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7章 精灵的祝福与吊坠

还好她只是误会了。格里菲斯摸摸鼻尖,打心底里庆幸嘉拉迪雅只是误会了。

要是她哪天知道我和索尼娅订了灵魂契约……呜,不敢想不敢想。我回去就把新认识的女孩子的文档烧掉,失礼事小!

没过一分钟,书架后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嘉拉迪雅竟然又绕了回来。

她把刚才抱着的书不知道放哪里去了,一脸淡然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回到格里菲斯身边。

“你看地方志和风土人情是没有用的,神秘侧的隐秘和关键信息不会写在上面,这些书与其说是书籍,倒更像是民间小故事大全。”

“噢,是吗?”格里菲斯有些尴尬地翻动着书页,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从里面找一段话出来念念看。

精灵轻轻摇摇头,用手指比划着:“你需要了解瑞文那里的神秘组织,诸神教会和军方的势力划分,有可能遭遇的黑魔法和怪物,我来给你推荐一本。”

她一边说,一边拉着格里菲斯的袖子绕到另一个书库,向着书架上层伸出手去。

格里菲斯顺着她伸手的方向看见一本《东方行省黑魔法案例汇编》放在书架的最上层,他急忙伸出手去,想把书取下来。

“啪~”精灵的手背正好打在格里菲斯的手心里。冰凉而纤细的触感让格里菲斯一阵悸动,险些就握了下去。

“是旁边那本,”女孩转头看了看准骑士,缓缓地收回右手,“《瓦伦汀爵士在东方大陆的冒险笔记》。”

“抱歉,”格里菲斯脸红了一下,急忙把那本冒险笔记取了下来,“我还以为……”

“那本案例汇编也尽是些都市传说,”嘉拉迪雅神色淡定地接过笔记,向着格里菲斯晃了晃,“瓦伦汀爵士不仅是一位冒险家,也是态度严谨的学者。他记录的东方行省流传的隐秘黑魔法和祭祀仪式详实准确,而且以中立的态度叙述了占据信仰主导地位的圣光教会的行动准则和历史,能让你学到点什么好有个准备。”

“这太好了,”格里菲斯接过女孩递来的爵士冒险笔记,“想不到你这么有研究。”

“你可以借出去路上看,”嘉拉迪雅用手指在发梢上打着圈,“你去多久来着?”

“一周的任务,算上路途差不多十天。”

“别再去做什么中央突破了,”女孩轻声说道,“就算他们派你上前线也要想办法躲开,向那些官僚学习一下嘛,别什么事都冲第一个。”

“我记住了。”

“真的记住了?”

“那当然。”

“好吧,”嘉拉迪雅叹了口气,犹豫了好一会,然后非常认真的问,“格里菲斯,如果艾露莎遇到危险并且被敌人包围了,你怎么办?”

“……”

我能怎么办?我怎么感觉这个问题是个陷阱。

格里菲斯盯着嘉拉迪雅。精灵小姐转过头去看着满满当当的书架,手指玩着发梢不看他。

好嘛,不就是围点打援等着我跳进来吗?维罗纳的叛军用的就是这招。我可是刚刚从维罗纳回来,同样的招数用两次是没有用的!

“嘉拉迪雅。”他轻声唤道。

精灵的耳朵竖了起来,虽然她努力想要高冷一点,但是长长的尖耳朵还是深深的出卖了她。

“在维罗纳,我在泥水里的尸体上休息,吃半生的马铃薯和胡萝卜,断掉的箭头卡在盔甲的缝隙,每天作战和行军超过18个小时。”

他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衣兜里。嘉拉迪雅听了前半句就流露出特别关切的温柔眼神,视线下意识的跟着他的动作。

“那真是地狱一般的地方。

“但是,就算在那里,也有一些美好存在。

“我给你带了礼物。”

格里菲斯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水晶瓶,玫瑰色的迷人液体在剔透的水晶中荡漾,在柔和的阳光下映照出清澈而妩媚的光芒。

仅仅是看一眼,就让人情不自禁的要把这玫瑰色的小东西和温暖惬意的午后、舒适和恬静,和美好的回忆联系在一起。

“这是玫瑰精油,据说常用于祈祷和沐浴,滋润放松的效果上佳,维罗纳最好的特产!”

嘉拉迪雅惊呆了:“给我的?”

“那是当然。”

“你不是去那里作战的吗?”

“我这不每天有五六个小时休息时间嘛,”格里菲斯抓住女孩的手腕,把闪闪发光的水晶小瓶塞了进去,“你是不是有很多这种东西?我不是很懂,不会挑选款式。”

“怎么会!没有的事!”嘉拉迪雅急忙否认,紧紧把玫瑰精油的小瓶捧在胸前,仿佛胜过了世间一切珍宝,“谁教你的?”

