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章 甲骑兵在前进

    “通过尘晶驱动以后,帕里斯-斯科尔茨构型就会形成光系能量输出,输出功率的变动率是这个公式。”

    西迪厄斯在黑板上刷刷刷的写着,大大的阶梯教室里,所有人都在噼里啪啦的记笔记。

    “尘晶的属性、用量和配比都是这个模型的重要变量,我们来跑一下函数,”西迪厄斯直接在教室里开始测试,“大家看,特维尔模型在光属性尘晶的作用下出现了我们上节课讲的反应,维系衍射的效果呈现出复杂的函数形态……”

    听不懂,说人话啊……

    格里菲斯脸色苍白。维系衍射是什么?教过吗?特维尔模型在书上第几页?

    维罗纳战斗英雄,军事指挥科的格里菲斯在中级魔咒理论课上一头雾水。这门开给密涅瓦的魔法科学生的专业课强制修托拉尔也要参加,还要考试,计入期末成绩。

    格里菲斯什么也听不懂,什么也看不懂!和所有的修托拉尔一样一脸绝望的看着西迪厄斯教授。

    嘉拉迪雅,救救我!嘿,她的背影真好看……

    返回霍蒙沃茨就是满满当当的一整天课。嘉拉迪雅认认真真的坐在他的前面听课,讲台上就是他的哥哥西迪厄斯。

    超凡精灵巫师温柔而迷人的目光让贵族和法师家庭出生的女孩子们各个如痴如醉。但是,总有那么一会,他的双眸会被嫌弃、挑剔的苛刻目光充斥,然后带着满满的厌恶挪开。

    格里菲斯有好几次想和坐在前排的嘉拉迪雅小声说句话,或者传个纸条给她。每当他开始捣鼓这个小心思,西迪厄斯不善的目光就笼罩过来,让格里菲斯感觉他随时会用一道闪电劈死自己。

    索尼娅好像有什么事,请了一整天的假。她本来是会在课间给格里菲斯讲解一下的。

    终于坚持到下课了,嘉拉迪雅抱着课本去找哥哥问问题,后面跟着一大群女孩子。

    格里菲斯拖着沉重的脚步往餐厅走,为期中考试赶到深深的绝望。

    我可能要得零分了……索尼娅肯定会抓我熬夜补习。

    吃午饭的时间格里菲斯收到了一份家里的加密来信。

    “我可爱的弟弟哟,

    “恭喜你打了一个大胜仗。我们看到了布洛涅战役的战报,父亲难得的在晚饭时点评了两句,妈妈和萨雅都很高兴,让我写信问你什么时候有空回新家来。

    “我们为伊洛蒂进行了祈祷。父亲让我叮嘱你凡事三思而行,在适当的时候,会有人手前来协助你。

    “切勿鲁莽行事。

    “我们在南方最大的城市卡洛伦住下了,随信附上新地址。

    “来到南方以后,我渐渐发现,父亲的谋算超出我们的想象。如果有什么杂碎认为我们是软弱无力的下位骑士家族,因此胆敢伤害我们亲人,我们一定要让他付出最惨痛的代价,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哪怕是祂。

    “采取重要行动或者遭遇重大危险时立刻通过回音枢纽的通信功能联系我们。小事就自己扛吧。

    “根据小道消息,上头可能会提升父亲的头衔成为上级骑士,也就是大骑士。如果落实,我们就可以在布兰顿的姓氏前面加上‘德’。不知道父亲会不会接受。我觉得接受就接受吧,都来到南方这么偏僻的地方。虽说这和你没啥关系,但是好听总不是坏事。

    “萨雅越来越可爱了,这可不妙,再可爱一点世界就要毁灭了。妈妈决定后年把她送到霍蒙沃茨来,交给你监视,你可得抓紧时间成长才能保护可爱的妹妹。

    “祝好,

    “你无敌的哥哥,希洛弗斯·布兰顿。”

    转封到南方行省的布兰顿骑士终于给他的儿子来信了。虽说这和没有继承权的格里菲斯没啥关系,但他还是非常开心。

    随信送来的还有骑士一家对于奈奥珀利斯事件的一些调查报告。信件进行了加密,他们已经了解了始祖的召唤的一些特质,指出了可能的潜在危险。

    布兰顿骑士夫人在调查记录的末尾提醒自己的儿子,指出了一些可能的变数,再三叮嘱他小心,等到他三年级的时候妹妹会来霍蒙沃茨入学,可别在这之前把自己弄死了。

    调查报告与格里菲斯在伊洛蒂最后的时刻所获得的情报相似。始祖的呼唤可以激活潜伏的非凡特性,将看似平淡无奇的生命变成恐怖的吞噬者。

    布兰顿骑士夫人这样写道:

