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6章 她,好漂亮啊~是你以前的中队长吧

    会议终于结束了,拉莫尔伯爵和格里菲斯留下,把会议记录整理出来。

    这位曾经的修托拉尔,已经习惯在办公室战斗的伯爵脸上时不时的闪过无奈和疲惫。他像个霍蒙沃茨的一年级男生一样在整理记录的格里菲斯身边嘀嘀咕咕:

    “隐秘的危险关他们什么事?他们不是去别的地方继续当主教,就是躲到遥远的领地去。而我呢,我得战死在御座的台阶上,诺兰和我死在一块,他连半小队长戟兵都打不过。我的索尼娅,哎,我得给她物色个好人家。”

    格里菲斯一脸莫名的看着自言自语的伯爵。他在会议的最后阶段被西迪厄斯抹消了不少记忆,正困惑着呢。

    但是,伯爵的表情让他感觉眼下形势真的是岌岌可危了。亡语邪教团已经展现了惊人的实力,在瑞文策划恐怖的阴谋,需要这么多大人物一起应对。

    而且,看起来除了邪教团还有很多别的危险也在逼近。

    超凡者强大的灵能波动是很容易被占卜和预言术察觉的,一般不会在第一波被派出去。应对危机的第一批力量通常都是强大而灵活的序列7、序列8非凡者,甚至几十个组织起来的序列9也会有可观的战斗力。这一次瑞文的任务直接派出了超凡者突击队,说明形势已经到了要摊牌的地步了。

    会议决定,提前开始部署有关的力量,格里菲斯将以特派调查员的身份前往瑞文,监督和汇报超凡突击队的战斗情况,调查亡语邪教团的阴谋。

    ……

    接下来的一天是休息日,聚集在拜耶兰的大人物们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离开,校园里的气氛也轻松起来。

    格里菲斯非常严肃的在图书馆的地方档案区搜索,翻找一些有关瑞文的情报。

    在霍蒙沃茨的主城堡四周,环绕着六座灰色巨石建成的法师塔。这些战争时期的古老塔楼现在大部分是教授和高阶巫师们的办公室和研究室,有些则是学生们的图书馆。

    在最靠近东面的“银月塔”上,有一间宽敞舒适的图书室,是自习的好去处。

    穿过螺旋向上的台阶,银月塔的一到三层都是为学员们准备的书桌和层层叠叠的书架。第二和第三层的中间是镂空的,让这个图书室显得宽敞又明亮。

    二层靠近峡湾一侧的落地窗前面的舒适座位一般都是属于女孩们的专座,男生们则会被赶到更靠近内侧的座位。

    由于嘉拉迪雅和索尼娅特别喜欢在这里看书或者下棋,格里菲斯经常也会来到银月塔三层内侧。这个座位可以看到楼下靠窗座位的女孩们,但是没有可以眺望峡湾的视野。在隐蔽的角落里,还能听到睿智的神秘之王玩家发出压抑的欢呼声。

    在他的头顶上,是一般不对外开放的四楼禁书区。格里菲斯只是偶尔看到有得到许可的教授和高年级学生从那里下来。

    在经历了一连串的事件,见识了许多怪物以后,格里菲斯发现自己对于神秘学知识好像开始理解和接受了。当他从维罗纳的任务返回,再次来到银月塔的时候,仿佛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好像有谁在呼唤着他,但是又听不真切。

    这奇怪的声音好像来自禁书区,当格里菲斯向那里张望的时候,他注意到有一位学姐出现在那里。她的容貌惊艳,极漂亮的黑发像瀑布一样垂到裸露的白皙脚踝边,流淌着让人窒息的纯净美感。她有种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的温柔气质,却缥缈而虚幻,让人忍不住想要了解她,探寻她的秘密。

    格里菲斯总觉得自己和她有什么联系。

    就在这时,楼上的学姐将视线投了过来。她在注视着格里菲斯,双眸空灵而遥远。

    她就这样静静的望着楼下的格里菲斯,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一样。过了一会,她便走开了。

    格里菲斯突然有种难言的茫然若失的感觉。与此同时,他习惯性贴身带着的《魔药调制笔记》开始微微发热。他急忙取了出来,怕的要命。

    这东西的作者,可能是,可能是,哎,可能是我不知道名字的那位。

    我就看一眼!这里是学校,距离我不到两百米的地方是全世界最厉害的巫师。恩,没什么好怕的。

    格里菲斯翻开笔记,发现多了许多药剂的调制配方,而且都是标注了次级,会比较方便配置且便宜的魔药。

    “次级错乱药剂。可以对一定范围内的敌人造成命中率大幅度降低和施法错误的效果。缺点:不分敌我。”

    “次级迷情药剂。让服药者不可抗拒的迷恋你。缺点:可能失灵并且激怒对方。”

    “次级显影之尘。刺客途径非凡者最讨厌的东西。缺点:不分敌我。”

    “次级强效活力药水。比活力药水更有活力,有效的恢复精神力。缺点:具有高度成瘾性。”

