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9章 尸潮

    格里菲斯展开流光护盾,拔出佩剑,迎着活尸驱赶马车冲了过去。

    在一阵噼噼啪啪的破碎和碾压声中,马车撞开活尸的堵截,一直冲到港区的大门口。

    “下车!”格里菲斯观察了一下这里的地势。瑞文港是东方行省的海关之一,入境的人和货物只有少数的通道可以出港。高大的围墙呈环形围住了整个港口外围,只要堵上为数不多的出入口就能控制潮水一样的感染蔓延。

    驻守港区的士兵和逃难的旅客正在源源不断的往这边逃来。

    “队长她们正在赶来,最多还要一刻钟时间!”安柏晃了晃手里的回音水晶,“她命令本地驻军封锁另外几个出口,那里比较偏僻,应该不难。”

    瑞文港被四周的丘陵环绕,因此能够通往市区的大路仅有格里菲斯眼前的这一个通道。只要控制住这里的形势就能稳住形势。

    “安柏,你带领大家建立路障,用附近建筑里面的家具筑起街垒,越高越好。想跑的人也必须留在这里检测感染程度并且隔离,”格里菲斯取下盾牌,“我来阻击活尸。”

    安柏看了看披坚持锐的准骑士,点点头转身就去拦住惊魂未定的港口守卫队,驱赶着他们拉起防线。

    港区内还有上千旅客和工作人员正在反抗逃避。他们的身后,飞奔而来的活尸如同一股灰黑色的浪潮,把所有慢了一步的可怜人都卷了进去。

    源源不断产生的活尸有一部分似乎接受了某种指令,没有去撕咬追杀幸存者,而是集中起来,准备冲击这边的通道出口。

    这是有组织的进攻……格里菲斯立刻明白了情况,向着尸潮逆行而上。

    这些怪物的数量虽多,但终究是人类转化而来,没有武装。虽然它们的利爪尖牙堪比锋利的刀剑,但破甲也不是轻松的事。在面对同样手无寸铁的平民的时候,活尸是很有威胁,但是面对正规军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想到这里,格里菲斯认为自己的行动没有错误,他可以也应该将这些怪物阻击在港口里,给大家争取时间。

    他左手握持坚固的先锋盾,右手拔剑,向着迎面而来的活尸冲了过去。和他擦身而过的好些旅客可能已经被感染了,但是现在没空进行甄别,安柏会控制住他们。

    他一剑斩断了一头活尸的脖颈,接着挥盾将另一个的脑袋砸碎。

    紧随其后的是十几头活尸,它们身上还粘着未干的血迹,瞪着死灰色的双眼,向格里菲斯蜂拥而来。

    “来吧,让你们见识下看流光护盾的威力!”

    格里菲斯挥剑斩杀,几乎不去看袭击自己的活尸。这些疯狂的怪物用爪挠,用牙咬,拼命想要撕开冰寒的护盾。

    灰色的尸潮翻滚而来,涌起血色的泡沫,先是溅来星星点点的浪花,接着便向格里菲斯披头盖脸的砸了下去。

    一大群活尸堆叠在一起,翻滚着把格里菲斯埋了下去,就像是扑在毛毛虫上的蚁群一般发出沙沙的撕咬声。

    空气寂静了几秒钟,突然发出一声冰层爆裂的巨响。

    “呯!”

    密集的碎冰炸裂开来,将密密麻麻的活尸呈放射状击倒。格里菲斯的身边为之一空。

    尖锐犀利的碎片击碎了一部分活尸的脑袋,将它们杀死。其他的活尸也被击伤倒地。

    有用,这个护盾对付活尸非常有效!

    格里菲斯一边移动一边战斗,四面围上来的活尸像疯狗一样追着他撕咬。

    一群活尸刚刚被杀,立刻又有四头与众不同的活尸从各处扑了上来。它们过度发达的肉体狰狞而扭曲,肿胀的大脑挤开头骨,身形却如同猎豹,四肢着地穿行在墙壁和屋顶,时隐时现如同鬼魅。

    食尸鬼!

