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章 发情小野猫

    在格里菲斯之后,菲欧娜、贝尔蒂埃等人,以及拉纳、拉萨尔、米约等所有参战的修托拉尔分别得到了立功嘉奖和战功勋章。其他修托拉尔虽然没有得到银橡叶骑士鹰帜勋章这样高位的嘉奖,但是封君、校方和预备军司令部都对他们勇敢而杰出的表现给予充分肯定和奖励。

    “哎——!”

    眼眸为红蓝双色异瞳的女孩看着庄重而荣耀的授勋和嘉奖仪式,重重的叹了口气,托着下巴看看自己面前刚刚完成的炭笔素描。

    “都怪讨厌的中级魔咒理论课题报告,我都没有出场的机会。”

    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来参加晚宴,但是嘉奖和她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奥菲莉亚,怎么了?”忙着吃东西的米典麦亚问了一句,“心情不好吗?”

    “大家好,我是刚刚登场的新角色~”奥菲莉亚幽怨的嘀嘀咕咕,拿起炭笔给素描画标注题目——

    《奥菲莉亚在霍蒙沃茨》。

    好有意境的名字!米典麦亚满心赞赏的仔细看了看素描。

    “这是?”

    “这是万军瞩目的格里菲斯,威风凛凛的拉纳一伙,像圣女一样美丽光辉的菲欧娜……”

    这是一幅栩栩如生的战斗刻画,拉纳、拉萨尔和米约在与恐怖骑士交战,菲欧娜高举战旗引领大军,格里菲斯在雷光与狂风中带队直冲叛军核心。

    多么让人叹为观止的画作啊!米典麦亚惊叹道。只是……

    “奥菲莉亚你在哪里?”

    “奥菲莉亚在霍蒙沃茨!在重写中级魔咒理论课题报告呀你个呆子!”

    ……

    授勋嘉奖仪式很简短,大人物们飞快的办完了这些事就纷纷告辞。嘉拉迪雅、索尼娅和菲欧娜她们赶快吃了几口晚饭就跟着自己的家长一起离开,看来是有别的活动要参加。

    就连日常巡查的霍蒙沃茨纪律委员都离开了,大厅被留给同学们。

    优雅体面的晚宴一下乱了套,没有教授们和纪律委员管着的同学们开始到处乱窜。几个年级的人乱成一团。

    “伙计们!”奥菲莉亚把裙子拉起来,跳上桌子,“让我们向缪拉表示最诚挚的祝福!”

    “恭喜缪拉!”

    “耶——!”

    长桌边所有人都欢呼起来,甚至连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们也纷纷过来祝贺。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还在飘飘然的格里菲斯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杯淡朗姆酒。

    等一下,我不叫缪拉,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大家没搞错。拉纳抓住缪拉的胳膊,醉醺醺的揉他的脑袋。修托拉尔们举起一脸憨笑的缪拉,把他丢到空中然后一哄而散。

    “恭喜缪拉!”

    米拉和库拉拉拿出一口袋的纸礼花“嘭嘭嘭”的放的到处都是。

    啊喂,主角不是我吗!?格里菲斯用力捏了捏自己,问身边唯一还坐着的诺娜:“缪拉这是怎么了?”

    “啊,什么?”诺娜愣了一下,“噢,是这样,缪拉和伊修斯的妹妹订了婚约。现在不能离校,大家先简单庆祝一下,订婚仪式等暑假回到拜耶兰再办。”

    原来是这样……格里菲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乖巧的在一旁坐好。

    诺娜像石化了一样,不去祝酒也不吃东西,齐肩的黑发低垂,默默看着面前的酒杯发呆。

    “你和缪拉一个中队的是吧?”格里菲斯往嘴里塞了块肉,没话找话的问道。

    “……”

    “这一切发生的真突然,我都没听缪拉说起过。”格里菲斯摸着鼻子说道,修托拉尔小姐还是默默无言。

    大家开始抢夺缪拉婚约者的画像,一张撕坏的飘到了格里菲斯这边。他瞅了一眼,是个非常可人的少女,清纯可爱,但是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

    “这是未成年人啊!还得好几年呢!”格里菲斯大叫一声,“缪拉你个浓眉大眼的,想不到竟然是……”

    “好几年?”诺娜“噌”的抬起头来,认认真真的看着格里菲斯,“可是订婚了不就所有的事都定下了吗?”

