只要被它们困住,冷却间隔内我太被动了。

    格里菲斯一边战斗一边检讨,形势越来越恶劣。

    在密集的攻击下,他连续使用符文魔咒,精神力在急速消耗,一阵阵眩晕已经袭来。很快,他已经是在盲目地挥舞长剑和圆盾。成群的活尸绕过了他,从后面包围上来。

    “嗖!”

    突然间,一支点燃的羽箭射了过来,击中了格里菲斯脚边的一个书柜。接着是一连串点燃的火箭。甚至有几支箭矢撞击在他的胸甲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终于来了!格里菲斯直接冲进尸群隐蔽自己,变成一团飞舞的蝙蝠消失在无尽的尸潮中,从缝隙里向着一侧逃去。

    密集的火箭接连射来。箭矢上的火油让火焰蔓延,完全由木头堆砌的街垒很快就变成一团烈焰。

    化身蝙蝠的格里菲斯越过战场,正准备逃向后方。突然,他感知到了一股混乱而难以言喻的气息和存在……

    这是夹杂鲜血的诡秘气息,以及一股浩瀚的没有尽头的惊人生命力。难以辨明的呓语仿佛在邀请他加入它们,拥抱未知而无尽的力量。

    化身为血蝠风暴的格里菲斯觉得自己几乎要被撕裂了,无比嘈杂的呓语充斥大脑。这是血蝠风暴施展过程中从未体验过的状况。

    他的精神力在以惊人的速度流失。

    一群蝙蝠匆匆逃进附近无人的角落,聚集成一个人影。

    “呯!”

    格里菲斯以脸着地,摔的七荤八素。他是逃出来了,但是精神力被持续的蝙蝠形态和异常的状态消耗了许多,哪怕是短距离飞行都非常疲惫。刚刚着地就几乎要失去知觉,只能挣扎着向外爬去,希望有人能找到自己。

    街垒已经烧成了一堵火墙,但是仍然有缺口没有堵住。一部分已经越过火墙的和被点着仍在活动的活尸立刻注意到了格里菲斯,嚎叫着向他扑来。在火浪的焚烧下,仓促搭建的街垒甚至带着铁栅栏一起垮塌下来。

    一直在焦急地搜寻同伴的安柏注意到了他的危急情况,她的长靴立刻被狂风围绕,划出一道虚影就赶来营救格里菲斯。但是一群食尸鬼不惧火势越过崩塌的火墙,直插到两人中间。

    头,头好疼!我的身体要动不了了。

    精神力耗尽之后竟然是这么难受么!

    格里菲斯在地上爬行,身体重的像灌铅一般。他的双眼一片迷茫,嘴角流出口水,全身都在抽搐。

    啊,好难受,我需要更多的灵能!

    格里菲斯的喉咙干渴的要命,异常苦涩,甚至开始觉得鲜血也是极美味的好东西急需畅饮。他拼命的向安柏爬过去。

    大地在颤抖,整个港口的活尸似乎都聚集了过来。它们如同黑色的潮水,从堤坝与栈桥直扑出口。

    隐隐有一股浩荡而恐怖的意志在注视着这些毫无怜悯的怪物,驱赶它们带来无尽的死亡和恐怖。

    “格里菲斯,快过来,不要停下来啊!”安柏惊呼道。她眼看着尸潮扑向格里菲斯,自己却被一群接着一群的活尸和迅捷的食尸鬼挡住,一时间赶不过来。

    在场的幸存者们被铺天盖地的尸潮吓破了胆。在从未见过的恶梦般的景象面前,他们一起绝望的尖嚎起来。
许多人开始不顾阻挡,转身攻击背后的铁门,试图逃出去。

    就在这时,天空中雷电闪烁,撕裂空气的恐怖音爆与呼啸轰鸣声由远及近。

    从未听过这种声音的平民们发出更加惊天动地的尖叫声,本能的觉得末日降临。

    天空惊雷滚滚,以骇人气势摧枯拉朽般压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幸存者的惨叫和尸潮的吼声中,格里菲斯突然仰头大笑起来。虽然他不确定将要发生什么,但是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他——

    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格里菲斯的每一寸神经都在欢呼。

    一道璀璨的雷光坠地,银色的闪电之鞭以无法阻挡的威力肆意横扫,在汹涌的活尸中炸开一片刺目的银光,呈环状掀起冲击。被冲击波和光芒扫过的活尸与食尸鬼当即化作焦炭,在狂风中灰飞烟灭。

    在宣泄的风暴与刺目的雷电核心,一个英气逼人的年轻女子正单膝跪地。

    她从雷光和天空降临。银色的电弧即是她的仆人,为她的驾临狂呼!阵阵雷鸣和音爆追随着她的身影姗姗来迟,只能用轰隆巨响宣示自己的存在。

    她慢慢睁开眼睛,火焰般的红发束成长长的马尾在狂风中飞扬,黑底红纹的作战服与金色的胸甲、胫甲上闪烁着璀璨的金色光环,手中的圣枪和金色圆盾被道道电光缠绕。

    随着她起身四顾,疾风和雷电凝聚成白色和蓝色的晶莹屏障护卫在她身边,就像是神话中的英雄一般威风凛凛。

    “队长!”安柏惊呼一声。

    序列6超凡者,光影之锋,艾露莎·瓦尔基里降临了。

    她美丽又高贵,强大而炙烈,就仿佛雷光、火焰和疾风在凡间的具象一般傲然而立。金色的圣枪向她欢呼,顺势将无法直视的威压向世界宣泄。

    她注意到脚边熟悉的战友,高傲的神情中流淌一丝微笑,用圣枪在格里菲斯的脸上“啪啪”左右各拍一下。

    “好久不见,小爪牙。”

    ……

    “队长!”格里菲斯挣扎了一下想要站起来,但是强烈的眩晕立刻将他放倒了。

    “躺着。”艾露莎向后面招招手,让安柏退下,独自直面尸潮翻滚的前方。

    街垒已经崩塌成为灰烬和废墟。成群结队的活尸正跃过阻碍,如潮水般涌来,很快就会吞噬他们。

    艾露莎的气息和光芒骤然收敛,刚才还风雷涌动的空气瞬间凝滞,但是她手中的金色圣枪却以惊人的气势脉动。

    电流在枪刃上发出撕裂空气的震颤与轰鸣,随着她将圣枪架起,摆出投射的姿势,令人窒息的威压几乎将格里菲斯压趴在地。

    持枪的超凡者与金色长枪化作不可直视的光芒之锋,仿佛纯粹的力量化身。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对军用范围攻击圣器,炮击形态展开,启动倒数,

    “真名解放,

    “圣枪瓦伦琪努斯,聆听,来自艾露莎·瓦尔基里的倾诉,

    “我指认,锋刃所向为光影之敌!

    “Entry of the Gods into (诸神进入瓦尔哈拉)!”

    她的话语即是毁灭的号角。艾露莎向血与黑的活尸之潮掷出光辉一击。

    闪电向着尸潮劈了下来,如巨剑掀起漫天的碎肢和血雾,所到之处的活尸纷纷化作尘埃飞散。在摧枯拉朽的闪电之刃外围,还有一道银色的电弧卷曲环绕,如长鞭将一头活尸抽打成碎片,紧接着分裂成两股电流向附近扫去,在活尸间跳动,二生四,四生八,最后变成覆盖整片尸群的致密电网。

    从港区出口直到海边,黑压压的活尸被一击荡平,化成黑色的焦炭,在风中破碎。那些犀利迅捷的食尸鬼被光刃扫过,碎成漫天污雨洒落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