    它们的利爪上闪烁着绿色的幽光,呈现出近似附魔武器的特异效果,比之前奈奥珀利斯岛出现的同类有所变异,显然更加危险。

    要在开阔地上同时对付四头食尸鬼这样敏捷的变异生物是很危险的,何况附近还有不时出现的活尸。格里菲斯用盾牌护住自己,急忙向着一堵坚固的墙壁退去。

    四头食尸鬼速度很快,其中两头向着他正面扑来,但是另两头转眼就越过了他的身边向后扑去。

    “安柏!两头食尸鬼向你来了!”格里菲斯下意识的通过回音水晶高声提醒。但是话刚出口他就看到掠过的食尸鬼竟然停出脚步转过身来,堵住了他退往墙壁的方向。

    它们在包抄我?!

    格里菲斯大吃一惊,转眼就落入了四头食尸鬼的围攻之下。幽光闪烁的利爪在他的胸甲上撕扯,闪出道道火光,腿上的锁甲甚至传来了金属破碎的撕裂声。

    它们的攻击能破甲?

    格里菲斯的冰盾刚刚结束冷却就立刻展开,勋章的护盾留着作为关键的后手使用尚未启动,他自认为是顶得住的。他一边防御,一边挥剑就向一头食尸鬼挥剑斩去。

    剑锋一下就劈开了变异生物的裸露的大脑,把那张扭曲的脸都掀飞半个。被重创的食尸鬼当场被砍翻在地抽搐起来。

    就在这时,格里菲斯突然听到了一声爆裂声,刚刚展开的冰盾竟然碎裂了。碎冰刺进了食尸鬼的身体,将两头击退,但是另一头只是摇晃了一下。

    这么强悍的攻击?格里菲斯大吃一惊。他还没有启动勋章的护盾,大腿上就传来一阵剧痛。在护甲防御不足的部位,一头食尸鬼已经咬穿了锁甲,利爪深深地抓入到他的血肉里。

    见鬼!他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会不会被感染,立刻启动勋章的护盾,接着反手一剑插进了食尸鬼的脑壳,将它钉在地上。

    剧痛和麻痹的感觉先后涌进大脑,格里菲斯立刻就支撑不住跪倒在地。他受伤的右腿像是被投枪贯穿一样很快就失去了控制,接着右手也开始握不住佩剑,只能勉强用盾抵挡剩下两头食尸鬼凌厉的撕咬。

    “安柏,支援我!”麻痹的感觉越来越猛烈,坚持不住的格里菲斯急忙呼救。

    金色的光辉出现在他的身后。被金光包裹的安柏像一道雷霆。
她劈开尸潮,凶猛的冲击波将格里菲斯和食尸鬼一起击倒在地。

    还不等格里菲斯爬起身来,安柏一脚踩碎了一头食尸鬼的脑袋,挥拳猛击另一头的下颚。被击中的食尸鬼就像是被攻城的撞槌正面砸中一样,啪的一声脑袋就炸裂开来。

    食尸鬼刚刚被击倒,十几个被转化为活尸的旅客已经吼叫着扑了上来。安柏看了眼脸色苍白的格里菲斯,也不说话,挥拳直击地面。

    “轰!”金色的光芒像气浪一般被灌注到地面上,撕开一块扇形的裂隙。在这个范围内的活尸和碎裂的地面一起飞了出去,撞上后面用来的活尸化成一片血雨。

    安柏的攻击真是惊人!格里菲斯全力支撑着刚刚恢复了一点的自己站起来。安柏抓住他的胳膊,旋风般冲回到港区出口。

    “坚持一下,我给你喝点抑制剂!”安柏掏出一瓶淡蓝色的药水,不由分说就掰开见习骑士的嘴倒了进去。

    格里菲斯半边身体还处于麻痹状态,就这样半跪在地,嘴里插着一个硬梆梆的药瓶,不明液体咕咚咕咚的往他嘴里灌去。

    “好了,非凡者对这种污染的抗性很高,”安柏一副你不用谢我的表情拍拍见习骑士的脸,转身对一群手持各式武器的人说道,“关上后面的大门,封住出口!所有人都不许离开,把马车都集中过来作为障碍物堵上!”