“什么?”格里菲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她在问啥。

“就是,谁告诉你给女孩子带这种礼物的,你就是个大兵,怎么懂这个?”精灵红着脸,扭扭捏捏的说道。

格里菲斯摇摇头:

“有一次战场行军的时候,在灰暗的天幕和苍白的大地之间,我看到一片鲜艳的红色。我本来以为那是某个刚刚爆发战斗的战场,走近一看才发现是从战火中侥幸保存下来的玫瑰花田。轻柔的芬芳包裹着我,疲惫和沮丧不见踪影,只留下欢喜和充实的回忆。

“就在那个时候,我有一个想法。虽然战争让人苦不堪言,但是,如果能让你分享那一刻我所体验的美好,哪怕是远征世界的尽头,我也愿意……”

纤细的手捂住了格里菲斯的嘴,把他的念想都给堵在心里。

嘉拉迪雅扶着格里菲斯的肩膀向前半步,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格里菲斯几乎要当场化开来了。

这轻轻的一吻悄然而去,精灵小姐羞怯的退了两步,低声说道:“别误会。这是我们族人的一种祝福,可以驱赶厄运的困扰带来好运。真的。”

话刚说完,她就一溜烟的想要逃走。

格里菲斯一把逮住了她,抓住她的两支胳膊拎了回来。

“不可以不可以!”嘉拉迪雅挣扎起来,“我还没成年呢!”

格里菲斯火热的手要把她融化了。

“不要,我喊人了,真的。”精灵小姐反抗的声音越来越轻,轻的几乎没人能听见。她像放弃抵抗一样闭上了眼睛。

“给我一个礼物吧。”

“啊?”女孩一下就睁开了眼睛。

“能带在身边的,我离开的时候能带在身边,”格里菲斯认真的说,“我想带着去瑞文。”

嘉拉迪雅一下就反应了过来,用最认真的表情点了点头:“那么,把我送你的洞察水晶给我一下,你什么时候离开?”

“明天上午。”

“明天上午我来送你!”

……

目送嘉拉迪雅离开以后,格里菲斯收拾了一下心态,开始继续准备自己的任务。他先呼唤骨戒米诺斯,并且得到了它的回应。

“有什么事吗?”骨戒询问道,“米诺斯察觉到你变得更加强大了,是否需要给你准备晋升序列7的魔药和仪式?”

“这些你也知道?”

“米诺斯观察实体,挖掘潜能,研究血统,调整序列,分解,吸取精华,重新组合,尽善尽美。”

“……”格里菲斯愈发觉得这戒指是邪神的造物。但是,现在还有用得着它的地方。

“但是,米诺斯需要月灵精华,新鲜的髓头菇,曼德拉草的汁液。米诺斯提出过,但是还没有得到。”

“这些并不容易拿到,”格里菲斯想了一下,“我会尽快提供给你。”

“有了这些物资,米诺斯就能给你准备魔药和仪式信息。”

“对于从非凡特性中抽取记忆碎片,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格里菲斯接着问道。

他留存的猎魔人、独眼怪物、施法者和地龙的非凡特性都是珍贵的序列7非凡特性,可能都蕴含着宝贵的情报。

米诺斯停顿了一会,似乎在思考什么,稍后才答复道:

“米诺斯检测到你持有‘恶魔猎手’、‘暴食者’、‘巫师’、‘通灵者’四枚序列7非凡特性结晶。

“抽取记忆碎片的方法多种多样,但是异种途径、残留的记忆可能对你的精神造成较大负担,特性结晶可能隐藏危险信息,留存的记忆可能已经被粉碎、扭曲或篡改。

“贸然提取可能会让你陷入疯狂。

“为了你的理智考虑,米诺斯建议在成为序列7以后再谨慎尝试接触非凡特性中留存的记忆片段。

“如果有施法者途径的非凡特性,吸收过程中附带的副作用较小,米诺斯可以提供必要的魔药配方辅助解析,吸收记忆。”

这戒指有时候看着还挺靠谱的,应该不是在忽悠我吧。格里菲斯想了想,继续提问:“另外,你知道霍蒙沃茨的13号实验室吗?”