    “只有那些古老的,已经成为神话的存在才能受到始祖的呼唤的影响,从长眠和封印中苏醒。一旦醒来,非凡特性的宿主就会疯狂的吸收外界的灵能和生命活力,展现出它在古老神话中的恐怖姿态。

    “伊洛蒂身上所潜伏的那种介于植物和动物之间的怪物隐约存在于南方大陆古老的神话。在卡洛伦河的上游,遥远的沙漠和绿洲深处隐藏着一座高原。那里有疯狂而古老的传说,某些巨魔氏族崇拜着阶梯上宛若植物的疯狂化身。

    “它的存在太过古老,真相隐藏在无数的谎言和谬误之中。我会小心求证。格里菲斯,你千万不要主动追寻这个秘密。”

    ……

    到了晚饭的时候,校园里的气氛突然变得不一样起来。

    格里菲斯穿着双排扣蓝底红领的骑兵制服款式的外套和黑色长裤、长靴,腰间佩戴长剑,穿过长长的回廊往大厅走去,准备吃晚饭。根据修改后的校规,修托拉尔可以随身携带佩剑,但是除非特殊情况依然不能披甲。

    他想找嘉拉迪雅说说话,明明只有几天没有见面,但就是特别想她,特别想。

    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怪怪的。

    几个贵族出生的漂亮女孩从他的身边走过。平时她们都和格里菲斯保持着社交距离,今天却大胆的瞟了他一眼,眼神中还带着审视和评价的味道。

    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格里菲斯立刻意识到又出现了自己还不了解的某种状况。他下意识的就开始启动骨戒,准备逃回宿舍,披甲迎敌。

    但是,好像又不是这么回事。远远的霍蒙沃茨大厅正在布置彩饰和纹章,只有节庆日子才会这样。

    他疑惑的左右看看,小声的问自己的伙计们。

    “拉纳,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拉纳在乐呵呵的和菲欧娜聊天。两个人都没有听到他的问话。

    “缪拉,你听说什么了吗?”

    缪拉正拿着一张画像傻笑,不理他。一旁的诺娜瞥了一眼,无奈又失落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这是?大家开始过节了吗?

    这个时候,库拉拉走了过来。刚刚从伤势愈合的女孩子穿着修身的漂亮裙子,妆容精致,一点不像修托拉尔。

    “库拉拉。”

    “嘿,怎么?”银白色长发的女孩立刻凑了上来。

    “发生了什么事?”

    “噫,你还不知道?”库拉拉惊疑的看了他一眼,“是这样的,你有未婚妻了吗?”

    “没,为什么问这个?”

    “要不要考虑考虑我!”库拉拉忽闪着大眼睛给了一个惊人的提意。

    “哈——?”格里菲斯惊恐的向后仰去,生怕嘉拉迪雅在哪个角落里听到这话。

    诺娜快走过来,一把抓走了扮鬼脸的库拉拉,还转头对格里菲斯说了一句:

    “快整理一下衣服和头发。”

    喂!你们能不要每个人说话都只说半截行吗!

    格里菲斯紧张起来,虽然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也意识到马上要出现的事件和自己有关。

    嘉拉迪雅直到现在也没有出现,她对吃饭这事一向都可积极了。

    索尼娅远远的看到了格里菲斯,立刻向他走来。自从酸奶和膝枕那事之后,她一直躲着格里菲斯,这会却是直奔过来。

    她穿着漂亮的礼服,不是舞会上诱惑的长裙,而是出席正式场合的裙装,带着一个随身的小手包。

    她一把抓住格里菲斯,带着他进了霍蒙沃茨大厅旁的一个房间。

    这里是梳妆室,表演节目的女孩们经常使用这里。

    难道等会的晚饭时间要我上去唱歌吗?跳舞吗?我不会啊!

    “索尼娅,发生了什么事?”

    “先把脸擦一擦,”索尼娅不理他,而是递了一条热毛巾过来,然后娴熟的打开化妆小包,双手扶着格里菲斯的脸端详起来。

    她好像有一点生气和郁闷,但是总的来说态度还可以。在人家腿上乱动这事确实是格里菲斯太失礼了。

    “等一会你按照侍者的吩咐做就可以了,可以行军礼,不用发言,”索尼娅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严肃而困惑的左看看右看看,“男士的妆容我不太懂,总而言之突出阴影和轮廓就没错吧。”