    “不不不,诺娜同志,婚约以后会发生什么都不奇怪。你得盯紧缪拉,别让他做傻事。”

    “我,我怎么能?我怎么能干涉他的私事。”

    啧,有些人呐,明明心里想的不得了,偏偏还要给自己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才行动。格里菲斯看看诺娜犹豫的眼神,哼哼的笑了两声。

    “诺娜诺娜,”格里菲斯开始给她打气,“在这几年的时间里,缪拉还要追求晋升和学业,经历战斗和成长,难道我们能保证他一帆风顺或者一成不变吗?”

    “恩,好像是不能。”

    “这可是缪拉,是你朝夕相处的好朋友!他可能突然发现婚约者不适合自己,或者婚约者那边觉得不合适,几年后的事情谁说得准。缪拉这人,你知道的,万一他受到了伤害,消沉了怎么办?得有人关心他,照顾他!”格里菲斯给诺娜的肩膀重重来了一下,“作为他真正的朋友,难道你能坐视不管吗?”

    “不能!”诺娜重重点点头,“你说的对!我不能放着这个笨蛋不管!”

    “可不是嘛。”

    看到诺娜精神好了起来,格里菲斯又开始思考。他将视线投向人群,看到伊修斯正站在一边,带着浅浅的微笑看着缪拉和大家胡闹。

    根据大家的说法,伊修斯在贝特庄园和少年兵达成了某种协议,具体内容无人知晓。

    从外形上看,伊修斯戴上了银假面,他的表情被深深隐藏,说话和处事变得更老练了。他本来就很聪明,但是突然间气质成熟了许多。

    他是不可思议的奇妙屋事件的嫌疑人。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格里菲斯基本排除了索尼娅、菲欧娜、拉纳和缪拉的嫌疑,他们没有任何异样,不可能产生那样邪恶的意念。那一天大家所感觉到的邪恶,不是来自于封印物沟通的灵界就是来自伊修斯,抑或是两者的结合。

    只不过,截至目前,伊修斯还没有对大家带来实质的危险,如果没有他的出手,那些变异的少年兵很可能给格里菲斯的部队造成重大伤亡,甚至截断贝特河的航运。

    伊修斯突然安排的婚约意味着缪拉对他有着重要的意义,接下来一定会有所行动。那么,就先让诺娜盯着吧,她有充分的动力关注缪拉的行动,从而察觉伊修斯的线索。

    ……

    “您给我找了个笨蛋,”拉莫尔伯爵在霍蒙沃茨为他安排的办公室里抱怨道,“他是有点才能,但是怎么敢觊觎执政官的女儿?他没有听说过那些恐怖的传说吗?迦南已经开始动手要弄死他了。

    “也不知道授予银橡叶骑士鹰帜勋章能不能让那些犯魔瘾的生物有所顾忌。”

    海因茨教授毫不客气的反击道:“不是我安排的,是伊露瓦什的神谕,事先谁也不知道,您找祂抱怨啊!

    “这个世界错乱了,您难道想独善其身吗?格里菲斯和小精灵的相遇八成是某些存在安排好的,您一定看出来他们的性格和经历恰好互补,在神秘学意义上,只要时间和地点恰当,谁能阻挡的了呢?

    “进一步说,这难道是坏事?

