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6章 伊修斯与威斯帝洛的秘密

    一队叛军手持盾牌和长刀,驾着三部长梯一路小跑,向着贝特男爵庄园的矮墙奔了过去。

    洪水已经渐渐退去,地面虽然泥泞,但是总比一群人挤在木筏上要方便许多。

    几个防守的民兵发现了他们,立刻射来箭矢。带头的叛军头目用盾牌一挡,羽箭便钉在盾牌的中心发出一声闷响。

    庄园外的壕沟早已淤积。洪水裹着泥沙、树枝又冲刷了一遍,把仅剩的壕沟都变成了泥潭。叛军头目一不留神,小腿就陷到了泥泞中。

    “糟糕!”

    就这瞬间的耽搁,缪拉闪了出来,抓起一支投枪从庄墙上掷下,凿穿了木盾,把叛军头目钉死在地上。

    ……

    “今天是3月21日,从昨晚到现在,叛军发动了六次两百人规模的袭击,其中一次攻上了围墙。叛军出动了堕落法师进行远程攻击,对我们的围墙和防守造成了很大威胁。

    “北面的围墙已经彻底崩塌,我们在那里纵火,暂时阻挡了叛军的进攻;西面的围墙也有多处破损,我们用房梁顶上,但是地基不稳随时有塌陷的可能。缪拉带领民兵击退了他们。民兵死了两个,伤了四个。

    “由于洪水消退,防守区域变得更大了,我建议让所有人撤退到城堡里,收缩防线。”

    满身泥泞和血污的诺娜抹了一下粘在嘴角的黑发,在地图上比划着位置。清秀的脸庞看起来很疲劳,因为没有时间休息,她的眼圈黑黑的像东方深山里的黑白熊一样。

    报告了目前的战况以后,她便抬头环视了一圈围坐在桌边的霍蒙沃茨学生。

    被围困在这里已经三天了,从早到晚的攻击几乎压垮了这些从首都来的少男少女。自从带队的维茨莱本教授遭遇不幸以后,庄园的主人贝特男爵仿佛一夜间老了十岁。

    而且,粮食已经开始不够了。这个小小的庄园要供应这么多贵族学生体面精细的饮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菲欧娜那边的情况怎么样?”索尼娅敲了敲回音水晶,信号时断时续。偶尔睡着的时候她都会做恶梦,担心菲欧娜遭遇不测。

    “没有消息,如果她们遭到了不幸,叛军会让我们知道的,”诺娜平静地说道,“菲欧娜小姐得去东面的城镇组织援军,会有定时联络发来。”

    男爵府的大厅里一片沉默。

    同行的几个女孩子像小猫一样卷缩在角落里,贝尔蒂埃和几个男生额头和手上都缠着绷带,无精打采的维护着魔杖。

    “各位,我们应该考虑把所有人撤退到城堡里来。”索尼娅对大家说道。

    但是没有人理她。连续的战斗和低落的士气已经导致最基本的决策都做不了了。

    诺娜无奈的向唯一还保持注意力的索尼娅行礼,转身返回前线。

    得想办法给大家鼓鼓劲。是唱首歌跳个舞呢?还是讲个笑话呢?索尼娅挺了挺胸,开始努力思考。

    这个时候,德迪乌斯垂头丧气的从庄园里回来。库拉拉和拉纳一样负伤后还爬不起来,他就自己去一片狼藉的庄园里翻箱倒柜,想找一只母鸡来炖了给她。

    看他空手回来的样子,应该是没有找到。

    索尼娅走出城堡,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找到什么。

    刚刚结束的战斗让贝特庄园更加残破了,到处都是焦黑的房屋和浑浊的泥浆。几个民兵倒在远处的角落,其他人匆匆走过,视而不见。

    叛军的长弓手时不时会射来一波箭雨。一开始大家还小心翼翼的躲避,到了后来,疲惫让大家变得麻木,连东躲西藏的心思都没有了,低着头在箭矢和死亡中漫步。

    男爵的管家老怀特坐在一块石头上,敲着烟斗,茫然的看着贵族小姐走近。

    “你好,怀特先生。”

    “你好,美丽的小姐。”

    看到管家还有心思说话,索尼娅客客气气的问道:“庄园里有母鸡吗?”