    格里菲斯正要说话,索尼娅已经拿出粉底往他的脸上拍。

    她垫着脚尖,细心的修饰格里菲斯的眉毛,软软的小手在坚毅的脸庞上滑过,让人心里痒痒的。

    由于格里菲斯比自己高很多,索尼娅只能扶着他的肩膀进行辛苦的工作。过了一会她才意识到旁边有把椅子,急忙按着格里菲斯坐下,让自己喘口气。

    “你的脸色是不是比刚来拜耶兰的时候苍白了一些?”索尼娅自言自语,“血族的特性残余看来还是有影响,我给你抹一点腮红吧。”

    “……”

    格里菲斯能说什么好呢,他又不懂化妆,只能笔挺的坐着,目不斜视的直视前方以免打扰了索尼娅。

    女孩身上的气味真好闻啊……

    宛如春日的淡淡芳香钻入鼻腔。索尼娅弯着腰,细心的给他打上粉底和底霜,在鼻梁和眼角修饰阴影。

    格里菲斯的目光情不自禁的停留在她的衣领间,望见了白皙的脖颈、精致的锁骨和若影若现的幽深弧线。

    索尼娅毫无察觉。
就像往常一样,她非常投入、认真的在做眼前的事,若是出现在男人身上可能会让人觉得有些古板,但是配上美貌的少女容颜和灵动的眼眸那就是可爱的不得了了。

    会是个好妻子啊……格里菲斯的脑海里涌起一个念头。

    “索尼娅!”菲欧娜突然推门进来,“你再不出来我都要以为你们私奔了。”

    ……

    拉莫尔伯爵、夏龙伯爵、泰伯里恩校长、萨洛里安阁下、教务长玛丽安女士、海因茨教授、埃里希教授,还有好几个不认识的大人物正站在大厅中央,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注视着从侧门出来的格里菲斯和索尼娅。就连西迪厄斯都在,他身边的嘉拉迪雅身着盛装,一脸不自在的看着他们。

    格里菲斯被这规格吓了一跳。

    伯爵你该不会要把女儿嫁给我吧!使不得啊!

    不等他的胡思乱想有个结果,索尼娅就退到了一边去,带着微笑注视他。

    神情倨傲的侍者朗声说道:

    “修托拉尔,列队上前,向你们的统帅献上旗帜。”

    格里菲斯立刻明白了。

    侍者们把早已准备好的兰斯的军旗交给他,引领他来到红毯上。拉纳、拉萨尔、米约等人各自带着缴获的叛军部队旗帜跟在他的身后。

    一声接着一声的礼炮鸣响,绚烂的烟花从大厅的落地窗外飞过,在空中绽放。

    这是盛大的节日,在激昂的旋律声中,修托拉尔们神情庄重手持旗帜正步上前。

    “格里菲斯·布兰顿,缴获叛军首领兰斯军旗!”

    “拉纳·让,缴获叛军重步兵II中队,IV中队队旗!”

    十位参战的修托拉尔一个接着一个,霍蒙沃茨大厅里无数目光的注视下,将缴获的军旗掷到主席台下。

    他们每抛下一面军旗,鼓手就用急促的节奏敲打,然后转为舒缓明快的鼓点,等待下面军旗被掷下,如此循环。

    军旗之后是叛军首领和精英单位使用的武器甲杖。格里菲斯他们返身接过准备好的战利品,再次呈现给他们的统帅。

    兰斯的主力几乎被全歼,缴获的军旗和仪仗在主席台前堆的像小山一样。

    全场的高潮是缴获的兰斯的武器和重甲。斑斑血迹尚未擦拭,被投枪贯穿的巨大创口历历在目。

    盔甲被修托拉尔们抬着走过大厅,胆大的同学甚至伸出手去摸了摸冰凉的铠甲,然后立刻被残留的杀意惊的缩回手去。

    “让我们向布洛涅-普拉琴战役中英勇战斗的勇士们致敬!胜利万岁!国王和睿智的元老院万岁!”泰伯里恩校长举起酒杯,高声呼道,“Vive la !”

    “Vive la !”

    全场欢声雷动,全体教授、来宾和四个年级的学生全都站了起来。他们高呼口号,向国王和睿智的元老院致敬,欢呼声几乎要掀掉霍蒙沃茨大厅的屋顶。

    索尼娅在台下朝着格里菲斯拼命挥手,高呼他的名字。

    威廉·德·拉莫尔伯爵向前两步,向列队在台前的修托拉尔说道:

    “格里菲斯·布兰顿见习骑士,上前来。

    “鉴于你在布洛涅-普拉琴战役中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坚忍不拔的毅力、高尚的信仰和过人的智慧,以及重大战功表现,我们决定授予你银橡叶骑士鹰帜勋章。”

    什么勋章?格里菲斯以为自己听错了。我的是白银鹰帜章,而且不用这么多人参加授勋啊!

