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9章 修托拉尔倾力1战——我们喜欢洋葱,油炸的洋葱,好吃的洋葱!

    1444年3月23日,早6:00,全军都被唤醒。泛滥了几天的河水已经大部分消退,留下河岸边泥泞的大地和一片片泥沼。

    经过22日一天的集结和调整,聚集在菲欧娜身边的军队还完全没有做好战斗准备。

    尽管如此,大家也没有更多的时间犹豫了。扬博尔镇许多居民都接到了通知,要给士兵们准备三顿饭的面包和汤,早餐必须在7:30以前送到贝特河东岸的渡口。

    “要确保每个人都要吃到油炸洋葱,这是命令!”菲欧娜在一整天的作战开始前,提了一个严肃又可爱的要求。

    军队的状态并不好,许多准备工作也没有做完。格里菲斯在出发前惊恐的发现有些民兵竟然还不知道自己的中队。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早饭吃油炸洋葱这事还是被执行了。镇上的官员们飞快的准备了洋葱,巴不得快点把大小姐送走。

    由不同城镇的城防军和民兵组成的菲欧娜战斗群离开营地,在修托拉尔的带领下沿着预先设定的道路向渡河点前进。米拉已经带人在沿途的村庄和到路边插下小旗,标识通往岸边的路线。

    紧跟着担任先导的米拉的部队,格里菲斯、拉萨尔、米约、热拉尔、雷耶和华伦海顿的六个中队以及工程兵先后出发。他们沿着早就规划好的三条道路前进,行动十分准确,既没有迷路也没有堵住道路。

    早7:30。

    除了已经集合在西岸布洛涅渡口的一部分城防军,各个中队先后抵挡东岸的渡口,开始分批上船渡河,剩下的人就地吃早饭。

    刚刚出锅的油炸洋葱圈装进大锅,直接由厨师分到每个人的手里。零食一样的小食品金灿灿的非常漂亮,还有点烫手,而且香气扑鼻。

    格里菲斯拿到了两片还热乎的油炸洋葱。他嚼了一口,酥酥脆脆的,还带着一点嫩嫩的甜味,完全没有平时吃的洋葱那股味道。

    还不错嘛……好几天没有吃到甜食,连糖都没有的格里菲斯心情大好,两口就把洋葱圈吃了,然后盯着拉萨尔手里的那一块。

    “很好吃啊!”凶悍的骠骑兵察觉到同伴的目光,一口就把洋葱吞了下去,嘴巴鼓鼓囊囊的说道,“这应该是夏龙家族的传统,说不定还有神秘学的意义。”

    由于船只数量有限,每次可以运送的兵力仅有两个中队。

    格里菲斯和拉萨尔的中队是这次战役的尖兵,他们首批登上平底船,向着河对岸划去。

    刚一抵达对岸,两位见习骑士就跳了下来整顿已经抵达的城防军,他们的中队紧随其后,在布洛涅渡口的西面展开队形。

    聚集在渡口西面的叛军很快就发现了新来的中队和远处集结的大股兵力,发出一阵阵惊慌的喊叫声,好些信使和士兵飞快的向着西面的大营奔去。

    已经没有什么好隐藏的了。

    很快,叛军在附近的全部主力就会被集中起来,从西面和南面向渡口包抄。谁的速度快,谁就能取得战术优势。

    米约、热拉尔、雷耶、米拉和华伦海顿的中队一批接着一批渡过贝特河。

    3月23日上午9:30,菲欧娜也到了河对岸。塞纳蒙还在千辛万苦的试图把弩炮运上船,但是大家决定不等他了。

    灰蒙蒙的天空下,寂静的泛滥平原如潜伏的巨兽,它刚刚从睡梦中苏醒,感到很口渴,需要饱饮鲜血才能解渴。

    中路的叛军已经出动了。他们在贝特庄园附近的营地外集合,在洪水消退的荒地上呈现出灰暗而凌乱的阵线。

    以拉萨尔指挥并且得到惩戒营加强的第一中队为首,七个中队的1200名士兵已经全部就位。其中四个展开成前后三排的横队部署在左右两翼,最左边的米约中队和华伦海顿中队警戒着贝特河边,那里将是叛军右翼,也就是兰斯率领的主力会出现的方向。