    “而且谁没年轻过?您当年还不是和修女、军官小姐……”

    “停!”拉莫尔伯爵立刻打断了他,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低声说,“另外军官小姐是谣言。”

    教授含着笑,看着已经在和漂亮浓密的金发做最后道别的伯爵:“您别扯谎,我可是看着您从士官学校毕业一步步成为伯爵的。”

    伯爵用罕见的表情挠着头,可能想再拔几根头发下来加速历史的进程:

    “太年轻的时候遇见挚爱不是好事,尤其是你除了年轻一无所有。这个道理现在人人都懂,但又如何呢?能彻头彻尾的爱上谁的年纪,也不过就那几年。”

    “恩。”教授点点头。

    两人一起沉默了一会,教授想起了一件事:“今年秋天的时候,我觉得可以考虑给格里菲斯独立指挥一支小部队的权力,就是我之前和您说的那支部队,他会是个不错的指挥官,日常事务可以由士官负责。这事我们要尽早安排,接下来的会议就让格里菲斯做书记官吧,大家都怕泄密,其他人也不合适。”

    “
不,不好。他秋天才二年级,还有学业,”伯爵揉着脸说道,“我得再想想,谁知道他会不会做点傻事。”

    “啧~其实我不是在和您商量。格里菲斯在情报、指挥、参谋和后勤领域都有潜力,有点蠢但是很可靠,是我理想的新型试验部队的指挥官。如果您不同意,我就给伯爵夫人写信。”

    “您给爱莲娜写信能解决什么问题?”伯爵惊奇的问道。

    教授晃着脑袋,像背书一样说道:“某年某月某日,伯爵对我说,太年轻的时候遇见挚爱不是好事,尤其是你除了年轻一无所有……”

    ……

    海因茨教授从伯爵的办公室告辞出来,哼着小曲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换上严肃的表情,摇了摇铃铛。

    很快,早就接到通知的格里菲斯就从等候室过来,恭恭敬敬的向过去的士官学校校长,今天的教授行礼。

    “汇报给我听,不要放过细节。”教授说道。

    格里菲斯用极快的语速报告了奈奥珀利斯事件和维罗纳战事细节,就连伊洛蒂悲剧的最后阶段也没有隐瞒,仅仅是未提骨戒的事。

    教授不时打断他,提问或者纠正一两处不清楚的表述。

    “一种掩护,非常明显的掩护,”海因茨点评道,“你所经历的事件大都只是更深层阴谋的掩护,有些比较隐晦,但也有一些非常粗劣,春分号事件就是粗劣的那个。无论是否被识破,幕后的主使都会下意识地使用这种障眼法,你也要用心领会。”

    海因茨·威廉旗队长已经晋升为禁卫军和突击骑兵系统的地区指挥,这是一个军衔名,相当于普通部队准将的军衔。虽然他不是超凡者,但霍蒙沃茨依然邀请他讲授军事指挥科的专业课和密涅瓦院的军政与战略课程,把甲骑集中突击和先锋火力组学说在未来的统治者当中普及开来。

    现在他也是大人物了,在霍蒙沃茨有一间很大的办公室和一群仆人,带着聪明人特有的骄傲和长者的智慧点评道:

    “仅仅把奈奥珀利斯的事件拿出来看,

    “被启动的始祖的召唤激活了危险的非凡特性,甚至是古老的存在。一旦复苏,它们就要吞噬生命和灵能为自己补充能量。

    “议会的人总是想回避一个事实,那就是凡人也是可以被当作能量来源的。那些古老的存在有的是办法榨取一个城市的居民的活力。议员们明明就在用另一种方式榨取,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亡语邪教团在奈奥珀利斯没有成功,一定还会再次行动。

    “至于你说的那个很早以前牺牲大家却没有记忆的小丫头,叫什么来着,克丽丝塔,恩,如果不是因为你像野猫一样春心萌动产生的幻想,那答案很简单。有一些强大的存在抹消了有关她的记忆,可以经由封印物或某些魔咒做到,然后物理上毁灭了一些文档。

    “而你,可能因为离开前线的时间比较早,不像其他人那样被抹了干净。如果那些存在发现有你这么一个疏漏,迟早会想方设法害死你。

    “我只是提出一些假设,你可别把我的话当作唯一的真相。要知道,你这个管不住自己的发情小野猫竟然敢和迦南执政官的千金纠缠不休,难道你觉得自己还能娶她不成?别低头,你这个小混蛋有一万个理由被弄死,能活到现在也算你有几分本事。”

    格里菲斯一句话都不敢反驳,唯唯诺诺支支吾吾。

    “我说到哪里了?”

