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8章 修托拉尔倾力1战 其1

    菲欧娜过来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格里菲斯请她不要过问:

    “在我们东方军团,逃兵和叛徒由士兵委员会审判,军官们不知道,至少不应当知道。”

    “刚才你们说要执行什么?”菲欧娜一时没听懂那个陌生的名词,扬博尔镇的居民和大部分城防军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很快,这个名词就让所有人闻风丧胆。

    参加叛乱的一整个军团兵中队全部被披坚持锐的米约和热拉尔驱赶到中间排成队列。

    杀害友军和平民的人被第一批绞死。

    紧接着,从一数到十,将第十人拉出来绞死。

    威风凛凛的拉萨尔担任军法士官。

    在军鼓声和拉萨尔冷漠的“一、二、三、四……”的点数声中,一个又一个军团兵被拉出队列,拖到绞架边套上绳索。被拖出去绞死的人有的呆若木鸡,有的拼命挣扎,有的瞪着血红的眼睛大喊大叫,但是被士兵一索子套在脖子上就出不了声了。

    他们是凶神恶煞的维罗纳军团士兵,杀死城防军的时候连眼皮都不跳一下。但是,他们被名为恐怖和纪律的巨兽绞住脖颈,像小鸡一样被拎了出来。

    军鼓不紧不慢的敲着,每当一个军团兵的脖子被套上绞索即将拉起来的瞬间,军鼓突然变得骤雨般急促。而当他的挂在绞架上,从挣扎和抽搐中停息下来的时候,军鼓便猛的重敲几下。

    沉寂片刻,军鼓再次不紧不慢的敲打。

    如此往复。

    菲欧娜花容失色的逃进了休息室里。扬博尔镇的居民都被吓的魂飞魄散。有些没有被抽到的军团兵也软瘫在地。

    被格里菲斯和拉萨尔斩杀的军官和士兵被丢进火堆当柴烧。杀害友军和平民的人已经挂在了绞架上,冲天的火焰映照着随风摇晃的尸体。

    军鼓停歇的时候又绞死了十一人。

    没有被处决的军团兵被编为“惩戒营”,专门负责最艰苦最危险的战斗,由拉萨尔亲自统帅。他们的最终命运将在战斗胜利后决定。

    那个名叫华伦海顿的子爵次子默默的看完了全过程,炯炯有神的眼睛反复观察格里菲斯和拉萨尔。

    ……

    “有了这些军队,我们可以对庄园发动一次攻势,彻底解除包围。”格里菲斯像没事人一样说道。

    大家回到了会议室,开始为接下来的战斗进行准备。

    “可以吗?”菲欧娜的眼睛一样闪亮了起来,“我的意思是说,之前你的战术不是想通过左右两翼的反复拉扯打乱他们的攻势拖住叛军,为什么现在又要发动直接进攻了?”

    格里菲斯给大家展开地图:

    “之前不能进攻的原因是叛军的主要战力尚在,从维茨莱本教授遇害的过程来看,他的实力不是我们能够应付的,而且叛军中的维罗纳老兵也很有战斗力。叛军中甚至隐藏着超凡剑圣,稍不注意可能给我们造成重大伤亡。

    “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本不应当发动决定性的进攻。叛军会因为反复的袭扰和小规模失利渐渐丧失战斗力,无法全力对贝特庄园发动强大的攻势。”

    “现在情况已变?”拉萨尔首先问道,“照我看来,辛德拉伯爵的大军只要击败了兰斯的主力,包围也自然瓦解。继续你的左右拳战术也不错,我们甚至可以凭借组织度的优势打垮叛军。”

    格里菲斯将兵牌推上简易的沙盘,给大家指点地形:

    “虽然我们的援军主力即将赶到,但是仍然有两个重大的问题。

    “其一,维罗纳领主们的军队以本地骑士和民兵为主,我观察过他们,了解一些他们的结构,在面对面的战斗中能否战胜叛军,尤其是那些退伍的老兵很成问题。

    “其二,如果伯爵他们在北面集结,威胁叛军左翼的时候的确是强有力的威慑,但是一旦发生交战并且败退,叛军就彻底扫除了威胁,贝特庄园将会遭到灭顶之灾。

    “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我预测辛德拉伯爵将会战败。到了那个时候一切就都来不及了,我们要趁着叛军调动,力量分散的间隙全力一击。”