    老怀特回答道,“小姐,我们的小鸡多的就和魔法变出来的一样。”

    真是太好了。索尼娅很高兴但还是很严肃的纠正道:“先生,魔法变不出母鸡的。”

    管家叹了口气:“那么,我们也没有母鸡了。”

    这个时候,几个仆人带着晚饭来了。

    在庄园里所有的牛肉、羊肉和培根、白面包、阉鸡都被大伙眨眼间吃掉以后,贝特男爵再也不用为招待花费心思了。

    晚饭是用水焖至软烂的白菜和萝卜,加一点肉丝,勾以薄芡。这道菜制作简便,粘稠软糯,当地人非常爱吃。

    索尼娅在昨晚吃过一次。虽然男爵把菜品夸奖了一番,但是索尼娅还是觉得味道像自己占卜用的茶水,怪怪的。

    格里菲斯说我沏的茶喝着像山怪的呕吐物。这么一看,还真像,格里菲斯真讨厌,呜……

    索尼娅自己脑补了一番真正的呕吐物,急忙捂着嘴转过身去。好在她也没怎么吃东西,没什么好吐的。

    仆人们把这锅烂肉菜糊送进城堡大厅,本来就很消沉的气氛更加凝重了。

    凝重的就和一锅呕吐物一样。

    “各位先生,小姐,快来吃饭吧!”男爵看到饭来了,立刻打起精神,乐呵呵的给自己舀了一大勺,黏黏稠稠,浆浆糊糊,咕噜噜的倒进碗里。

    贝尔蒂埃捂着眼睛扭过头去。

    “大家注意了!”索尼娅突然拍了一手,“我要宣布两个决定。

    “其一,我要收缩所有的守军撤退到城堡里来;其二,从现在开始我们每顿饭都吃烂肉菜糊!”

    “为什么每顿饭都吃烂肉菜糊!”

    所有人一起叫了起来。

    “太好了,”索尼娅高兴的说道,“我就知道大家对于撤退到城堡里没有意见。”

    “……”

    现在的情况比起去年呓语森林的遭遇还要糟糕。那一次虽然凶险,但是至少没有死人,尤其是没有一位教授在自己身边被射成两截。

    援军也许没多久就会赶到,但是龟缩在城堡里的大家也到了崩溃的边缘。

    索尼娅觉得自己必须行动起来。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念头。

    “拉莫尔小姐的想法很有道理,围墙被水浸泡了这么久,地基已经松软,等到被突破再收缩兵力就晚了。”这是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

    索尼娅疑惑地转过头去,发现身体不适去房间里休息的伊修斯·德·克洛泽尔子爵回到了大厅里。

    他戴着遮住额头、眼睛和上半张脸的银色假面,身形好像变得更加挺拔,声音沉稳而迷人,气质仿佛突然间成熟了起来。

    “子爵,你的身体好些了吗?你的脸怎么了?”缪拉看到自己的封君终于离开了房间,顿时振奋起来。

    “不碍事,我对这里的水土有些过敏,”伊修斯摆摆手,笔挺地站在大厅中间,扫视了一圈在座的各人,“我刚才用魔咒‘大气之镜’观察过叛军的布阵,他们人数虽多,但是地形上已经被泛滥的洪水割裂,我们的援军正在不断摧毁他们的据点。用不了多久,叛军的包围就会土崩瓦解。所以,当务之急是稳定我们的防线。”

    他好像变了?索尼娅疑惑地望望自己熟悉的同学。伊修斯特别爱好军事她是知道的,但他从未上过战场,身体也很虚弱……

    眼前的伊修斯好像换了个人一样,有一种成熟、自信的气质。

    银色的面具看着像是刚刚用白银炼制的,在假面之下,伊修斯的目光神秘而遥远,却有着掩饰不住的犀利。这种眼神在魔法科的同学身上非常少见,倒是挺像修托拉尔的眼神。

    对了,和格里菲斯有点像,刀锋一样闪着寒光!索尼娅感觉自己一下抓住了关键,但是又说不清这是怎么回事。格里菲斯提醒过要提防他,但是又该如何提防呢?

