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3章 格里菲斯需要重新集结部队

“跟上骑士!”

  城防军中有一个年轻人振臂高呼,紧随格里菲斯的脚步冲进人潮。

  格里菲斯一戟斩倒赤旗,斫杀数人,所到之处如狼如羊群,叛军纷纷避走,不敢迎击。

  他由南向北,从东往西,专门挑聚集成堆的叛军突击。好些披甲的叛军也不是没有反击的念头,但是一旦格里菲斯抵达立刻就支撑不住。

  如此反复冲击几次,叛军的人群多次聚集又多次被冲散,终于,高地上的几百个叛军像水淹的蚁穴一样炸裂开来,发出惊天动地的呼喊声。

  “败啦!”

  “败啦!”

  他们丢了武器往西面的浅滩逃去,那里的水浅,可以一直逃向西南的大营。还有一大群窜入北坡的库房。几百双手互相推搡,几百只大脚踩着摔倒的同伴,嚎叫着拥挤在山路斜坡上。

  “追击,跟我来!”

  格里菲斯大声高呼,战斗已经取得了超出预期的成果,只要再努一把力,就能彻底毁掉这个北营。如此一来,他不仅打垮了一个时刻威胁索尼娅安全的叛军阵地,从东北面来的援军也有了渡河的立足点。

  第一次独立指挥作战就能破营陷阵,这样的战绩可比卡着村里的小路口欺负哥布林光彩多了!

  士气大振的城防军中有几十个士兵嚎叫着扑了上来,端着木枪冲向躲闪不及的叛军。

  “败啦败啦!”叛军的士卒跑的像个烂番茄上的蚂蚁一样到处都是,好些人还冲进库房抢夺粮食和物资,接着发了狂一样自己点起火来,把库房和同袍烧成火球。

  格里菲斯本来也计划着安排人手前去纵火,没想到叛军崩溃没多久,低矮的山顶上,营房和帐篷就烧的惊天动地。大火顺着灌木和树林蔓延,把整个山丘烧的浓烟滚滚。

  高地上到处都是混乱的叛军在抢劫焚烧自己的仓库,几乎没有人还敢阻挡扬博尔的城防军。

  但是格里菲斯身边的士兵也像是丢进滚水的冰块一样消融了。他还没有冲进营地深处就发现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好些人在库房和帐篷边一闪就不见了踪影。

  虽然战斗极其顺利,但是格里菲斯的部队也在极速瓦解。

  他就想着打垮盘踞给索尼娅解围,根本没有提防眼前的情况。

  在东方的时候,艾露莎好几次带着他们冲进兽人和巨魔的村镇。明明是势如破竹的战斗也总是有战友稀里糊涂的失踪。艾露莎不得不每隔一会就整队一次,就算是这样也常常有人莫名其妙的再也找不到了。

  到了后来,她不得不事先把谁去烧地窝,谁去开箱子这种破事都事先编队分组,一个一个安排好。

  艾露莎·瓦尔基里有句名言经常挂在嘴边——“抢劫,不对,征收是一门艺术。”

  格里菲斯根本就没想到这事,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局势已经乱的不可收拾。

  “向我集中!”

  “不要分散!”

  他连连高呼。但是铺天盖地的惨叫和混乱喊声完全压住了他的口号。哪怕他喊破喉咙都无法重新集结自己的士兵。

  格里菲斯意识到自己战斗前模糊的感觉并不是幻觉,他真的忘了特别重要的要素。

  他的部队既没有旗号也没有军鼓号角,没有扩大胜利和撤退的时间安排,没有任何召集部下给他们下令的手段!

  一百多号人的进退全靠他的喊叫,进入乱战以后就彻底失控了。

  “撤退!”大胜追击的格里菲斯放弃了,向身边能找到的正在疯狂抢劫的部下们喊道,“带着你们的财物回船上去!”

