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7章 以国王、元老院和人民的名义

3月21日的战斗进行了整整一天,格里菲斯用光了自己全部的钱和补给,总算是带着五十个军团兵和一百人的城防军守住了布洛涅渡口。虽然叛军被几次击退,但是越来越多的部队集结到了渡口附近。

  攻击和威胁格里菲斯的叛军超过500人,比他的人多好几倍,让他没有余力支援庄园方向。

  跟随在格里菲斯身边的军团兵也不稳定。他们不是正牌的拜耶兰军团,却同样凶悍和残忍。他们抢城防军的食物,争夺尸体上的财物,而且毫无征兆的擅自冲锋和撤退。

  21日的作战并没有让他们遭受太大损失,但是格里菲斯已经快要被累死了。

  几十个军团兵每一次战斗结束后都会向他讨要赏钱和酒。

  格里菲斯需要这些军团兵来守住阵地,只能把采购补给剩下的私房钱都集中了过来。他不敢给这伙人喝酒,生怕他们闹出乱子。

  “我必须集结更多的部队。”

  格里菲斯在心里反复念叨。援军不是为了应对越来越多的叛军,而是为了压制手下的军团兵。

  虽然每一次战斗都胜利,但是他眼看着就要掌握不了部队了。军团兵的眼中闪烁着野兽一般的凶光,看人的时候从上到下像是在看肉排,让人感觉他们随时会在叛军和友军之间横跳,给自己人一刀,唯一的标尺是价格是否合适。

  格里菲斯整个下午到黄昏的时间都在忧心这个问题,急需扬博尔和旧镇方面的支援。

  夜色降临的时候他也不敢离开自己的军队,生怕自己一走军团兵就和城防军打起来。

  他也不敢睡着,很担心会有人趁夜割了自己的脑袋去叛军那里邀功。3月22日的太阳刚刚在东边升起,他立刻带上军团兵返回扬博尔镇。

  他一到镇上就发现剩下的半个军团中队已经赶到了,还一大群本地的城防军、民兵分成几堆坐在地上等着吃早饭。

  这些军团士兵由一个军官指挥。他们嘴里衔着草叶,装备剑盾和投枪,哪怕是随意的行走间也隐隐形成交替掩护的阵势,如同巨狼一般择人而噬,所到之处城防军都如同波浪般纷纷退避开来。

  从时间上来算,这一轮的援兵抵达时间最多不过个把小时,但是镇上的军队已经是分成了两部分。为数不少的城防军正护卫在菲欧娜的身边,担任护卫的帕休脸上还沾着血迹,如临大敌般戒备着。

  被城防军戒备的那伙军团士兵正或坐或站的打磨整理着装备,时不时还向菲欧娜的方向投来邪淫的眼神。

  格里菲斯刚一回来,负责这伙军团兵的镇上地方官就像是急着甩掉热乎的粪便一样急忙跑到见习骑士的面前,把军团兵交接给他。

  跟随格里菲斯的军团兵跳下船,带着大把的收获往中队其他人那边走去。

  这几十名军团士兵不动则已,一旦起身,衣甲兵器和沉重脚步滚滚而来,浓稠的几乎要化形的腾腾杀气和血腥气味蒸腾而起。聚在远处的城防军又发出了一阵骚动。

  在乱哄哄的人群中,菲欧娜的心情倒是非常好。她在帕休和一队城防军的护卫下走来走去,检查装备、清点人数和物资。

  她一边工作,一边啃着棍子一样硬梆梆的面包,看着还挺适合这事的。

  “早上好,菲欧娜,”格里菲斯来到身边,挥手让城防军们暂时退下。

  “请叫我菲欧娜长官,哼哼!”金发少女骄傲的扬起头,给他晃了晃任命书,“我已经被预备军司令部正式任命为菲欧娜战斗群的最高指挥官,旧镇和这里的军队都是我的!”