    看到大家没有反应,伊修斯直接对着邋里邋遢的男爵直言:“贝特阁下,这里是你的领地,请召集庄民和民兵进入城堡。”

    “是,我这就去安排,”贝特男爵站起身来,“我会先收拢庄园里的剩余物资,然后召集民兵退守城堡。”

    “非常感谢。”伊修斯注视着男爵走出大厅,接着在长桌上用水银勾勒出一个法阵。

    “这就是大气之镜?”索尼娅看到法阵以后问道,“这是高年级的课程,消耗的尘晶不在少数。”

    “对,可以从高空掌握战场的全貌,虽然不太清楚,而且范围有限,但是也能对我们所处的环境有个大概的了解,”伊修斯请大家围着法阵坐下,“我们来看看。今天早上,我注意到菲欧娜突破了阻击,在东岸登陆。”

    “菲欧娜成功了?!”听到这话,大家都欢呼了一声。

    “不只是成功了,还有一支友军接应了她,在岸边歼灭了24个叛军精兵,”伊修斯停顿了一下,转头看了看索尼娅,“从投枪和战技风格上看,应该是格里菲斯。”

    格里菲斯安然无恙!而且还和菲欧娜汇合了!索尼娅欣喜的平复一下自己激动的胸口。

    “那么,她们接下来怎么行动的?”其他人的心情也振奋了一些,“什么时候能来救我们?”

    “来看吧,似乎挺有趣的。”伊修斯挥动魔杖,一面水汽凝聚的镜面出现在长桌上,显示着庄园附近的形势。

    “格里菲斯召集了一支小规模的军队,先后攻下了叛军在北面的营地和东面的哨站,还用投石机重创了南部的叛军营地。

    “成百上千的敌人在他的攻击下瓦解。你们看这里,这个高地就是阻挡在我们东北的叛军大营,已经在格里菲斯的攻击下溃败。”

    伊修斯一边说,一边移动镜像,投影出距离庄园不远的河岸区域:

    “我们说话的时候,他正在率领一支几十人的部队攻击布洛涅渡口。那里的洪水正在退去,只要他控制了那里,叛军的包围圈就会被打出一个缺口。

    “这里距离我们不远,重要性不言而喻。叛军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不得不分散了攻击我们的力量。他们三次被格里菲斯击退,又三次发起反扑。晚饭前,来自东面的少量援军已经赶到,格里菲斯守住了阵地。”

    大厅里发出了轻轻的欢呼声,好几个同学激动的握了握拳头。

    格里菲斯真棒!索尼娅悄悄的在桌子下面用脚尖点了点地面。

    “
所以,我们要坚守住这个城堡,”伊修斯继续说明。突然,他停了下来,注视着贝特城堡附近的水面。

    “怎么了?”大家问道。

    “我们有客人了。”子爵答道。

    诺娜急匆匆的闯进大厅,高声喊道:“快来支援我,外面出现了变异的怪物!”