    “Ob's stuermt oder schneit(无论是狂风还是暴雪),

    “Ob die Sonne uns lacht(或者烈日当空),”

    拉纳和拉萨尔放开嗓子,开始高唱《甲骑兵在前进》,他们一边唱一边用沉重的靴子跺脚。

    “Der Tag gluehend heiss(无论是炎热的白昼),

    “Oder eiskalt die Nacht(还是冰冷的黑夜),

    “Bestaubt sind die Gesichter(即使沙尘扑面滚滚来),

    “Doch froh ist unser Sinn(我们心情依然愉快),

    “Ist unser Sinn(依然愉快)!”

    四个年级的所有修托拉尔都站起身来,用摄人心魄的节奏高唱。他们沉重的靴子在地上发出雷鸣般的回响,发出地动山摇的共鸣和颤抖。

    格里菲斯在暴风雨般的掌声和欢呼声中走上主席台,所有的大人物们都看着他,台下的索尼娅像四月的春花一样绽放开甜美的笑容,向他拼命挥手。就连最不喜欢格里菲斯的洛尔萨斯教授也勉为其难的坐在座位上抬了抬眼皮。

    侍从们将银橡叶骑士鹰帜勋章呈放在红色的天鹅绒上,带着无比端庄高雅的仪态送到德·拉莫尔伯爵手边。

    伯爵亲手将勋章挂在他的领口。

    “格里菲斯!”

    “格里菲斯!”

    “格里菲斯!”

    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差点把格里菲斯冲上云霄。

    他被巨大的幸福充满了,现在哪怕是让他单骑冲击一千人的军队,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小小的勋章用白银铸造,鹰帜上的小片银橡叶揉入了稀有的贵金属,赋予其强大的魔法特性。勋章配带方式与格里菲斯系在上衣衣扣上的铁鹰勋章不同,必须佩戴在衣领中间,勋章通过一根蓝、白、红三色的缎带系在领口。

    在拜耶兰,要成为一名贵族有三个条件。

    一、非凡序列不得低于序列8;

    二、必须获得一枚银橡叶骑士鹰帜勋章或更高位的荣誉勋章;

    三、经过伯爵以上的贵族册封。

    这项制度还有一个附加传统。颁发银橡叶骑士鹰帜勋章两年之内,格里菲斯的封君就应当册封他为骑士。这一传统有着悠久的历史,主要是为了解决勋章获得者年纪尚小或者封君家族一时难以安排领地和职位而安排的过渡期。

    但是,无论如何,如果拉莫尔伯爵两年之后以各种借口拖延,都会被视为对勋章和整个贵族社会的挑衅和侮辱。

    从此刻起,格里菲斯已经在实际意义上进入了拜耶兰贵族阶层。

    从现在起,他必须醒目的佩戴银橡叶骑士鹰帜勋章,这是他的义务也是权利。所有的非贵族人士必须以阁下或者大人尊称他。

    在古老的时代,成为正式的贵族往往意味着得到一小块领地。古代的贤王们为了避免核心区的国土被大大小小的领地分割的支离破碎,便采用货币的方式向贵族们赎买土地,或者以新行省的大片土地进行置换。

    赎买的方式之一就是年金。国王会根据爵位的高低和土地的产出进行适当的权衡和调整,给予贵族每年一定金额的贵金属货币,这便是最早的年金。

    现在已经不流行封赠土地了。毕竟,要管理庄园就必须离开拜耶兰,离开权力和情报的中心。现在的流行方式是给正式晋升骑士阶级的贵族一笔年金。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下级骑士2000银郎。上级骑士不少于5000银郎,约等于四个见习骑士的年薪,是不用工作就能得到的收入。

    身份的提升还有更大的好处,虽然贵族身份不是成为委任军官的前提条件,但是贵族一定会被任命为军官而不是士官。

    格里菲斯现在至少能攒下来20点功勋值,他可以全部留下来提升军官军衔,而不是继续爬士官的格子。

    主席台上的大人物们依次向新晋的贵族候选人格里菲斯表示祝贺。泰伯里恩校长还特地补充了一句,他和蔼可亲就像是个老学究:

    “勋章本身是附魔物品,每隔5分钟可以生成并维持一层持续5分钟的防御护盾,持续抵挡物理和魔法攻击直至破碎,护盾不容易被血气干扰,对于黑魔法拥有更高的抗性,甚至能给你带来好运和祝福。

    “继续努力,小伙子。”

    格里菲斯原以为维罗纳的战斗会给自己带来功勋值、银郎和非凡物品的奖励,没想到竟然是一枚如此珍贵的高位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