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8章 今日的瑞文风平浪静

格里菲斯搭乘轻便快船,清晨从霍蒙沃茨外的巴尔的摩港出发,出发后的第二天下午就抵达了瑞文市。

这里也是东方行省最主要的贸易城市之一。

为了这次任务,他披挂了胸甲和锁甲的双层精甲。胸甲上还紧急绘上了银橡叶骑士鹰帜章和预备突击中队长的徽记来标明身份。瑞文是个富庶的大城市,当地有许多库存和物资,会根据条件提供战马或者主武器,因此,他只是随身带了佩剑、羽击剑和数把匕首作为武器。

温暖的阳光下,瑞文港口人来人往,一派祥和景象。

虽然出现了疑似黑魔法事件,但是当地并没有宵禁,大批的平民毫无防护的走来走去。在东方战争已经结束,西境的叛乱规模有限的情况下,这一带的公民并没有进行武装。

他们穿着轻便舒适的服装,一脸放松的在人群密集的港区走动,做买卖,办理货物通关和安检。

格里菲斯全副武装的样子在港口很引人注目。他刚下船,还没有走到登记和安检通道,一队守备队士兵就走了过来。

他们先是疑惑的看了看精良的铠甲,意识到他不是平民,然后才看到勋章和军衔徽记。

“长官!”

“准骑士阁下!”

士兵们立刻将右手举到胸前,捶击左胸。

“士兵们,为什么这里没有戒严?”格里菲斯向他们回礼,疑惑的询问道。

“我们没有接到通知,长官,”守备兵的小队长说道,“虽然我们听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但是市里和驻守法师塔都没有下达戒严和宵禁。”

格里菲斯摇摇头,让士兵们离开了。

官方已经在怀疑邪教操纵亡者复生了,超凡突击队也被派了过来,瑞文当地怎么还不执行戒严呢?

蕾哈娜驻守法师太托大了。

驻防骑士萨菲里昂是个霍蒙沃茨背景的破法者,很可能是哪个家族的修托拉尔,怎么不提醒她?温柔乡里的日子过傻了么?

格里菲斯本次的任务不是来杀人放火的,而是以拜耶兰派来的情报军官的身份出现,负责监督和协调超凡者、非凡者小队和本地力量。在预备突击中队长的军衔之外,他还得到了一个临时身份——特派调查员,本地非凡者的工作和情况他都有权监督并报告。

拜耶兰的军职和公职人员一般有三类头衔。

首先是标识地位和荣誉的勋位,除了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的五级爵士头衔外还有对应不同职业的骑士、祭司、学士头衔,不同的勋位有高低不等的年金或津贴。格里菲斯目前的勋位是准骑士,是高于平民的身份。

第二头衔为决定基本日常任职和薪酬的军衔或官职,格里菲斯的预备突击中队长军衔就是他的日常职务,也是他现在的每月150,每年1800银郎军官薪俸的确定基准(他的每月50银郎津贴和100银郎年金收入并不计算在内)。

随着战时状态的解除,第三头衔的重要性也在与日俱增,也就是决定任务内容和特定期限内权限的临时差遣和委任。格里菲斯的特派调察员身份让他有资格出席任务相关的官方保密会议,而且可以就其他行动方的情况向上级直接报告,实际上就是拜耶兰官方和拉莫尔家在这一带的代言人。这个权限让他可以在一定情况下制约其他人和协调许多资源。哪怕是职位较高的官僚和强大的超凡者也要给他三分面子。

办妥了入境手续以后,格里菲斯在港口的休息区等待。

参加这次任务的非凡者小队的人员信息还不齐全,少数能了解的情报是安柏会和他差不多时间抵达。格里菲斯准备和见习调查员小姐汇合以后一起前往瑞文法师塔,在那里建立指挥部和情报中心,然后立刻开展工作。

瑞文港的天气晴朗,午后和煦的阳光让格里菲斯联想起安柏长长的金发。和她一起作战还是不久之前的事情。

根据情报,从奈奥珀利斯岛上潜逃的邪教徒携带着危险的封印物“始祖的呼唤”在逃窜。

但是,任凭邪教徒们怎么躲闪腾挪,强大的舰队已经牢牢锁住了通往南方广袤大陆的航线。拜耶兰派出了资深调查员,南境最富盛名的非凡者学院“信标”也派出了猎魔人,配合官方的高阶法师从几个方向包围过来,邪教徒不得不逃向东方的大陆,即将落入预设的口袋。

经过了奈奥珀利斯岛骇人听闻的惨剧以后,拜耶兰中央部门丝毫不敢怠慢。强大而严密的情报体系正在迅速部署,在辽阔的海区和各港口布下致密的网络。一旦从四面合围的非凡者小队锁定了邪教徒的踪迹,确定他们确实带着可怕的封印物来到瑞文,官方就会立刻掷下雷霆一击——