    城防军和民兵们穿着破烂的鞋子和衣服,只有长枪、短枪和木制的盾牌,甚至有不少民兵用开锋的锄头武装,或是拿着把石块和皮索绑到棍子上制成的简陋锤子。

    菲欧娜来到军队的前方,在众军注视下展开双剑与玫瑰的旗帜,向前挥舞。这是旧镇的同学们特地给她送来的。

    在华美的旗帜下,士兵们走向人生的第一场大战。他们紧挨着排成长长的队列,有的满脸恐惧和紧张,有些则是兴奋和激动,注视着队伍前方威风凛凛的见习骑士,梦想像故事里一样见证奇景,得到爱情、财富和荣耀。

    帕休的手脚僵硬,像故事里的木偶人一样同手同脚的前进着。他在护卫菲欧娜的一个小队里,走在整个战列的最中间,美貌的金发少女举着旗帜走在前面,格里菲斯和拉萨尔的中队将他们夹在中间。

    围困在贝特庄园外围的叛军出现在视线远处,他们高举着鲜艳的红色旗帜,仿佛灰土地上盛开的玫瑰。

    地平线上,双方都只能隐约望见对方模糊的轮廓。他们共同发出沉重的喘息声,开始缓缓向前。

    沉重的脚步声像冰雹一样纷乱而密集。

    格里菲斯回头看了一眼紧跟在身后,以三列纵队前进的中队。浓重的忧虑和紧张几乎化成实体,像幽魂般徘徊在中队头顶。

    拉萨尔的部队情况也差不多。他的城防军紧张而机械,军团兵又像是敲断了脊梁的死狗,拖着残废的后腿勉强跟上。

    在战线的最南端,坚定的米约守住了战线的左翼。他的身边掩护的部队,如果兰斯突然出现在战场上,他和他的中队会在一瞬间遭遇灭顶之灾。

    但是,他看都不看可能隐藏着数千叛军的左侧荒地,高举长戟直指前方,正步向前。

    大军在前进。

    是我,还是拉萨尔?格里菲斯开始酝酿情绪。

    距离战斗还有一些时间,但是僵硬的队列已经开始断裂。

    从未参加过会战的城防军和民兵们走出不到七十步,队伍已经因为紧张、泥水、矮丘和岩石变得碎裂。

    原本是被左右的同伴包裹的士兵们突然发现身边没有了战友,不由自主的开始放慢脚步,加速了队伍的瓦解。

    所有的修托拉尔都没有担任过军官。他们是完美的士官,非凡的勇士,甚至能解决后勤、情报和参谋工作遇到的许多问题。但是,没有一个人曾经指挥过大军,以无与伦比的气势和感召力担任旗帜,指引前进的方向。