  “真的!?”格里菲斯大喜过望。

  这一带的军队分属拜耶兰和维罗纳两个系统,拜耶兰名义上还管不到扬博尔镇。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安排的,但是至少指挥权被形式上统一了。

  菲欧娜抹抹嘴,把啃了一半的面包分给格里菲斯吃:

  “有两个好消息,第一个好消息是本地的大贵族辛德拉伯爵召集了封臣,带着一批维罗纳守备部队从北面来攻打叛军,为男爵解围。旧镇告诉我说有一支叛军主力已经在昨天往北去了,索尼娅他们的压力会小很多。

  “伯爵的麾下有三千民兵、城防军和维罗纳地方守备队,核心力量是一支由35名骑士和见习骑士组成骑兵队。此外,他还能得到一位超凡巫师和三名驻守法师的协助。在马格里乌斯统领的军团兵溃败以后,这支力量是附近最大的战力。”

  菲欧娜还没有来得及说第二个好消息,广场上突然发出一阵骚动,接着是两声惨叫声。

  正在休整的军团兵和城防军闹了起来,就在两人的面前打成一团。凶悍的军团兵突然动了刀子,把两个城防军捅翻在地。

  还在高兴中的菲欧娜看的惊呆了。

  城防军转眼间溃败了下去,他们丢了武器,跑的到处都是,连带着镇上的官员和帮工都一哄而散。

  “帕休!过来保护夏龙小姐!”格里菲斯高呼道,匆忙抓起身边的长戟。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

  格里菲斯一直在提防军团兵哗变,但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在镇上动手。整整一个中队的军团兵拔出刀剑,在军官的带领下咆哮鼓噪,要求镇上把钱和酒都交出来,甚至有一批人上下打量着菲欧娜。

  “退下,收起你们的武器!”格里菲斯用威武的声音下令。但是,这些人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城防军,他们不听格里菲斯的命令和威胁,开始向菲欧娜逼近,各个目光不善。

  “退下!放下你们的武器!”

  格里菲斯挡在菲欧娜前面,一戟打倒一个扑上来军团兵,再次喝令他们退下。

  军团兵们愣了一下,看了看倒地的同袍,又看看怒目而视的格里菲斯、明艳动人的菲欧娜,不屑的打量了一番帕休和畏畏缩缩的城防军,竟然是齐齐举起刀剑,狞笑着围了上来。

  可惜了这支军团兵,也算是重要的战力……

  格里菲斯不再犹豫。他的身边冰寒涌动,不可捉摸的邪恶与黑暗将他包裹。

  冰霜在他的身边塑造护盾,为他的长戟加持死寂而森冷的寒意。死在他的长戟之下的军团兵将会成为无脑的活尸,扑向旧日的同袍。

  格里菲斯决心以极寒和恐怖来蹂躏他们,要他们臣服!

  “呜——!”

  嘹亮的军号突然响起,驱散了笼罩广场的狰狞恶意,将即将血战的格里菲斯与军团兵扼住。

  紧接着鼓声大作,密集的踏步声从街道后滚滚而来。

  军团兵们惊疑的转过身去,只见一个威武的骠骑兵纵马冲进广场。跟随在他后面的是大队的枪盾步兵。

  他们是城防军的打扮,却高举绘制夏龙家族双剑与玫瑰纹章的军旗,向着这边压来。

  纷乱的广场上顿时停滞了。军团兵意识到情况不妙,转眼间展开成战斗的队形,恶狠狠的注视着骠骑兵和他的枪盾兵。

  骠骑无所畏惧的举起马剑,以威武的目光扫过阻挡在面前的士兵:

  “我是听命于德·夏尔伯爵的突击骑兵拉萨尔!

  “以国王和元老院的名义命令你们立刻放下武器,向菲欧娜·德·夏龙小姐忏悔你们的罪行。”

  军团兵用漫天的唾骂来回应他。

  援军到了。
格里菲斯心中大定。

  这就是菲欧娜的第二个好消息。自拉萨尔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起,军团兵就不再是格里菲斯的心腹之患了。

  紧张的行军鼓点从四面响起。通往广场的各条道路上发出惊呼和滚滚雷霆。

  转眼之间,四支城防军队伍在四个全副武装的披甲兵带领下出现在广场四周的路口。一百多人的军团兵立刻就像是掉进了木桶里的耗子一样被围的结结实实。

  “德·夏龙小姐。”高傲的拉萨尔也不下马,在马上向菲欧娜简单行礼,“请让我来解除这些无赖的武装。”

  接着,他转过身去,向黑压压赶来的城防军举起马刀,往军团兵的头上压下:

  “投降,或者死!”