    ……

    从未见过的怪物出现在水面上。

    它们有着蜥蜴一般鳞片覆盖的头部和身躯,强壮的长尾、利爪,无需乘船就从水里游向城堡。很快,它们登上浅滩人立而起,凶残的红目注视着城堡低声咆哮,像狼和恶犬一样满嘴獠牙。

    它们的双臂极其健硕,手掌有蹼,鳃像青蛙一样不时鼓起收缩,青光闪闪的鳞片像是巨蜥,后肢却短小的近乎蜕化,巨蟒一般的长尾支撑着身体在沙地上蛇行,红色的眼睛里是龙的竖瞳。

    更加惊人的是,它们在水中的鳞片呈现出灰暗的色调,登上黄色的泥滩却又向着黄褐色转变。

    未知的怪物让人不寒而栗,就像是神灵开的恶劣玩笑,将许许多多不同生物的特征胡乱揉捏在一起,流淌着混乱而邪恶的气息。

    索尼娅惊恐的看着狰狞而扭曲的怪物,无法想象它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感觉到一阵眩晕,意志遭到了创伤。但是,这段时间以来接触的疯狂让她有了抵抗力,承受住了这一次冲击。

    这样的怪物在浅滩上有七八条,更远处的水面下还有若影若现的恐怖巨影缓缓游曳,体型是岸上怪物的十倍有余,完全阻断了通往东面的水路。

    “什么时候出现的?”

    “就在刚才,”诺娜回答道,“布洛涅渡口的方向有激烈战斗的迹象,接着一批叛军就从那里溃败了下来。原本我还以为终于解围了,但是叛军很快又冲了过去,这些怪物也出现在水中。”

    “那是它们的指挥官。”诺娜突然抬手一指。

    在更远的地方有一条小船,那里昂首屹立着一高一矮两个少年的身影。在浑浊的水下,潜伏着一条龙形恐怖怪物。它的体型比水中同类还要庞大,狰狞恐怖的龙首,力量惊人的双臂,高耸的背鳍和巨蟒一般的长尾组成了它骇人的身体。

    它手握巨大的三叉戟,与神话中的深海怪物无异。

    “不要惊慌,索尼娅,他们是威斯帝洛特种战技部队,格里菲斯在奈奥珀利斯岛和他们遭遇过,”伊修斯一脸的云淡风轻,“他们是被用作实验体的少年兵,来自维罗纳的孤儿组成的军队。

    “他们如果是来攻击我们的,那应该直接去杀死格里菲斯才对。但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我去和他们谈谈,缪拉,跟我来。”

    ……

    伊修斯在缪拉的保护下,走过泥泞的地面,向怪物们靠近。同学们在城堡上捏着一把汗,看着他们像两块肉排走向一群恶犬的嘴边。

    混乱而扭曲的长尾巨蜥在他的身边发出恐怖的嘶吼,随时都会冲上来撕碎他们。缪拉紧握长戟,随时准备决一死战。

    怪物中的两个人类也向着他们走来,为首的一人披着破旧的军服,用挑衅的眼神打量着子爵。

    “你好,我是伊修斯·德·克洛泽尔子爵。你一定是奥斯卡中士,旁边这位是米卡先生,久仰二位的大名。”

    “没错,看来你的消息很灵通啊,子爵阁下,”奥斯卡微微笑道,“那么我奉劝你和你的朋友们不要做无谓的抵抗,立刻向我们投降。”

    “投降,那还不至于,”伊修斯笑道,“我们的情况也没有那么糟。我的朋友格里菲斯刚刚带领援军攻下了布洛涅渡口,最多坚持到后天,我们就会被解救出来。”

    “噢,是吗?”奥斯卡露出锐利的牙齿,向不远处水下的恐怖生物下令,“去把我们的老熟人,格里菲斯见习骑士的脑袋带过来。”

    “虚张声势就免了,”伊修斯平静的就像是在和朋友聊天,他的声音既有穿透力,让人忍不住就想要相信他,“如果你们不是到了穷途末路,如何会投奔到叛军一边?

    “我感觉到了,无可匹敌的力量和疯狂,还有那即将撕碎眼前一切的混乱,

    “你们,时间不多了吧?”

    话音刚落,矮个子的米卡已经扑了上来。他的身形快如闪电,一把弯刀从他的右手肘部生出,向着伊修斯斩去。

    “呯!”