    然而,现在必须得有人站出来进行战前动员和统帅。

    格里菲斯意识到大家疏忽了这个事。若是老兵倒也可有可无,但是对于毫无经验的城防军和民兵,士气和勇气的重要性无可替代。

    拉萨尔将视线投了过来。他也意识到了同样的问题。

    两人几乎是同时往前走了几步,同时举起长戟。

    整支军队被这个信号吸引。修托拉尔们纷纷压住了队伍的脚步,等待中军的信号。

    就在这个时候,菲欧娜突然冲了出去……

    她举着旗帜跳上了一块大石头。全军都看到了她晨曦般的及腰金发,线条迷人的银色胸甲,还有那在裙甲下摇曳的蓝色衬裙。

    她挥舞双剑与玫瑰的旗帜,如精灵般在岩石上舞动。

    军旗随着她修长的手臂翻滚旋转,画出让人目眩的炫彩,战场上开始激荡猎猎阵风。厚重的阴云在狂风下四散,金色的阳光披洒在她的长发和肩头,军旗被染上了纯金般的神圣光芒。

    全军都惊呆了,屏气静气的立在原地。

    军旗在疾风中招展。空中一开始只是呼啸的风声,渐渐变成宛若号角般的悠长回响。笼罩在菲欧娜身上的光芒像绽放的玫瑰一般,将柔和的光晕洒向矗立的军队。

    格里菲斯突然发现压抑、紧张和忧愁被一扫而空,莫名的觉得自己一定会交上好运,身体也变得轻盈起来。

    神情凝重紧张的城防军竟然一个一个咧嘴笑了起来。他们仿佛受到了来自遥远存在的关注,得到了欢喜的祝福。

    荒野的景致随之一变。阴霾已经消散,泥泞也不再碍脚,挡路的矮丘和断木、岩石都像是郊游的景致。

    军鼓奏起欢快的节奏。鼓手们不知道自己在演奏什么,但是那迷人的轻快旋律就在脑中回响。

    菲欧娜跳下岩石,将光芒四射的军旗向前一指。

    全军轰然而动。所有人下意识的排成紧密的阵形,跟随轻快的鼓点前进。

    格里菲斯聆听到了美妙的旋律,隐约还有一句轻轻的话语。

    “拉纳,你的菲欧娜来了。”

    菲欧娜在轻轻哼唱。一开始她还很小声,但是音色和旋律仿佛在所有人心中回响。


    她举起飞扬的战旗,引领全军齐步向前,用美丽的音色唱着一首简单而奇怪的《洋葱之歌》(Chantdel’Oignon):

    “我们喜欢洋葱,油炸的洋葱,好吃的洋葱!

    “我们喜欢洋葱,油炸的洋葱,好吃的洋葱!

    “我们喜欢洋葱,油炸的洋葱,好吃的洋葱!

    “我们喜欢洋葱,油炸的洋葱,好吃的洋葱!

    “同志们前进,我们做先锋。前进,前进,前进!

    “同志们前进,我们做先锋。前进,前进,前进!

    “同志们前进,我们做先锋。前进,前进,前进!

    “同志们前进,我们做先锋。前进,前进,前进!”

    格里菲斯和拉萨尔紧张坏了,生怕走在前面的菲欧娜被伏兵和流失伤到没法向拉纳交代。

    但是,他们很快发现,原本凌乱的进军已经变得井然有序。

    那些毫无经验,不懂军鼓和旗号指引的士兵们像老练的战士一样,自信而有序。

    虽然歌词怪怪的甚至让人有点想笑,但是由美丽的少女唱出来感觉就不一样了。

    注视旗帜并且聆听到明快悦耳的《洋葱之歌》的战士无一不是意气风发而自信。

    他们融入了一个陌生的群体,仿佛是其中密不可分的一员,脚步轻快。他们像最坚定的马克·奥勒琉斯·安东尼警卫旗队的老近卫们一般豪情万丈,勇不可挡。

    一些叛军的哨骑和散兵隐藏在废墟和树林里,惊恐的看着整齐的队伍以惊人的速度和组织向他们的营地逼近,有些人忍不住跳出来想要袭扰这支队伍。

    但是,整齐的队列就像是战列舰从渔船中驶过一样。当战列触及窜来的叛军,那些散兵游勇就像是暖春的白雪般眨眼间溃散消融。

    两个纵队中队和五个横队中队在平原上展开。他们踏过小溪,迈过矮丘,在泥泞和石砾上跟随菲欧娜的军旗迈步向前。

    很快的,所有人都跟着欢快的歌声唱了起来。

    “我们喜欢洋葱,油炸的洋葱,好吃的洋葱!

    “一个油炸的洋葱,好吃的洋葱,将我们变为狮子。

    “同志们前进,我们做先锋。前进,前进,前进!

    “同志们前进,我们做先锋。前进,前进,前进!

    “同志们前进,我们做先锋。前进,前进,前进!

    “同志们前进,我们做先锋。前进,前进,前进!”