    一个文官打扮的中年男人跑了过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小队手持武器的港区守备队卫兵。他看了看两位非凡者,目光从安柏移到格里菲斯身上,匆匆说道:“我是瑞文港的港区总长,你们是不是非凡者?啊,准骑士阁下!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得到驻守法师的支援?”

    “不超过十分钟,一支猎魔人小队就会赶到,在此之前我们要建立封锁线,”安柏飞快的回答道,她蓝色的眼睛没有看着总长而是扫过附近正慌乱惊叫的人群,“根据《国内黑魔法灾害防治条例》,我要接管这里的指挥权,直到更高阶的非凡者到来,总长先生你明白的是吧?”

    “是,我明白,”总长脸色苍白,但还是点了点头,“我从办公室逃出来的时候发现局面已经失控了,感染者可能混杂在人群里逃向市区。”

    在黑魔法爆发或者具有高度传染性的疾病出现的情况下,行政官必须听从现场非凡者的指挥,对当地执行封锁或者净化。即便在场的非凡者是安柏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孩,她也是专家,拥有不可置疑的指挥权,这是无数次案例经验铭刻在制度和人类大脑中的守则。

    对于那些不遵守指令想要逃出封锁区的潜在感染者和不配合的行政官员,非凡者拥有临机专断的处分权力,比如说暂时性的免职和拘禁。如果情况很严重或者性质极其恶劣,非凡者可以不受制裁地采取一切必要的攻击行动。

    至少在现在这段时间里,安柏掌握着在场的所有人生杀大权。

    ……

    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差点被四头脑子都烂掉的食尸鬼围住干掉了?格里菲斯从麻痹中缓过来,对刚才的情况感到有些不可理解。

    作为一个序列8的非凡者,身披重甲,手里还有附魔武器和防具,格里菲斯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就被击穿护盾打倒在地,要不是安柏援救,就算不死也得吃足苦头。

    安柏正在指挥聚集在一起的幸存者修筑街垒。她刚才爆发出的惊人战斗力被吓坏的人群看到了,总算是让港区逃出来的一部分官员努力振作起来。为数不多的防御者登上附近的围墙和箭塔狙击扑来的怪物。

    港区出口原本就有间隔几十米的两道铁栅栏大门阻拦,UU看书 www.uukanshu.com防御者们再从附近的房屋里搬出书桌和衣柜,胡乱地堆放在内侧铁门后,仓促间形成了一道面朝港区的高达四米的街垒。

    这个时候,又一波惊人的尸潮涌了过来。相比刚才几十头的数量,这一波的数量直接翻了几倍。但是它们没有直接冲上来,而是从四面八方往通往出口的道路尽头集中,发出恐怖的阵阵咆哮嘶吼。

    有人在指挥它们,集结它们,是个老练的指挥官……格里菲斯感觉到形势愈发严峻。

    这些腐烂扭曲的怪物在道路的另一头越聚越多。

    突然间,港口的深处突然传出一声凶残可怖的吼叫,破败而让人胆寒的恐怖气息绵延不绝。格里菲斯从来没有听过有什么怪物能够发出类似的声音,心中不禁开始想象这是何等恐怖的生物。

    街垒旁的守卫者们立刻动摇了。

    “拿起武器,挡住他们!”安柏一把拎起港区总长的衣领,严厉喊道,“我们要把这些东西封锁在港口,跟我上街垒去,你和你的人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