    菲欧娜不知可否地看了看大家。在场的修托拉尔都没有表达反对的意见,拉萨尔甚至微微点了点头。

    “那就这么办,”菲欧娜其实一分钟都不想多等,“我们召集全军准备,什么时候发起进攻。”

    “我建议定在后天,24日一早,”米约表态道,“今天我们需要掌握各自的中队,预演队形,熟悉行军路线和方案,这已经是最低要求。

    “可以派一些人去加强渡口的防守,那里不容有失。”

    米约的建议很稳妥,大家都没有意见。

    ……

    夜晚降临在混乱的维罗纳平原上。

    寒意和哭号在空中徘徊,让夜晚分外冷彻。遥远的叛军大营被火光勾勒轮廓,甚至将那里的夜晚照的如同白昼,贝特庄园的方向却是幽暗而冷寂。

    索尼娅还好么……格里菲斯揉揉脸,将不合适的担忧杂念驱赶出去。他仔细修订了作战方案和细节,疲惫的捏捏眼睛出门换口气。

    清冷的月色下,菲欧娜正眺望着黑暗的远方,抱着胳膊不安的站着。她注意到格里菲斯,勉强的笑了一下:

    “我睡不着。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格里菲斯望了望遥远的天空,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正正经经的说道:“一定能给拉纳他们解围的。我军胜算在握。”

    “真的?”

    格里菲斯真诚的点了点头。

    既然要安慰,那就安慰的彻底一点吧。他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我有七胜,寇有七败……”

    他的话刚启了个头,负责值夜的米拉走了过来,她手里还扬着一张纸。

    “哟,伙计们,有个坏消息。

    “辛德拉老爷的大军刚刚遭到了突袭。”

    “什么?”格里菲斯和菲欧娜都惊呼一声。

    米拉继续说道:

    “旧镇传来的消息,统领这支叛军的不是兰斯,而是一个超凡剑圣。

    “营地里的超凡者被击败,叛军夜袭已经造成了严重的混乱,

    “随军的法师刚刚发出了急报,形势还在进一步恶化。”

    菲欧娜白皙的脸颊已经被银月还要净白了:“格里菲斯,怎么办?”

    “那么,好吧,”格里菲斯叹了口气,“黎明时分召集各中队指挥官,我们在明天上午发动进攻。

    “米拉,得麻烦你准备明早的进军线路。”

    ……

    天色未亮,格里菲斯召集了所以可以担任指挥的人,“城防军尽量按照原有编制组成6个150人的百人队,分别由5位见习骑士和华伦海顿指挥,惩戒营安排在一个城防军中队下,组成一个加强中队,由拉萨尔指挥。

    “所有的民兵,一部分补充在城防军中队,剩下的两百人都由米拉指挥,他们会用弓箭和投石索,不需要加入正面战线。”

    “
60名城防军和工程兵部队组成预备队跟随菲欧娜小姐行动,这支部队将不会用于作战。炮兵中队在沼泽和泥泞上行动不便,他们也要保留到最后。

    “共计8个中队的兵力将会按照如下的方案展开,作战方案如下……”

    在场的城防军军官们表情都严肃起来。在当前的状态下,他们实际上已经被剥夺了指挥权,中队和他们本人必须服从拜耶兰指派的代理人菲欧娜,以及菲欧娜指派的负责人,也就是格里菲斯等修托拉尔。

    代理人已经确定是菲欧娜,虽然她还未成为正式的贵族,但有着官方的明确命令,又没有更高位的领导者,这里的所有部队都要听命于她。

    城防军们自然没有那么容易服从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就在他们对面几米远的地方,以格里菲斯为首的非凡者正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见习骑士们刚刚绞死了一些军团兵,他们是真正的负责人,手正热乎着呢。

    虽然他们的身份仅是士官,但是有着非凡者的高阶身份和菲欧娜的指派,各中队的指挥权将由他们行使。如果城防军的中队长们反抗,就在这个营帐里,格里菲斯等人会把他们撕成碎片。

    “可是,听说面对的足足有三四千叛军,”一个城防军中队长犹犹豫豫地说道,“就算把贝特庄园的人也算上,叛军也接近我们的三倍。”

    “我听说他们的统帅是兰斯!”