一支全部由精选的序列6超凡者组成的突击队将会碾碎一切反抗。

但是,这些工作也需要当地的配合,超凡者再厉害也不可能自己去完成几十万人的警戒、排查和防卫工作。各地的行政机关和非凡事件管理单位就算接到了通知也不一定意识到了事件的严重性,一派祥和的瑞文就是明摆着的例子。

自上而下传达的政策和命令没有被好好执行是常有的事,也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派来格里菲斯。

“格里菲斯!”安柏熟悉的声音远远地就传了过来,金发女孩背着不大的单肩背囊,从栈桥的扶手上闪电般地跳了过来,落在见习骑士面前,依旧是活力四射的样子。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并没有很久,但还是很高兴见到你,安柏,你的猎魔人队友呢?”

“艾露莎队长她们?她们早就到了,正在瑞文市区办理公务,我因为学校里的事耽搁了一下,阿啦啦,你晋升军官和准骑士了吗?”

“是的,薪水也涨了。”

“那真是太好了!你晋升好快。”安柏勾住格里菲斯的胳膊往冰淇淋店拖了过去,“热死了,请我吃个冷饮吧!听说你在西部打了胜仗,有不少奖金吧!”

消息传得真快!格里菲斯轻轻笑了一下:

“我们先去和其他行动单位和部门汇合,回头请你吃。”

“不嘛!我要吃奶油草莓圣代加大!双球!”安柏抓着他的手不放,“等任务一开始,就你这执着劲,肯定就忘了!五分钟,只要五分钟!”

格里菲斯最终还是顺从的走到店里给女孩拉开椅子,按她的心意点了好吃的。

“我们吃完了赶快去法师塔申请戒严令,瑞文在黑魔法污染的威胁下竟然没有进行封锁和宵禁,这是不对的。”格里菲斯严肃的说道。

“好的好的,”安柏乐滋滋的吃着,“等我吃完了这杯香醇滑腻的美味,你要去哪,要做什么都行。”

格里菲斯看看自己手里小小的可丽饼,又看看座位对面尺寸大得吓人的冰淇淋。这种全新的食物需要很复杂的制作工艺,价格惊人,最近才在大城市的上层市民间流行起来。

安柏留着长长的金发,和嘉拉迪雅一样披散到腰间,但是蓬松而卷曲,在微风中摇曳着。从外形上看,她一点不像和黑魔法打交道的女猎手,腰部非常纤细但充满弹性,皮裤和长靴包裹着健美而笔直的长腿。虽然安柏的上衣穿的很注意而且有精良的皮制胸甲保护,但是包裹的并不严密,偶尔露出的深邃线条和圆润轮廓仍然时不时抓住格里菲斯的眼球,让他想起嘉拉迪雅,然后产生了深深的愧疚。

要忠诚,我要忠诚啊!

恩~幻术,可能是某种吸引人注意力的幻术~新任准骑士在心里自言自语,依靠自己强大的意志把目光抬了上去。年轻女孩特有的淡金色长发在明媚的阳光下仿佛透明一般,耀眼而纯净,简直漂亮极了。

好厉害……一身的幻术啊!安柏这是带着魅惑的附魔饰品吗?真是连日常生活都没有一丝懈怠。格里菲斯在心里感叹道。

“等我们吃完了就去找艾露莎队长,她可想你了,”安柏大口吃着冰淇淋,“哦吼~你的可丽饼不错唉!给我吃一口吧。”

格里菲斯鬼使神差的就把咬了两口的可丽饼递了过去。

安柏向前探起身,深邃的线条和丰满的形状如山峰般碾压了过来。她轻轻撩起自己脸颊边的一缕金发,

张开性感的红唇咬了一口可丽饼,还发出一声轻轻的赞美和呻吟,“嗯哼……”

格里菲斯的脸一下就红了。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单手举着可丽饼,另一只抬到耳朵边,用力掐了自己一下。

我怎么能这样!我这个毫无准则的发情野猫,要知耻,要知耻啊!

就在这一掐的同时,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突然袭来。狰狞的恶意如针刺一般扎在心头,挥之不去地扰动着。

安柏突然收起自己随意的笑容,睁开蓝宝石般的双眼站了起来,警惕着扫视着四周,同时取出一双金色的护手佩戴在手臂上:“注意,我感觉到了什么,可是四周并没有什么危险的迹象。”

旅客们照常在港口出入,海关和检疫官员慢悠悠地审查着文件,附近的店家一切如常,稍远一点的海面上,往来的帆船正在向岸边靠近。

疾风在呼啸,片刻之前还平静如常的港区顿时风起云涌。

“那里!”格里菲斯突然拉住安柏向着港口内退下。他一边退一边向附近的店铺、行人高喊,“散开,那艘船冲过来了!”

