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章 人生第1次的神秘会议 其1

说好了这些安排,格里菲斯就跟着伯爵走进了校长的会议室。

校长和资深教授们定期都会举办小型的宴会和茶会,邀请各年级的前几名来做客。嘉拉迪雅、索尼娅都在这里得到过很好的招待,亚伦更是晚会的常客。

魔咒课程几乎都在及格线上挣扎的修托拉尔可不会被招待,格里菲斯是头一次来这个地方。

他跟着伯爵走过一个个小房间和等候室,望见墙上著名校友的画像和今年的优等生成绩表,想起根本听不懂的中级魔咒理论,心里就是一阵惊慌。

校长应该不会在会议中途考我点什么吧!

伯爵在漂漂亮亮的客厅里拐了个弯,走进一个相当沉闷的大厅。那里的墙壁厚的像城墙一样,没有窗,地上铺着红色的天鹅绒,没有长桌,但是放着十二套高大舒服的靠背椅和小桌。几个不认识的大人物在这里抽雪茄和烟斗,把这里弄得乌烟瘴气。

难怪伯爵要出去透气……格里菲斯知道伯爵夫人特别讨厌烟味,伯爵没有抽烟的习惯。

拉莫尔伯爵指了指墙角的一个小方凳和小桌,那就是格里菲斯等会坐的地方。

夏龙伯爵紧跟着他们的脚步,一蹦一跳的走了进来。他向拉莫尔扬扬下巴,在座椅间转了两圈,大概是忘了自己坐哪。

真是菲欧娜亲爹……格里菲斯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接着又进来了几位,但是侍者不作通报。

为什么不通报姓名,是为了提防我吗?格里菲斯心里想了想。但是不对啊,我不认识他们等会怎么做会议记录。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伙人蓄谋已久,彼此已经非常熟悉了。

泰伯里恩校长和萨洛里安阁下一起从里面的书房走了出来。和他们一起出来的是一位容貌亲切和蔼、举止谦和的老人,他是圣光教会方济格冕下的代理人,科尔瓦伦阁下。如果谁不知道他是代罚者头子,肯定会把他当作慈祥的长者。

满屋子的人纷纷起立,[]向他们致敬。

紧接着,西迪厄斯进来了。现在看来,他是迦南的代理人,来霍蒙沃茨不仅仅是来监督妹妹和教书的。

上位精灵一进屋就看到了格里菲斯,表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那种眼神,就好像你特别讨厌一只野猫,它还每天都在你面前晃悠,盯着你的鱼干喵喵叫你还不能在它下爪子前打死它。

格里菲斯立刻就把头低了下去。

“德·米兰提斯公爵到。”

一个仆人突然走进来通报。

“安静,你这个蠢货,”气概非凡的公爵走了进来,他一个眼神就让所有的侍者退了下去。拉莫尔、夏龙和好几个大人物立刻起立,满脸笑容的向他问好。

格里菲斯想了好一会,才想明白这位米兰提斯大人是南境的守护公。

十二位参会人全部到齐了。威廉·德·拉莫尔伯爵首先介绍:

“我向诸位大人介绍银橡叶骑士鹰帜勋章获得者,格里菲斯预备突击中队长,

“他曾经在东线服役,是呓语森林、奈奥珀利斯和维罗纳三起事件或战斗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他是霍蒙沃茨一年级军事指挥科的第一名,拥有独立完成大队级战斗、情报组织与参谋工作的能力。”

大厅里一片寂静,所有的眼睛都盯着格里菲斯,让他全身发毛。

“噢,伯爵,我们都知道的,”泰伯里恩校长捋着自己的白胡子笑呵呵的说道,“别再夸你的准骑士了。格里菲斯同学只要做好记录就行,下次我举办晚会的时候你可以带一个女孩来参加。”

大家坐定,准备开始。

“我很荣幸的告诉各位大人,第十军团将于明日启程登陆维罗纳。”一个表情很阴狠的男人带着谄媚的笑容说道,“兰瑟尼斯做的很好。”

“闭嘴。”米兰提斯公爵突然喝道。

兰瑟尼斯做的很好?格里菲斯的大脑里划过了一道闪电。

兰瑟尼斯难道是拜耶兰的代言人?我还奇怪呢,自己竟然可以在超凡剑圣手里走几个回合。

这人疯了吗,为什么要说这个?

不对,他是故意让我听到!

拉莫尔伯爵脸色不好的站了起来:“格里菲斯,你先出去,到旁边的会客室等候。”

“谁会遗忘咒?”一个大人物问道。

西迪厄斯紧接着站了起来,抽出一支魔杖,一手抓住格里菲斯拎了出去,临出门以前,他客客气气的转过身来,对在场的大人物说道:“我来帮助准骑士先生忘掉点事情,各位大人先讨论非议题事项吧。”

在场的大人物中又站起一人,抽出魔杖指向刚刚泄露情报的参会者:“我来给他一点教训。”

……

“站好了,试图抵抗只会让你更痛苦,”西迪厄斯用魔杖在他面前比划了一下,“遗忘咒把人弄死或者变成痴呆是常有的事情。”

嘉拉迪雅不会同意的!”格里菲斯惊呼一声。

“管她什么事?”

“如果我遗忘了嘉拉迪雅的事,她会不高兴的!”格里菲斯老老实实的站好回答道。

西迪厄斯哼了一声,举起魔杖,不用吟唱就扔出一个咒语。

“噼咔!”

格里菲斯的面前闪过一道炫目的白光,整个人都晕了。

“还记得么?”超凡巫师问道。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记得什么?”格里菲斯一脸迷茫,像刚睡醒一样。

“兰瑟尼斯的事?”

“他是个超凡剑圣,与我简单交手,摧毁了辛德拉伯爵的军队,”格里菲斯目光呆板的说道,“其他情报不了解。”

西迪厄斯抬起右手,啪啪的在格里菲斯脸上拍了拍:

“表面上看,兰瑟尼斯是一个流浪剑客。但是他真实的身份是直属元老院的军情五处特工,常年游走在各势力之间。了解这个信息的人并不多,泄露信息给你的人想必是想把这个阴谋以传闻的方式扩散出去。

“遇害的超凡巫师维茨莱本是一位维罗纳出生的贵族法师。他的家族在当地有很深的渊源。

“最初的袭击发生后,他可能抱着以旅行小组为诱饵,尽快摧毁当地叛军从而解除拜耶兰方面军事干涉借口的目的开始行动。如果他的计划成功,维罗纳军团的两个大队会和他相互策应,一击破敌。

“但是,他的计划失败了。叛军早就准备了狙击超凡巫师的武器装备。

“来自军情五处的特工已经渗透了维罗纳叛军。他们提供了武器和情报协助,甚至亲自参加战斗,淹没了军团大队,又击溃了北面来的辛德拉伯爵指挥的本地军队。

“维罗纳的局势因此失控。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泄露情报的人可能不想让听命于拉莫尔伯爵的你参与接下来的任务,用了一个不太好的办法。”

格里菲斯听的惊呆了。

西迪厄斯抓住他的衣领,往会议室走去:“行了,有关泄露情报的记忆我给你抹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