    刀光剑影之间,缪拉以长戟抵挡,接着顺势挥戟向下砸去。

    米卡侧身而进,在长戟上轻轻一按,左手弹出银色弯刀向着修托拉尔的脖颈一扫。

    利刃劈开手甲,但是被缪拉抬起的右手挡住,未能伤及要害。与此同时,缪拉扔下长戟,右手反握抓住对方的手腕,左手拔出匕首向他的眼窝捅去。

    “到此为止!”

    伊修斯和奥斯卡同时喝道。

    交锋中的缪拉和米卡像是两尊雕像,同时停了下来。

    “血已经流的够多了,少年兵,”伊修斯摇摇头,“你们的生命,不应该为了这样荒唐的战争而失去。来吧,和我走走。”

    说完,伊修斯就独自一人往空寂的浅滩边缘走去。

    奥斯卡看了看还在僵持的缪拉他们,耸耸肩膀跟了上去。

    ……

    伊修斯抚摸着自己的银假面:

    “我知道有办法可以抑制你们的变异,虽然不能根除,但是可以多一些时间和可能性。”

    “噢,”奥斯卡应了一句,“就这可打动不了我。我的兄弟们正在被疯狂和变异折磨,随时会干出可怕的事情。”

    “我知道的,”伊修斯的话语高深莫测,“我知道的。

    “我知道治愈的方法。”

    奥斯卡无动于衷的看着他。

    伊修斯的话语镇定而又诚恳:

    “压制疯狂的特性并不容易,对大多数人来说是致命的毒药。但是,平静的生活可以延缓这一过程,甚至逆转。

    “你们要抵抗疯狂带来的扭曲,要在混乱中找到锚定自己的坐标来阻止毁灭的过程。然后,我可以帮助你们与这份力量共存。

    “这需要时间,让我来帮助你们。”

    “为什么我可以相信你?叛军里面的法师老爷也说可以帮助我们,我该信谁的?”奥斯卡问道。

    “叛军的巫师,就算他所言不虚,又能如何?你觉得他们能赢吗?”伊修斯问道,“用不了多久,拜耶兰的援军就会赶到,叛军披甲人数不多,也没有重骑兵,抵挡不了多久的。到时候再好的治疗方案对你们来说也是镜花水月。”

    “这个想法倒是很常见,”奥斯卡耸耸肩膀,“那几个被我们干掉的贵族老爷想必也是这么认为,结果连一天都没有撑过去。”

    伊修斯向前走了两步,来到奥斯卡的身边,低语道:

    “别再浪费时间了。我不强求你加入我们这一边作战,你可以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在远处旁观胜负。

    “少年兵头子,你和你的人在这棋盘上的意义远不止于棋子。

    “等到这场小小的叛乱结束,这里将会出现权力的真空。”

    伊修斯的魔杖划过空气,地上的泥水凝聚成一个个城堡和庄园的模型:“叛乱将这里的贵族一扫而空,新来的人需要时间才能适应。所以,我并不打算给你们黄金和白银,我要给你们这个。”

    年轻的子爵摊开双手。

    “这个?”奥斯卡也摊开手,向着对方歪歪头,UU看书 www.uukanshu.com“这又是什么?”

    “富饶的维洛河流域的农场和矿场,平静而正常的生活。”

    伊修斯说道:“叛乱会撕碎这里的贵族。我的家族会在叛乱平息后进入这一带,带着国王和元老院的支持,还有家族的财富,我会以低价收购荒废的无主土地。你们,少年兵,如果没有值得追究的罪责,就可以成为我的合伙人。

    “我们可以一起清理一下障碍。这里的农产和贸易收入有你们的一份。

    “奥斯卡,从今往后,你们就不再是被人的傀儡和工具,可以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

    “不要让你们停滞在过去的悲惨和痛苦中,不要,停下来。”

    奥斯卡沉默了,他缓缓地沿着沙盘踱步,手指从一个个标识上划过,慢慢地抬起放在子爵的肩头,凑近他的耳边低声说道:

    “和我说说卡里斯男爵的矿场和庄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