  必须尽快撤退。

  虽然战事顺利,但是格里菲斯中队在击溃山贼的同时也把本来就低的几乎没有的组织度耗尽了。

  整个中队一盘散沙,除了一些胆小谨慎的人还跟在他身边以外,胆大的士兵和街上召来的无赖都消失了。

  距离击杀叛军统领莫斯莫克才没有过去多久,城防军和民兵的组织度已经荡然无存了。

  虽然格里菲斯势如破竹,但是他的心里已经在打鼓。

  听到他的命令,不到四分之一的士兵带着一些抢来的财物退到了平底船的位置。另有一些人抱着大包小包陆陆续续从高地上跑下来。

  他们的盾车也不见了,每个人都在把值钱的和不值钱的财物往船上装,甚至有人想再回去搬一次。

  高地下方混浊的泥水毫无动静,远远的贝特庄园那里可能有模糊的人影和狼烟。但是,在视线所不及的高地后面,其他营地的叛军有没有在运动,有没有派出增援都不得而知。

  这个驻扎了数百叛军的高地面积很大,视野中到处都是溃散的敌人和燃烧的建筑。营地的首领莫斯莫克已经被杀,但是格里菲斯不确定会不会有更多更强的非凡者出现。

  叛军可是有一个迈入超凡的剑圣!

  如果昨天晚上遇到的剑圣兰瑟尼斯出现在这里,格里菲斯估摸着以自己的本事,几个回合下来就得被砍了脑袋,插上枪尖,挂上围墙。

  格里菲斯是来袭扰和牵制叛军的,能够打破营地当然很好,但是过于贪图战果陷进去就完蛋了。

  “撤退!都给我回到船上去!”格里菲斯高呼一声,“这是命令!想要活命的就跟我回去!”

  有一些城防军和民兵聚集在他的身边。

  看得出来,他们很想再去营地里抢点什么,但是一回合就斩了叛军首领的格里菲斯在他们眼中也是强大可怕的骑士老爷,他的命令还是要听的。

  格里菲斯目光冷冷的扫过他们,心里向着我就喊这么一次,如果你们想送死就去吧……

  一百五十多人的队伍只陆陆续续回来了一半。

  又过了一会,刚才紧跟格里菲斯冲锋的城防军小卒回来了。他没有带什么财物和包裹,倒是抓着三个城防军的同伴。这些城防军也和其他人一样扛着大包小包。

  “骑士先生,等等我们!”

  小卒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总算是赶在大家离开以前赶上了。

  格里菲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都给我上船去!”

  收拢到岸边的城防军很快被分配到平底船上,准备启航。这一次没有了冲车,平底船上的载重也只有大家刚刚抢来的财货,几十个士兵一起动手便推出了岸边的浅滩。

  “长官,骑士老爷,”一个大胆的民兵悄悄靠近格里菲斯问道,“还有不少人没有过来,要不要等他们?”

  附近的士兵们也都投来探寻的目光。一起前来的三艘船上只撤回来一半人,其他人不是跑散了就是已经冲进叛军的营地开始乘乱抢劫。

  “把所有的平底船都带走,我们等会还会回来,如果他们自己想回来,可以用叛军的木筏,”格里菲斯随手一挥,“有谁志愿留下来等他们的话,可以留下。”

  提出问题的民兵也就是问问而已,立刻就不作声了。

  “开船!”格里菲斯抓起一支船桨奋力划动起来。有了他做榜样,三条平底船都迅速后退,向着回去的航路快速离开。

  平底船离开大约几分钟后,有一支叛军出现在了视野里。他们的队伍严整,开始向残留的官军反击。

  格里菲斯遥望着远去的营地,在冲天的火光中,那些被留下的城防军和民兵正在抱头鼠窜,拼命的跑向岸边,然后便被追上的叛军淹没。

  他们的惨叫声远远传来,平底船上的人纷纷流露出惧怕和庆幸的表情。还有些人抓着手中的财物,脸上的神情非常复杂。

  如果我留下来,带领他们坚守并反击,也许能彻底打垮这些叛军摧毁这里的营地……格里菲斯摇摇头,赶走了这个念头。作为眼下唯一可以组织战斗的指挥官,他不能冒险把自己扔在这里。

  带着一丝渺小的负罪感和遗憾,格里菲斯轻轻摩挲着刚刚抢来的阿尼玛胸甲。

  这件胸甲做工非常精良,细细察看的时候还能发现用黄铜构筑框架、白银织成繁复网状的纹饰。肩膀、腰腹和胸口的位置上都预留了贵金属制成的凹槽。

  虽然凹槽内的宝石已经遗失,但是胸甲上淡淡的魔力波动还是让格里菲斯欣喜若狂。

  这是一件绘制了魔纹结构的附魔胸甲,只要在关键位置嵌入蕴含魔力的水晶和宝石,胸甲就会提供更强大的增益效果。

  哪怕没有镶嵌昂贵的宝石,这件胸甲对于利器和钝器攻击都能提供不俗的防御。

  等到这场战事平息以后,一定要请拉莫尔家协助将胸甲上的宝石配齐。

  ……

  格里菲斯回到扬博尔镇的时候天色已晚,抢到了东西的城防军和无赖们搬着缴获的物资兴高采烈的回去了。

  虽然有一半人没有回来,但是这些失踪的士兵也并没有多少家人。甚至有更多的无赖和游民被战斗缴获吸引了过来,求格里菲斯也带他们去发一笔财。

  “很好,很有精神!”