  ……

  这是一支由洛鲍子爵调集的援军,他本人是霍蒙沃茨的教授,同时也是最近的一支参谋旅行队伍的负责人。当他得知维茨莱本他们遇袭的消息就立刻征召了旧镇附近的数百城防军和民兵。最重要的是,他还派来了5位霍蒙沃茨的修托拉尔。

  他们是同年级的拉萨尔、米约、热拉尔、雷耶和米拉,拉萨尔是他们的小队长,是一年级里面和格里菲斯、拉纳不相上下的狠角色。

  同级的魔法科学生们都和洛鲍教授在一起,教授不愿意让高贵的年轻施法者们上战场,他们的家族也不会让他们去冒险的。教授和同学们的教学任务正好转变成了调动军队和管理后勤。

  他们退到了几十里外的旧镇,在那里安心组织援军和补给。战斗的指挥权名义上被授予了菲欧娜。

  本地的领主和骑士几乎都不在这里。他们不是被打跑了,就是像贝特男爵一样被困在自己家的城堡里,要不就是咬牙切齿地加入了辛德拉伯爵的主力军从北面赶来。拜耶兰方面的大人物被维罗纳公爵堵在海上不让入境。因此,东拼西凑的菲欧娜战斗群几乎没有可靠的非凡者军官。

  五名新来的修托拉尔将会各自带领一个中队,这样的人数规模并没有超越军士的指挥半径,应该可以胜任。

  一起赶来的还有一个本地的年轻骑兵军官,他名叫华伦海顿,似乎在城防军中颇有威望,是一个子爵的次子,本地军校的三年级学生。他和两三个年轻贵族、见习骑士没有接受征召加入伯爵的主力,而是主动留了下来,和这支援军一起赶来。

  ……

  战斗非常短促。

  格里菲斯向惊慌的军团兵非凡者中队长发动进攻,三个回合就把他一戟刺死。拉萨尔冲进人群砍倒了好几个,等到城防军举着枪四面围上来的时候,这一队军团兵就大呼投降,像小羊羔一样被缴械了。

  算上旧镇陆续开来的兵力。菲欧娜战斗群总共有七百多城防军和三百民兵、6名修托拉尔,编制上还包括刚刚被缴械的120名军团士兵。塞纳蒙几十人的工程兵中队也听命于她。城防军和民兵大部分人互相不认识,从未在一起演习或战斗过,而且很多人都很害怕军团士兵。

  虽然时间紧急,有限的军队迫切需要整顿,渡口那边也需要新的援军,但是所有的修托拉尔都停了下来。他们召集城防军在镇外列队,长枪如林。

  空气变得肃穆而威压。差点遭到袭击的菲欧娜立刻察觉气氛有哪里不对,有什么事要发生。

  在刚才短短的叛乱中,两个城防军和一个民兵,还有一个镇上的居民被军团兵顺手杀害。

  率领这个军团中队的非凡者军官已经被杀死,他析出的非凡特性被随意的丢在一张小桌子上。UU看书 www.uukanshu.com杀害友军和平民的人被甄别出来丢到一边。其他的军团兵都被缴了械,剥去铠甲,驱赶到镇外的空地。没有列队的民兵和工程兵,还有镇上的居民躲在窗户后面和房顶上,大气不敢喘的看着他们。

  菲欧娜瞧见格里菲斯和所有的修托拉尔集合了起来,似乎在表决什么。

  “这件事要用我们的传统来处理,”拉萨尔杀气腾腾,“他们居然对伯爵小姐心怀不轨,我要让他们以鲜血痛知这个教训。”

  “我同意。”米约冷冷说道,“快一点,我还要整顿士兵。”

  “我同意,”热拉尔也很坚决,“有了大笔的赏钱,充分的补给竟然还敢作乱,如果不予以严惩,会战时一定会转身攻击我们。”

  “我没有意见,”米拉叹了口气,“但是真的有必要这样吗?夏龙小姐看着呢。”

  “没什么过意不去的,他们不是去拜耶兰的老兵,维罗纳的贵族们保留下来的大队和中队都是街上找来的无赖,我们都知道,米拉你也知道,”雷耶把写了字的投票纸扔在桌上,“我同意。”

  格里菲斯慢慢擦拭着长戟上的血迹,在战友们表达意见以后,他站起身来,在桌上丢下投票,转身向列队的城防军喝令:

  “以国王、元老院和人民的名义,判处维罗纳第一军团XII中队,

  “什一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