    “他杀死过一千人!”

    “他每杀死一个人,就会获得一个人的力量!”

    “我听说他刚刚杀死了一个超凡巫师。”

    中队长们的喧闹几乎把营帐给掀翻。

    这个兰斯竟然这么有名,我本来还担心兰瑟尼斯出现在战场上我们该怎么办呢……格里菲斯觉得目前的状态已经很好了,正等着这个问题。他的目光扫过一个个中队长,在他们脸上看到赞同和胆怯的表情。但是华伦海顿似乎对此无动于衷。

    这里还算有个看得过去的人才。格里菲斯在心里点点头,上前说道:

    “从数量上看的确如此。但是,敌我的形势不同,

    “我军兵力集中于一处,目标明确,布洛涅渡口也在我们的掌握之下,向着贝特庄园进军的道路较短,可以在第一时间共计庄园外的叛军,如果他们不敢应战,我们即可与友军汇合并后撤,

    “中路叛军人数约在一千人至一千五百人之间,与我军及友军人数相差不远,而且我军在非凡者数量上占有明显优势。在另外两路叛军赶到以前,我们将会打垮中路叛军,然后转向攻击叛军左翼。

    “左翼的叛军已经遭到了我的打击,他们的军官阵亡,营地被焚烧,残余d,在中路溃败后根本不能支撑。

    “将其击败以后,我们再来迎击南路叛军。他们的人数虽多,但是距离最远,失去了两路叛军的支援,人数和战力上已经不足为惧。

    “因此,我们并没有处于不利的局面。正相反,这是将叛军各个击破的绝佳机会。”

    华伦海顿抬手压住了中队长们的疑问,向格里菲斯问道:

    “兰斯应该会出现在叛军右翼的队伍里,那是他们的主力。当他出现的时候,我们如何迎敌?”

    “对啊!兰斯怎么办?”“他太可怕了。”

    城防军们又嚷嚷起来。

    格里菲斯很恼火,不就是一个敌酋吗?再厉害又能怎样?

    但是,眼下的状况似乎不给中队长们一个定心丸,他们就会把不安和恐惧散播到士兵中间去。

    “使用组合技击杀他,”格里菲斯冷着脸,沉声说道,“以三声短促军号作为信号,所有修托拉尔必须集合。在修托拉尔集合期间,各中队由边防军的原有指挥官指挥,坚持到我们解决兰斯。”

    “组合技?”菲欧娜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我都不知道你们还会组合技。”

    华伦海顿和中队长们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什么情况。

    格里菲斯强忍着捂脸的冲动,很认真地对一脸茫然的少女说道:

    “是的,非常强大的组合技,即便对我们来说都是禁忌的能力,

    “其名为,恩,密涅瓦之惊叹(amation)。”

    竟然连女神都要为之惊叹!维罗纳的城防军官们都大吃一惊。

    “的确如此,”拉萨尔瞅瞅格里菲斯的表情,摸摸鼻尖,飞快的把话题接了过去说道,“因为威力太大,修托拉尔间的争斗严禁使用这个能力。”

    米拉高深莫测地点点头,她长得很漂亮,甚至有些邪魅,说这话的时候充满了让人不可触及不可探究的神秘感,她幽幽的说道:

    “想不到竟然要用这招……”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噢——!”城防军中队长们一起惊叹起来。

    虽然不清楚咋回事,但是感觉好厉害啊!拉纳的朋友们果然都很靠谱!菲欧娜开心的想着,一下来了精神:“向全军宣布,贝特庄园解围以后,被困在那里的人平安获救,所有参加战斗的人员都可以获得50银郎的赏金,这笔钱将由被困的各家族分担。伤者翻倍,阵亡三倍!”

    “噢——!”

    营帐里的城防军队长们又一次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可以获得旧镇安排的军费,再加上贵族们的额外赏赐是很大一笔钱。

    至少要支出五万银郎。格里菲斯在心里算着。不过这笔钱有着几个家族分担,还算可以接受。

    菲欧娜轻叩着桌面道:“斩杀和擒获敌酋的奖赏我就不说了,大家可以好好期待一下。”

    “您的慷慨让我们受宠若惊,”城防军的军官们纷纷捶击胸膛,“我们一定会勇敢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