  格里菲斯很高兴的把他们集中起来,用木枪和木盾随便武装了一番。

  他手里现在还有几十个城防军以及近百个流氓无赖。等到3月21日朝阳升起以后,他就可以再发动一次进攻,甚至试探一下接近贝特庄园。

  如果运气好,他和城防军们可以靠着平底船接近贝特男爵的城堡,被大水堵在里面的索尼娅和大家就可以逃出来。

  只要接应上他们,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被困住的大伙有了移动的工具,格里菲斯也有了远程火力支援,突出叛军的包围圈是有把握的。

  如果那里的叛军巡视严密,格里菲斯就转向南面,攻击另一处高地上的叛军大营,继续牵制拖延时间。

  在形势严峻的当下,维罗纳大公和本地势力肯定会变得非常敏感。虽说维罗纳本地的贵族不太可能积极展开增援,拜耶兰的正规军和超凡者也很可能被维罗纳方面阻挠耽搁时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格里菲斯没有援军。

  来自霍蒙沃茨的密涅瓦学院有四个小组来到了维罗纳。
得知索尼娅她们遇险的消息以后,其他各组肯定会向着旧镇和其他港口逃窜。

  有两个小组距离比较远,可能直接逃回学校去。最厉害的一年级修托拉尔之一,拥有魔眼的奥菲莉亚就在其中,看来是指望不上了。

  但是有一个小组很近。

  超凡巫师洛鲍教授和他的小组也是从旧镇的水路出发的,他们走了不同的道路,危机发生后也只能往旧镇撤退。在这个组里有同样声名显赫的大家族成员,就算他们和教授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参战,这是大概率的事情,同组的修托拉尔也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来自东方军团的拉萨尔、米约、热拉尔、雷耶和米拉就在这个组里,他们和格里菲斯一起打过仗,一起抢过兽人的村子,还干过一些别的大大小小的坏事,去年冬天还肩并肩一起被魔狼打的满地找牙。

  他们都是了不起的勇士,忠诚的战友和经验丰富的士官,索尼娅在呓语森林为他们殿后的恩情可不会被遗忘。

  拉莫尔和夏龙伯爵一定会想法争取他们参与营救。哪怕没有他们的协调,拉萨尔为首的五个修托拉尔也不会坐视不管。

  只要他们抵达了旧镇,在中央的影响力和洛鲍教授的安排下,这五个修托拉尔会设法夺走隶属于拜耶兰方面的旧镇城防军和民兵的指挥权,不惜代价赶来支援。

  格里菲斯对此深信不疑。

  时间,现在的关键是时间。格里菲斯必须全力阻挠叛军向贝特庄园发起攻击。

  根据初步的侦察和俘虏提供的少量情报,兰斯的数千叛军沿着贝特河和维洛分布在四个主要的营地里,与泛滥的河水一起包围住了贝特庄园。

  今天攻破的北营是最弱小的营地,其余的营地中都驻扎有强大的首领和上千军队。

  格里菲斯只有一百多不可靠的城防军和街上招募的无赖,局势真是太不利了,从哪里入手呢?

  就在他思考3月21日的行动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有节奏的敲击声,接着便有人推门进来。

  “骑士先生,有一个军士求见。”敲门进来的人是那个城防军小卒。

  他的个头不高不矮,相貌很端正,但是非常青涩,很瘦,看起来不超过十五岁。在击溃叛军的时候,他是第一个跟随格里菲斯突击的士兵,战斗结束以后他没有参加抢劫,而是抓住自己的同袍赶来和格里菲斯汇合。

  勇敢,自律,而且有点脑子。

  格里菲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他。如果这个小卒当时的动作再慢一点,他应该会和那几十个城防军、民兵一起被抛下。格里菲斯是不会为了这些不可靠的士兵冒险的。

  “你叫什么名字?”

  “帕休,帕休·瓦姆乌,维治利·瓦姆乌之子,骑士先生!”年轻小卒高声答道,激动的脸都红了。

  “为什么你在这里,帕休?”