在呼啸的烈风中,一艘巨大的三桅帆船偏离了正常的航道,擦过入港船只的船尾,无视慌乱示警的港口拖船,笔直地向港区的商店街冲了过来。它的航速极快,一开始又被其他船只遮挡,等到被发现时已经近在咫尺。

“轰!”

帆船撞上栈桥,像尖刀一样切入港口,掀起栈桥和碎石。船头飞了出去,成千上万凌厉的碎片溅射开来,躲闪不及的旅客们眨眼间就倒下了一大片。整个港区都在这次撞击下发出天崩地裂般的颤抖。

急速冲撞过来的帆船就在两人面前碎裂,铺天盖地的碎片洒了过来。

格里菲斯推倒安柏压在她的身上,紧接着就被碎片扫过。

等到胸甲和头盔上叮叮当当的撞击声消停以后,格里菲斯爬起身来。刚才的撞击巨响和地面的震颤让他的耳朵里嗡嗡作响,眩晕和回响在大脑里横冲直撞,一时间听不见周围的声音。

被他压在身下的安柏毫发无伤,她抖了抖洒落在身上的碎片和灰尘,对着格里菲斯叫喊了几句,见他一脸迷茫便抓住他向着安全的区域跑去。

整洁有序的瑞文港已经一片混乱,半截巨大的船头落在很远的地方,地上到处是受伤的旅客。碎木和铁钉嵌入了他们的身体,混合着尘土的灰色血水如小溪一般,惨叫声不绝于耳。

“守备队,向我靠拢!”从耳鸣中恢复的格里菲斯举起右手高喊,“我是预备突击中队长格里菲斯,士兵和公务员向我靠拢!”

他的耳鸣恢复了一些,立刻就要上去检查撞击的现场,同时展开隔离带救助伤员。但是,混乱的港口无人响应,撞击区域附近的所有人不是受伤了,就是被突如其来的惊恐震慑。

突然,安柏拉了他一下,指了指那条倾倒在岸上还剩一半的帆船。

船身被撞击撕开了一个巨大的裂口,蹒跚的人影正摇摇晃晃地从船舱的黑暗中走出来。他们所处的位置和地面有接近十米高,但是这些旅客毫不在意的一脚踏空,啪的一声砸在地上。后面的乘客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跟了上来,一个接着一个噼里啪啦的摔到地上。

“啪嗒!”

“啪嗒!”

有节奏的摔落声在一片哀嚎和呼救声中显得特别诡异。摔落在地上的人影很快又爬了起来,晃晃悠悠的向前走来。

“呜~饿——!”摇晃的人影张开大嘴,发出奇怪而恐怖的嘶吼。

格里菲斯和安柏当时就被惊到了。这些人影骤然加速,扑向正从地上爬起的一名旅客,按住他的肩膀和头部,对着柔软的咽喉大咬一口。被害者凄厉的喊叫让人毛骨悚然,UU看书 www.uukanshu.com后面的人影一个接一个地扑了上来,围着被扑倒的旅客发出一片让人不寒而栗的咀嚼声。

没有抢到活人的怪物四散开来,向着港区里看傻了眼的人群扑去。

“撤退,”格里菲斯拉住想要救人的安柏,“它们已经分散,我们必须堵住港口的出入口,把危险控制在最小范围里,这里拦截不了它们!”

他举目四望,发现这个开阔的港区根本没有可以建立防线的建筑和通道,只有向着港区出口撤退才能守住路口。

越来越多的活尸已经钻出船舱的破口,向着四面八方飞奔而去。它们比奈奥珀利斯岛上出现的活尸更快更敏捷,如同野兽一般四肢着地窜入人群,飞跃矮墙如履平地。

吓坏了的旅客拥挤在一起,眨眼间就被活尸冲垮。被撕咬的旅客迅速倒地,失血死亡,不久之后就抽搐着爬了起来,变成同样的怪物扑向身边的活人。杀戮现场就像是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被追杀的几百旅客没多久就变成满地的残肢和嚎叫的活尸。

这些活尸不走直线,如同狼群般绕了一圈包抄过来。无数奔逃的旅客没跑出多远就被截住了。

“安柏,驾马车冲出去。”格里菲斯抓住女孩扔到一辆停靠在路边的马车上,身边慌乱的旅客也纷纷往车上爬。

“前面都是活尸啊!”安柏急得叫了起来。从各处窜过来怪物已经堵住了前面的道路,向着活人张牙舞爪的扑来。

“那不是最好不过了吗!”格里菲斯纵身跃上驾驶座,蒙住马匹的眼睛,用力摔响马鞭,“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