“校内没有相关记录,”骨戒回答道,“但是在巴尔的摩小镇上有些仓库,你可以去那里搜索。”

……

在戒指这里得不到更多收获的格里菲斯带着嘉拉迪雅的推荐书籍回到座位上,综合自己已经从拉莫尔伯爵那里取得的任务情况开始准备。

他的目标瑞文是一个港口城市,位于破碎海东岸的行省,是东方航道的重要节点。

这个城市历史悠久,在港口十里之外的平原上有一座老城。根据《瓦伦汀爵士在东方大陆的冒险笔记》的记载,那里已经破败老旧,富有的人士都已经迁居瑞文河北岸的上城区居住。

圣光是当地主要信仰。圣光教会甚至在那里设置了一位主教。

根据会议提供的情报,上一任主教名叫科莱恩,他是本地人,历任修士、祭司和瑞文主教等职位,在半年前被免职,调往北境的敖德萨大区。如果格里菲斯有关克丽丝塔的记忆没有错,科莱恩主教一定认识克丽丝塔,甚至瑞文教会里还隐藏着克丽丝塔的线索和档案。

这一次任务给予格里菲斯的权限是前所未有的。他身为军官和准骑士,有充分的权力调阅当地调查局、市政厅、教会的秘密文档。当然,当地官方一定会再隐藏点什么,但是格里菲斯任然有发现重要线索的可能。

瑞文有驻守法师和驻防骑士守卫,现任的两人都是霍蒙沃茨的毕业生,分别是序列7“巫师”蕾哈娜法师和序列7“破法者”萨菲里昂骑士。格里菲斯在校友名录上翻出了他们的信息,他们俩人是同学,现年三十岁,均未婚。

凭直觉,格里菲斯能猜到他们俩人的关系一定很亲密。

科莱恩主教被调走以后,蕾哈娜法师和萨菲里昂骑士就是当地神秘事件的负责人,指挥着一支8名非凡者组成的小队。

根据报告,一周以前,也就是3月21日,瑞文市早起的居民在街上发现了被啃食的流浪汉的尸体。

同一天,当地警方报告说瑞文墓园出现了盗墓贼,东一个西一个的盗掘陵墓。当地警方立刻展开了调查,但是非凡者未采取行动。

3月22日和23日,盗墓案件的数量成倍增长。瑞文官方开始怀疑这是正在破碎海附近逃窜的黑魔法教徒的罪恶勾当。一位前往案发地点调查的见习修士在24日提交了一份报告,他声称,一部分损坏的坟墓呈现出由内向外崩塌的迹象,这可能是一种当地未曾见过的黑魔法污染。

这位名叫兰萨达·修斯顿的见习修士在报告中详细汇报了一处平民墓园的可怕景象。他显然受过良好的教育,报告内容严谨而细致。根据他的汇报,在最初的盗掘事件之后,由内向外崩塌的坟墓数量正在以每天三倍的数量增加。

圣光教会按制度符合报告以后,于当日向拜耶兰方面进行了报告,并且正式通告驻守法师和驻防骑士以黑魔法事件展开调查。25日,拜耶兰官方,拉莫尔伯爵和他的朋友们都得到了报告的情况,他们早就知道了奈奥珀利斯事件的大部分细节,立刻开始调动非凡者和超凡者。从这一天开始,瑞文的事件正式与隐秘的邪恶关联。

瑞文是拜耶兰直辖的大城市,当地有一个强有力的正规军团中队和一个完整的城防军大队防守。在接到上级命令后,当地的另一个空架子城防军大队和一个守备大队正在紧急集结和武装。

3月25日晚,有一些瑞文上城区的居民遭到了食人的怪物袭击。当地的非凡者小队歼灭了这些怪物,市政厅宣布说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到了3月26日,驻守法师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上报可疑的黑魔法事件。虽然当地并没有出现大批的怪物,但是许许多多的报告都说有可疑的人或生物在黑暗的森林边缘和下水道出没。

拉莫尔伯爵他们怀疑,瑞文当地突然出现的危机不完全是外来的邪教徒所为,当地的一些上层人物和非凡者很可能都牵扯其中的,但是牵扯的程度不明。

给予格里菲斯的任务是监督和汇报超凡突击队的调查与净化工作,负责当地官方与非凡者的协调,并在可能的情况下调查邪教徒的真实目的。

格里菲斯甚至可以在理论上不参与作战。这次任务集结了一个超凡突击队和至少四个非凡者小队,再加上当地的正规军、城防军和炮兵,瑞文的防御力量足以挑战半神。。

他翻开情报最后的作战人员名单,安柏·罗泽丽忒的名字赫然其上。他啪的一声把报告给合上了,紧张的左右看了看。

恩,嘉拉迪雅没有看到!