  “我觉得骑士先生需要一个了解本镇情况的部下,一个能帮上忙的助手。”帕休的话语流畅而大声,看来是早就思考了这个问题。

  “噢?你有什么可以提供给我了解的情报,或者帮上什么忙吗?”格里菲斯不动神色的问道。

  帕休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又觉得自己的答案不尽如人意噎了回去,一时间愣在原地,营养不良的脸更加苍白。

  这一幕有点眼熟啊,我和伯爵对话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只不过我就站在帕休的位置上,激动又紧张,生怕自己哪句话没有说好损害了伯爵对我的观感。

  格里菲斯微笑着问道:“你多大了?入伍多长时间?”

  “十五岁,先生。入伍两个月,不对,是三个月,我是新年后不久被招募的,”帕休急忙答道,万分庆幸对方没有纠结刚才的问题,“家父曾经是维罗纳军团的军士,在家的时候教导过我一些剑术。”

  格里菲斯眨了眨眼睛:“维治利·瓦姆乌军士现在在哪?”

  “他牺牲了,”帕休回答道,“一年前光荣战死在东方。”

  “你还有没有家人?”

  “我和母亲、妹妹一起生活。”

  “靠城防军的薪水?”

  “是的,骑士先生,”帕休老老实实的回答,“入伍以前我帮绅士老爷们做工。”

  “帕休,为什么你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拿一点东西回来呢?”格里菲斯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我认为那会妨碍我的战斗,格里菲斯骑士!”帕休并拢脚跟,挺直了腰板大声答道,“家父说过战斗中应当心无旁骛,以胜利为唯一目标。”

  “去把你刚才说的那个军士带进来,”格里菲斯摸出一袋银郎丢给帕休,“然后回家一次,把钱留给你的家人,明天,你要与我并肩战斗。”

  “遵命!骑士先生!”

  ……

  被帕休带进来的人竟然是12军团的工程兵技术军士塞纳蒙。他不是孤身一人,而是带着一个工程兵中队抵达了扬博尔镇。

  “我本来是不想来的,也不愿意来,”塞纳蒙嘀嘀咕咕的说道,“但是上面的大人物看来已经拿定了主意,像我们这种工程兵可以被维罗纳方面允许支援作战,然后立刻就被派来送死了。

  “我事先说明,我和我的伙计们没有军官指挥,只会架桥修路,会一点投石机,在这片烂泥地里排不上用场的。”

  “噢……”

  格里菲斯应了一声。投石机?不,你会派上大用场的。

  这个二货难道不知道自己正在奔向美好的前程吗?这可是营救大贵族子嗣的任务,竟然还不乐意。

  “那么,塞纳蒙军士,你知道本镇的城防军正由我指挥吗?”格里菲斯问道。

  “知道知道,我会配合你作战的,只要你别害我就行,”塞纳蒙郁闷地说道,“我还知道你刚刚打赢了一仗,打败了上千叛军,还攻下了一个营地。你可真厉害,究竟是怎么拿到指挥权,怎么让一群无赖跟着你去打仗的?”

  “我很擅长以理服人。”格里菲斯说道。

  “你一定正打算明天再去找叛军的麻烦吧?UU看书 www.uukanshu.com”

  “那是必然的。”

  “我可以帮你镇守扬博尔镇!”塞纳蒙立刻说道,“我们都是拜耶兰直属的,你一定认同我比本地人靠谱这一事实吧!”

  “没错,我也觉得你比本地人靠谱,所以我正考虑给你一份前程,”格里菲斯严肃的点了点头,“我的主君,拉莫尔伯爵小姐被困在离这里并不远的贝特庄园。赶去援助她的维罗纳本地军团大队损失在了洪水里,我正在重新集结部队。”

  格里菲斯给军士摊开沿岸的地图。

  山洪渲泄以后,北向南的贝特河与西向东的维洛河流域地形大变。但是叛军的营地一定会构筑在原有的高地上。

  格里菲斯轻叩着地图,指点了一下距离南面高地不远的河对岸。

  “塞纳蒙,带上你的投石机,明天上午到这个位置去。”

  技术军士把脑袋摇的和钟摆一样:

  “不不不不不不!我是炮兵,你把我扔到河边的烂泥里,河对岸那么大片高地,位置那么重要,那里至少有上千叛军,只要来一条船我就没活路了啊!不行,我不去。”

  “你会去的,”格里菲斯站起身来,一把抓住想要逃跑的技术军士把他按回座位上,“不仅会去,还会带上你的人和四台投石机。

  “我会给你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