    歌声代替了鼓点,各个中队保持着统一的步伐穿过泥泞和洼地。这支训练低下彼此陌生的军队竟然如同像是一个活着的人一样舒展手脚,以惊人的速度完完整整的突然出现在中路叛军的面前。

    叛军都被惊呆了,他们才刚刚从营地里出来,还在乱糟糟的整队和展开。上千人的菲欧娜战斗群的战列竟然整齐的穿越泥泞之地,排山倒海一般压了过来。

    叛军中也有老练的战士,他们根本无法相信上千城防军和民兵的队伍竟然能够维持整齐的战列,用这么快的速度进军。他们第一反应是拜耶兰的军团穿着杂号衣衫来偷袭他们了。

    与兰斯的南部主力包抄官军的计划破产了。

    里德巫师和达鲁诺统帅的叛军中路甚至连最起码的展开都还没有准备好,菲欧娜指挥的援军已经朝着他们的脸扑了上来。他们只能大叫放箭,希望能争取一点布阵的时间。

    在一往无前的灿烂光芒下,菲欧娜挥舞旗帜向前一指:

    “拜耶兰万岁(VivelaByarlant)!”

    早就蓄势待发的格里菲斯和拉萨尔中队以纵队直插叛军核心。他们执行拜耶兰军队的传统——

    遇事不决,中央突破!

    菲欧娜举着军旗冲在最前面,两个修托拉尔拼命的在后面追赶她。

    叛军的弓箭手远远的就看到了旭日般的军旗和闪闪发光的菲欧娜,几乎把所有能射的箭都射了出来。

    格里菲斯感觉漫天的箭雨像是泼水一样倒了下来,急忙举起先锋盾护在菲欧娜的前面。

    他的流光护盾在瞬间被击碎。盾牌上发出夏日骤雨般的密集声响。附近的城防军被射倒了好几个。他一把搂住菲欧娜把她按在地上,生怕她冲进箭雨被射成筛子。

    “我们要进攻!”菲欧娜用拳头打格里菲斯,贴着他的耳朵大喊,差点把耳膜震裂,“让大家看到我的军旗!”

    “说什么!听不见!大声点!”格里菲斯用更大的声音朝她大吼,把菲欧娜吓的愣了一下。圆盾上叮叮咚咚的撞击声连绵不绝,甚至有好几支箭射穿了胫甲,让他的小腿一阵剧痛。

    “拜耶兰万岁!”

    拉萨尔发出更洪亮的吼声。他的双层重甲上插满了箭,像头豪猪一样撞开弓箭手的队形。

    “万岁!”

    他们身后的中队一拥而上,迎头撞破叛军的弓箭手,从他们的脸上踩了过去。

    刚刚射出不到两轮箭的射手队列一片混乱,扭头就跑向自己人的队伍,把掩护他们的刀盾兵和枪兵队列也冲的七零八落。

    拉萨尔用长戟在胸前扫过,密密麻麻的箭杆、箭羽如鹅毛大雪落了一地。他以长戟开道,在人群里狂呼酣战。遭到他冲击的叛军向玩具一样纷纷倒飞出去。

    转眼间叛军就被打出一个缺口,六个中队的城防军撕裂防线,出现在叛军的侧后方。

    “菲欧娜,不要冲锋,在这里竖起军旗!”格里菲斯拉住还要往不知道哪个鬼地方冲锋的菲欧娜,大喊口号: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格里菲斯中队,全体向左转!”

    中队士兵们听令而行,突然就转变成了面对叛军侧翼的横队。

    拉萨尔的中队在这之后也开始旋转,向右展开为横队。

    “打垮他们!”

    在如雷的吼声中,完成了中央突破的两个主力中队开始向着左右两边撕扯叛军的队形。

    米约、雷耶他们的中队一个接着一个加入战斗。叛军乱成一团,遭到来自正面和侧翼的夹击,被打的节节败退。

    “败啦!败啦!”

    好些叛军惊呼道。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后出现了密集的城防军队伍,以为全军都已经被包围。

    恐怖和惊慌迅速扩散。大群叛军丢下旗帜和武器,开始疯狂溃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