    “次级强效生命药水。昂贵但是强大的治疗药水,甚至可以让断肢再生。备注:仅仅通过动物试验,服用前请咨询你的家庭魔法师意见。”

    好多好东西啊!格里菲斯立刻就被吸引住了。

    密密麻麻的记录写满了好几页纸,简介的下面是优化改进的材料和配制方法,看着非常吸引人。

    在这之后还有一段神秘的叙事。

    这位笔记的作者明显是个大人物,但是叙事却很奇怪。

    而且,这次呈现的记录比之前呈现给格里菲斯的内容页面和排序更靠前。

    【未注明日期的日记其一】

    “我听说了泰伯里恩教授女儿伊莱蒂亚小姐的遭遇。这位素未谋面的少女的悲惨遭遇让我夜不能寐,愤怒是我唯一的情绪。

    “作为一名真正的绅士,我必须行动。虽然我尚未有幸认识伊莱蒂亚小姐,但是,我的责任心在驱使着我。

    “那些可憎的罪犯要被制裁。我带上最强的魔杖,占卜手杖,隐身斗篷,强护盾护腕和坠饰,全身上下都武装了起来。

    “如果教授不行动,那我来行动,我无所顾忌。

    “我的占卜术非常顺利,成功的指向了伊莱蒂亚小姐的位置,很快,我就会找到她的拘禁地。

    “我向黑夜女神衷心祈祷,祈求她庇护伊莱蒂亚小姐不要被伤害。”

    【未注明日期的日记其二】

    “我粉碎了暴徒们的反抗。

    “我诅咒他们,撕碎他们,这些恶心的虫子,下贱的罪犯,他们对伊莱蒂亚的罪行不可饶恕,我要用地狱的业火撕裂他们,我要让他们后悔为人!

    “对了,我可以把他们变成那种东西来服终身苦役,配得上他们的恶心和下贱。”

    【未注明日期的日记其三】

    “伊莱蒂亚小姐还有救,对,一定是的。

    “我能感觉到她对生命的渴望,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都要努力尝试。

    “治疗方案都已经宣告失败,我来不及等到教授的支援了。

    “这是伊露瓦什的神谕,我注定要出现在这里,拯救伊莱蒂亚!”

    【未注明日期的日记其四】

    “救命啊!那是什么?我干了什么?谁来救救我!

    “我的头好疼,黑夜女神救救我,我看到了什么?我要,我要把那东西的形象画下来,这恐怖……”

    【未注明日期的日记其五】

    “噫,我竟然活下来了。

    “教授找到了我并且把我带回到霍蒙沃茨。那一天发生的一切我们谁都不愿再次提起。”

    【未注明日期的日记其六】

    “黑夜在上!

    “伊莱蒂亚安然无恙,她笑着对我说,一个小小的替身魔咒怎么就把霍蒙沃茨最厉害的年轻巫师骗过去了呢?

    “惭愧惭愧,看来我的天赋比起她还是差一个档次呐!

    “我的人生从未像现在这样充实而幸福。伊莱蒂亚小姐是那么纯洁、美丽,瀑布般的黑发,纯净的眼眸,她的笑容就像百合花一样。我贫乏的言辞无法形容她的美好。

    “这些天来她一直在照料我,我已经完全好啦!

    “经过反复思考和权衡,我决定再躺两天。”

    【未注明日期的日记其七】

    “泰伯里恩教授还是不愿意提起那天的事。我不就是撕碎了几个暴徒嘛,伊莱蒂亚小姐平安无事有什么不好。


    “也罢,这样一来官方就不会找我的麻烦了。”

    【未注明日期的日记其八】

    “结识伊莱蒂亚小姐已经有一段时间。

    “她很美丽,又很神秘。这种神秘的美深深吸引了我。对于注定要成为神秘界大人物的我来说,没有比她更让我着迷的。

    “我身边的名门闺秀很多,有好几位都适合发展成终身的伴侣。但是,我总觉得她们索然无味,与伊莱蒂亚完全不能相比。

    “我的同学们都不敢提伊莱蒂亚小姐的名字,哈哈,我知道,美的不可方物的女神是会让人这样的,我也有一小段时间害羞的不敢和她说话哩!”

    在这段文字的最后,有一段完全不同风格的字迹,像是许多年后添补的:

    “我想再一次见到伊莱蒂亚。我愿意为她献出一切。”

    ……

    格里菲斯看完了浮现的笔记,心情复杂又想笑。

    总觉得,恩,怎么说呢……这个极有可能是挨了记录抹杀刑的至尊竟然和我一样像个发情野猫!嘿嘿,我感觉自己不是那么怕祂了。

    虽然不知道祂的真名,但是万一有一天祂要伤害我,我就把这段记录拿出来。哪怕是神灵都要羞愧的吧!哈哈哈哈!

    “你这是怎么了?一个人在这里傻笑什么呀?”