……

第二纪1444年3月29日。

格里菲斯全身披挂准备离开霍蒙沃茨前往巴尔的摩港等候登船。这样的事情前不久才发生过一次,没想到这么快又要出远门了。

索尼娅给他准备了两份证明,分别是紧急赶制的预备突击中队长的任命书和一份临时委任状。

根据任命书,格里菲斯已经是正式军官了,他的月薪从100银郎提升为150银郎,算上50银郎津贴和100银郎的年金,他现在每月有250银郎的收入!

第二份文件是临时授权。由于他的军衔较低,索尼娅提醒拉莫尔伯爵向官方申请了一份委任状,将他任命为拜耶兰派往瑞文的特派调查员。凭借这份证明他可以名正言顺的拒绝一些高阶军官和超凡者的作战命令。哪怕是洛尔德斯都不能找茬。

索尼娅真是细心……格里菲斯将文件仔细收好,向索尼娅敬礼告辞。

“我去港口送你!”索尼娅突然提出一个惊人的想法,“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放不下心,还是和你一起去港口比较好。”

不不不不不不!格里菲斯已经可以看见嘉拉迪雅在远处望着他。

“没关系,我已经准备妥当,索尼娅你还是留在这里吧,今天还要上课呢。”

“我坚持!”

不,求你了,别这样。

格里菲斯左右看看,凑近女孩的耳边低声说道:“巴尔的摩最近有很多外来势力。你没有别的护卫,我不放心。”

“好,好吧。”耳边的热气和私语让索尼娅满脸通红,她赶忙往后面退了两步,躲开格里菲斯的气息,让他一个人离开了。

由于行程匆忙,格里菲斯没有时间配置和携带新种类药剂,只能把次级减速药剂、治疗药水补充了一些。

他站在港口上,东张西望。很快,他望见一个披着斗篷的灵动身影,立刻走了过去。

嘉拉迪雅站在墙角的阴影里,不让码头上往来的行人看到自己。她望见格里菲斯走来,一脸激动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银色的吊坠:

“这是我做的吊坠,在原有的洞察水晶的基础上向银月和星光的女神祈求祝福,祂回应我了!只要握住吊坠,吟诵祂的真名并向祂祈祷,在需要的时候你就可以尝试一些简单的占卜,寻路或者预测凶吉为主。”

“真的!?”格里菲斯大喜。占卜术可难学了,他根本入不了门。

“你激动什么呀,只是一个小占卜而已,瞧你这点出息,”精灵批评了他一句,“我在吊坠上留下了祝福,如果你迷茫,或者沮丧的时候可以握住这个吊坠。我的魔力会稳定你的精神和理智。但是定期要靠近我才能充能。”

“太有帮助了!我得靠多近?”

“……”

这个问题问的两人都脸红了。

“还是定期还给我来充能吧。”

“是,明白。”

格里菲斯把吊坠拿在手里仔细端详。这是一个小小的银色吊坠,洞察水晶镶嵌在银色的椭圆外壳里。UU看书 www.uukanshu.com外壳材质却并非白银,柔和细腻的魔力气息在流淌。

这是由珍贵的秘银制作的吊坠!他拨动小小的开关,发现在洞察水晶之外还有一层水晶,密封着一缕黑发。

嘉拉迪雅红着脸,把吊坠拿了回去:“我给你戴上。”

“我穿着盔甲,领口有勋章。”格里菲斯说道。

“我知道。”

精灵抬起修长的双臂,不等格里菲斯转身就把双手环绕到他的后颈,摸索着打开吊坠的搭扣,想要给他戴上。

这种感觉,就像是女孩在主动拥抱自己一样……

“这样不好戴,我转个身。”

“没事,我心灵手巧!”

格里菲斯一动不敢动,屏息静气看着精灵。

事实证明,从正面戴项链就是个坏主意。嘉拉迪雅捣鼓了半天都没有戴好,窘迫的咬了咬嘴唇,踮起脚尖,把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看看自己做的吊坠出了啥问题。

嘉拉迪雅特有的,仿佛是秋林和枫叶般清新的气息钻了进来,隐隐的还带上了一丝玫瑰的芬芳。两种奇妙的气味组合在一起,格里菲斯一秒钟都没有犹豫,抬手按在精灵纤细的腰间。

吊坠的锁扣发出一声小小的声响,总算是扣上了。

嘉拉迪雅就这么靠在他的肩上,有些微微的颤抖。

每一秒都宝贵的胜过一个王国。

“我什么时候可以再得到祝福?就是驱赶厄运的困扰带来好运的那个。”格里菲斯抓紧时间,在长长的尖耳朵边问道。

嘉拉迪雅费了好大劲,才挣扎着从一阵低低的嗯嗯声里说出话来。

“看你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