    “抹除克丽丝塔存在。”

    “恩,抹除她的存在,”海因茨老师笑了起来,“你和你身边的人都是一群笨蛋,要是我发现自己的初恋……”

    “我和她不是这种关系!”

    “闭嘴!要是我知道我的战友被抹了存在,而且她还是圣光教会的修女,我用脚趾也能猜到是谁干的。”

    “邪教徒,圣光的敌人?”格里菲斯问道。

    “是吗?诸神在,金币在上,为什么我的学生都是笨蛋,”地区指挥幽幽地笑道,“是吗?记住,小笨蛋,去那些能够从罪行中获利的人里面寻找罪犯。去事件的源头寻找利益的流动。”

    他从文件里取出一份档案丢了过来:“你很快会被部署一个任务,表面上会征询你的意见,其实你不想去也不行。你抓紧时间做点准备。现在看,看完还给我。

    “瑞文,你那个小初恋的户籍地,我知道我知道,你那个小战友的户籍地。之前在奈奥珀利斯岛作乱的邪教徒残余据说正在各地布置邪恶的计划,其中之一就是瑞文,官方的多个非凡者小队,甚至强大的超凡者突击队已经在暗中集结。

    “你也去。我知道危险,但是神秘世界想出人头地哪有不危险的。再说,你多半躲也躲不掉。”

    “是,老师。”格里菲斯高声领命。

    “要用脑子,用脑子啊!别每天就想着女孩女孩的,你这个发情野猫!执行任务以前去图书馆了解一下瑞文的地理和教会情况,然后仔细研究任务有关的情报,不懂的就来问我,”海因茨骂道,像拳击手一样挥舞着拳头,“你在维罗纳的战斗打的不错,这才是指挥官该有的样子,要用脑子和双手,机动,突破!发挥你的优势攻打他们的软肋,给敌人压力,不停的施压,让他们应接不暇,让他们没有时间采取计划中的步骤,逼他们犯错,然后抓住节点全力一击!

    “奈奥珀利斯和瑞文的线索交汇了,如果这只是巧合,我就把这一桌的报告吃掉。滚吧!”

    “是,老师,告退。”看完了文档的格里菲斯立刻退下。

    他的老师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在桌子后面朝着已经要逃出门的学生嚷嚷:“你已经和精灵纠缠不清了,那就好好服务索尼娅小姐,别对她有什么企图,否则伯爵一定砍了你的脑袋!

    “砍了你的脑袋!”

    ……

    返回霍蒙沃茨的第二天一整天都是怪事。

    自从格里菲斯有了领子上这枚银橡叶骑士鹰帜勋章,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一切好像都变得不一样了。那个让他颇为忌惮的亚伦向他投来审视的视线,不知道在想什么。

    密涅瓦院原本和他没有任何交集的贵族少女们竟然会笨手笨脚的把水杯打翻在他身上,或者一不小心和他在无人的角落里相遇。然后,自然而然的聊上两句,女孩们带着甜美的笑容按礼仪约他改天一起喝下午茶或者讨论课题。

    格里菲斯紧张的要命,生怕嘉拉迪雅看到,但是又不知道怎么拒绝小姐们的邀请。更惊人的是,他都回到霍蒙沃茨了,精灵小姐竟然像不认识他一样,一句话都不和他说。

    到了晚上,格里菲斯实在忍不住了,就在晚自习休息的时候去走廊上堵她。

    嘉拉迪雅迎面朝他走过来,就跟没看见一样,像个精灵一样趾高气昂的走了过去。

    “嘉拉迪雅。”格里菲斯轻轻唤了一声。

    没等他采取行动,精灵小姐“嗖”的一声冲了出去,跳进转角的楼梯跑没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