    这个时候,嘉拉迪雅穿过峡谷一样高高的书架,悄悄来到格里菲斯的身边。这个季节的海风还有一丝凉意,她穿着红色长袍,像一大捧玫瑰花一样婷婷玉立,长长的黑发柔顺地披在背后,把一本书抱在胸前。晋升序列7以后,平日里的她给人依然是优雅灵动中带着几分亲昵的感觉。

    她抱着厚厚的课本,轻轻喘着气,就好像她的心会跳出来一样。

    好几天不见,今天各路大人物纷纷离开,嘉拉迪雅竟然主动和我说话了!格里菲斯开心坏了。

    “啊,嘉拉迪雅!今天天气,今年精灵的生育率又下降了,吗?”

    两人在光线阴暗的书架间,附近一个人也没有,就像要做什么坏事,或者可以做点什么坏事一样。

    精灵笑着白了他一眼,在书架间转圈:

    “我哥最近老盯着我,不许我出去玩,每天就是训练和读书,还要冥想,

    “这些书,噫,地方志和东部行省的风土人情。你什么时候养成这么孤僻的爱好了?”

    你不也来这片书架了吗?格里菲斯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要去一次瑞文,一周时间,”格里菲斯简单说道,立刻意识到这样不好,马上补充了一句,“很快就回来。”

    “又出门!你才回来几天?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精灵小姐的尖耳朵竖了起来,她抱着自己的书本小声对身边的格里菲斯抱怨道:

    “这里是高等魔法学院哎!正统的路线难道不应该是在学问上有所研究和建树,把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吗?怎么就知道打打杀杀的!

    “就算是非魔法科的学生,也应该在研究学习四五年以后靠着专业知识、学术论文和研究成果向高级军官、考古学者、炼金士或者工程师路径成长深造才对。

    “作为学术机构,却那么强调战斗力,动不动就派出去执行任务,参加野营,到处打架,还偏偏哪里危险去哪里!据说下个学年还要在学习的殿堂里摆起擂台让大家互殴,胜利者奖励魔药辅助晋升,竟然还起名年级大比什么的,简直斯文扫地!”

    格里菲斯微笑着听精灵抱怨。就算是抱怨,好听的声音也和歌声一样悦耳。他甚至希望这抱怨能不要停下来。

    “那么,这次你的任务你也很危险吗?”嘉拉迪雅叹了口气,“谁和你一起去?”

    “还行,不那么危险,有一支超凡者突击队的,我主要是负责情报和参谋工作,”格里菲斯说道,略过了对危险性的评估,“哼哼,我这些课程的成绩那么好,上头应该也能意识到我是一个不错的参谋和后勤军官,不是冲阵的。”

    “你哪次不是被派去冲阵!维罗纳还自己执行中央突破,有点自觉啊!”精灵从他手里抢过任务简报,看了任务概要,又翻到超凡者突击队那一页,“超凡突击队这就定下来了?哎哟哟,怀言者,吓死精灵了。这阵容真豪华,你们不会是要去讨伐邪神吧?窥秘人,追猎者,还有……”

    精灵的手指突然僵硬了。

    格里菲斯一个激灵,猛地意识到哪里不对,急忙瞅了过去。

    嘉拉迪雅的视线正停留在序列6光影之锋艾露莎·瓦尔基里的信息上。

    “她是你以前的中队长吧?”

    “是的。”

    嘉拉迪雅合上记事本,取出一块水晶,很快,晶体绽放光芒,立刻投射出这位超凡者小姐的全身影像。在看到英气逼人的红发女猎手的瞬间,精灵忍不住惊叹道:

    “她,好漂亮啊~”

    “……”

    完了,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觉得大事不好!格里菲斯开始流汗。

    嘉拉迪雅从水晶上收回视线,抬起头,用深邃的目光凝视着格里菲斯。

    “你们好久没见了吧?”

    “大半年。”

    “想她吗?”

    “这什么话!”格里菲斯嚷嚷起来,“她可是我的中队长。”

    “二十三岁。UU看书 www.uukanshu.com二十三岁就可以成为军官和超凡者?”

    “是啊,有啥问题?”格里菲斯嚷嚷道,“我也要成为军官了!对了,嘉拉迪雅,我现在已经是预备突击中队长了!”

    “强大,成熟,美丽的军官姐姐,这毫无问题的年龄差距……”精灵幽幽的说道。

    “慢慢慢慢!”格里菲斯急忙打断她的胡思乱想,“你到底要说什么?她是个很认真负责的指挥官!”

    “啧,竟然还有人妻属性,”嘉拉迪雅仿佛要洞悉他的所有小心思,“你喜欢她吗?”

    “额,没有!哼,怎么可能,”格里菲斯用力挥了挥手,“断无可能。”

    “你这个花心大萝卜!”精灵细细的眉毛快要拧到一起了,“那个叫克丽丝塔的女孩也就算了,军官姐姐也是个大美女啊!你每天不好好读书就想着和别的女人出去。你怎么这样!”

    嘉拉迪雅抱着书,像烧开的水壶一样气呼呼的转头就走,根本不给措手不及的格里菲斯解释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